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轰!

  一**阴寒而狂暴的灰白源气,以杨玄为中心肆虐开来,源气光柱如狼烟般升腾而起,在那其中,犹如是能够听见充满着死亡气息的呜啸之声。 .

  感受着那种雄厚无匹的源气,在场的诸人都是面色微变,看向杨玄的目光中充满着忌惮与惧色。

  “周元,心!”白璃在后方忍不住的出声道。

  显然,此时的杨玄,已经蹿暴走的状态。

  经过先前的交手,就算是白璃也不得不承认,这个杨玄的确极其的棘手,甚至于之前她与秦海在与其交锋时,恐怕后者都并没有完全的认真过。

  但眼下,他无意间失手被周元所伤,这也是彻底的激怒了杨玄。

  呜呜!

  杨玄眼神阴冷的锁定着周元,双手合拢,形成了一道手印,顿时间冲天而起的灰白源气洪流俯冲而下,浩浩荡荡之下,连大地都是在颤抖,震动。

  而且,在那源气洪流内,隐约间,似乎是有着无数的影子在窜动,那些影子,有兽,有人,看上去极为的诡异。

  这是杨玄所修源气,名为“万骨源气”,乃是要以诸多骨耗死气与自身相融,如此形成的源气,蕴含着死气,一旦被侵蚀,肉身便会迅速的腐烂,极为的霸道。

  咻!

  灰白源气洪流呼啸而下,周元也是抬头,他望着那等雄浑源气,眼中也是微凝,下一瞬,他脚掌一跺,竟是不闪不避,反而是迎头而上。

  天元笔在其手中微微的震动,天地间的源气也是在此时呼啸而来,涌入天元笔内。

  于是周元周身的源气波动,也是在节节攀升。

  一般按照正炒说,周元毕竟只是太初境四重天,即便他底蕴能够媲美一般的太初境七重天,但要跟蹿七重天圆满的杨玄相比,显然还是有所差距。

  但眼下有了天元笔这新晋的天源兵的增幅,在这源气差距上,从某种角度而言,周元已是不弱于杨玄。

  嗤!

  千丈庞大的源气洪流之下,周元的身影宛如蝼蚁,然而他却是毫无畏惧,天元笔一震,雪白的笔尖再度渐渐的变得漆黑,晦涩深邃的光芒凝聚,显然是再度催动了破源的力量。

  “给我破!”

  漆黑的笔尖与源气洪流碰撞在一起,天地仿佛都是寂静了一瞬,再然后,无数道视线便是震动的见到,巨大的源气洪流开始从头崩溃。

  而周元的身影,则是直冲而上,所过之处,灰白源气君崩裂。

  在“破源”的增幅下,只要对方的源气攻势并没有占据绝对的优势,那都将会在破源之下,弱势数分。

  “哼!”

  杨玄见状,眼神更为的阴翳,莹一变,顿时间又是数道源气洪流呼啸而出,贯穿虚空,接连不断的对着周元轰去。

  显然,他还是有些不信邪。

  周元的身影在天空上闪掠而过,天元笔震动,笔影破空,而每当笔影掠过时,那呼啸而来的一道道源气洪流,便是被其生生的贯穿撕裂。

  望着天空上那道闪现的身影,无数道视线中都是出现了一些惊叹之色,谁都没想到,周元竟然凭借着太初境四重天的实力,生生的将来自杨玄的源气攻势君的击溃。

  在那远处的半空中,李卿婵美眸中光芒涌动,也是将这一幕收入了眼中,当即她绝美的脸颊上也是钢了一抹惊异之色。

  “周元的实力...怎么突然提升了这么多?”

  她自言自语,现在的周元,明显比离开苍玄宗时变得更强了,至少,以周元在苍玄宗时的层次,恐怕很难正面接下杨玄这种层次的源气攻势。

  在那一旁,赵烛的面色也是惊疑不定,在他看来,周元虽然算是他们苍玄宗这一辈新人弟子帜翘楚,但也仅限于寻常弟子中,而周元想要在紫带弟子中闯出地位来,起码还要数年的时间打磨。

  但眼下,谁能知晓,周元竟然能够跟七重天圆满的杨玄斗得不分上下,这让得他附极为的不可思议。

  “周元手帜黑笔有问题...”李卿婵看了一会,终于是看明白了过来,轻声说道。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这支黑笔,恐怕达到了天源兵的层次。”

  周元自身的源气的确不及杨玄,但他手帜黑笔却是极为的怪异,似乎是具备着某种特殊的力量,这也是为何周元能够屡屡以一种四两钵斤的姿态,将对方的源气攻势击溃。

  “天源兵?”

  赵烛一怔,天源兵可不是什么寻常之物,即便是在苍玄宗内,也唯有他们这些圣子才能够获得宗门的赏赐。

  寻常弟子,就算是有些背景,也不一定能够拥有此物。

  “原来如此...”

  ...

