烘上空。

  各方势力的高层,皆是带着一些震动的望着那些自空间通道而出的圣宫弟子,从金蟾子等圣子的缺席中他们就能够知晓,先前李卿婵所说,必然是句句属实。

  此次的玄源洞天之争,苍玄宗竟然扭转了多年内不敌圣宫的局面!

  他们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诸多高层心中有着惊疑升起,因为从双方的整体实力来看,显然是圣宫占据着绝对的优势,而在圣州大陆圣子榜前五,圣宫就独占三席,姜太神更是稳坐第一的宝座!

  而反观苍玄宗,唯有着楚青一人。

  双方不论是从圣子的实力还是数量来看,都是有着差距,所以,苍玄宗怎么能够让圣宫付出如此惨重代价的?

  秦陵面色也是一片阴沉,他看向姜太神,声音中有着掩饰不住的震怒:“姜太神,怎么回事?p蟾子真是被苍玄宗所斩杀?”

  姜太神沉默了一下,点了点头。

  秦陵遗牙道:“是被楚青斩杀的?”

  在他看来,苍玄宗内,唯一能够对金蟾子产生威胁的,应该就是楚青了,至于孔圣,李卿婵都是要弱金蟾子一线,所以他第一时间就是将其排除,而至于其他人,他更是想都没想过。

  姜太神抿了抿嘴,然后曳,道:“是被苍玄宗首席周元所杀,雷俊,铁魔二人,也是被他所杀。”

  此话一出,顿时在这天地间引起哗然之声,那些偷偷关注于此的各方势力高层皆是面露惊色,忍不住的发出窃窃私语。

  “金蟾子一众圣子,竟然被苍玄宗的一位首席斩杀?这也太滑稽吧!”

  诸多人面含异色,如果金蟾子是输给孔圣,李卿婵这些圣子,他们还没这么大的反应,可输给了苍玄宗一位首席弟子,那可就真是让人难以理解了。

  “那周元是谁?竟然有这般本事!”一些目光,也是不断的在苍玄宗弟子那边扫视。

  涟漪峰主美丽的脸颊上,同样是有着浓浓的惊愕之色,显然这个答案,同样是出乎了她的意料。

  “周元斩杀了金蟾子?”

  涟漪峰主美目闪烁,以往周元在她的眼中,只是最新一代弟子中冒出来的翘楚而已,可在她看来,周元跟诸多圣子相比,还是欠缺一些火候,或许再等一两年时间,他有可能取代楚青的地位,但并非是现在。

  然而眼下这种结果,却是打破了她的认知。

  涟漪峰主眸光看向了立于苍玄宗弟子前方的那道年轻身影,此时的后者面容平静,仿佛并非是引起这一切波澜的主角一般。

  “太初境八重天了么...源气底蕴也是极为的雄厚...”

  涟漪峰主有些感叹,这个少年的成长速度,连她都是附心惊。

  与此同时,那秦陵听到姜太神的回答时,面色也是难看到了极致,眼中仿佛是要喷出火来,一众圣子死于苍玄宗一位首席之手,此事传出去,简直要把圣宫的脸都给丢光了。

  “周元?”

  不过旋即,秦陵眉头忽然微皱,这个名字,他似乎是听过。

  对了,是从宫主那里听来的,似乎宫主还给姜太神他们下过令,要让他们在玄源洞天中,将那周元抓来。

  但眼下来看,姜太神他们显然是未能完成。

  原本对于此事,秦陵并没有任何的上心,毕竟以他这般层次,一个苍玄宗的凶席弟子,简直犹如蝼蚁一般。

  可眼下,这个名字,反而是让得他有些记忆深刻了。

  他目光微闪,冷冷的看了姜太神等人一眼:“没用的东西宫后自去领罚吧!”

  而后他不再理会他们,而是将冷冽的目光投向了涟漪峰主,寒声道:“你苍玄宗真是好大的本事,竟敢杀我圣宫三位圣子!”

  “今日你苍玄宗不给一个交代,我圣宫可不会善罢甘休!”

  此言说出时,有着恐怖的源气压迫铺天盖地的自其体内爆发而出,在其四周,空间仿佛都是不堪重负,开始崩裂出道道的裂痕。

  面对着那等压迫,楚青,李卿婵等人皆是面色剧变,在那种威压下,他们竟是动弹不得,似乎只要此时秦陵一个意念,就可将他们君的抹杀。

  双方间的差距,在此时显露无疑。

  周元同样是感受到了那种无边的威压,那种威压让得他喘不过气,不过他还是艰难的身形微侧,将夭夭挡在身后。

  “秦陵,你敢!”

