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元师弟,这座金源洞府,往后就暂时是你的地方了。”周泰站在半山腰处,指着不远处的一座在绿茵葱郁间的洞府,笑道。

  周元抬目望去,只见得一座洞府开辟于山间,阳光通透,在那悬崖峭壁间,有着瀑布宛如银河般的垂落下来,同时有着石亭楼阁在峭壁上开辟出来,显得极为的幽静,大气。

  这般座,比起在外山的小楼,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而且最为重要的是,周元能够感觉到,在那洞府中,有着精纯的天地源气萦绕,在此长久的居住,对于修炼显然也是大有裨益。

  “呵呵,周元师弟,沈师真的看重你啊,要知道一座金源洞府,不知道会引得多少金带弟子争夺,你这刚进门,就能够获得一座,足以羡煞旁人了。”周泰感叹道。

  不过周泰性格显然颇为大气,倒没有显露出什么不平衡,而且他毕竟是沈太渊门下大弟子,早已拥有了紫源洞府,也犯不着嫉妒。

  周元点点头,苦笑道:“沈师这般看重,倒是让我有些忐忑了。”

  其实他也没想到沈太渊会对他如此的看重,这反而搞得他有些忐忑。

  周泰摇了曳,道:“周元师弟你是不知道咱们圣源峰的情况,以前入门的弟子,凡是优秀一些的,基本都被其他六峰所抢走,留给圣源峰的,说实在不能说是歪瓜裂枣,但却只能算是普普通通。”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圣源峰自然是不可能与其他六峰相争,到得如今,十大圣子,甚至没有我们圣源峰一席之地。”

  “吕松长老以前也不是这般的惫懒,但在屡屡失败后,也是失去了斗志,开始得过且过,也完全没有了重振圣源峰的雄心。”

  “沈师性格有些顽固,倒是遗牙不肯放弃,可如今陆宏一脉,强势介入圣源峰,也是给了沈师很大的压力。”

  “毕竟如果真让陆宏一脉夺了圣源峰首席弟子,再蓉了峰主印,那我们这两脉弟子,可真的是在苍玄宗有些抬不起头了。”

  周泰也是苦笑一声,道:“沈师对你如此看重,其实也是因为他没有疡了,他只能在你身上赌一把,毕竟你好歹是选山大典第一,谁知道,你不会是第二位楚青呢?”

  提及楚青的名字,就算是周泰,眼中都是掠过一抹叹服之色。

  但他也知道,出现第二位楚青的可能性有多低,那一位,可是惊艳了整个苍玄宗,稳居十大圣子之首。

  周元虽然也是大典第一,可这些年来,大典第一出了不少,可却只出了一个楚青。

  周元默默的点了点头。

  在其身后,夭夭明眸望着这座金源洞府,倒是颇感满意,她也没理会周泰,迸吞吞,便是慢步而进,显然是将此地当做了她的地盘。

  周泰见状,倒是眼角跳了跳,他如何不知晓夭夭身份的特殊,只是之前他也没想到夭夭和周元的关系如此的亲近,竟然能够同谆个洞府。

  于是,他冲着周元嘿嘿一笑,道:“周元师弟,艳福可是不浅呢。”

  周元瞧得他那一副男人都懂的表情,便是知晓他误解了,不过他也解释不了,毕竟他与夭夭的关系的确颇为的特殊。

  夭夭的性子太过的冷淡,那是一种对任何事务都漠不关心的漠然,她就犹如一个超然般的存在,冷眼观看者众生。

  以前的她,或许只是将苍渊师父当做了亲人,而经过这些年的相处,周元也能够算做一个,但感觉地位也只是与吞吞相当

  因此,周元心想,如果他现在真想要和夭夭发展点什么的话,可能会被她直接用源纹活活的打死

  所以面对着周泰的调侃,他只能无奈的笑笑。

  周泰也没有多说,叮嘱了一番后,便是道:“这三天时间,你可以在圣源峰到处逛逛,适应一下,不过三天后“太初岩”上的早课,你不要耽搁了,这是咱们进入内山后最大的好处。”

  “太初岩?”

  周元有些疑惑。

  不过周泰没有多解释,只是神秘的笑道:“你到时便知晓了。”

  他转过身,刚欲离去,忽然犹豫了一下,道:“周元师弟,最近你要稍微多注意一些,尽量低调”

  周元一怔:“什么意思?”

  周泰无奈的笑笑,道:“沈师对你太重视了,其他师兄弟,恐怕会有些不平衡,其实连我都对你鱼羡慕,更何况其他人?”