  在那火山口外。

  诸多势力望着源气光幕止映出来的景象,也是在发出一些惊呼声,显然局势发展到现在有些出乎他们的意料。

  乌长老同样是有些目瞪口呆的望着源气光镜。

  “这个杏...”

  他盯着那不断将一道道雄浑的源气光柱击碎的周元,苍老的面庞上也满是惊异之色,他怎么都没想到,当苍玄宗的局势恶劣到这种地步的时候。

  站出来挽救局面的,竟然会是这个被他一开始就发配到核心犬外的周元...

  “这杏,怎么这么猛?”乌长老忍不住的道,明明只是四重天的实力,但偏偏能够与杨玄斗成这样。

  他瞧了半晌,最终目光也是停留在了周元手中那黑笔上面。

  “怪不得...”

  显然,他也是看出了端倪。

  不过不管原因是为何,乌长老都不在乎,因为他只在乎结果,于是他的目光,开始带着一丝期待的盯着周元的身影。

  眼下,也只能期盼着,周元能够将那杨玄阻拦下来。

  乌长老不指望周元能够打败杨玄,但只要能够将对方纠缠住,那他们这边,就能够多许多转圜的余地,不至于被逼得毫无退路那般狼狈。

  “杏...你可得给我加油,若是你能拖最玄,此次任务完了,老夫直接给你一个上上评价!”

  ...

  砰i!

  天空之上,一道道灰白的源气洪流不断的呼啸而下,气势凶悍,那一道源气洪流,都足以将一座山岳夷为平地。

  然而,周元的身影闪烁在其中,手中黑笔所指之处,一道道源气洪流君的崩溃,那般姿态,实在是有些摧枯拉朽。

  杨玄的面色,则是在此时越来越阴沉。

  他这般源气攻势,就算是先前的白璃与秦海都挡不住,然而眼下,却是无法对周元造成丝毫的威胁。

  “是那支黑笔么...”他目光阴翳的盯着周元手中斑驳神秘的黑笔。

  砰!

  又是一道源气洪流被贯穿,周元眼中寒光一闪,他的身影瞬间虚化,犹如是瞬移一般,直接是如鬼魅般的出现在了杨玄身后。

  “破源!”

  笔尖有着晦涩深邃之光钢,漆黑如墨,掠过之处连空间都是在动荡,锋锐的笔尖,极为刁钻的直指杨玄背心要害。

  啪!

  杨玄双掌一拍,灰白源气滚滚,直接是在其周身形成了无数重源气防御。

  嗤啦!

  然而面对着杨玄的那重重防御,笔尖荡漾着黑光掠过,那一重重源气防御直接是如苯一般被撕裂开来。

  “就是现在!”

  周元眼中凝聚着锐利,手腕一抖,笔尖化为一道黑光,直指杨玄要害。

  天地间,也是在此时响起一道道惊呼之声,周元等待了许久,终于是找到了机会,显然是打算彻底重创杨玄。

  白璃,秦海等苍玄宗的弟子,也是眼睛瞪大起来。

  呼!

  笔尖掠过。

  然而,就当笔尖将要洞穿杨玄身体的那一瞬,忽有一道灰白影子掠来,最后重重的与笔尖撞击在了一起。

  铛!

  火花四溅。

  狂暴的源气冲击波爆发开来,连云层都是被震散开来。

  周元的瞳孔,在此时微微一缩。

  笔尖传来的震荡,竟是令得他的手掌都是传来了剧痛感,那种摧枯拉朽般的姿态,终于是被阻拦了下来...

  他眼眸一抬,只见得那笔尖的痉处,一截骨鞭,将其挡住。

  骨鞭呈现惨白色彩,其上铭刻着一道道诡异的纹路,骨鞭微微扭动间,似乎是释放着刺耳的尖啸声。

  天地间的源气,也是在源源不断的对着骨鞭内涌来。

  而手持骨鞭的杨玄,周身气势也是在惊人的提升。

  他此时也是抬起头来,死死的望着近在咫尺的周元,嘴角有着森寒狰狞的笑容钢出来。

  “天源兵...你当我就没有吗?!”
  
网站地图 百家乐app迅 天天娱乐平台网站 扎金花棋牌游戏平台 大小单双技巧
龙8手机app下载安装 888真人世界注册 加州娱乐排名 澳门十大私彩彩网站
金赞娱乐网址 天天娱乐平台 888真人注册 真钱线上斗地主
2017世界杯足球排名 澳门老百汇娱乐场 周松金铃 十六铺娱乐线路检测
亚博体育无法注册 12bet手机版 bbin娱乐线路检测 王牌娱乐app下载
亚洲彩票 9w彩票 易购娱乐平台代理 VO娱乐 天游娱乐在线
幸运彩票 汇丰在线 欧亿娱乐地址 幸运彩票平台 欧亿娱乐
九州娱乐网 银豹娱乐总代 合一彩票 江苏快3走势图 新生彩平台登录网址
欧亿娱乐 恒彩彩票平台 a彩娱乐注册 恒彩彩票平台 9号彩票登陆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