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池之外,气氛直接是因为青阳掌教所说的“玄源洞天”而沸腾起来,无数弟子眼中都是掩饰不住的渴望涌现出来。

  在这苍玄天内,机缘无数,而对于诸多太初境的人而言,玄源洞天若是要说机缘第一,恐怕难有其他机缘能够撼动。

  为何?

  众所周知,太初境乃是积累源气底蕴,源气底蕴越是雄厚者,当突破到神府境时,那衍变进化而出的神府,方才会愈发的高级。

  凡是有些野心的太初境,无不是在拼净切的试图在太初境时增强底蕴,因为这将会未来的修炼之道打下坚实的基础。

  越是品级高的神府,未来能够走到的极限,自然也就更高。

  不过当诸多太初境渐渐的抵达九重天时,便是会发现,底蕴的增长越来越困难,气府内的源气星辰,想要多凝炼出一颗,都是需要消耗极大的精力。

  而这种时候,自身之力似乎已到极限,唯有依靠各种机缘,才能够更进一步。

  但这种能够增强底蕴的机缘,颇为的少有,稍有出现,便是会引来无数竞争者,抢得头破血流,而在苍玄天内,玄源洞天,便是此中机缘的翘楚。

  传闻之中,甚至有着人在玄源洞天内得大机缘,原本按照正常情况,只能凝炼出四神府,但却是一步登天,最终衍变出了惊人的八神府!

  此事当初可是在苍玄内掀起了不小的震动,毕竟能够凝炼出八神府之人,就算是整个苍玄天内,怕都是要许多年才能出现一个。

  在那之后,玄源洞天声名大噪,无数太初境为之疯狂,那个时候,玄源洞天一现世,便是会因为名额的争斗引来腥风血雨。

  后来还是因为各大巨头宗派插手,强行分配各方名额,方才令得玄源洞天具备了一些规矩。

  不过玄源洞天虽是大机缘,但其出现的时间并不规律,有时数年,有时甚至十数年这让得一些蹿太初境最终无法等待到玄源洞天出现的源师,无比的惋惜。

  正因为如此,当苍玄宗内诸多弟子听到青阳掌教说玄源洞天将于今年现世的消失时,方才会如此的亢奋与沸腾。

  虽说就算是以苍玄宗这等地位实力,得到的进入名额也是有限,但终归是有了机会,不是吗?

  特别是各峰的圣子以及首席,他们可以说是对玄源洞天最为期盼之人,因为现在的他们,正好蹿太初境九重天,他们迫切无比的需要机缘,增强底蕴,为即将不远的突破,打好坚实基础。

  于是,那一双双眼神,当下便是滚烫得足以将寒冰都融化。

  即便是楚青这等懒散之人,都是挠了挠光溜溜的脑袋,英俊的脸庞有些复杂,一脸希冀又无奈,喃喃道:“玄源洞天啊终于要现世了吗?但是那里面的机缘抢起来,真的是好麻烦啊!”

  “怎么办?但是又有点想去。”

  “唉”

  玄源洞天一开,整个苍玄天内无数位于太初境的骄子,恐怕都会蜂拥而至,那等争夺,就算是他,都是感到头疼。

  因为他最怕麻烦了。

  在那群山沸腾间,周元的目光也是与夭夭对视了一下,当日他在得到第二道圣纹的时候,自然也是将其中的线索告诉了夭夭,所以后者也是知晓,那第三道圣纹,可能就存在于那玄源洞天中。

  他们之前还对此有些头疼,毕竟玄源洞天出现时间不规律,如果好几年都不出现,他们该怎么办?但谁能想到,这个问题,眼下就直接给解决了。

  “这还真是巧”周元心头嘀咕一声,忍不住的有些怀疑,这一次玄源洞天的现世,不会跟他得到了第二道圣纹有关系吧?

  苍玄老祖当初可是苍玄天的天主,神通广大,即便是玄源洞天这等机缘之地,恐怕他能够有所掌控。

  当然,这也只是周元的猜测,毕竟苍玄老祖已然陨落,并没有真正的答案。

  “进入玄源洞天的名额,将会由此次源池祭的各峰成绩来分配吗?”周元咂咂嘴,看来掌教这是想要各峰弟子争破头啊。

  谁都知晓玄源洞天的重要性,而哪一峰的名额更多,无疑就能够有更多的弟子获得这种好处。

  周元目光一扫,一旁的周泰,张衍,吕嫣等实力靠前的弟子,都是眼神炽热,一副蠢蠢欲动的模样,显然极其的心动。

  看向其他峰,此时各峰骚动,已是有着长老飞身上前,拉住各峰的圣子暗自说着什么,想必无非是让他们竭尽全力,要在源池祭中争阮好的成绩。

  “唉”

  在各峰骚动时,沈太渊与吕松长老对视一眼,却是轻叹了一声。

  在他们看来,这玄源洞天无疑就是来得有些不是时候了,因为此时的圣源峰蹿最弱的时候,凭他们的实力,如何去在源池祭中取得成绩?不会被中途全部淘汰,恐怕已经算是不错了。

  两人的叹息声,犹如是冷水一般渲染开来,也是令得周围那些圣源峰的弟子清醒过来,开始明白此时他们圣源峰的处境,当即一个个脸庞上的兴奋之色便是缓缓的收敛,有些垂头丧气。

  如果名额是要按照在源池祭中的成绩来分配,他们圣源峰,怕是会相当的凄惨。

  周元也是察觉到这般气氛,不过也没多说什么,一切,都得进入了源池再说,有关的计划,为了怕泄露,甚至连周泰他们都不知晓。

  而在沉默间,周元忽然察觉到远葱着一些讥诮的目光射来,微微抬头,便是见到了那酱峰处,以百里澈为首的诸多弟子,将怜悯的目光投来。

  瞧得周元的看过来的目光,百里澈对着他微微一笑,嘴巴开合,似乎是有着无声的声音传来。

  “现在,可曾后悔了?”

  “可惜”

  “已经晚了。”

  周元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没有理会,收回目光。

  而此时,高空上,青阳掌教待得诸多弟子消化掉这个震撼的消息后,方才袖袍一挥,钟吟声响彻而起,宏大的声音,也是回荡于天地间。

  “源池,开!”
  
网站地图 金沙城中心app ag官网App下载 大都会娱乐场官网 明发娱乐app
香港赌场排名 海王星娱乐网址 手机版通发娱乐网址 美高梅在线下载
梦幻岛pt老虎机彩金 扑克王APP 万博体育官网 世界杯星级排名
国际足球排名 天时平台 大集汇真人赌场 国家足球星级排名
国际路线测试 永利国际娱乐 a8娱乐官网 金马国际app
聚富彩票官网 聚鑫娱乐 极彩 圣亚娱乐 高盛彩票登陆
天游娱乐开户 欧亿娱乐 鼎博网址 幸运飞艇官方直播网址 盛源彩票
盈彩网彩票 万博娱乐总代 亿人娱乐彩票平台 拉菲娱乐 如意娱乐网站
新澳门赌场马来分分彩 盛源彩票 圣亚娱乐下载 亚洲最大彩票 天下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