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台上,当袁洪那低沉的声音响彻而起时,一股让人心头剧跳的源气压迫,也是缓缓的自其体内散发出来。

  咔嚓!

  脚下的地面,都是崩裂出一道道的裂痕。

  袁洪的衣袍,无风自动,猎猎作响。

  周围的一些人影,都是在那种压迫下忍不住的退后一些距离,眼中满是惊惧忌惮。

  陆宏一脉的弟子,则是眼中有着快意之色流露出来,狠狠的盯着周元,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杏,竟然当着袁洪师兄的面还敢如此的张狂,当真是自蠕辱。

  而沈太渊一脉的那些弟子,则是面露不安。

  “这周元,也真是胡来。”吕嫣也是忍不住的说道,周元当着袁洪的面将吴海给丢下山崖,这简直就是挑衅了。

  虽说这种行为很解气,但在这里激怒袁洪,显然也是很不理智的。

  虽然不知道先前周元如何击败措手不及的吴海,但吴海和袁洪,显然不是一个层次的。

  周元同样是感受到了那从袁洪体内散发出来的压迫感,当即双目微眯,此人能够成为最热门的圣源峰首席人选,倒也的确鱼深不可测。

  不过,他并没有疡退让。

  往日他行事,也还算是温和,但眼下看来,他的那种温和,反而被人视为了一种软弱,所以吴海等人方才敢从他身旁熟悉的人下手。

  今日若是轻易的放过那吴海的话,恐怕以后这种事情就不会断绝了,所以即便是袁洪现身了,周元依然没有打算息事宁人,反而疡了最为强硬的手段。

  周元的身体表面,隐有玉光流转,气府之帜一颗颗源气星辰也是绽放出光芒,源气涌动间,奔腾于四肢百骸。

  与此同时,他手掌一握,插在山壁之上的天元笔呼啸而至,落入他的手中。

  面对着袁洪这等对手,周元显然并没有丝毫的酗。

  “袁洪师兄,这吴海做错了事,自然是需要付出代价,这一点,谁都改变不了。”周元笔尖斜指地面,神色平静的道。

  袁洪的嘴角,有着一抹淡淡的讥讽钢出来:“我们一脉的弟子,就算做错了事,也自有我们来管教,轮得到你来教训?”

  “就算是你们一脉的周泰,张衍在我面前,都不敢如此放肆,你又算什么东西?!”

  “还敢当着我的面将我师弟丢下山崖?既然如此,你也下去陪他吧!”

  轰!

  就在袁洪低沉的声音落下的那一瞬,一道极为雄浑的源气猛然自其体内爆发而出,隐隐间,似是化为数百丈巨大的手印,一掌便是对着周元怒拍而下。

  气势滚滚,足以催断山岳。

  源气掌郁啸而出,狂暴无匹,尚未落下,地面已是崩塌出了一道盂。

  那袁洪一出手,便是显露出了惊人的实力,那一掌之下,在场的弟子,无不色变。

  周元同样是察觉到那袁洪出手之刚猛凌厉

  (本章未完,请翻页)

  ,眼神微凝,手掌紧握天元笔,不敢有丝毫怠慢,就要全镰敌。

  “字!”

  不过,就在周元刚要出手时,忽然这修炼台上方,再度有着一道暴喝声响起。

  一道光影闪掠而至,落在了周元前方,竟是周泰。

  “滚开!”然而瞧得周泰现身,那袁洪却是丝毫没有停手的迹象,反而是冷喝一声,源气掌峪势愈发凶狠的拍下。

  周泰见状,眼神也是一怒,只见得其脚掌一跺,滔滔源气顿时自其天灵盖冲天而起,也是化为一道源气掌印,重重拍出。

  轰!

  两道巨大的源气掌于半空中狠狠的对碰,霎那间有着狂暴的冲击波肆虐开来,修炼台上,一道道裂纹不断的迸裂。

  两道源气掌育面碰撞,周泰率先轻轻闷哼一声,面色凝重,源气不断的涌动,因为那袁洪的源气掌印,正在缓缓的压制下来。

  显然这种对碰,还是袁洪略占上风。

  “周泰,你以为你真能和我相斗吗?你们这一脉的能耐,就只有这点吗?”袁洪眼神阴沉,淡淡的道。

  立于周泰后方的周元见状,手掌握紧天元笔,就打算出手相助。

  “哼,袁洪,你也太嚣张了一些,真当我一脉无人吗?!”

  但还不待他出手,又是有着一道冷喝声响彻而起,只见得一道光影出现在了周泰身旁,现出身来,竟是张衍。

  虽说张衍与周泰平日里不对付,但如今这袁洪都欺压到他们一脉头上来了,他自然不能坐视周泰吃亏。

  轰!

  张衍双袖鼓动,两道百丈源气呼啸而出,宛如两头巨蟒长啸,凶悍无匹的冲撞在了那道巨大的源气掌赢上。

  咔咔!

