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内,所有人的目光都是凝聚在周元手中那略有残缺的神秘之物上,就连楚青,李卿婵他们,脸庞上都是有着惊愕钢。

  因为周元手中之物,的的确确就是那所谓的凭证2就是他们所说的玄碑令!

  “你,你怎么可能有玄碑令?”那赵烛率先忍不住的道,声音中满是难以置信,他们在这大玄山脉中争斗这么久,如今方才不过才两块玄碑令,由此可见此物的珍稀,而周元从那玄源洞天外围而来,怎么可能拥有此物?

  “我们在外围的时候,也遇见了一座六彩宝地,然后我在其置到了此物。”周元耸耸肩,道。

  李卿婵红唇微张,道“就算是六彩宝地中,也不见得就能够出现玄碑令,你这运气,也太好了一些。”

  “你交由我看看。”

  周元倒是没什么犹豫,直接就将手中之物递给了李卿婵。

  李卿婵接过来,细细的看了看,螓首微点,道“没错,的确是玄碑令,不过你这玄碑令是残缺的,如果再有一些年月,说不得就会化为完整。”

  “还有残缺一说吗?”周元问道。

  李卿婵点点头,道“按照我们的推测,这种玄碑令,应该是当年大玄山脉深处那道大机缘成形时所喷发而出,它们如种子一般,被洒落于玄源洞天中,然后逐渐的吸收天地间的源气,最终成形。”

  “也正因为如此,这种玄碑令与那道大机缘有着某种牵引,所以唯有持有此物者,才能进入那大机缘所在。”

  “原来如此。”周元恍然。

  “那这残缺的,岂非是没了作用?”

  李卿婵红唇微笑“类似你这种残缺的玄碑令其实比较正常,因为就算是在大玄山脉中,那些六彩宝地帜偶尔出现的玄碑令,也大多是残缺的,不过玄碑令同源同种,只要再找寻数块残缺的玄碑令,将两者接触,它们自然会出现融合,化为完整的玄碑令。”

  周元若有所思,道“这样说的话,我还需再得几块这种东西,才有接触那道大机缘的资格?”

  “嗤。”

  不过他这话一出,赵烛不由得嗤笑出声,道“你未免想得太好了一些,就算你真凑出了一道完整的玄碑令,恐怕也没接触大机缘的资格。”

  “为何?”周元平静的问道。

  赵烛淡淡的道“因为你贡献不够,按照规则,唯有作出大贡献者,才有资格获得这种资格,并不是谁有了玄碑令,就能得到的。”

  “什么贡献?”周元再度问道。

  这次是李卿婵说话了“所谓贡献,以争夺而来的宝地做计算,你之前率众所争夺到的六彩宝地,算是不小的贡献,但按照规矩来说的话,最起码需要夺得五座六彩宝地,方可拥有接触那道大机缘的资格。”

  “如此规矩,也是免得各位坐享其成,毕竟其他弟子基本是没有资格接触那道大机缘,但他们同样有所付出,我们身为圣子,首席,也有一些义务补偿他们。”

  “当然,如果谁偶然得到了玄碑令,又是贡献不足的话,可以将此上缴,然后换叁神异宝。”

  周元面容不变,轻轻点头,并没有反驳,因为这般规矩,也的确是有着其道理,当然了,至于将玄碑令上缴换叁神异宝,周元并没有考虑,因为他同样有着自己的野心。

  李卿婵见到周元没有说话,也是知晓他所想,于是就将那道残缺的玄碑令退给了他。

  “接下来的事,方才是重点。”

  李卿婵美目凝重的看向众人,缓缓的道“我们恐怕有麻烦了。”

  “什么意思?”楚青也是愣了愣,疑惑的问道。

  李卿婵看向他,轻声道“在你和夭夭出去接引他们的时候,我们打通了一处节点,然后在那里,我们发现了一座七彩宝地。”

  “七彩宝地?”此言一出,楚青也是微微动容,要知道这段时间以来,所有宗门探测出来的七彩宝地,而已不过才区区三座而已,没想到他们这边,竟然会有这般好运,发掘出来一座。

  “这应该是好事吧?”楚青问道。

  “发掘出七彩宝地,倒的确算是好事,不过问题是那座七彩宝地的位置,是在我们苍玄宗与圣宫划分的地盘的争议地区。”李卿婵缓缓的道。

  “也就是说,这座七彩宝地,圣宫那边必然会插手。”

  楚青挠了挠光溜溜的脑袋,愁苦的道“看来又是一场麻烦啊。”

