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那一道道充满着审视,质疑的目光,周元视而不见,至于那面庞阴沉的曹狮,他也并没有多少理会,直接迈步上前,最后在那第三席的金色蒲团上盘坐下来。

  而见到周元如此不客气,一些弟子都是微微皱眉,显然是觉得这个新来的弟子有些骄狂了。

  如此作为,就算是沈师极为看重他,那也只不过是看重他有可能拥有的潜力而已,至于现在,在他们看来,不过太初境二重天的周元,根本没有坐在那个位置的资格。

  不过,毕竟这是沈师的安排,所以他们即便不满,但还是忍耐了下来,只是冷眼看向周元。

  曹狮也是深吸了一口气,压制着心中的怒意,但那看向周元的眼神,愈发的阴沉。

  于是,整个大殿内,气氛有些诡异的压抑。

  居于高处的沈太渊自然也是察觉到了这股气氛,眉头微皱了一下,他如何不知晓他如此重视周元,必然会引得一些弟子不平衡。

  但他却已经没有太多的办法了,圣源峰已经很多年没有获得一位选山大典第一的弟子了,如今好不容易遇上一位,沈太渊也只能试一试了。

  他如何不知道,想要再碰见一位类似那楚青般的绝世骄子有多困难,可在毫无退路的情况下,他没有其他的疡。

  于是,沈太渊很快坚定了心态,目光扫视开来,沉声道:“一月之后,便是与陆宏一脉的洞试,这关系到最后一座紫源洞府,所以不容有失。”

  “因为紫带弟子都已出手,所以此次,将会派遣金带弟子出阵。”

  “童龙,潘嵩,曹狮。”

  “我欲派你三人出阵。”

  童龙,潘嵩,正是如今金带弟子第一,第二席,而曹狮,则是第四席,算是金带弟子中实力最强的三人。

  沈太渊的声音落下,不过却并没有立即引来应答声,只见得那童龙,潘嵩两人目光有些闪烁,而曹狮隐晦的看了他们一眼,然后深吸一口气,开口道:“沈师,我等愿意出阵。”

  沈太渊古板的脸庞上微微松动。

  不过还不待他说话,曹狮便是再度道:“只是不知我等若是侥幸赢了,这紫源洞府,应该如何分配?”

  沈太渊眉头皱了皱,在三日前,他的意思就很明显了,那座紫源洞府是为了周元准备的,如今曹狮还明知故问…

  “我打算赐予周元。”沈太渊淡淡的道。

  曹狮眼角抽动了一下,咬牙道:“虽然有些不敬,但沈师此举,未免有些太不公平了,我等辛苦出战,为何却是周元受益?”

  “按照规矩,紫源洞府的归属,应该是从出阵的三人中挑唁一才是,哪有外人坐享其成的道理?”

  曹狮的话一出,顿时引得一些弟子暗暗点头。

  沈太渊的面色微微难看,沉声道:“你是在质疑我吗?”

  曹狮连忙抱拳道:“弟子不敢,只是我等为了圣源峰,也是付出诸多辛劳,我们也知道沈师的压力,所以若真是有人能够挑起大梁,我们自然是全璃持,只不过有些人,恐怕祷起沈师的重任,平白浪费了诸多师兄弟的众望。”

  他声音义正言辞,却是暗指周元并没有让沈太渊如此重视的资格与能耐。

  沈太渊面色越来越沉。

  而就在他要喝斥曹狮时,忽有声音再度响起:“沈师勿要动怒,曹狮师弟虽然鲁莽,冒犯沈师,但却并无恶意,周元师弟是选山大典第一不假,但终归还是稚嫩了一些,若是再等一两年,或许担得上沈师的期望,想必那时,无人再有异议…”