  不过好在的是那秦陵的源气威压刚刚笼罩而来,一旁的涟漪峰主便是立即察觉,当即柳眉倒竖,俏脸含煞。

  轰!

  滔天的源气呼啸而出,涟漪峰主玉手一握,恐怖的源气在其掌心间疯狂的凝聚,压缩,数息之后,一枚晶莹剔透的花瓣凝炼而出。

  那花瓣之上,仿佛是有着天然成形的纹路,漂亮到了极致,同时也危险到了极致。

  因为靠近她的周元等人,都是能够清楚的感应到那花瓣之中凝炼,压缩了何等恐怖的源气,那种源气,稍稍泄露丝毫,就能够将他们生生的化为虚无。

  源婴境强者,太强大了!

  叮!

  涟漪峰主玉指一弹,那一片晶莹花瓣便是化为流光暴射而出。

  嗡!

  花瓣过处,空间直接是呈现崩塌般的迹象,无数空间碎片掉落,裹挟在那花瓣周围,一枚花瓣,足以毁灭百里山岳!

  花瓣流光在秦陵眼中急速的放大,他一声冷哼,脚掌一跺,脚下那座源气所化的大山便是暴射而去,与那晶莹花瓣碰撞在一起。

  轰!

  虽说两者的体积天差地别,可当碰撞在一起的时候,却是有着无法形容的源气风暴横扫开来,下方的烘,直接是在此时被撕裂出看不见痉的深深沟壑。

  四周的空间,更是呈现支离破碎般的迹象。

  那海水之中,更是不知道多少倒霉的源兽,在此时被生生震死。

  与这等源婴境强者的交手动静相比,周元他们那种,显然是太轩科了,如果不是眼下交手的两人皆是有所顾虑,恐怕早就将这片候掀得天翻地覆。

  余播散,秦陵与涟漪峰主目光对碰在一起,皆是闪烁着寒光。

  “秦陵,你真是当我苍玄宗好欺负不成?”涟漪峰主冷声道。

  秦陵面无表情,道:“涟漪峰主,你苍玄宗可不是以往了,今日你们不将那心狠手辣的杏交出来,你们就别想走!”

  今日他们圣宫,可谓是丢大了脸,所以秦陵也不在乎了,反正这周元,必然得抓回去!

  “涟漪峰主,我劝你好好想想,是不是要为了一个小的首席,让我二宗,彻底撕破脸皮G对你们苍玄宗,可没有半点好处!”言语之间,已满是威胁之意。

  后方的周元面色也是微变,还不待他说什么,一只略显冰凉的娇嫩玉手,忽然从后方伸来,紧紧的握住了他的手掌。

  他偏过头,只见得夭夭俏脸平静的望着他,用仅有两人听见的声音轻声道:“放心,没人带得走你。”

  周元没有说话,深吸了一口气,手掌忍不住的紧握,果然还是太弱了啊,如果他足够强的话,直接一巴掌拍死这秦陵,圣宫又敢说什么?

  涟漪峰主一对美目,幽冷的盯着秦陵,她没有再说话,只是在其光洁眉心间,隐隐间,似是有着一道光纹钢出来。

  嗡!

  与此同时,所有人都是惊骇的见到,似乎是有着一道无形的域场,在此时缓缓的自涟漪峰主体内蔓延开来。

  那域场过处,其帜一切,包括生命,似乎都沦为了域主之掌控。

  “法域?!”

  有着一些宗派的高层骇然失声。

  涟漪峰主长发飘扬,一对美目带着无尽的冰寒锁定面色微变的秦陵,声音中,带着决然之色。

  “想要在我眼皮底下将人抓走...”

  “秦陵,你圣宫想战的话...那就战吧!”
  
网站地图 扎金花游戏平台 财神娱乐靠谱平台 老百汇娱乐网址 彩票娱乐送彩金平台
亚洲城电脑版网址 大班bet登陆 天天娱乐游戏平台
游戏扎金花平台 星月娱乐app 嘉年华线上娱乐官网 龙8娱乐城app下载
亚虎app官方下载 澳门百老汇游戏网址 真人百家乐app 优乐国际游戏下载
远博娱乐下载 天天娱乐场 dafa网络博彩 天天娱乐大厅
亚洲丁香红五月啪啪 丁香婷婷深情五月 色片 射精图片 四川五月花专修学院
2018亚洲 欧美 在线av 国产精品高清视频免费 久久热这里只有精品 色情视频网站 伊人免费久久网
福利视频 青娱乐极品视觉盛宴 六月婷婷丁香五月首页 韩国色青片大全电影 射精视频
啪啪啪视频 五月婷婷四月丁香五月 大相蕉伊人狼人久草av 天天爱射综合网 大量偷拍情侣自拍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