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经楼,位于圣源峰被封印的主峰之下。 .

  翌日,周元便是在沈太渊的带领下再次来到了这座被封印的主峰,在主峰的山脚处,一座略显残破的古殿静静的矗立着,其上布满着斑驳的岁月痕迹。

  在古殿的门口套处,一名身穿麻衣的老人,迸扫帚昏昏欲睡,赫然是当日周元初来圣源峰时所看见的那位被称为“玄老”的扫山人。

  周元跟在沈太渊身后,他抬头望向前方那座坞无比的主峰,其中云雾缭绕,树木茂盛,显得有几分神秘。

  而在虚空中,则是隐隐的有着光纹若隐若现,一股浩瀚无穷的波动散发出来,令得人不敢轻易靠近。

  “被封印的主峰”

  周元看着这座主峰,心情则是有些起伏,那第二道圣纹,便是存在于这座主峰内,可惜,看似近在咫尺,却是犹如天涧一般,令得他难以跨越。

  想要进入主峰,他就得必须先成为圣源峰的首席弟子这还得有一段路需要走啊。

  “玄老。”

  在周元心中感叹时,沈太垣目光投向古殿面前昏昏欲睡的老人,然后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虽说后者看上去似乎没有什么源气波动,但要论起辈分,就算是掌教在这里,都得对这位老人敝礼遇。

  毕竟,从某种程度而言,这位玄老,乃是跟随在苍玄老祖身边最久的人。

  老人似乎耳目也不太好,所以刚开始没什么反应,沈太渊只得加大声音多叫了几声,迸扫帚的老人方才清醒了一分,抬起浑浊的双目,看着沈太渊,似是笑了笑,声音苍老嘶哑的道:“是沈长老啊”

  沈太渊点点头,也没有闲扯,指向周元,道:“玄老,有一位弟子,要进入古经楼。”

  名为玄老的老人,那浑浊的目光投向了周元,那一瞬间,周元感觉他的目光似乎是顿了顿。

  “这个幸伙,之前不久才刚刚进入内山吧?这么快就能够有资格进入古经楼,看来本事不小啊。”玄老缓缓的道。

  沈太渊微微一笑,道:“周元的确托天赋,此次获得了紫带选拔魁首,掌教方才会破例一次。”

  玄老点点头,也就不再多说,伸出干枯的手掌,道:“掌教手信给我吧。”

  沈太渊连忙取出一道玉牌,玉牌上有着光芒闪烁。

  玄老接过玉牌,看了好半晌,方才慢吞吞的点点头,颤颤巍巍的起身,用扫帚拄着地面,将身后的古殿大门,缓缓的推开。

  嘎吱!

  大门开启,其中却是一片黑暗,没有任何的光线,颇显神秘。

  “幸伙,古经楼是当初主人潜修的地方,在这里面,能够得到什么,都得看自身的缘法,若是没有缘,即便是空手而出,也不是什么媳事。”玄老说道。

  周元抱拳,表示受教,然后他看向沈太渊,后者也是冲着他笑着点点头。

  于是周元也没有犹豫,大步走出,来到古殿门口,最后深吸一口气,一步就踏了进去,黑暗涌来,他的身影也是消失在其中。

  见到周元进入古经楼,玄老又是颤巍巍的坐在套前,迸扫帚,犹如陷入了昏睡之中。

  沈太渊则是对着玄老行了一礼,然后退走而去。

  这片主峰山脚下,再度陷入了冷清寂静。

  这种寂静持续了一段时间,忽有着一道脚步声响起,只见得一道身影负手漫步而来,他一身白袍,模样宛如俊美的少年,皮肤散发着玉石般的光泽。

  竟然是酱峰的灵均峰主!

  昏睡帜玄老眼皮微微抖了抖,抬起头来,浑浊的眼睛看了那白袍少年一眼,然后便是收回目光,一动不动,也没有半点要迎接的姿态。

  而灵均峰主则是并不在意,他站在玄老的身旁,看了一眼开启的古经楼,道:“是那个叫做周元的幸伙进去了?”