  沈太渊顺着看去,只见得在那周泰身旁,一名男子面容诚恳的开口说道。

  此人名为张衍,乃是紫带弟子第二席,仅次于周泰。

  周元也是平静的看了张衍一眼,后者虽然话说得还算好听,但潜在意思也很明显,那就是说现在的他,并没有资格拥有紫源洞府。

  他无疑也是支持曹狮的。

  而张衍在这一脉弟子中显然也是有所威望,所以当他一开口时,顿时有着其他一些弟子纷纷出言附和,一时间大殿内颇为的热闹。

  特别是除了张衍外,还有着两三位紫带弟子也是表示赞同,这样一来,反对的声浪就更大了。

  在那大殿后方,沈万金这些新入门的弟子,则是眼神有些担忧,远远的望着前方周元的身影,他们也是没想到,竟然会有这么多弟子反对。

  今日的事若是搞不好,恐怕会令得周元声望受损。

  不过他们也知道,在这种诚,他们这些新入门的弟子,根本就没有什么话语权。

  不仅是他们,就算是沈太渊面对着这一幕,眉头都是紧紧皱起来。

  他倒是可以力压众人,可到时候出阵还要靠曹狮三人,若是他们心不在此,那更是没有多少的胜算,平白的将那座紫源洞府拱手相让。

  大殿中,沈太渊沉默了半晌,然后他缓缓的看向周元,道:“周元,你觉得呢?”

  当曹狮听到此话时,嘴角便是掀起一抹难以察觉的得意之色,显然,沈太渊也无法忽视这么多弟子的反对,先前的坚持,开始有所松缓。

  于是他眼角余光掠过周元,心头冷笑一声。

  这个杏,还是太嫩了,真以为沈师看重你,你就能够不懂规矩了吗?

  要将你搞下去,也就翻掌间的事情而已。

  今日这一切,显然都是他施展手段促使而成。

  在那诸多目光的汇聚下,周元的面容始终都是颇为的平静,特别是曹狮那种敌意目光,他也是敏锐的察觉到了。

  其实对于那座紫源洞府,他的确是有点兴趣,但也并非是到了非要不可的地步。

  只是,这曹狮的针对以及敌意,却是令得他眉头微微一皱。

  他能够猜测到,今日的变故,多半就是这个曹狮在引导,所谓的,便是要将他这位初入内山的黑马给打压下去。

  他偏过头,有些冷意的目光看了曹狮一眼。

  而察觉到他的目光,曹狮嘴角却是微微掀起一抹轻蔑,淡淡的道:“周元师弟,饭要一口口的吃,路要一步步的走,一步登天的事,终归是隐患太大。”

  “听师兄的话,你先好好修炼一两年,到时候再来想这些或许会更容易一些。”

  听到曹狮的话,周元不置可否的一笑,道:“按照规矩的话,如今我是第三席,你是第四席,其实应当称呼我为师兄才是。”

  曹狮面庞一抽,讥讽的冷笑一声。

  周元则是没有再理会他,抬起头来,道:“沈师,我觉得,按照规矩来或许倒也不错。”

  那位张衍闻言顿时笑道:“周元师弟能如此想,那就再好不过了。”

  沈太渊缓缓的道:“那你的意思是打算放弃这座紫源洞府吗?”

  曹狮晒然一笑,这个周元,看来也顶不坠力,知晓他现在还没资格触及紫源洞府了。

  然而,周元却是笑着摇了曳,道:“先前曹狮师弟不是说,按照规矩,紫源洞府的归属,应该从出阵的三人中挑养出。”

  “既然如此,那我便自动请缨,请沈师允许我作为三人之一出阵洞试吧。”

  既然这曹狮咄咄逼人,那他也没必要再留情面了。

  哗!

  周元的声音一落,整个大殿中顿时一片哗然。

  曹狮面庞上的笑容微微凝固,旋即嘴角的轻蔑愈发的扩大,他伸出手指,指着周元,讥讽的声音响起。

  “周元败元,你还真是猖狂到没谱了!”

  “你以为洞试是那选山大典吗?”

  他摇了曳,盯着周元,眼神冷厉。

  “说句不好听的话,那洞试,你还没资格参加,你想去丢人,可我们还不想呢!”
  
网站地图 优乐2 日博365客户端 扑克王棋牌 爱拼国际娱乐
噢利国际娱乐 国足世界排名最新 注册老虎机送彩金 拉斯维加斯博彩官网
玩龙虎技巧 优乐国际2官方 AG平台app 万博体育平台
现金棋牌扎金花 天天娱乐平台网站 大奖城导航 888真人注册
万博体育平台怎么样 国际足球排名 天天娱乐上线 天天娱乐平台
五月成人网 五月丁香好婷婷网 丁香婷婷深情五月
国产精品大陆在线视频 色色资源
在线成人视频 俺也去快播 青娱乐 久久久免费热线精品频 日本成人电影
久久热 光棍影院2o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