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绸带缠绕在周元的腰间,其上有着复杂古老的纹路若隐若现,周遭天地间的源气,也是一缕缕的涌来,最后侵润进入他的身体中。

  周围诸多弟子,也是眼带艳羡的望着,他们知晓,这金色绸带,不仅对修炼大有裨益,而且还代表着身份与待遇。

  周元缠上金带,便是立于一旁。

  而此时,沈太渊,吕松,陆宏三位长老目光忽然一转,看向了广承那道最为动人的倩影。

  自然便是夭夭。

  夭夭身穿淡青长裙,容颜绝美,那精致的五官犹如是画出来的一般,找不出丝毫的瑕疵,特别是那对眸子,清澈空灵,一种淡淡的距离感散发出来,让得人有种不敢亵渎般的感觉。

  夭夭刚出现时,这广场上便是有着许多的目光在悄悄的投来,一些窃窃私语,也是在暗帜传递。

  “这也长得太漂亮了!”

  “气质也是如此的出众,她是谁啊?如此容颜气质,简直比雪莲峰的李卿婵师姐还要胜一分!”

  “她们倒是鱼相似,都是鱼冷”

  “不一样不一样,李卿婵师姐虽然平日里如冰山一般,不过那是外冷内热,但眼前此女,却是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冷淡,似乎对任何事物都是漠不关心,这种冷,根本让人无法触及。”

  “嘁,搞得你很懂一样”

  “”

  不过不管如何的窃窃私语,但显然,那每一道目光看向夭夭时,都是充满着惊艳,甚至如吕嫣这般对自身容颜颇为自信的女孩,都是说不出话来。

  看来自此以后,圣源峰第一美人的地位,夭夭是要坐实了。

  “周胁,你的情况特殊,白眉峰主已经派人传过话,你不必入我三人门下,不过你平日依旧可以居宗圣源峰。”沈太渊沉吟了一下,终是的开口说道。

  他们对于夭夭显然也已经知晓,同时他们也知道灵纹峰那位峰主对她前所未幽看重。

  其实,他们也很不明白,为何夭夭执意要来圣源峰,以她的天赋,若是去了灵纹峰,那位白眉峰主真是会把她当墟宗一样的供着。

  倒是听说她是因为周元而来,只是这个女孩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疏离冷漠,难道还真是喜欢周元不成?

  他们想了想,都是无法得到答案。

  夭夭闻言,则是无所谓的点点头,毕竟她留在圣源峰,也只是因为保护周元,而眼前的三位长老,在她看来,都没有教导她的资格。

  而随着周元,夭夭都已是有了结果,接下来那些剩下的弟子,也是开始做出疡,其中大部分,都是跟随着周元,入了沈长老与吕长老门下。

  这一番分配下来,或许是因为周元带头的缘故,入沈太渊门下的弟子,数量竟是不比陆宏那边少多少。

  于是,当最后一名弟子分配完毕,新入门的弟子,便是被彻底的分刮了。

  三位长老,以吕松长老那边人数最少,不过这位长老的确是个惫懒的性子,没有多少争夺的意思,显然斗志不高。

  而沈太渊长老与吕松长老间,则是充满着彼此的较量,他们两人门下的弟子,数量最多,但显然,吕松长老那边的弟子质量要偏高一些,毕竟他来自酱峰,底蕴总比沈太渊长老强。

  弟子分配完毕,那陆宏长老便是直接起身,并没有打算跟沈太渊,吕松两位长老说什么,就要离去。

  不过就在此时,沈太渊沉默了一下,忽然开口道:“陆长老请留步。”

  陆宏脚步一顿,转过头看了沈太渊一眼,淡淡的道:“沈长老还有事?”

  沈太渊犹豫了一下,道:“我想和陆长老商量一下我们圣源峰那最后一座紫源洞府。”

  陆宏双目微眯,旋即似笑非笑的扫了周元一眼,略有讽刺的道:“沈长老可真是爱才啊,竟然连紫源洞府都想给他准备好。”

  “不过,他一个刚入门的金带弟子,配得上这般待遇吗?”

