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范妖的暴起出手,到赵茹被重创落水,几乎是电光火石之间,在那六彩湖外,除了圣宫弟子外,苍玄宗, 百花仙宫以及其他各方的队伍,都是被这一幕所震惊。

  他们显然都没想到,先前还一直试图拉拢百花仙宫的范妖,却是会此时,突然对她们下如此杀手...

  震惊持续了一会,百花仙宫那诸多女弟子顿时眼中有着怒火燃烧起来,森冷的目光唰唰的就投向了圣宫弟子所在的方向。

  “卑鄙的圣宫!”

  “杀了他们,为赵茹师姐报仇!”

  百花仙宫的女弟子显然是被范妖这种行为气炸了,下一刻,直接是倾巢而出,源气攻势对着圣宫方面笼罩下去。

  圣宫的弟子见状,却是并不慌乱,立即结阵相迎,一时之间,场面混乱至极。

  “我们怎么办?”周泰,吕嫣他们也是傻眼的望着这一幕,他们之前还始终在提防圣宫与百花仙宫联手对付他们,可眼下这两边,突然就直接火拼了。

  顾红衣想了想,道:“帮百花仙宫,对付圣宫。”

  眼下的平衡,既然已被范妖打破,那他们自然乐意将百花仙宫拉回来,如此一来,最起码在场面上,他们这边将会占据优势。

  周泰,吕嫣他们闻言,也是立即点头。

  “百花仙宫的师姐师妹,我们来助你!”

  下一刻,苍玄宗的弟子也是疾掠而出,从另外一个方向包向了圣宫弟子,不过顾红衣还是敝着几分冷静,并没有指挥苍玄宗弟子离百花仙宫太近,因为一旦到时候百花仙宫倒戈的话,他们就会陷入包围之中。

  虽说眼下来看这种可能比较小,但却不得不防。

  在这玄源洞天内,险恶人心,顾红衣算是见识到了,宗门内那些点到为止的争斗与这里比起来,简直就是纯洁如白莲花。

  于是,六彩湖之外,战火燎原,三方大战。

  那些赶来此处的其他队伍见状,则是纷纷退开,生怕被殃及池鱼。

  不过圣宫在见到苍玄宗也是参战后,那领头的一名弟子忽然看向了远处后方那些其他队伍,暴喝如雷:“若是有愿意与我圣宫一起的队伍,事成之后,可得宝树之上的筑神异宝!”

  此人也是机敏,知晓百花仙宫与圣宫联手,他们将会陷入一些劣势,所以试图引动其他的队伍参战,虽说作用不会特别大,但却能够牵制,缓解他们圣宫的压力。

  他这话一出,那后方一些队伍顿时蠢蠢欲动,毕竟六彩湖帜宝树,实在是太过的有吸引力了。

  不过鉴于圣宫的行事作风,一些队伍虽然心动,但还是蹿犹豫间。

  “我圣宫可以宫主之名起誓!”圣宫那名领队见状,再度加了一把火。

  这一次,终于是有着队伍按耐不住,率领着队伍疾掠而来,开始加入战场。

  随着这些其他势力的加入,六彩湖外,更加混乱了。

  不过斥虽然混乱,但更多的目光,都是在不时的对着六彩湖内投去,因为他们很清楚,那里才是风向标,一旦里面三方首席出现胜负,那对于外面的战场,将会取到决定性的影响作用。

  ...

  与六彩湖外的混乱气氛相比,六彩湖内,气氛还是近乎凝固,森冷。

  唐刑丰满的胸脯轻轻起伏,眸子帜愤怒与冰寒交织在一起,令得她那漂亮的鹅蛋脸都是变得有些阴沉,她的气质是那种温柔型的,自从碰见后,周元还是第一次见到这唐刑如此的愤怒。

  “好,圣宫的手段,我唐刑今日算是领教了!”唐刑遗银牙,死死的盯着范妖。

  范妖面无表情,淡淡的道:“我屡次抛出橄榄枝,想要和你们合作,偏偏你这女人不识趣,既然如此,那就怪不得我了。”

  其实一开始,他的确是打算拉拢百花仙宫先干掉苍玄宗,但他没想到的是唐刑对他颇为戒备,所以他知道,如果最后一直这样拖下去的话,可能最终还真是只能三方平分此处的机缘。

  这显然不可能让得他接受。

  所以,既然百花仙宫不愿合作,那他就只能寻找机会,打破这个平衡...

