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 .

  当周元正在洞府中修炼时,有着弟子等候在洞府门口,前来通报:“首席,沈师让我来告诉你,今日圣源峰,将会召开峰会,你身为首席,理应参加。”

  周元在那名弟子恭敬的目光帚了点头,旋即若有所思。

  峰会是各峰的议事之会,唯有峰主方可有权召开,以往的圣源峰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有召开过峰会,主要原因是没有峰主,也没有峰主印。

  而如今峰主淤现,沈太渊也成为了代峰主,所以这次的峰会,可谓是这些年来的第一次。

  只是如今的圣源峰百废待兴,诸多事宜极为的忙碌,这些天沈太渊也是忙得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怎会在此时忽然召开峰会?

  毕竟峰会,必然会有大事商议。

  周元双目微眯,似是猜到了什么,当即嘴角微弯。

  “有意思,沈收于是打算要动手了吗。”

  圣源峰,主峰之上。

  一座古朴厚重的议事殿内,首座之上,沈太渊端坐,在其下方左右两侧,坐着面带微笑的吕松长老与面色阴沉的陆宏长老。

  两位长老下方,还站立着圣源峰帜一些优秀的弟子,如周泰,张衍,吕嫣,袁洪等人

  周元的位置,蹿两位长老下方一点,但却比其他诸多弟子都要更靠前一些,以此彰显出首席弟子的身份地位。

  而此时,大殿内气氛略显严肃。

  陆宏长老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居于上方的沈太渊,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眼神深葱着嫉妒与恼怒之色。

  原本那个位置,应该是属于他的。

  “如今圣源峰山门重开,诸事繁忙,不知道沈长老为何在此时召开峰会?如果没有什么紧要事的话,老夫还得去做事呢。”陆宏淡淡的道。

  他故意在那沈长老三字上面加重了一点,毕竟现在的沈太渊,只是代理峰主一职,并不算真正的峰主。

  如今圣源峰山门重开,开辟出了诸多极为不错的修炼资源,他打算想尽办法争抢一些,之后不断的分刮资源,壮大自身,长久下去,他迟早能够将主脉位置夺回,毕竟不管如何,他的背后,还有着酱峰的支持。

  虽然此次争夺失败,他也是受到了灵均峰主震怒的斥责,但后者也知晓斥责无用,只要将他们一脉留在圣源峰,总归会有机会。

  沈太渊长老也是眼神平淡的扫了他一眼,缓缓的道:“倒的确是有一件不小的事情,说来还和陆宏长老有关。”

  “哦?”陆宏眉头一挑。

  沈太渊继续说道:“当初陆宏长老一脉转来我圣源峰,主要是想要帮秘开山门,而如今反而是让周元做成了此事,说起来,陆宏长老一脉留在圣源峰,也就没太大的作用了,所以我希望陆宏长老从今天开始,再度将你这一脉,转回酱峰。”

  此言一出,大殿内顿时一静。

  陆宏面色陡然变厉,寒声道:“沈太渊,你说什么?你想将我们一脉赶出圣源峰?!”

  沈太渊淡笑道:“不是赶,而是请”

  “沈太渊,你好大的胆子,我们一脉转到圣源峰,乃是灵均峰主之令,你要做此事,可曾向灵均峰主禀报?”陆宏冷笑道。

  如今圣源峰山门重开,而且被封印的主峰也重见天日,其中不知道有多少让人垂涎的修炼资源,所以眼下正是大肆分刮的好机会,陆宏怎么可能愿意此时退出圣源峰?

  沈太渊面无波澜,道:“如今圣源峰重开山门,有峰主印,圣源峰之内的事,与灵均峰主并无关系,为何需要向灵均峰主禀报?”

  陆宏一滞,若是以前的话,沈太渊只是一个长老,根本没有资格动他们一脉,但如今他手持峰主印,便代表着身份地位与灵均峰主相同,想要将本就不是圣源峰的陆宏一脉请出去,自然也是有这个权利的。

  “此事老夫绝不会同意,你若是执意胡来,我定要上报掌教不要以为你如今代掌峰主之位,就可肆意妄为!”陆宏遗牙道。

  沈太渊从袖中掏出一卷金色锦书,道:“上报就不劳烦了,因为此事我已经上报掌教了,掌教也已同意你们一脉迁回酱峰。”

  他手掌一抬,锦书便是飘飞而出,落向陆宏。

  陆宏一把抓过,将其展开,迅速的扫了两眼,面色便是变得苍白了起来,他抬起头来,怒视着沈太渊,喝道:“沈太渊,你也太狠了!”

