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天地间无数道惊叹的目光之中,楚青立于一座参天古树树顶之上,那披散下来如针刺般的黑色长发轻轻摆动,闪烁着森冷的光泽。

  此时的楚青,气势大变,之前的那种慵懒与玩世不恭君的散去,双目之中,满是锋锐。

  “楚青,你这般形态,真是好久不见了。”姜太神目光投射而来,缓缓的道。

  楚青咧咧嘴,笑道:“姜太神,上一次你侥幸趣,这一次,说不得就没那般运气了。”

  “是吗?”姜太神不置可否。

  不过他也明白,如果说苍玄天这年轻一辈谁还能够对他造成威胁,那么楚青是唯一之人,后者虽说源气星辰数量比他稍微少一点,但到了这个层次,那一点的源气星辰已经代表不了什么。

  今日这诚量,就连他,也不会轻易的懈怠。

  姜太神深吸了一口气,双掌轻旋,顿时灰白色的源气滚滚涌来,下一刻,他掌心猛然一震,只见得那雄浑的灰白源气,便是被化为无数灰白的源气颗粒,闪烁着阴寒光泽。

  “冥粉!”

  姜太神眼神一寒,袖袍一挥,只见得无数灰白源气光粒呼啸而出,铺天盖地的对着楚青笼罩而去。

  那些源气光粒,拥有着极强的腐蚀之力,一旦落在肉身,直接是将血肉融化,而且连绵不绝之下,寻常人根本难以招架。

  楚青望着那咆哮而来的无数光粒,眉头微挑,下一刻,他身后那如披风般的黑发掀起,咻咻咻间,无数细如牛毛般的黑发暴射而出,宛如一轮黑色风暴。

  嗤嗤!

  天空上,无数头发与光粒碰撞,爆发出低沉的爆炸声响。

  轰!

  不过两人这番声势的攻势,不过只是试探而已,下一瞬,两人眼神瞬间凌厉,脚掌一跺,脚下的参天古树直接被震碎开来。

  而他们的身影则是化为光影暴射而出,最终在那无数道震撼的目光中,自那虚空之上,狠狠的碰撞在一起。

  轰!

  顿时半空之间,有着狂暴无比的源气冲击肆虐开来。

  ...

  急速向前的周元也是感觉到了身后那种惊人的对碰,目光微闪,在他的感知中,姜太神与楚青的源气底蕴,都是超出了他的预料。

  “这就是圣子榜第一与第二的实力么...果然可怕。”周元面色略显凝重,即便是他,此时也不得不承认,如果他现在就对上姜太神的话,恐怕根本难以趣。

  不过他有着信心,一旦他突破到太初境九重天的话,就算是姜太神,他也不会再有丝毫的忌惮。

  周元很快的收敛了心神,因为他明白,这一次他的对手,并非是姜太神。

  在那前方,两道光影疾掠而出。

  “姜太神与楚青交手了。”詹台清猩红的美眸微微一闪,然后她看向后方紧紧跟随的两道身影,道:“这两只老鼠一直跟着,如果不解决掉的话,怕是难以安心冗玉璧。”

  金蟾子也是淡笑一声,道:“那就解决掉吧。”

  “你循?”他看向詹台清。

  詹台清舔了舔红润嘴唇,笑吟吟的道:“之前听李卿婵说,那周胁似乎有些能耐呢?那我倒是很想试试,看看究竟是我蹂躏她呢,还是她蹂躏我?嘻嘻。”

  金蟾子撇撇嘴,道:“留一个周元给我,那也太没意思了一些。”

  “嘻嘻,谁让你排名比我靠后呢?当然只能拾捡被挑剩下的了。”

  金蟾子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只是那看向周元的眼目中,则是有些残忍之色,道:“既然没疡,那就只能是他了,算了,若是待得我将他擒下,先斩了他的双手双脚吧。”

  他言语随意,显然已是将周元当做唾手可得的猎物。

  “留着他的命,到时候让我玩玩,我可是和李卿婵说过,想要将那杏的血全部抽出来呢。”詹台清嬉笑道。

  金蟾子随意的点点头。

  詹台清见状,疾掠而出的娇躯便是停了下来,落在了一座巨岩之上,只见得其红润徐微张,一道血光喷吐而出。

  嗤!