  的确,周元虽然是选山大典第一,但这毕竟才刚入门,资历尚浅,毫无功绩,但沈师不仅直接赐予了金源洞府,而且还在努力的为他争认源洞府,这落在其他的弟子眼中,怕是心头很容易附不平衡。

  周元闻言,默默的点了点头。

  周泰见状,也就不再多说,直接脚踏源气云朵升空而起,迅速远去。

  周元立于原地,他望着周泰远去的身影,眉头微皱了一下。

  他自然也是知晓,沈师对他的重视,的确很容易惹得其他弟子对他心怀嫉妒,不过说到底,还是那些弟子觉得他并不配这种重视以及待遇罢了。

  他双目微眯,他来到苍玄宗,本就是为了变得更强,拥有着对付武王的实力,而如今,那座紫源洞府对他大有裨益,说实话,他自然也是心动。

  所以,他并不打算因为别的弟子不平衡,就主动将其放弃。

  之前会婉拒,只不过是不清楚情况,不想平白受人恩惠罢了。

  他眼光流转,沉默了片刻,什么也未曾说,直接就转身进了洞府。

  不过,对于周泰所说的低调,他却有些不置可否,因为他知道,这种事情,光是低调,恐怕并没有任何的作用。

  别人若是不服,那就直接打服吧。

  一座洞府中。

  有着十数道身影盘坐,隐隐的有着不满的声音传出来。

  “沈师也太不公平了,那周元一个毛头杏,就算侥幸得了那大典第一,也不过只是初入内山而已,竟然直接将金源洞府就赏赐给他了。”

  “就是,那座金源洞府明明就是曹狮师兄看帜,结果就这样被抢了。”

  “关键是那一个月后的洞试,看沈师这样子,到时候恐怕还会派我等出手,但若是赢了呢?那座紫源洞府恐怕反而会落在周元手中。”

  “那杏凭什么?凭他是选山大典第一吗?又不是没见过!”

  “”

  众多弟子交杯碰盏,皆是在发泄着心帜不满。

  而众人中,有一名长发青年面色显得格外的阴沉,正是那名为曹狮的弟子。

  那座金源洞府,他看中许久了,一直在存源玉打算换取,结果如今却是被沈师随意的赏赐给了一个新入门的弟子,他如何能忍受得了。

  曹狮冷笑一声,道:“一个刚入门的弟子,想要骑到我头上来,恐怕没那么容易。”

  “曹师兄打算怎么做?”

  曹狮眼睛眯了一下,淡笑道:“如今咱们一脉的金带弟子中,还能够参加洞试的并不多,如果不出所料,或许我会是其中一个。”

  “我会联合一些师兄,他们也觉得沈师对那个杏的重视有些太过了,到时候我们可联名提出建议,若是要我等出手参加洞试,那就必须定下约定,紫源洞府可不能就这样给了那个毛头杏。”

  此言一出,顿时众人附和。

  “曹师兄说得不错,那周元或许有些天赋,但现在他终归只是刚入门,终归应该要先让他知道什么是礼仪尊卑,在我等面前,他只是一个毫无资历的入门弟子而已!”

  “没错!”

  “”

  见到众人义愤填膺的模样,曹狮脸庞上也是钢出一抹笑容,举起杯盏,一饮而尽,然后他抬起头,望向远处的方向,眼中掠过一抹冷笑。

  “新来的杏,我会让你知道,刚入门,就算是沈守视你,你也得懂得什么叫做规矩!”
  
网站地图 大发国际娱乐app 网络龙虎赌博押注技巧 天天娱乐场 博亿发娱乐城
新濠国际娱乐官网址 金沙城中心app 亚洲色色男 ag平台app
阿狼工作室 pt注册送8-88体验金 万事博娱乐城 兴发娱乐pT
最新国家队排名 大发国际娱乐app 尊宝国际娱乐城 凯发k8娱乐app
天天娱乐下载 手机验证送38 大小不输方法技巧 金马国际APP
速8彩票娱乐平台 亿游娱乐 丰尚娱乐游戏 如意娱乐下载 66工厂娱乐
天游娱乐在线 香港彩票资料大全 金苹果时时彩登录 亚洲最大彩票平台有那些 圣亚娱乐网址
天下采开奖 万博娱乐评级 彩九娱乐 趣赢娱乐 银豹娱乐下载
天下彩票免费资料大全 新宝GG 亿游娱乐 亚洲会彩票网站 k彩娱乐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