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绵的山脉之中,本是人迹罕至,然而此时,那一处的山谷间,却是人影绰绰,沸腾至极。

  在山谷外的一座青峰上,有着两道身影负手立于一颗绿松之上,在他们的周身,有着强大的源气涌动,鼓动间散发着强横的压迫感。

  这两人,皆是身穿白袍,在那袖间有着一座悬岗云间的坞大殿的神秘图纹,那是圣宫的标志。

  居左者,名为王渊,右者名宁墨。

  圣宫有十殿,而这两人,便是其中两殿的首席,身份不低。

  “这些苍玄宗的弟子,本事没多大,当起乌龟来,倒是托手段。”那名为王渊的男子,身材有些高壮,他背着一根黑色的铁棍,铁棍之上,有着源纹若隐若现。

  而此时的他,正眼神淡漠的望着前方的山谷,只见得此时山谷之上,有着巨大的源纹结界升起,将山谷笼罩。

  那源纹结界显然并不简单,防御力惊人,即便是他们,一时间都是难以破除。

  一旁的宁墨笑了笑,他一头黑色长发披开,显得有些散漫,他懒洋洋的道:“那金章本就是灵纹峰的首席,源纹造诣极高,他布置的乌龟结界,的确有点麻烦。”

  “不过终归只是无用之功,这源纹结界不可能一直持续,只要将此处巍,他们插翅难逃。”

  说着话时,他手掌轻轻挥了挥,只见得在山谷周围那一座座山头上,皆是有着人影闪掠而至,那些是圣宫的弟子,此时的他们,将这片山谷团团巍。

  宁墨抬起头,看着这片山脉远处,那些方向不断的有着各方势料来,然后远远的看着,不敢插手此间的争斗。

  毕竟圣宫与苍玄宗皆是苍玄天中的庞然大物,这种巨头之争,他们是不敢插足的。

  当然,他们同样也很好奇,当这两方庞然大物相撞时,究竟是曾经的老牌霸主苍玄宗趣,还是如今新晋的霸主圣宫更胜一筹?

  不过看眼下的情况,显然落入下风的是苍玄宗。

  在那远搭多目光的注视中,宁墨身形缓缓升起,脚踏源气,立于山谷之外,他眼神戏谑讥讽的望着源纹结界之内的山谷,淡淡的声音响起:“金章,何必再负隅顽抗,若是你老老实实的将你们手中的玄源之精君交出来,我可以让你们安然离去。”

  “宁墨,你别做梦了,想要我们手中的玄源之精,那你就先破了我这结界试试!”山谷之中,也是有着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正是灵纹峰的首席,金章。

  那宁墨闻言,讥讽的摇了曳,道:“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既然如此,那就只能从你们苍玄宗弟子的尸体上面来搜了。”

  “宁墨们杀我同门十数人,这笔账,我金章记下了!”金章声音之中,有着浓浓的愤怒。

  “弱肉强食,既然你们没本事,被我们所杀,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宁墨笑了笑,然后也不再与金章多说,转回山头上盘坐下来,眼神阴冷的盯着那被源纹结界笼罩的山谷。

  “看你们还能撑到什么时候。”

  他袖袍一挥,只见得那山谷四周的山头上,近百名圣宫的弟子立即出手,雄浑的源气攻势铺天盖地的呼啸而出,落在那源纹结界上,溅起阵阵涟漪。

  在那远处,有着诸多目光远远的投射而来,当他们见到苍玄宗的队伍被堵在山谷中时,都是暗暗曳,互相间窃窃私语。

  “苍玄宗这支队伍看来是要倒霉了。”

  “是啊,谁能想到,这片区域中,竟然会有着两位圣宫的首席,那王渊与宁墨,在圣宫十位首席中,都算是上游的位置,并不好惹。”

  “据说在之前的时候,苍玄宗已是有弟子死在了那两位首席手中。”

  “啧啧,这两大巨头宗派,可真是死仇啊,一见面就得你死我活”

  “呵呵,新老霸主交替,哪有和平可言,不过究竟如何,还是得看实力,如果苍玄宗这支队伍被灭在这里,对于苍玄宗的名声而言,怕是不小的打击。”

  “”

  各方势力评论着,不过都是迸看戏的心态,毕竟在他们看来,这两大巨头宗派撕起来也算是好事,这样他们才有捡漏的机会。

  于是时间,便是在那圣宫的围困,其他各方势力的冷眼之下,迅速的流逝。

  两日之后。

  轰鸣之声,依旧不断的回荡在群山间,那山谷之外的源纹结界,剧烈的波荡着,隐隐间,已是显得有些稀薄。

  看这般模样,源纹结界显然是将要达到极限。

  宁墨笑吟吟的望着这一幕,道:“金章,这是最后的机会了,如果你再不识趣,待得结界一破,可就别怪我要大开杀戒了。”

  山谷之中,一片沉默。

  宁墨修长的手指轻轻弹了弹袖口,漫不经心的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这里故意拖延,是想做什么吗?不就是想等你们苍玄宗的同门来救援吗?”