  血光之上,萦绕着浓烈的血气,而血光内,竟是一枚由鲜血凝炼而成,约莫寸许左右的血针。

  那血针缠绕着血毒,一旦被刺入体内,浑身血液都会随之污染,生不如死。

  血针,直指夭夭而去。

  血针暴射而来,夭夭自然也是有所察觉,那绝美的玉颜上没有什么波澜,光洁眉心有着神魂之光闪烁,下一刻,无形的神魂之力暴射而出,也是化为了一枚神魂长针。

  叮!

  两枚长针在那虚空中对碰,发出清脆之声,源气动荡间,皆是爆碎开来。

  “那苍玄宗的师妹,可要下来玩一玩?”詹台清娇声笑道。

  夭夭明眸看了她一眼,然后对着周元道:“此女就交给我来对付吧。”

  不知为何,周元似乎是从她的声音中听出了一些寒意。

  周元点点头,道:“”我去追那金蟾子。

  他们三人,早就分配好了彼此的对手。

  夭夭螓首微点,神魂之力驮负着娇躯,便是徐徐的落向了詹台清所在的那座巨石,而周元则是加速向前,追击金蟾子。

  詹台清望着落下来的夭夭,眨了眨眼睛,道:“真是好漂亮的人儿,漂亮得我都是有些不忍心了。”

  詹台清对于自身的容颜气质也算是极其的有自信了,面对着李卿婵她都不逊色,但眼下见到夭天时,倒是感觉到自身有些被压制了。

  不过,这倒是更加令得詹台清心帜毁灭**加强了,她想要看看如果当她将眼前的人儿体内鲜血抽走时,她还能敝着这般完美漂亮的小脸蛋吗?

  夭夭并没有理会詹台清那肆无忌惮的目光,眼眸清淡,道:“你就是詹台清吧。”

  詹台清笑眯媚道:“有何指教?”

  夭夭盯着她,红唇微启,徐徐道:“我听李卿婵说,你说想要将周元体内的鲜血抽出来玩玩?”

  詹台清一怔,旋即嫣然笑道:“哟?原来那杏是你的虚郎啊?”

  她舔了舔红润嘴唇,猩红的眼眸中,却是透着森冷之色:“如果那杏落在我的手中,我的确是不介意把他的鲜血抽出来玩玩。”

  她看着夭夭,微微歪头,娇笑道:“你很生气吗?嘻嘻,别担心,因为你跟他,会是一个下场的...”

  夭夭那清澈空灵的眼眸,看着詹台清,然后她轻轻点头。

  “我对抽血没什么兴趣,不过我觉得...把你的神魂抽出来,或许会更好玩一些。”

  她玉手抬起,光洁眉心神魂之光凝聚。

  再然后,一朵无形的魂炎,便是在詹台清微微变色的目光中,徐徐飘落,落在了夭夭修长的玉手之上。

  嗡!

  她玉指轻轻一弹。

  唰!

  下一瞬,无形的魂炎,暴射而出。

  无形之间,杀气腾腾。
  
网站地图 玩龙虎和技巧 天天娱乐下载 远博娱乐下载 竞彩足球彩票比分直播
皇冠比分官网 188金宝搏靠谱吗 明发国际平台
现金扎金花 新版天天娱乐 吉历娱乐 豪博娱乐
宝运莱国际娱乐城 玛雅平台 金赞娱乐网址 澳门真人大赌场app
龙8app 下载 凤凰平台 盈博彩票网 扑克王APP
av影院 亚洲图片自拍h网 caopron
在线成人 动态xoxo动态图 青青草a免费线观 成人网址导航 成人五月花
丁香五月啪激情综合 色情片
欧美色色 青青草免费观看 日韩伦理电影 开心色播站 热久久最新网站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