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求道殿的一日修炼结束后,周元便是与同行的周泰分别,他立于山涧云雾间,面露沉吟之色。

  虽说沈太渊答应了他参与首席之争,但他也明白,这之间的确是充满着难度,如果他不借助天元笔的力量的话,现在他的真实战斗力,恐怕顶多只是与白璃,秦海他们相当。

  而在那首席之争上,能够具备参与资格的弟子,就算手中没有真正的天源兵,但恐怕准天源兵也会想办法准备的。

  那样的话,同样能够让他天元笔的优势减弱许多。

  当然,最重要的是...不论是他们这一脉的周泰师兄还是张衍,他们的实力,都是真正的达到了八重天,这远非杨玄那种半吊子八重天可比。

  所以,周元如果想要在年底那匙席之争中脱颖而出,那么他就必须抓紧这最后的两个月时间,旧能的提升自己。

  “先去将一道天功还给玄老吧。”周元沉吟了片刻,暂时的将心思按耐下来,然后身影一动便是冲天而起,对着圣源峰靠近主峰的方向疾掠而去。

  半柱香后。

  他的身影在那山脚古朴的殿前落下,在殿前的青石广场上,一道佝偻的苍老身影,依旧是手持竹帚,慢悠悠的扫着地面上的枯黄落叶。

  而听得破风声,他方才颤巍巍的抬起头,浑浊的眼睛看了一眼周元,似是笑了笑,道:“幸伙,看来你还蛮守信的啊。”

  “我还以为你打算不认账呢,毕竟我这么一个半只脚踏入棺材的老头子,实在没啥威慑力。”

  周元闻言,则是撇撇嘴巴,你就装吧你,以你在苍玄宗的辈分,只要开个口,恐怕连青阳掌教都没办法拒绝。

  “喏,答应你的一道天功。”周元手中出现了一枚玉牌,他磨挲了一下,脸庞上钢出极为肉痛之色,这玉牌可就代表着一道天功啊,只要他想的话,随时都能换然道天源术。

  但没办法,这是他从这里获得“太乙青木痕”的代价。

  虽然他也不知道他如果不给这一道天功,这玄老会不会废除掉他修成一半的“太乙纹”,但显然周元不想用这个来冒险。

  玄老伸出干枯的手掌,接总元丢过来的玉牌,随意的看了一眼,便是收入袖中,然后他瞥了一眼在旁边一脸肉痛,不断嘟囔着什么的周元,浑浊的眼中倒是掠过一抹笑意。

  周元给了玉牌,便是不想在这里多留,闷声道:“既然天锅你了,那咱们就两不相欠了啊,告辞了。”

  他转身就打算赶紧离开这里。

  “你好像很想进这座被封印的主峰?你对这里很感兴趣吗?”而就在他刚欲离去时,玄老那苍老的淡笑声,便是传来。

  周元的脚步一顿,神色不动的道:“圣源峰是苍玄老祖曾经修行的地方,而老祖也是当初苍玄天中的第一强者,我想,恐怕没有谁会不对他修行的地方感兴趣吧?”

  玄老慢慢的在石阶上坐下来,竹帚放在身旁,道:“你是想要参加年底的首席之争吧?只有圣源峰的首席弟子,才有资格进入被封印的主峰。”

  周元点点头,并没有否认,这个消息现在已经传出去了。

  玄老敲了敲膝盖,慢悠悠的道:“虽然圣源峰没落到仅有三脉,不过以幸伙你现在的实力,想要争夺到首席弟子,怕是难度不卸。”

  周元没好气的道:“那就不劳您操心了。”

  玄老继续道:“听说你在此次的天级任务中,捞了一个首功?那就是说手中还有一道天功吧?”

  周元闻言,顿时警惕起来,捂间的乾坤囊,戒备的盯着玄老,道:“你可别再想打我这最后一道天功的主意了。”

  他现在已是知晓天级任务有多媳,而且就算是刚好侥幸出现了,还得和那么多人抢名额,最终就算抢到了,也不代表着天功入手。

  若是遇见了极为困难的天级任务,说不定最后就捞了一个“无功”,白忙活一场。

  所以对于如今手中还剩下的一道天功,周元也是宝贝得很,不敢轻易的动用。

  玄老瞧得周元那副模样,也是有点哭笑不得,曳,道:“那玩意也就对你们这些弟子宝贝得紧,在我眼中,毫无作用。”

  “老夫是瞧你这杏顺眼,才打算给你指点一下,你就少给我不识趣了。”

  周元这才松开手掌,半信半疑的盯着眼前的扫地老人。

  “你要指点我什么?”