  周元闻言,也是微怔了一下,有些讶异的看向沈太渊。

  在这几天中,他对内山的信息也是知晓了许多,凡是内山弟子,都将会赐予一座洞府,这座洞府,就犹如外山弟子的小楼一般。

  只不过洞府显然比小楼更加的珍贵。

  每一座洞府,都是拥有着一道泉眼,其中能够源源不断的冒出精纯的源气,在此修炼,能够对修炼大有裨益。

  而所谓的洞府,也分尤级,与弟子等级相等,分为最低的黑源洞府,金源洞府以及最高级别的紫源洞府。

  按照正常情况来说,紫源洞府,乃是紫带弟子才能够享用的。

  所以当周元听到沈太渊竟然打算赏赐他一座紫源洞府时,也是相当的惊讶。

  沈太渊缓缓的道:“配不配得上,老夫自有评估。”

  陆宏讥笑一声,摇了曳,道:“沈长老你就不要多想了,我们圣源峰主峰被封印,许多紫源洞府也无法开启,数量有限,而按照我们的规矩,三脉以武分洞府,之前十九座都已分配完毕,这最后一座,我倒是势在必得。”

  “你们一脉,所有紫带弟子,都已有了紫源洞府。”沈太渊面色微沉的道。

  陆宏冷笑道:“既然你都觉得一个刚入内山的弟子有资格享用紫源洞府,那我这边的弟子难道就没资格吗?”

  沈太渊面色难看,但还是忍坐的道:“老夫可以其他条件,换肉座紫源洞府。”

  然而陆宏直接摆了摆手,毫不客气的道:“不用了,我已经说过,这座紫源洞府,我势在必得。”

  他略带着讥嘲冷意的目光,扫了一眼周元所在的方向,他当然知道沈太渊想要将这座紫源洞府赏赐给周元,但他偏不要让周元如愿。

  显然,先前周元疡投入沈太渊门下,虽然陆宏表面没有表露什么,但无疑还是有些怀恨在心。

  而且,周元毕竟是大典第一,具备着一些潜在威胁,因此如果能够将他的修炼资源削减一些的话,那也是能够降低威胁强度。

  所以,陆宏绝不会让这最后一座紫源洞府落在周元手上。

  陆宏暗自冷笑,既然你沈太渊如此看重周元的话,那就把你其他弟子的紫源洞府赐给他吧,只是如此一来,看你会不会寒了诸多弟子的心。

  周元望着这一幕,眉头也是皱了皱,这陆宏的心胸,他算是见识到了。

  “沈师,紫源洞府虽好,但也不必急在一时,以后自有机会。”周元抱拳道。

  不过沈太渊却是摇了曳,道:“我自有分寸。”

  看这模样,性子顽固的他显然还是不愿意放弃。

  见到双方气氛不对,那吕松长老也只得站起来,道:“既然你们都不想让,那就一切还是按照规矩来吧,以武分洞府。”

  “一个月后,便是洞试,到时双方谁赢了,那最后一座紫源洞府,自然就归谁。”

  听到此话,陆宏冷笑一声,直接拂袖而去。

  “那就一月后见真章吧。”

  只是,他在那离去时,对着周元投去了一道冷嘲目光,虽未说话,但周元却是能够感受到他眼神中蕴含的意味。

  “那座紫源洞府,你没资格拥有。”
  
网站地图 888真人888集团app 新天地棋牌 大佬娱乐网址 合乐888app
至尊e乐娱乐 玛雅娱乐充值平台 天天娱乐下载 民办招生网
亚虎娱乐手机登录 合乐888APP 新利棋牌官网 亚搏app
皇浦国际网站 博亿发娱乐城 扎金花棋牌小游戏 大奖娱乐城网址
万博体育平台网址 万事博娱乐城 天天娱乐官方网站 老虎机注册送38
VO娱乐 丰尚娱乐官网 马泰娱乐注册 天游娱乐平台 趣赢娱乐
彩票678网站 彩票平台 平安彩票官网 银豹娱乐登入 斗牛娱乐登录链接
彩票娱乐网站 欧亿平台 圣亚娱乐注册 斗牛娱乐平台注册链接 博猫游戏直属
天游娱乐招商 万博娱乐主管 欧亿娱乐地址 678彩票网下载 爱赢娱乐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