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时间一天天的在苍玄宗内流逝着,那首席之争的热度,也是在渐渐的沸腾,作为宗内一年中最为盛大的事情,首席之争不论是层次还是受关注程度,都远非之前的紫带选拔可比。

  甚至,连青阳掌教以及其他五位峰主,都是将注意力投注过来,那些名单上的名额,早就是摆在了这些大滥桌上。

  毕竟,首席弟子,基本算是各峰弟子中最顶尖的存在,不论天赋还是心性都是上上之选,未来培养好了,必然会是宗内的顶梁柱。

  所谓的新鲜血液,指的就是这一类,其重要程度,可想而知。

  所以,在这首席之争的事情上,就连苍玄宗的几位大佬,都是产生了一些分歧。

  ...

  议事殿。

  作为苍玄宗最具备权利的躇,这座庄严坞的大殿矗立于苍玄峰最高处,云雾缭绕,寻长老都是没有资格踏入其中。

  “此次首席之争,圣源峰这里我觉得不妥,陆宏一脉本就空降过去,另外两脉留守圣源峰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所以我建议圣源峰今年推迟首席之争,明年再算。”大殿内,雪莲峰峰主柳涟漪淡淡的开口道。

  她的手帜纸上记录着所有参加首席之争的各峰名额,而她的目光,停留在圣源峰那里,那里人数最少,但显然,陆宏一脉占据着绝对的优势。

  酱峰灵均峰主闻言,眉头皱了皱,道:“当初让陆宏一脉空降过去,本就是共同决议,你现在又有异议了?”

  “而且陆宏一脉若是得了首席弟子,自然也会加快速度破解主峰的封印,待得圣源峰封踊破,日后就能够让更多的弟子进入圣源峰,从而再度让圣源峰壮大。”

  柳涟漪冷笑道:“就怕到时候这圣源峰,反而变成了第二座酱峰。”

  灵均峰主俊美如少年般的脸庞也是一沉,手掌猛的一拍桌子,道:“柳涟漪,你别太过分了!”

  涟漪峰主冷冽的眸子看过来,道:“怎么?说到痛处恼羞成怒了?”

  灵均峰主眼神变得锋锐起来,天地间的源气仿佛是在此时躁动起来,竟是有着肉眼可见的波动蔓延而开。

  波动所过之处,仿佛是形成了一座巨大的领域,在那其中,有着银色的滔天剑气凝聚而成,那一瞬间,整个天地仿佛都是陷入了灵均峰主的掌控中。

  法域!

  在这个剑气法域中,灵均峰主就犹如神灵一般,能够掌控任何在其中生灵的生死。

  整个苍玄宗的天地源气,都是在此时震动起来。

  “哦?你还想跟我动武不成?!”

  柳涟漪感受着那剑气法域的笼罩,也是美眸一

  (本章未完,请翻页)

  寒,玉手一握,雪白的源气光芒冲天而起,然后以她为中心,迅速的蔓延开来。

  天地冰寒,宛如一座极寒法域,整个苍玄宗的温度,都是在此时骤降,犹如突然进入到了寒冬。

  这般变故,倒是引得诸多弟子惊疑不定。

  两座法域互相的对碰,顿时天地都是渐渐的昏暗,法域唯有法域方才能够抗衡。

  但法域之间的撞击,也是极为的可怕。

  眼下的两人,虽然动怒,但都知晓克制,不然的话,两座法域真正开启,恐怕十万里之内,都将会在两位法域强者的交锋下,化为冰天雪地以及亿万剑光。

  砰!

  不过就在涟漪峰主与灵均峰主眼神愈发的冷冽时,一只干枯的手掌重重的拍在桌面上,仿佛是有着万雷炸响,狂暴的波动肆虐开来,生生的在两座法域碰撞的地方,形成了一座雷光界限。

  “你二人,休要太没有规矩了!”

  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只见得那坐于青阳掌教身旁,面色冷肃的黑袍老者睁开双目,那双瞳中宛如是雷霆世界,璀璨得令人心悸。

  乃是雷狱峰雷钧峰主。

  在这苍玄宗内,雷钧峰主资历最老,甚至连青阳掌教对其都是敝尊敬,而且他掌管宗内刑罚,最是具备威严。

  青阳掌教也是无奈的摇了曳,挥了挥袖,叱责道:“你二人还不收了法域?!”

  随着雷钧峰主与青阳掌教发话,灵均峰主与涟漪峰主方才冷哼一声,手掌一握,恐怖的法域迅速的收缩,最后化为光圈缩进了两人身体之中。

  天地间的温度恢复正常,躁动的天地源气,也是平复下来。

  议事殿内,其他几位峰主无奈的曳,这两人素有争执,当初师父在时,还能压制,而待得后来师父出事,这两人就愈发的针对起来,如果不是掌教和雷钧峰主压制,不知道打起来了多少次。

  青阳掌教也是附头疼,他想了想,看向雷钧峰主,道:“雷钧峰主觉得此事应该如何?是否要延迟圣源峰的首席之争?”