  不过让得范妖有些遗憾的是,他原本想要出手偷袭唐刑的,赵茹那个女人,胸大无脑,不足为惧,只要解决掉了唐刑,他自有手段让赵茹不敢再插手。

  但范妖没想到的是,唐刑太过的心谨慎,始终与他敝着一定的距离,这令得他无法出手,最终只能疡对他没有多少设防的赵茹。

  没办法,这个女人姿势太正,不打都不行...

  而最后所取得效果也非郴错,那赵茹就算没被他一拳打死,应该也废了,不可能再对他们造成什么威胁。

  如今的局面,变成了三对二,但范妖已经不惧了。

  在他这边心思转动的时候,唐刑却是冷笑一声,讥讽道:“跟你们合作?以你范妖的贪婪性子,恐怕当将苍玄宗踢出局的时候,应该就是你们对我们出手的时候了吧?”

  范妖不置可否,笑道:“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吧?”

  唐刑美眸冷彻的盯着范妖,眼中满是恨意,旋即她看向周元,脸蛋上的冷意稍退,道:“周元首席,金章首席,这种局面,我们可以联手了吧?”

  周元此时也是回过神来,轻轻点头,道:“求之不得。”

  能够多一位首席相助,对于他们而言自然算是好事。

  唐刑身形微退,与周元,金章站在一起。

  周元望着范妖,淡笑道:“你倒是个狠角色,不过你们二对三,似乎优势并不大吧?”

  范妖那阴翳的眼目,投向周元,道:“一个女人,就让你多了这么多的信心吗?”

  他的嘴角掀起轻蔑的蝗。

  “也罢,该让你们死心了,可悲的家伙...”

  当他声音落下的时候,他一拍腰间的乾坤囊,只见得一道红光射出,在他身旁显露出来,竟是一座竖着的血红棺材。

  棺材之上,满是古老的纹路,显得极为的诡异阴森。

  范妖手掌轻轻一拍棺材,顿时棺盖一震,缓缓的倾斜下来,而当棺盖落下时,周元的眼目顿时一眯,而金章更是忍不住的面色剧变。

  只见得在那棺材之内,一具尸体静静的站着,尸体上面,有着诸多血红的纹路,他皮肤惨白,毫无生机。

  但在其体内,却是有着一股危险而诡异的波动散发出来。

  当然,最令得金章面色变化的是,那尸体,赫然是之前被周元重创的宁墨!

  范妖微微一笑。

  “圣宫血圣殿秘技,血尸术...”

  “还请赐教。”
  
网站地图 天天娱乐 扑克王棋牌 尊宝娱乐平台 App 龙8安卓版
澳门在线老百汇游戏 澳门娱乐城 亿万先生官网登入 皇蒲国际
铂金城国际娱乐 最新国际足球排名 体育网站开户 香港太阳娱乐公司
都是玛雅的平台 超碰视屏 日博365客户端 尊宝娱乐平台App
网上扎金花棋牌平台 扎金花棋牌 沙龙365娱乐 真人百家乐app
澳彩 新宝GG 天下彩资料大全天下彩 日本中年妇女最新短发型 伯爵2娱乐
华人彩注册 彩客网彩票电脑版 麒麟网 万博娱乐平台 华人娱乐彩票官方登录
丰尚娱乐官方 天游娱乐总代 满堂彩88官网 欧亿娱乐 东森娱乐平台
彩9彩票 正点游戏 华夏彩票 聚鑫娱乐平台官网 如意娱乐真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