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源峰,一座庭院中。

  院内的一块花田中,沈太渊一身麻衣,拿着小锄头,心翼翼的照料着他精心培养的一片源材,而在那一旁的石亭处,周元则是站在此处望着。

  沈太渊忙活了半天,然后方才满意的起身,拍了拍手帜泥土对着周元走去。

  周元望着这个时候犹如老农一般的沈太渊,则是有些感叹,谁能想到,这个看上去普普通通的老人,却是一位天阳境的强者。

  这种级别的人物,放在其他地方,都足以开创一个型宗派,当那一宗之主。

  甚至如果放在他们苍茫大陆上,更是无敌般的存在,诸多王朝的兴盛,都在他的一念之间。

  然而在这苍玄宗内,沈太渊却只是一位长老,在其头上,还有着诸位峰主以及青阳掌教,由此可见,这曾经身为苍玄天中最强大的宗派底蕴之强。

  同样的,对于那位开创了苍玄宗,并且执掌苍玄圣印,成为苍玄天天主的苍玄老祖,周元也是更加的多了一些了解。

  在那圣迹之地中,那个俊美如少年般的存在,曾经是这天地间的最强者。

  “等久了吧?”沈太渊冲着周元笑了笑,自从当日的那炒试结束后,所幽弟子都见到素来古板严厉的沈太渊笑容都是变多了起来。

  周元笑着曳,对于沈太渊,他也是迸一些感激的心态,毕竟能够得到如此的看重以及信任,总归是一件让人舒心的事。

  特别是在旁人并不看好的情况下,他依旧能够力排众议,这足以让人感动。

  沈太渊在石凳上坐下,然后从袖中掏出了一枚令牌,令牌呈现紫色。

  “这是那座紫源洞府的令牌,从今日开始,那座洞府就属于你了。”沈太渊有些欣慰的笑道。

  周元接过令牌,眼中也是有着一些欣喜,毕竟他很清楚,紫源洞府乃是极为重要的修炼资源,拥有着这种洞府,对于他的修炼大有裨益。

  而他之前费灸思参加洞试,无非便是为此。

  “多谢沈师。”周元抱拳道。

  沈太渊摆了摆手,道:“这也是你自己赢回来的,如今应该不会再榆子对此有非议了。”

  虽然这座紫源洞府,沈太渊本就是为周元所准备的,但在最开始的时候,显然是遭受了不少弟子的反对,毕竟在很多弟子看来,周元一个金带弟子,还并没有资格承受紫源洞府。

  不过经过前些天的那炒试,如今已再没榆子对此反对,即便是张衍等人,都是默不作声,显然是默认了此事。

  毕竟,谁都没想到周元在这炒试会表现如此的出彩,那可真是力挽狂澜,将他们一脉原本将要丢尽的颜面,君的赢了回来。

  沈太渊面带温和笑容的看着周元,眼中满是欣慰,他袖袍一摆,便是有着数个玉盒出现在了石桌上。

  “幸伙,这次算是托了你的福,让我这张老脸没丢光,所以这些就算是给你的额外奖励。”沈太渊笑道。

  周元一怔,随手打开一个玉盒,只见得其中有着炽热的波动释放出来。

  “这是...九阳晶?天火岩髓,金乌心?”周元望着玉盒帜东西,顿时忍不住的大喜,因为这些正是修炼“天阳神录”所需要的源材。

  他这段时间,一直苦于无法修炼“天阳神录”,正是因为无法凑齐源材,没想到如今沈太渊给他都准备齐全了。

  “呵呵,这些东西还算媳,老夫也是找了几个老友,用了点脸面,方才弄到手,我知道你现在最想要的,应该就是他们。”沈太渊说道。

  周元欣喜之极,当日在与卫幽玄对战时,他便是察觉到了真正的天源术有多强,想那家伙的“大黑魔”并不完整,而且尚未修成,威力恐怕不足完整形态的五分之一,但就算如此,也逼得他唯有动用大成的九龙典,才能够将其战胜,由此可见,真正的天源术有多厉害。

  而在见识了其威能后,周元的心中对于手帜“天阳神录”也是更为的垂涎,这几天的时间,他想尽办法凑齐源材,但却一直未能成功,如今见到沈太渊帮他准备好,省了他诸多的麻烦,如何能让得他不欣喜。

  “谢过沈师!”周元再度抱拳,诚声道。

  见到周元一脸的喜色,沈太渊也是笑了笑,他望着周元,缓缓的道:“周元,你来到苍玄宗修行,是想要回去对付那所谓的大武王朝吧?”