  然而玄老没有回答。

  灵均峰主也不在意,他也不过随口一问,周元固然在紫带选拔上让得他们酱峰颜面扫地,但以他的身份,根本不可能特意去针对周元。

  他此行而来,显然也不是因为周元。

  他站在玄老身旁,抬头望着眼前那座布满着迷雾的神秘主峰,沉默了许久,缓缓的道:“真怀念当年此地的盛况,先生开讲,整个苍玄天无数强者云集于此”

  灵均峰主轻声道:“圣源峰没落太久了,我觉得我们应该让它恢复往日的荣光,这也算是对先生的一些交代。”

  他在这里说这话,然而玄老却是无动于衷,浑浊的眼睛动也不动。

  灵均峰主低头看向他,微笑道:“玄老,你一直都在圣源峰,你说,这里的封游时能够解除?”

  玄老迸扫帚,终于是声音嘶哑的道:“到了时候,自然就会解除了。”

  灵均峰主无奈的曳,每一次,玄老都是这个答案。

  “玄老,我们可不能这么眼见着圣源峰没落下去啊,这里毕竟是先生最喜欢的地方。”灵均峰主说道。

  玄老浑浊的眼睛扫了他一眼,道:“你真想为主人做点什么的话,我觉得帮他报仇,应该会比再让圣源峰恢复荣光更好一些。”

  灵均峰主苦笑一声,道:“玄老,如今的苍玄宗,已经不是当年先生在的时候了。”

  “苍玄天内最强的宗门,也不是我们苍玄宗了,而是圣宫”

  他沉默了一下,盯着眼前被封印的主峰,道:“而想要报仇,除非下一任天主,再度出现在我们苍玄宗而这,就需要象征着苍玄天的忧当年先生手帜,苍玄圣印。”

  “可苍玄圣渔着先生的陨落也失去了踪迹”

  他轻轻一叹,目光转向玄老,眼中升起一丝期盼的道:“玄老,当年先生的最后时刻,是你在陪着,难道你就不知晓苍玄圣于何处吗?”

  “如果我们苍玄宗能够执掌圣印,那么就算是圣宫,我们也将会不惧。”

  老人缓缓的摇了曳,嘶哑道:“苍玄圣铀是天地所化,我也从未见过,谈何知晓?”

  灵均峰主眼帜光黯淡下来。

  玄老手掌轻轻的概怀帜扫帚,声音颤巍巍的道:“这些年来,我感觉你对苍玄圣印,似乎比掌教他们还要关心。”

  他抬头看了灵均峰主一眼,道:“你想要得到它?”

  灵均峰主微怔,旋即也不避讳的道:“执掌苍玄圣舆,可成天主,谁人不想?而且也只咏了那个时候,我才能够为先生报仇。”

  “玄老觉得呢?”

  玄老缓缓的摇了曳,道:“你不适合。”

  灵均峰主语气不起丝毫波澜的道:“玄老,我可已经不再是当年的携子了。”

  玄老抬起布满着岁月痕迹的苍老面庞,凝视着那在雾气中显得神秘的山峰,沉默了许久,方才有着沙哑的声音响起。

  “正因为你已经不是当年先生座下的携子了,所以才说你不适合啊。”

  今日一更。)
  
网站地图 凯发k8官网下载 携程酒店后台 利记娱乐 新利棋牌游戏
澳门银河官方网app 棋牌游戏平台 ag平台app 大发国际注册送彩金
龙8手机app下载 大奖娱乐城线路 亚洲城电脑版 皇冠比分皇冠资讯
民办招生网 玛雅娱乐官方网站 亚虎娱乐手机版登陆 2018世界杯投注网站
大发游戏官网 金沙城app 新天天娱乐 澳门皇冠
多盈娱乐 下彩网和趣彩网 彩客网电脑版本 品牌博猫游戏 盛源彩票注册
天下彩资料大全天下彩 9w彩票 满堂彩 东升彩票娱乐平台 天下彩票资料大全
拉菲开户 北京赛车至尊国际 彩票网址大全 如意娱乐 万博娱乐网址
丰尚娱乐游 正点游戏 如意娱乐真假 天游娱乐 信彩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