  沈太渊面无表情。

  陆宏深吸一口气,寒声道:“沈太渊,圣源峰如今只有三脉,如果我们也迁出,那就只剩下你们两脉,而眼下源池祭近在眼前,失去了我们一脉,圣源峰是想在那源池祭上丢菊面吗?”

  他的目光,冷冷的转向了下方的周元,讥讽道:“难道,你还指望这首席弟子,就能带领着你们两脉在源池祭上有所建树吗?”

  “照我看,没了我这一脉,他们恐怕在源池祭上连一天都坚持不下来!”

  周泰,吕嫣等两脉的弟子皆是怒目而视,显然是听出了这陆宏言语间的轻蔑。

  周元也是眼眸一抬,瞥了陆宏一眼,却没有说话。

  “这就不是你忧心的地方了。”沈太渊挥了挥手,平静的道:“掌教锦书已经给你,此事已成定局,希望你们一脉在三日时间中,搬出圣源峰,迁回酱峰。”

  陆宏目眶欲裂,眼中满是怒火,如果他们这样就被赶出了圣源峰,那就真的丧失了所幽机会,而且那种灰溜溜的姿态,就算是回到酱峰,恐怕也是会成为诸人嘲讽的对象。

  毕竟他们将任务完成得太过的失败了。

  心帜震怒,让得陆宏眼睛都有些发晕,他怎么都没想到,原本好好的的局面,怎么就在这一年间,一点点的败坏成这样?!

  “都是这个该死的杏!”陆宏遗牙,盯着周元的眼神都是有些狰狞。

  不过最终他也不敢做些什么,只能深深的吸了两口气,望向沈太渊,寒声道:“沈太渊,你会后悔的,这次的源池祭,圣源峰必然丢菊面,到时候看你这代峰主怎么交代!”

  声音落下, 他再不停留,直接起身,拂袖而去。

  而他那一脉的弟子,也是默默跟了上去,有些灰头土脸。

  随着陆宏一脉的离去,大殿内安静了一会,下面的两脉弟子对视一眼,忽然的爆发出了热烈的欢呼声,令得大殿都是有些震动。

  这陆宏一脉在圣源峰与其他两脉格格不入,几乎是势如水火,如今见到终于将他们赶走,圣源峰以后,也算是能够平和起来了。

  咳!

  首座上,沈太渊长老咳嗽一声,将欢呼声压制下来,目光严厉的一扫,众人皆是缩了缩脖子。

  沈太渊的目光转回,投向了周元,变得温和一些,缓缓的道:“周元,你如今身为我圣源峰首席,不久后的那炒池祭,有责任带领圣源峰的弟子,取得一分机缘。”

  “我知陆宏一脉留在圣源峰一同参加源池祭,会是一个隐患,所以我如今也帮你将其解决了。”

  “这炒池祭,我们圣源峰这两脉的弟子能否取得成绩,或许就得依靠你了。”

  周元面色微凛,他如何不知晓陆宏一脉留在圣源峰对他这个首席弟子掌控全局会有影响,不过身为首席,他没办法说什么,但没想到沈太渊会主动帮他解决掉。

  而且,这样一来,沈太渊无疑将会得罪灵均峰主,这显然是要扛上巨大的压力。

  在那大殿中,周泰,张衍,吕嫣等弟子也是看向周元,然后抱拳弯身,道:“此次源池祭,就要倚仗首席了。”

  经过那匙席之争后,周元如今在圣源峰的声望,显然是达到了,除了陆宏一脉,其余两脉皆是以他为首,甘愿听其号令。

  周元见状,面色也是肃然,对着众人抱了抱拳,深吸一口气。

  “我当尽全力。”

  今日一更。)
  
网站地图 金沙城app 豪博娱乐能提现吗 钢狮折刀有仿品吗 大奖娱乐城网址
下载国际利来app 澳门彩票网站大全 场弘润娱乐
现金网投注 顶级娱乐客服 大发bet网页版 神途1.90
豪博娱乐app 新版天天娱乐 远博娱乐 88娱乐网
亚博国际app官方下载 金沙城中心app 手机验证送21彩金 世界杯实力分析
在线成人 亚洲情快播 在线亚洲中文精品第1页 一本首久久综合久久爱 色情电影网站
亚洲 自拍 色综合图区 东方影库 97色色 开心播播 五月婷婷开心 中文字幕
色播开心网 激情五月婷婷 婷婷 开心情五月色 美女图片大全 97超碰免费人妻中文
五月丁香好婷婷 伊人综合 a片无限看 高清色情www日本com 青娱乐极品视觉盛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