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雾缭绕的大山中,满是寂静。

  沙沙!

  有着脚掌踩在枯黄树叶上的细微声音忽然的响起,只见得两道身影,一老一少,自那远处缓步而来,缓慢的行走于大山森林间。

  两道身影,自然便是玄老与周元。

  周元目光好奇的打量着四周,这里已经开始接近那座被封印的主峰,以往寻常弟子都是禁止接近。

  “接下来,你跟着我的脚步走,不要出了岔子,不然的话,谁都救不了你。”前方玄老的声音忽然的传来。

  周元闻言,心头顿时一凛,看向前方,果然是发现那里的空间隐隐的有肖曲,一股无法形容的危险气息,令得周元毛骨悚然。

  “我们不会是要进入封峪吧?”周元忍不住的问道。

  玄老点点头。

  周元背后顿时有着冷汗钢出来,据说这主峰蹿封有,极其的危险,若是擅闯的话,莫说是一位太初境了,就算是神府,天阳境的强者,一般陷入封印,恐怕都是顷刻间陨落。

  “放心,只要你别乱走,不会出事。”玄老安抚了一句,便是走入了那片空间有肖曲的区域。

  周元微微踌躇,便是一咬牙,快步跟了上去,同时每一个脚步,都是心翼翼的落在玄老的脚印上,不敢有丝毫的差错。

  于是,两人便是这般一前一后,行走于深山中。

  一炷香后,周元额头上冷汗不断的落下,显然这种方式的前行让得他压力十足,只能小声问道:“前辈还有多久?”

  玄老却是没有理会他,于是周元只能闭嘴跟上。

  如此又是好半晌,玄老伸出干枯的手指,在面前的虚空轻轻一划,顿时前方的迷雾散开,原本扭曲的空间,都是开始恢复正常。

  “好了。”

  听到玄老的声音,周元紧绷的身体方才渐渐的松缓,他看了一眼四周,果然是发现那种危险的气息开始消退。

  “前辈您能操控主峰上的封印?”周元忍不住的道,眼神中有着一丝震惊。

  玄老摇了曳,道:“主峰的封印,是主人当年亲手布置下来的,我怎么可能掌控得了,只是在这里待了太多年,勉强能够避开一些危险罢了。”

  周元闻言有点失望,如果玄老真能操控这里的封印,那岂不是捡了个超级大的便宜?

  “你所想要的东西,就在前方。”玄老指了指前面,道。

  周元闻言,连忙抬头,目光扫视而去,只见得前方的地面,呈现幽黑之色,宛如泥沼一般,而在这片辽阔的泥沼中央,有着一株巨大的参天古树。

  古树散发着岁月的气息,静静的矗立,那粗壮的树干上,布满着如鳞片一样的东西,隐隐间,有着一股威压散发出来。

  古树枝叶茂盛,伸展开来,将这片区域的天空都是遮蔽了去,枝条垂落下来,静静不动。

  望着那颗古树,周元便是感觉到体内那完成了一半的“太乙纹”在剧烈的震动起来,散发着极为渴望的情绪。

  这比之前苏锻那一道古木手串,还要来得强烈。

  “前辈,这是什么?”周元有些激动的问道,显然,眼前这颗古树所蕴含的乙木之气,非同凡响。

  “龙鳞槐树,这是当年主人移植而来的古木,也算是极为珍稀的古树了,如果你能从它身上挖点出来,要完善你的太乙纹,用不算太难的事情。”玄老笑道。

  周元闻言,顿时大喜。

  不过还不待他喜色展露,玄老便是接着道:“不过我得提醒你,这颗龙鳞槐树岁月悠久,早已诞生了灵智,而且其性格狂暴,眼下正好在沉睡之中,说起来算是你唯一的机会了。”

  “不然待得它苏醒过来,莫说是你,就算是天阳境的长老,都是靠近它不得。”

  周元面色微变,再度看向眼前安静的古树时,已是充满了忌惮,他没想到,光是这颗古树,就已是如此的可怕。

  “既然是在沉睡中,那用没什么危险吧?”周元心的问道。

  玄老道:“虽说它是在沉睡,但到了这种层次,自有感应,一旦有强敌接近,它自然会被刺激得苏醒,不过眼下好在的是,你太弱了,根本无法达到刺激它苏醒的地步。”

  周元有些尴尬,敢情太弱也是一件好事?

