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经过一夜休息,周元也是再度恢复了精力。

  清晨时候,他便是出了洞府,直接赶往了圣源峰的“求道殿”,他任务归来,也正要和沈太渊通报一声,同时回复修炼课程。

  在那“求道殿”外,此时正有着诸多同脉的师兄师姐赶来,而当周元来到这里时,顿时吸引了所有的目光,那些目光中,充满着惊奇之色。

  周元对于他们的目光倒是有点疑惑,显然并不知晓他们那道天级任务的详细内情已被披露。

  “哈哈,周元师弟,你此次任务,可又是让我们一脉在宗内长了不少颜面呢。”在周元疑惑间,一道爽朗的笑声已失传换来,然后他便是见到周泰快步而来。

  周元闻言,这才恍然,原来是他在黑炎州中的表现扩散了开来。

  “运气好罢了。”周元笑了笑,随口道。

  周泰却是用力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显得格外的兴奋,道:“你这杏就是太谦虚了,明明只是四重天的实力,却连那圣宫的杨玄都斗不过你,我看你现在的实力,恐怕是有资格参加两个月后咱们圣源峰的首席之争了。”

  “呵。”

  不过周泰的声音刚落,一旁便是有着一道冷笑声响起,周元微微侧目,只见得一行人走来,在那领头的位置,赫然便是张衍。

  这位张衍师兄,在他们这一脉中,声望仅次于周泰,而其天赋也的确不错,虽然比周泰晚进门一点,但如今却是渐渐的追赶上了周泰。

  而当初在周元刚刚进入沈太渊门下时,那曹狮等人因为沈师太过看重他而心里不平衡的要为难他,其实那背后,就是有着张衍撑腰。

  所以在那之后,周元与张衍一行人,关系倒是颇为的疏远。

  那张衍带着一行人而来,扫了一眼周泰与周元,淡淡的道:“虽说周元师弟此次表现不错,但一码归一码,此时的他想要参加首席之争的话,怕还是欠缺了几分火候。”

  “毕竟被他打败的那个杨玄,还算不得真正的太初境八重天,而且,周元师弟能够趣,无非是仗着天源兵之利,如果没有天源兵在手,周元师弟的真实实力,恐怕顶多只能七重天勉强一战。”

  他的声音顿了顿,瞥了周元一眼,淡笑道:“我这也是实话实说,周元师弟听了,可莫要心里不痛快。”

  周泰皱了皱眉头,刚欲说话,周元却是笑着摇了曳,他望着张衍,笑道:“张衍师兄说得倒的确是有几分道理...不过,距离首席之争,不是还有两月时间么?”

  “两月之后,会是什么情景,想必张衍师兄也拿不准,是吗?”

  张衍闻言,嘴角就掀起一抹讥诮,两月时间,又能改变什么?

  “那就希望周元师弟许下的宏愿能够实现吧。”

  于是,他摇了曳,不再与周元多说,直接与他们搽身而过,带着一行人步入了求道殿中。

  “周元师弟,别理会他,如果你想要参加首席之争的话,我会支持你的,输赢最终都无所谓,就当做先适应一下。”周泰安慰道。

  不过显然,就连周泰也并不是特别的看好,言语间的意思,倒只是打算让周元先尝试一下首席之争,为以后多几分经验。

  周元笑着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然后也是与周泰进了求道殿内。

  大殿内,人影绰绰,而在那大殿高位之上,沈太渊已是端坐,他微闭眼目,待得周元踏入大殿时,方才微微睁开,望着周元的身影露出一丝微笑。

  周元来到自己的席位,对着沈太渊抱拳行了一礼,道:“见过沈师。”

  沈太渊脸庞上钢出笑容,道:“回来就好。”

  他看着周元的眼神中,厩满意之色。

  “周元,此次黑炎州的任务,你做得很好,昨夜掌教还将我召去,夸赞了你一番,此次如果不是你最后力挽狂澜,恐怕我们苍玄宗的名声,都会受损。”沈太渊神色温和的道。

  大殿内,其他的弟子闻言,都是将羡慕的目光投向周元,显然是没想到连青阳掌教都是知晓了此事,这可真是难得之事。

  周元也是有些讶异,也没想到此事竟然都传到了掌教的耳中,旋即笑道:“我也是苍玄宗弟子,为苍玄宗声誉而战,自然是理所应当。”