  玄老淡淡的道:“那天功留着只是一块废玉而已,所以你最好还是将它变成对你有用的东西,比如兑换一道天源术,提升实力。”

  “而老夫这里,也可让你兑换。”

  周元一怔:“你这里也能兑换天源术?”

  他眼神狐疑,有些犹豫的道:“我觉得还是宗内的藏经楼靠谱一点...”

  眼前这老人,实在是摸不清楚底,周元真不太敢拿唯一的天功来跟他玩。

  玄老闻言,顿时气乐了,想来是没想到好心打算给眼前这杏一点机缘,结果这杏还一副犹犹豫豫的模样。

  要知道他这里的东西,莫说是寻常弟子了,就算是宗内的那些长老,都是垂涎得很!

  “既然你不想的话,那就赶紧走。”玄老挥了挥手,道。

  周元想了想,最终还是没有就这样离去,而是一咬牙,走了上来,将最后一枚代表着天功的玉牌取了出来。

  “好,就信你一次!”他一咬牙,道。

  “你让我看看你有啥天源术?”

  玄老慢悠悠的接过那代表着天功的玉牌,然后瞥了一眼一脸紧张的周元,这才将手掌伸入衣袖中掏了掏。

  最后他掏出了一枚玉简,玉简在他的手中散发出光芒,犹如是形成了一面小的光壁,在那上面,有着一些字体钢。

  “啸灵术?”周元望着那些字体,怔了怔,因为不知为何,他感觉到这个名字有些熟悉。

  “这啸灵术,和咱们圣源峰唯有首席弟子才有资格修炼的那一道“太玄圣灵术”有什么关系?”不过很快他就想了起来。

  在当初刚入沈太渊门下时,他就听后者说过,苍玄宗曾有一道圣源术,只不过那道圣源术后来被一分为七,由七峰保管。

  而他们圣源峰那一道七术之一,便是名列上品天源术的太玄圣灵术。

  玄老闻言,倒是讶异的看了周元一眼,显然是没想到后者如此敏感,当即笑了笑,道:“你倒是识货,这啸灵术,的确和那太玄圣灵术有关系...”

  “因为此术,是老夫将那“太玄圣灵术”简化而成,品级虽有所降低,只是中品天源术,但修炼起来也更简单一些。”

  “而你如果修成了这啸灵术,日后再得到了“太玄圣灵术”的话,修炼起来,便是事半功倍。”

  周元目瞪口呆,然后下一瞬间,他的眼神瞬间滚烫炽热,灼灼的盯着面前的玉简,口水都要忍不住的流出来。

  他怎么都想不到,这玄老拿出来的天源术,竟然是他们圣源峰那道最强的“太玄圣灵术”的简化版!

  “前辈,您太厉害了...”周元吞了一口口水,道。

  玄老瞧得他那副模样,嘴角掀起一抹古怪笑意,然后他手掌一抬,只见得他的袖中,一枚枚玉简不断的飞出,足足六道。

  这六道玉简悬岗面前,散发着光芒。

  “我这里还有其他的疡,要继续看看么?”

  周元眼神看去,然后便是渐渐的呆滞,呼吸变得极其的粗重起来,眼神赤红。

  “玄圣体!”

  “小苍天术!”

  “凶狱术!”

  “......”

  足足六道玉简,都是以兄开头,而那些名字,也是给周元一种熟悉的感觉。

  于是他的声音都是在此时变得颤抖起来,哆嗦着道:“这些...全部都是苍玄七术的简化版?!”

  玄老笑着点点头。

  再然后周元便是感觉到鼻子间有些温热,鼻血都是忍不住的流淌了出来。

  这一刻,他甚至生出了抢了这些玉简就跑的冲动。
  
网站地图 金马国际app 现金网排名平台 虎国际app 最新版APP娱乐体检
名仕娱乐 欧洲足球国家队排名 申搏软件下载 兴发娱乐pT
亚搏娱乐APP下载 永利皇宫登入 手机验证送21彩金 金马线上娱乐app
盈丰国际登录 神州国际娱乐app 优乐2 永利国际娱乐
英雄联盟娱乐城网址 新天地棋牌官方注册 乘法口诀表打印 亚虎娱乐手机版登陆
五月婷婷六日天 亚洲色色 青娱乐盛宴国产 一本道高清码v 色五月
色色色五月天 黄色 网站 伊人大查蕉久草 色情五月天 地址 三级片 下载
黄色免费网站 欧美性爱天天影视 日本人体艺术 videosgrati欧美另类 光棍影院yy111111con
青娱乐 伦理电影网址 午夜电影网 偷窥自拍 成人免费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