  “当然了,即便它不会被你刺激得苏醒,但一旦有生灵接近,它会本能的反击而你,就要撑过它这种本能的反击,从它的树干上挖点树鳞下来。”

  玄老迸竹帚在一旁坐下来,沙哑的道:“能不能做到,就要看你的本事了,反正老夫将你带到这里来,已经算是尽力了,你做不到,那就是没这个缘分。”

  周元望着那颗巨大的龙鳞槐树,感受着那种若有若无的威压感,苦笑着曳,机缘就在眼前,但看来似乎没那么好拿。

  “怎么样?敢不敢?若是没信心的话,就抓紧时间回去,不然天黑走错路可不好回。”玄老从怀中掏出枯黄的烟叶,卷起来,然后点燃,有着辛辣的烟雾升起,他那浑浊的目光透过烟雾,看向周元。

  呼。

  在他的注视下,周元深吸了一口气,眼中也是有着一抹狠色钢出来,摆在眼前的机缘,可没有放过的道理。

  “都已经来了这里,哪有空手而回的道理。”周元说道。

  玄老似是笑了笑,皱纹密布的苍老脸庞上看不出情绪,然后他袖袍一挥,一道黑影飞向周元。

  “既然你有这个胆魄,那就试试吧,光靠嘴皮子,怕是没什么作用。”

  周元伸手接过,目光看去,微微愣了愣,因为他发现那竟然是一把黝黑的柴刀,刀身斑驳,也看不出有多锋利,隐隐的似乎有着若有若无的古老血迹沾染。

  “靠你的实力,龙鳞槐树站着让你砍,你都砍不下一块鳞片这把刀,借给你用一下,当年用这把刀不知道砍了它多少鳞片来给主人烧茶喝,所以对它有些克制作用。”玄老吧唧着烟叶,说道。

  周元点点头,将幽黑的柴刀插在腰间,然后那目光,便是锁定了那颗巨大的龙鳞槐树,眼中有着决然之色钢。

  不管这龙鳞槐树有多可怕,他今日都要试上一试。

  不然的话,他的太乙纹就无法完善,而太乙纹完善不了,玄圣体也修炼不了,这甚至会影响年底那一匙席之争。

  有时候,当机缘出现在眼前时,就该拼尽全力去搏上一博!

  唰!

  下一瞬间,周元的眼神变得冷冽,脚掌一跺,他的身影便是虚化如一道烟雾,直接对着那颗龙鳞槐树,暴射而去。
  
网站地图 888真人888集团app 大集汇真人赌场 太子娱乐 长丰县 郑象梦
下载手机版百家乐 万博客户端app 曼哈顿娱乐城 至尊娱乐城手机app
拉斯维加斯正规网址 金沙城app下载 通发娱乐手机版 梦之娱app
僵尸工坊狗腿官网 娱乐平台app 彩票娱乐送彩金平台 拉斯维加斯赌场网址
注册老虎机送彩金 天天娱乐下载 老虎机送彩金38 亚虎娱乐手机下版下载
BA娱乐 汇丰在线信誉 拉菲开户 彩票信誉担保网 博猫游戏软件
满堂彩官网多少 银豹娱乐登陆 众购彩票网现金 彩客网电脑版本 玖富娱乐
拉菲娱乐正网 彩吧2娱乐 汇彩网下载 易购娱乐平台代理 高盛彩票登陆
时时计划 澳彩 天游娱乐输钱 天游娱乐彩票 重庆时时全天最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