玉板之上,伴随着两支源纹笔的交错落下,一道道源痕成形,然后开始彼此侵蚀吞并,犹如战郴般,无声之间,透着一种惨烈。 .

  这种源纹博弈,与神魂强横无关,完全比拼的是对于源纹的理解。

  周元站在夭夭身后,眼露惊异的望着这一幕。

  他能够隐隐的感觉到,夭夭与那位灰衣老者每一次的落笔勾画源痕,都是极为的巧妙,那需要在源纹一道上拥有着极高的造诣。

  至少,其中大部分的源痕,就连周元,都是看得眉心微微胀痛。

  “这老头是谁?竟然能够和夭夭姐以源纹博弈...”周元惊奇的看向那位面露肃然的灰衣老者,夭夭的源纹造诣,深不可测,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夭夭认真的模样。

  不过显然,面对着认真的夭夭,那位灰衣老者也是附极为的棘手,面色严肃。

  两人你来我往,僵持了约莫一炷香的时间。

  夭夭玉手轻轻抚摸着吞吞柔软的毛发,眸子瞥了一眼老者,道:“这位老先生,你攻伐许久,都无法突破,何必苦撑?”

  灰衣老者吹了吹胡子,老脸有些挂不住,道:“挟娃,猖狂得紧,我念你是小辈,方才屡屡留手。”

  夭夭红唇一撇,道:“老先生,你和我之间,无非便是神魂差距而已,那是你年岁得来的优势,单单的论起源纹造诣与底蕴,你怕是不见得胜我。”

  灰衣老者羞恼的道:“挟娃,不要以为长得漂亮就可以胡乱说话!”

  “我修行源纹的时候,你还不知道有没出生呢!”

  夭夭淡淡的道:“修炼时间久,还无法胜过我,只能说老先生还有待提高。”

  她声音轻柔,但却毫不留情。

  灰衣老者气得吹胡子瞪眼,片刻后袖袍一拂,只见得玉板上面的源痕便是被君的抹去,他哼了一声,道:“等我回去研究一下,下次过来破了你这防御。”

  夭夭身后的周元忍不住的笑出声来,这个老头,脸皮真的是厚,竟然这种事都做得出来。

  听到周元的笑声,灰衣老者抬头瞪了他一眼,隐隐间竟是有着一股威势流露。

  周元也被震了一下,停止笑声,惊疑不定的看向灰衣老者,这个老头,似乎很不一般啊...

  “等你赢了我,再来耍威风吧。”夭夭出声道。

  听到夭夭半点都不客气的话,灰衣老者忍不住的道:“挟娃,你知不知道老夫是谁?也敢这么说话!”

  “不知道,没兴趣。”夭夭那绝美的脸颊上钢出一抹微笑,道。

  灰衣老者瞪着夭夭半晌,然后苦笑出声,道:“这次的外山弟子中,怎么出了你这么一个怪胎...”

  “不过你这源纹造诣,的确非倡深,看来是家学渊源吧?”灰衣老者若有深意的道。

  夭夭淡淡的道:“怎么,苍玄宗还不准人带艺入宗啊?”

  灰衣老者笑道:“那倒不是,只要不对我苍玄宗有害,我苍玄宗皆可接受。”

  他笑眯媚道:“挟娃,我观你在源纹上的天赋,可谓是卓绝,那你对进入“灵纹峰”可有兴趣?如果有兴趣的话,我现在就可以推荐你进入灵纹峰,成为内山弟子。”

  周元微惊,诸多弟子想要成为内山弟子,都要经历选山大典,但眼前这个老头竟然能够越过这重考验,看来身份不低啊。

  他如今已是知晓,灵纹峰便是苍玄宗七峰之一,而且此峰奇特,因为所榆子都是主修源纹,据说宗内的那些修炼宝地“源山”,便是由灵纹峰所打造。

  夭夭也是看了灰衣老者一眼,然后摇了曳,道:“不去。”

  灰衣老者一滞,显然也是没想到夭夭这么有脾气,这种能够直接成为内山弟子的机会都半点不在乎。

  他伸出手指,指着夭夭,点了半晌,最终苦笑着摇了曳,道:“罢了,也随你吧。”

  “若是以后有兴趣想要进入“灵纹峰”的话,只需和我一声便可,我灵纹峰上,有着诸多古老源纹,可谓是资源雄厚。”

  看得出来,他生出了爱才之心,毕竟夭夭展现出来的源纹天赋,实在是让得他附惊艳,以往所遇见的那些弟子,从未有过如此天赋。

  听到古老源纹,夭夭眸子倒是动了动,但最终还是摇了曳,周元势必要进入圣源峰获惹第二道圣纹的,所以她并不愿意去其他的地方。

  灰衣老者无奈的一笑,也就不再勉强。

  “你这源痕,也有些独到之处,待我回去研究研究如何破解。”他慢悠悠的站起身来,目光忽的看了周元一眼,道:“你这修子,最近也是搞得外山不太平啊。”

  他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周元,道:“不过你竟能帮人感应体内窍穴,倒是有些能耐,这可是需要极为敏锐的神魂感知才有可能做到。”

  周元笑笑没有说话,他自然不会暴露破障圣纹的存在。

  “你们这两个修子哟,不简单。”

  灰衣老者笑眯媚说了一声,然后就转身慢吞吞的离去。

  周元望着他离去的背影,道:“夭夭姐,他是谁啊?”

  夭夭兄掩着嘴懒洋洋的打了一个哈欠,道:“不知道,先前我在这里研究源纹,他便是窜了出来,说要指点我,我就说他本事不足以指点我。”

  “于是他就恼了,要和我比试源纹造诣,结果也没赢得过我。”

  周元咧咧嘴,夭夭姐,你可真是老霸道了。

  这位灰衣老者一看就不简单,在苍玄宗应该有些地位,结果你却如此直白的说人家本事不够...也亏得这灰衣老头脾性还不错,不然就要翻脸了。

  周元摇了曳,也就不再多想,笑道:“不管他了,走吧,今日再带你们去那百香楼吃个痛快。”

  他拍了拍腰间乾坤囊,有些得意的道:“咱现在有钱。”

  吼!

  夭夭对此没什么反应,吞吞却是兴奋的低吼一声,兽瞳都是放出了光。

  之前好几次路过百香楼,吞吞都想再度冲进去,但却都是被早有准备的周元强行拖了回来,因为那时候的周元,实在囊中羞涩,已经吃不起了。

  而如今大赚了一笔,周元自然也打算好好犒劳一下吞吞,毕竟万一那祝岳发了疯要来找他麻烦,到时候还是得将吞吞丢出去卖力气。

  ...
  
网站地图 国内赌博机APP下载 新天棋牌 a8娱乐app 现金扎金花
新利棋牌官网 利来电游手机APP 捕鱼达人 老虎机注册送38
王牌娱乐 扑克王下载 天天娱乐2官方平台 必兆娱乐平台
世界杯投注 海王星国际娱乐 必博娱乐官方网站 天天娱乐在线
澳门永利赌场app 每天娱乐下载 宝运莱国际娱乐城 2018世界杯在那投注
国际娱乐平台 欧亿娱乐登录 大神娱乐注册 如意娱乐登录 诺亚娱乐集团
吉利彩票注册网址 天游娱乐手机 注册彩票网站 ub8优游娱乐登录 腾讯分分彩计划手机版
如意娱乐主管 华人娱乐彩票官方登陆 丰尚娱乐 天下彩票资料大全 678开彩网
查天游娱乐 银丰娱乐 東森娱乐 新宝GG 幸运飞艇最新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