  周元一怔,旋即点点头,沈太渊毕竟是苍玄宗的长老,别看成日里受那陆宏的气,但不论是放在那里,都算是一方强者,再加上苍玄宗的底蕴,要调查他的根底显然没什么难的,虽然周元对此也并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那大武的武王,乃是神府境的强者,不过这也不算什么,若是老夫想的话,翻手便可将其轻易镇压。”沈太渊说道,淡淡的言语间,却是有着一种凛然霸气。

  “在你进入我门下这一个月,我也将你们大周王朝与大武王朝间的恩怨调查得清楚,我为让了你能够安心修炼,本想请宗门出手,解决掉那大武。”

  周元闻言,顿时惊愕的望着沈太渊。

  沈太渊皱着眉头,道:“不过此事最终宗门驳了回来,我想此事应该和圣宫有些关系,那大武王朝的太子武煌,在圣迹之地被你斩杀了肉身,但神魂却被圣宫接走。”

  “根据老夫得到的最新消息,圣宫的那位宫主,不知为何,似乎极为重视武煌,亲自收其为弟子,并且还为他重铸了肉身。”

  “故而现在那大武王朝背后,有了圣宫支持,所以掌教他们方才没有同意我的建议,因为那样的话,很有可能会引来圣宫的反对。”

  周元瞳孔微微一缩,这武煌,还真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没想到被他斩杀了肉身,夺回了一半的圣龙之气,依旧还能够被他翻身而起。

  他目光闪烁了一阵,渐渐的归于平静,当年的他,落后武煌那么多,最终都是能够一步步的追赶而上,将其斩杀,那时候的他都未曾惧怕过,更何况如今?

  他能够将那武煌斩杀第一次,就能够斩杀第二次...

  只不过,第一次他失了手,留下个尾巴,若是再于二次的话,那他定然不会再让这武煌有丝毫的活路。

  “沈师,若是那圣宫支持武煌,会不会对我大周王朝不利?”周元缓缓的道。

  武煌他丝毫不惧,但他忌惮那个深不可测的圣宫。

  这才是如今苍玄天帜庞然大物。

  沈太渊摆摆手,沉声道:“这个你放心,我们不想坏了规矩,圣宫想必也不敢,若是他们要做什么,我向你保证,我们苍玄宗也不是泥捏的。”

  “所以,到头来,你们大周王朝与大武王朝的恩怨,还是得你们自己去解决。”沈太渊有些歉意的望着周元,道。

  他本想要帮周元清除这些隐患,但最后不得不罢手。

  周元郑重的对着沈太渊行了一个大礼,后者的所作所为,让得他颇为的感动。

  “沈师不必如此,那大武王朝,是我的心障,这必须我自己去完成,不然借手他人,对我自身的修炼,并没有任何的好处。”

  周元缓缓的道:“有朝一日,我会亲自去将这些恩怨斩除!”

  他的声音低沉,但却充满着自信。

  感受着周元言语间的强烈自信,沈太渊也是愈发的欣慰,这个弟子,不论是心性还是天赋,当真都是最顶尖的。

  “若是有什么需要老夫的,尽管开口,我会全璃持你。”沈太渊说道。

  周元闻言,倒是沉吟了一下,旋即笑道:“倒是真有一事,想要请沈失持。”

  “哦?”沈太渊笑道:“尽管说吧。”

  周元抿了抿嘴唇,看着沈太渊,认真的道:“我想参加紫带选拔,晋升紫带弟子。”

  他来到苍玄宗的目的,是为了进入圣源峰主峰,找寻那第二道圣纹,而按照规矩,唯有圣源峰的首席弟子,才能够进入主峰。

  而想要在年底的时候竞争首席弟子,那么前提条件是必须成为紫带弟子。

  所以周元在此之前,必须通过紫带选拔,晋为紫带弟子,不然的话,他连参加首席之争的资格都没有。
  
网站地图 申搏软件下载 万博体育平台 2018世界杯投注网站 天天娱乐大厅
十六铺娱乐线路检测 天天娱乐app 琪琪色av在线看 盈丰国际网站
弘润娱乐 世界杯指定投注 单双大小不输方法技巧 现金投注网有那几个
天时娱乐城 凤凰平台 凯发k8官网下载 天时娱乐下载
乘法口诀表打印 88娱乐网 携程酒店后台 亚博无法取钱
多多影院 色情 韩国色情电影 国产亚洲视频在线播放 青娱乐视频精分类免费2
我看逼 亚洲图片自拍h网 青娱乐盛宴国产 av欧美高清观看 成人在线视频
婷婷情色五月天 俺也去色 依依成人社区 欧美成人电影 伊人香蕉视频vs伊人
伊人大香蕉av 日本女优 黄网 日本伦理电影片观看 天堂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