  “这是我们的机缘,怎能说是麻烦?”孔圣面无表情的道,对于楚青这种懒得令人发指的心态,他最是恼火了。

  “呵呵,七彩宝地虽然极为的罕见,但眼下的确太招人注意了,而且刚好又在那争议地区,到时候不仅圣宫会有借口来争夺,连其他四大巨宗,恐怕也会暗中觊觎。”叶歌笑道。

  “那你的意思是将这七彩宝地直接拱手相让了?”孔圣道。

  叶歌摊了摊手,道“那倒是不可能,只是想说,想要将这七彩宝地吞下,我苍玄宗需得上下齐心。”

  孔圣面色这才微缓,道“我提议力固守,我等牵制对方主力,派一圣子镇守七彩宝地,各峰首席率领诸弟子进入宝地,搜寻其帜筑神异宝以及玄碑令。”

  “只要筑神异彪玄碑令到手,圣宫也只能退走,否则只是平白浪费时间罢了。”

  李卿婵螓首也是轻点,道“赞同。”

  其余圣子也是纷纷点头,毕竟好不容易发现一座七彩宝地,还在他们的眼皮底下,想让他们放弃,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仅他们如此做想,即便是周元,都

  是暗暗点头。

  楚青则是有些惆怅的叹了一口气,看来这一次,他们要和圣宫硬碰了。

  “那应该派遣谁为镇守者?”李卿婵看向其他圣子。

  其他圣子,将会正面迎战圣宫的圣子,而唯有镇守者留守,如果对方有着圣子偷偷潜入,镇守者就是最后一层防护。

  不然的话,一旦让得圣宫圣子闯入,其他各峰首席以及弟子,根本不可能会是其对手。

  孔圣沉吟一下,道“就让赵烛去吧,我们其他人,必须牵制圣宫的那些圣子,为他们搜寻筑神异彪玄碑令争缺间。”

  其他人闻言,也没什么异议。

  赵烛也是点了点头,道“若是有人闯入,我自会将其清除。”

  众圣子一番商讨,便是如此确定下来。

  倒是一旁的周元,眨了眨眼睛,忽然道“这镇守者,可还需要候补?万一赵烛圣子抵挡不住,还可有候补顶上。”

  孔圣面无表情的道“我们人手不足,没有多余圣子留守。”

  周元灿烂的笑起来,指了指自己,道“虽然没有多余的圣子,但我觉得我可以勉强胜任一下。”

  赵烛闻言顿时冷笑道“周元,这是圣子间的事,你一个首席,有什么资格在这里瞎掺和?就因为你用某些手段抵挡了金蟾子一击吗?”

  “而且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不就是想要混一些贡献吗?”

  周元笑了笑,没有否认,他的目的,还真是如此,因为那最后的大机缘,他是不可能放弃的。

  李卿婵微微沉吟,道“周元,此事非同猩,如果到时候真有对方圣子潜入进来,并且击败了赵烛,那说明我们的策略已经失败,那个时候,恐怕我们就只能放弃这座七彩宝地,不然的话,其他弟子,将会死伤惨重。”

  “所以,有没有候补的镇守者,恐怕没有意义了。”

  她的潜台词是如果真到了那个地步,周元就算是候补镇守者,那还不如直接让路,强兄挡,不过只是螳臂挡车罢了。

  说到底,显然还是李卿婵认为,周元虽然如今实力大涨,但距离圣子之间,恐怕依旧还有着极大的差距。

  周元闻言,鱼无奈的笑了笑,道“试试也不行啊?”

  赵烛冷声道“路要一步步的走,圣子间的争斗,不是你能插手的,你想要成为候补镇守者,最起码需要两位圣子的点头,你觉得此处,谁会允许你这种无理的要求?”

  他的目光扫开,不过下一刻,神色便是一点点的僵硬起来。

  因为他见到夭夭俏脸平静,缓缓的举手,声音清淡的道“我允许。”

  再然后,那趴在周元头上的吞吞,也是眼神睥睨的看了赵烛一眼,伸起爪子。

  今日一更。)

  。
  
网站地图 ag真人视讯开户 利记娱乐网 澳门老百汇网址 永利皇宫网站
远博娱乐 同乐城博彩 齐发国际 扎金花棋牌游戏官网
永利皇宫注册登录 求万博体育官网 澳门足球总会网站 天时娱乐下载
新濠博亚app a8娱乐 官方网站 曼哈顿娱乐城平台 日博客户端
天时娱乐城 邮箱 日博客户端 财神娱乐靠谱平台
678彩票网下载 银豹娱乐登陆 彩票APP 腾讯分分彩计划手机版 金砖娱乐手机
重庆时时计划专业计划 东升彩票娱乐平台 圣亚娱乐城 博猫游戏 亚上彩
聚富彩票网手机怎么登陆 如意娱乐 天游娱乐天子 极彩 欧亿娱乐主管
欧亿娱乐 天天好彩 银豹娱乐 亿游娱乐注册 正点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