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子峰矗立于云端,光芒万丈,引得诸多弟子眼神炽热而尊崇。

  他们知晓,能够在这圣子峰留名的十位弟子,必然是屹立在了苍玄宗当代无数弟子最顶峰的存在,说起来,他们就是苍玄宗无数弟子之帜王者,站在最高处,俯视着众人。

  无数弟子眼含艳羡,倒是有些期待着若是有朝一日,他们也是能够将名字留在这圣子峰上时,那该会是一种何等的风光。

  只不过,理智的他们也很清楚,想要达到那一步,究竟是需要付出多大的努力以及机缘。

  如今的他们,除了大典前十的人,所榆子都只是内山最普通的黑带弟子,在他们的前方,还有着金带弟子以及紫带弟子。

  而所谓的十大圣子,唯有着最为杰出的紫带弟子才有资格去竞争,实力稍弱一点的紫带弟子,怕都是没那个胆魄。

  由此可见,他们与那十大圣子之间,究竟有着多大的差距,可谓是云泥之别。

  那圣子峰上的十位圣子,恐怕他们这些刚入内山的弟子,根本连与之接触的资格都没有,那完全不是一个层次

  在诸多弟子感叹间,那七位接引使则是忽然出手,顿时只见得源气云层分裂开来,化为了七块

  “接下来我等便会将你们带向各自所属之峰,你们暂时就在此分别吧。”

  听到七位接引使的话语,诸多弟子也是赶紧对着相熟的人暂时道别,一时间漫天倒是热闹异常。

  周元举目看了看,原本身旁的乔修,赵鲲,宋婉溪等人已经被分开,不过在他的身后,倒还跟着一道熟悉的身影。

  正是那胖溜溜的沈万金。

  与其他六峰的弟子相比,他们这边进入圣源峰的弟子少得可怜,不过数百人,这还是因为青阳掌教考虑到圣源峰不可无人,所以才强行分配了一些过来,不然的话,恐怕疡圣源峰的弟子会更少。

  而沈万金,也是被强行分配来的弟子之一。

  不过相比于其他那些苦瓜子脸的弟子,沈万金倒是笑嘻嘻的模样,似乎并没有半点的失望。

  “你就不伤心?”周元也是忍不住的笑问道。

  沈万金一脸谄媚的笑容,道:“我有着预感,跟着歇哥您,就算这圣源峰塌了,我都感觉您能混得风生水起y以您这大腿在哪里,我沈万金就跟到哪里!”

  他又瞧向一旁的夭夭,道:“而且这不,还有着胁大姐头么?”

  周元忍不住的气笑了,这个家伙,还真是打算将大腿抱到底了。

  不过他也没多说,对于沈万金的性格,他倒是觉得还不错,能够跟着一起进了圣源峰,倒也是能够照应一下。

  “对了,歇哥,刚才红衣师妹让我给你带个信。”沈万金忽然从怀中掏出一张卷起来的纸条。

  周元一怔,接过来打开一看,上面有着娟秀的字体。

  “心陆宏。”

  “陆宏?”周元眉头微微一皱,这三天他打听过,似乎圣源峰的三大长老,其中有一位,就叫做陆宏。

  不过为何顾红衣要叫他心?

  周元目光闪烁,最后似是想到了什么。

  “陆难道是出自陆风,陆玄音他们的那个陆家吗?”

  他之前倒是听那个陆风说过,他们陆家就有一位长辈,在那酱峰高居长老之位,可这不是圣源峰么?

  他抬起头来,看向不远处的一块源气云层,在那前方,见到了俏立的顾红衣,后者瞧得他看来,也是对着他眨了眨眼。

  周元微微点头,表示谢意。

  而此时七位接引使已是挥动袖袍,顿时源气云层开始分开,最后对着苍玄宗内山数个方向疾掠而去。

  圣源峰的那位接引使落到周元他们面前,他约莫中年模样,人倒是和善,笑眯媚道:“我是圣源峰接引堂的执事,你们称呼我为方正执事即可。”

  诸多弟子闻言,连忙施礼。

  “接下来我就直接带你们前往圣源峰。”方正挥了挥手,然后便是驾云而起,直接驮负着诸多弟子,对着远处而去。

  源气云层呼啸而过,无数古老宫宇在那些云层,山岳间若隐若现,天空中也不断有着流光掠过,大多数都是年轻的身影,不过个个都是源气雄厚,腰间缠绕着黑带或者金带

  与外山相比,内山才开始真正的显露出苍玄宗的底蕴。

  半柱香后,方正放缓了速度,而此时周元他们一抬头,便是见到在那前方,有着连绵的山岳冲天而起,没入云霄,那些山岳上,皆是布满着宫宇,坞壮观。

  在这些山岳间,隐隐间有着神秘的波动散发出来,令人心悸。

  “这就是圣源峰所在!”