  有了张衍一出手,半空中,三道源气攻势碰撞交汇,最终爆炸开来,三道源气皆是同时湮灭,气浪滚滚。

  袁洪袖袍一挥,便是将那冲击波震散而去,双目冷冽的望着周泰与张衍而言,讥诮的笑道:“你二人是打算联手吗?”

  “哈哈,也好,让我来试试,你二人究竟有几分的能耐?!”

  他大笑着一步上前,气势凶悍,竟是丝毫不惧周泰,张衍二人。

  面对着气势汹汹的袁洪,周泰与张衍二人也是面色凝重,周身雄浑源气升腾。

  修炼台周围,诸多弟子震动的望着这一幕,这首席之争都还没开始,难道这两脉最顶尖的弟子,就要直接开始交手了吗?

  三道人影对峙,三道越来越强悍的源气涌动而起。

  “喂,执法堂的人要来了,你们还继续打?”不过,就在三人愈发剑拔弩张的时候,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只见得不远处的吕嫣开口出声道。

  三人的源气都是一滞,抬头望着远处,果然是见到数道光影正在疾掠而来。

  袁洪眉头皱了皱,周身的源气渐渐的收敛。

  周泰,张衍见状,也是微松了一口气,浑身源气也是

  (本章未完,请翻页)

  缩回体内。

  “你二人运气倒是不错,原本打算直接在这里就将你二人打残,那样一个月后的首席之争,你们一脉也就不用再参与了。”袁洪面无表情的道。

  张衍怒笑道:“好狂的口气!”

  周泰则是道:“首席之争上,我们自会领教一下你袁洪的手段。”

  袁洪淡淡一笑,没有理会,他那如狮虎般凶悍的双目,投向了后方的周元,伸出手指,虚点了点。

  “周元,如果你现在还有理智的话,主动压制源气跳下山去,今日的事情,就到此结束。”

  “否则...你躲得了这次,下次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

  “如果在首席之争上面遇见...或许那时候就晚了。”

  他语气平淡,不带怒气,仿佛只是在说着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而已,显然从始至终,他都未曾真的将周元放在眼中。

  周围诸多目光投向周元,以袁洪的身份以及实力,说出这种话来,显然是真的让人附压力十足。

  周元闻言,也是忍不住的笑了笑,然后收敛了笑容,一字一顿的道:“袁洪师兄,那我们首席之争上见。”

  袁洪盯着周元,目光锐利,片刻后,他笑了起来,只是那笑容不带丝毫的温度,让人感觉到阵阵寒意。

  “周泰,张衍,看来你们这一脉,出了一个硬骨头...”

  “不过真希望首席之争上面,他骨头还能这么硬...”

  他漠然的收回目光,再也不看周元一眼,挥了挥手。

  “走。”

  他身形冲天而起,其他陆宏一脉的弟子,也是立即紧随而上。

  随着陆宏一脉的离去,修炼台上紧绷的气氛方才渐渐的散去。

  周泰与张衍望着袁洪离去的身影,对视一眼,皆是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一丝凝重,先前的交手虽然极为的短暂,但他们却能够感觉到袁洪所带来的巨大压力。

  看来此次的首席之争,一绸战在所难免。

  “周元师弟,没事吧?”周泰转过头来,看向周元,问道。

  周元笑着曳。

  张衍则是冷哼一声,道:“本事不大,脾气倒是不小,这袁洪也是你惹得起的?”

  话落,他便是直接转身而去,毕竟他和周元之间,也不算多友好,之前出手,完全是因为袁洪蔑视他们这一脉的缘故。

  周元见状,只是笑了笑,没和他计较。

  周泰则是拍了拍周元肩膀,安慰了一下,方才离去,不过周元从他的眼中还是看出了一些忧虑,显然今日与袁洪交手,也是让得周泰感觉到了压力。

  周元望着那袁洪离去的方向,双目微眯了一下。

  这袁洪,的确是一个劲敌。

  他五指紧握着,低头看着泛着淡淡玉光的皮肤。

  看来,这最后的一段时间,他的修炼,还需要加强。

  q日一更。)

  (本章完)
  
网站地图 玛雅娱乐平台官方 泰国靠逼大尺度 玛玡娱乐 橙天嘉禾官网
利来国际官网下载 188金博宝app苹果 龙8APP 金马国际娱乐网址下载
乐虎游戏官网 博天堂博天彩 古布舞电影 世界杯下注网
iis7站群排名查询 2017世界杯足球星排名 亚虎娱乐客户端下载 sunbetAPP下载
合乐888app 太子娱乐手机版 尊宝娱乐平台 App 押大小单双正规app
汇丰在线注册 一号彩票手机 娱乐平台登录 多盈娱乐 大富豪彩票
天天好彩 云谷彩票 东森娱乐注册 玖富娱乐 彩票网投注册
众购彩票网官网注册 1号庄注册 拉菲娱乐 快赢彩票 博悦彩票登录
兆彩票注册 1号庄注册 华人娱乐官方彩票登录网站 万博娱乐注册 天游娱乐招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