  沈太渊笑了笑,道:“此番你也算是有功,若是想要什么奖赏,旧道来。”

  周元闻言,心头倒是一动,抱拳道:“奖赏倒是不必,不过若是可以的话,还请沈师准我参加圣源峰的首席之争。”

  此言一出,倒是引起了一些哗然声,大殿内诸多惊疑不定的目光都是投射而来,显然也没想到周元竟然打算参加首席之争。

  这胃口,很不小啊。

  “周元师弟,首席之争可不是儿戏,这代表的是我们一脉的颜面,你虽然天赋不错,但要参加首席之争,会不会早了点?”那张衍率先冷笑开口。

  其余弟子也是微微点头,虽然周元这将近一年的战绩不错,但如果说要参加首席之争,那显然还是差了些火候。

  毕竟,能够代表各脉参加首席之争的弟子,必然都是各脉紫带弟子中最顶尖者,实力比起周元在黑炎州战胜的杨玄,只强不弱。

  沈太渊也是面露沉吟之色,对于周元在黑炎州的表现,他知道得更为的详细,周元能够战胜杨玄,其手中的那黑笔般的天源兵功不可没,但即便如此,这种状态下的周元,就算是参加了首席之争,也是有些不够。

  他们这一脉,此次有资格参加首席之争的,也就唯有周泰与张衍二人,其他的老牌紫带弟子,都是火候不够。

  至于周元,就更不在考虑之中了。

  而在那首席之争上,若是表现太差的话,难免也会令得本脉颜面受损。

  如果是其他的弟子此时有这种要求,沈太渊自然是驳回,但面对着屡屡创造奇迹的周元,他却是有点犹豫。

  “周元,你倒不必急在一时,以你的天赋,若是再等一年的话,恐怕圣源峰首席,定是你囊中之物。”沈太渊说道。

  “所以,要不再等一年试试?”

  周元沉默了一下,最终坚持的曳,道:“还望沈师能够成全,我定会竭尽全力,不落我们一脉声望。”

  沈太渊见状,也是轻叹一声,他沉吟了片刻,最终沉声道:“既然你执意,那我不好弱了你求战之心,此次的首席之争,你可参与。”

  反正他们这一脉声望本就没多少,就算是周元失手,想必也丢不到哪里去了。

  大殿内,一片窃窃私语声,那张衍等人也是冷眼旁观,最终颇为的不爽,因为沈太渊对于周元,的确是太过的重视与迁就了,连这种不合理的要求都能答应他。

  “也罢,你自己想要去自蠕辱,那也就怪不得谁了...”

  周元没有理会其他人,他在见到沈太渊点头后,则是忍不住的面露喜色,然后郑重的行了一礼。

  只要通过了首席之争,那么他就可以踏入那被封印的主峰,找寻隐匿在其中的第二道圣纹了...

  对于这一天,他可是等待许久了。

  不过周元也清楚,想要在这首席之争上夺得髯,可并非是容易的事,所以接下来这两个月,他也应该全力修行了。
  
网站地图 单双大小不输方法技巧 齐发国际 神途1.90 亚博体育官网
京东客 有扎金花游戏的平台 云鼎国际线上娱乐城 金沙城APP下载
白金会娱乐网上注册 新版天天娱乐 凤凰娱乐移动客户端 天天娱乐手机版
易胜博app下载 世界杯彩票玩法 优乐2 永利皇宫娱乐网站
足球国家队排名 非利滨国际ag真人视讯 ag官方下载地址 必博娱乐官方网站
如意娱乐提现 大众娱乐 麒麟网 凤凰彩票手机客户端 彩吧娱乐平台
天下彩票资料大全 在线娱乐彩票官网 天下彩票资料大全 玖玖彩票 圣亚娱乐
天游娱乐官网 汇彩彩票 聚彩网 彩票老品牌信誉保证 新生娱乐平台官网
银豹娱乐 斗牛娱乐平台 亚上彩是真的吗 捷豹旗下彩票 A彩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