  听到方正所言,诸多弟子都是投去目光,只见得在那群山峻岭间,有着淡淡的迷雾笼罩,仿佛真龙隐匿于风云中,令人无法彻底看清。

  不过,他们还是感觉到一种神秘的压迫感。

  “我们圣源峰的主峰,随着苍玄老祖的陨落已经被封印,不过按照规矩,我还是会带你们前往主峰山脚参拜。”方正一笑,然后按落云头,对着那隐匿在迷雾帜一座最为坞,看不见顶的巨山山脚降落而去。

  而到了山脚,只见得那里有着一座古老的殿宇,而方正落到此处时,神色都是变得肃穆许多。

  瞧得他这般模样,诸多弟子也是不敢出言,皆是迸肃穆安静。

  古老殿宇前,是一片青石广场,而此时,众多弟子发现广痴空如也,唯有着一名身形佝偻的老人,身着麻衣,手持扫帚,在那里慢吞吞的扫着枯黄落叶。

  他们目光扫过,发现那位扫地都在微微颤抖的老人周身并没有任何的源气波动,于是便是不再关注。

  不过,方正见到这位老人,却是面色肃穆的躬身一礼。

  只是老人没有任何的反应,犹如聋哑一般。

  方正看向诸多弟子,低声道:“这位老人家,乃是老祖当年的家奴,说起来算是跟随着老祖最久的人,只是他天赋不好,所以源气修为也只是粗浅。”

  “老祖念他情重,收集了诸多珍贵源材,为他炼制了一枚“天寿丹”,令其寿元绵长,说起来,他的辈分,不会比雷狱峰的雷钧峰主低。”

  “只是他为人性格古怪,不喜权势,在老祖陨落后,便是一直在这圣源峰做扫山人。”

  “你等不可慢待,当称其为“玄老”。”方正告诫道。

  诸多弟子闻言,也是不敢怠慢,皆是赶紧对着那位老人弯身行礼。

  周元也是有些惊奇的看向那位老人,苍玄老祖当初倒是未曾告诉他这些信息,想来应该是因为当时的苍玄老祖,也仅仅只是一道执念所化吧。

  然后他的目光,越过山脚,顺着那山道,投向了被迷雾遮掩的那座圣源峰主峰

  而也就是在他目光投去的那一瞬间,他忽然察觉到,眼瞳深处的古老圣纹,似乎是在此时微微的波动了一下。

  那种波动虽然细微,但却让得周元心头猛的一震,心中翻江倒海起来。

  但他的面容,却是敝着平静,只是袖帜手掌,有些激动的紧握着。

  这还是他第一次感觉到“破障圣纹”如此动静,看来,真如苍玄老祖所说,那第二道圣纹,就在这座主峰之上!

  只是,主峰被封印,他又该如何才能进入?
  
网站地图 二十一点杀阵 优乐2国际官方网 亚虎app官方下载 金马国际娱乐网址下载
玛雅娱乐注册 体育开户 ak娱乐平台 龙虎赌博原理
天天娱乐大厅 乐虎游戏官网 888真人app 博亿发手机网页版
金沙城中心app 亚博体育平台注册 非利滨国际ag真人视讯 皇蒲国际
现金投注网有那几个 神州娱乐app 利记官网 a8娱乐官网地址
伯爵2登录 彩票网注册 东森彩票平台下载app 拉菲平台大不 满堂彩58599官网
万恒娱乐平台 满堂彩时时彩网址 爱赢娱乐 东森投注aPP 下载银豹娱乐
恒彩计划 天游娱乐 重庆时时全天计划 快彩代理平台 拉菲时时彩
幸运飞艇官方直播网址 彩票APP 多盈娱乐 拉菲开户 光大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