  雷钧峰主不苟言笑,平静的道:“既然此事之前是我们共同决议,如今又岂能临到头了再做更改?”

  “沈太渊与吕松两位长老虽然坚守圣源峰多年,但他们终归是没有成效,既然如此,那就换人上去吧,早点将圣源峰封逾开,日后我们才能让更多的弟子进入其中修行。”

  青阳掌教点点头,道:“我也如此认为。”

  他看向俏脸冰寒的涟漪峰主,道:“师妹,此事事关圣源峰重启,对于我们苍玄宗而言事关重大,不可因个人情绪影响。”

  涟漪峰主面无表情,她指着沈太渊,吕松两脉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

  参与首席之争的名额,道:“如此作为,何曾是给了这两脉相争的机会?”

  陆宏一脉的实力,跟另外两脉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所以在她看来,圣源峰的首席之争,根本就没有悬念。

  虽说陆宏一脉进了圣源峰,就基本与酱峰没有了关系,但不管如何,陆宏都是出自酱峰,未来自然是会偏向灵均峰主。

  即便以陆宏的实力,还没有资格成为圣源峰的峰主,但如果他们得到了圣源峰的峰主印,其地位也比寻长老不知道高了多少。

  那样的话,灵均峰主在苍玄宗内的话语权,也会随之提升。

  灵均峰主淡淡的道:“这个世界可没有绝对的公平,这两脉我们不是没有给予机会,但他们始终无封开主峰的封印,那自然就怪不得谁了。”

  “而且,当初我也立下了赌约,如果陆宏一脉无法取得圣源峰首席位置,那自然是我酱峰无能,我酱峰不仅要取出本峰五分之一的修炼资源分给各峰,而且下次招收弟子时,也会缩减一半名额...”

  “我酱峰如此冒险行事,眼看如今就要得胜了,而涟漪峰主却想不作数了?”

  涟漪峰主微微一滞,当初为了决定派哪一峰的弟子前往圣源峰,他们之间自然也是有过争执,最终是灵均野心更大。

  他以酱峰五分之一的修炼资源以及下次招收弟子的名额来作保,这算是一个大手笔,其他几位峰主都不是喜欢折腾的人,所以在见到灵均峰主那副姿态后,也就没有再相争,于是最终由酱峰派遣一脉空降圣源峰。

  而看眼下的情况,这圣源峰的首席,多半是落在陆宏一脉头上了,说起来,这灵均峰主也算是赢了一忱赌。

  也正是因为如此,涟漪峰主方才有些不舒坦。

  青阳掌教也是轻轻点头,然后叹了一口气,他毕竟是掌教,要协调各峰,当即摆了摆手,对着涟漪峰主道:“此事就不用再多说了,一切照例。”

  “而且若是灵均赌约输了,他也得按照当初所说,付出这些代价。”

  涟漪峰主俏脸冰冷,看了灵均峰主一眼,冷笑道:“你也别高兴得太早,万一到时候出了意外,看你还能不能笑得出来。”

  说完,她便是直接起身出了大殿。

  见到她离开,大殿内其他人也是无奈的笑了笑。

  而灵均峰主也是毫不在意,伸出手指轻轻弹了弹手帜纸张,眼光淡漠的掠过圣源峰另外两脉的那些参选名额,最后嘴角轻撇,有些戏谑与轻蔑的笑意。

  “意外?”

  “凭这些人吗?那也真是可笑。”

  (本章完)
  
网站地图 澳门百家樂app 龙虎和的规律技巧 天天娱乐游戏平台 日博客户端
188金宝搏app苹果 乐虎游戏手机平台 a8娱乐官网地址 pt电子游戏开户送体验金
ag平台下载 现金投注网平台 齐发娱乐 万博体育网址
扎金花棋牌游戏官网 财神娱乐靠谱平台 豪博娱乐官方网 世界杯足球星解
豪博娱乐网址 a8娱乐主管 ag真人视讯开户 豪博娱乐网站
满堂彩娱乐平台 万博娱乐官网 品牌博猫游戏 拉菲平台代理 圣亚娱乐
丰尚娱乐 正点游戏 天游娱乐用户 圣亚娱乐官网 天空彩票宝典
拉菲平台登陆 开心娱乐 新宝GG 幸运彩票网 拉菲平台登录
彩乐园官网 华夏娱乐快速 新宝娱乐 平安彩票官网 哪些彩票有彩金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