  “你们苍玄宗这一代的首席弟子,除了苍玄峰的唐沐心与雷狱峰的谢言外,其他首席却是要弱一些,而据我们圣宫的情报,唐沐心与谢言,眼下正在其他的区域,与我们圣宫其他的首席交锋,恐怕根本无法赶到这里。”

  “所以就算有人来了,那也只是其他一些首席而已,不过他们来了,恐怕也是送菜罢了。”

  他眼带讥讽,显然是洞穿了金章的意图,但他不仅不慌,反而乐意等待下去,因为他们同样是在将金章等人当做诱饵。

  如果能够再引来一队苍玄宗的队伍,将其灭掉,想必能够收获不少的玄源之精。

  源纹结界笼罩的山谷之中,金章盘坐在一块巨石上,此时他的脸庞阴晴不定,显然他也有些没想到,那宁墨等人胃口这么大,竟然还想用他们当做诱饵。

  在金章周围,还有着数十位苍玄宗的弟子,只不过此时的他们,皆是士气低落,身体上还有着一些伤势。

  “金章首席,怎么办?源纹结界怕是支撑不了太久的时间了。”在其身旁,有着弟子低声问道。

  金章望着那些眼巴巴望着他的弟子,深吸一口气,缓缓的道:“待会若是结界破碎,我会一力阻拦,你们立即分散而退,然后找寻其他的首席弟子。”

  其他弟子闻言,面色皆是一变,显然是听出了金章言语间要舍身之意。

  “不必多说了,我身为首席,自然有义务保护你们,此次是我大意,方才会被他们埋伏,导致同门伤亡。”金章面色冷厉的打断了将要开口的众人。

  众人沉默,但那眼中,皆是带着哀色。

  咔嚓!

  而也就是在此时,结界之上,忽有破裂声响起,让得在场的苍玄宗弟子面色一变,猛的抬头,便是见到那结界之上,有着裂纹钢出来。

  轰!

  最终,当裂纹蔓延开来时,那巨大的结界,终是抵达极限,轰然爆炸。

  山谷之中的众人,当即就暴露在了诸多虎视眈眈的目光之下。

  半空中,宁墨笑吟吟的望着这一幕,感叹道:“真是可惜,这乌龟壳看来是保护不了你们了,金章,你们苍玄宗,真的是一代不如一代了啊”

  他的身体之上,开始有着强悍的源气涌动起来,带来着巨大的压迫。

  显然,他要准备动手了。

  在那山谷中,金章也是深吸一口气,眉心神魂之力凝聚起来,一支源纹笔出现在其手中,低喝道:“你们准备撤!”

  “呵呵,你这般状态,莫非还敢与我斗一场吗?那就不要怪我不留情了呢。”宁墨见到这一幕,嘴角掀起一抹讥诮。

  再然后,他眼神森冷下来,不再废话,一步踏出,就要出手。

  咻!

  不过,就在他步伐踏出的那一瞬间,突然天地间有着一道尖锐的破风声响彻而起,一道黑光仿佛是穿透虚空而来,刁钻狠辣,直指宁墨。

  宁墨瞳孔微微一缩,踏出的步伐陡然收回。

  唰!

  那道黑光,搽着他的身体飞掠而过,尖锐的破风声,令人心悸。

  “谁?!”宁墨脸庞上掠过阴冷之色,抬起头来,目光看向了西面的方向,与此同时,这天地间那众多视线也是惊愕的投射而来,显然是没想到这个时候,竟然敢有人来捋虎须。

  在那众多目光的注视下,只见得山谷不远处的一座孤峰之上,一道有些虚化的身影,缓缓的出现。

  他伸出手掌,轻轻一握,那道黑光倒射而回,落入他的掌中,竟是一只斑驳的黑笔,雪白的毫毛宛如枪尖一般,斜指着地面。

  山谷之中,金章以及其他弟子也是看了过去,然后眼中便是有着浓浓的惊愕钢出来,显然他们没想到,来的人,竟然会是这一位

  “哪来的不开眼的东西,你找死吗?”宁墨眼神阴翳的盯着远处那道身影,漠然的道。

  孤峰之上,那道身影先是看了一眼山谷中的金章等人,然后方才转向宁墨,他笑了笑,露出一口白牙,然而那所说出来的话,却是让得山脉间,都是为之一静。

  “这位圣宫的王八蛋你真当我苍玄宗没人制得了你是吗?”

  L
  
网站地图 天天中娱乐app 澳门老百汇网址 多宝在线下载 澳门百老汇游戏官网
澳门百汇网站 注册老虎机送彩金 澳门赌博app 澳门永利线上娱乐下载
太阳娱乐集团 现金扎金花游戏 12bet手机登录 手机验证送21彩金
世界足星排行榜 大赢家足球实时比分 pt老虎机送彩金38 天天娱乐app
天天娱乐代理申请 扑克王官网app 新天地棋牌官方注册 a8娱乐网址
至尊天下彩票 名人娱乐官方登录 99彩票娱乐平台登录 优博彩票ub8 彩票娱乐
登入亚彩会 诺亚娱乐平台 天游娱乐彩票 圣亚娱乐 M5彩票
天游娱乐奖金 华人娱乐彩票官方登录 圣亚娱乐网址 亚上彩平台 广州万博娱乐
彩票娱乐 亿游娱乐注册 tt5800彩票网 旺彩注册 天空彩票宝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