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儒地洲!

  一片紫气翻腾的云雾之下,一座座宫殿,坞壮观♀里就是百家阁的总坛,也是百家阁道门的总坛,百家山!

  百家山顶,道德殿口!

  一个白衣老者坐于一块突出悬崖的巨石之上,头发花白,看上去极为苍老。其容貌,居然与太上圣人极为想象。

  老者并没有太强气息,相反,好似浑身没有一丝气息,静静的坐在那里,似与天地相融,若不经意间,都好似此人不存在一般,极容易让人忽略了他,可他偏偏又在那里。

  “胜李耳!”一个黑衣男子站在一旁,看向老者。

  胜李耳,百家阁道门的门主。更是百家阁的阁主。

  胜李耳抬头,看了眼黑衣男子。

  “你又来了?”胜李耳淡淡道,语气中有些许不喜。

  “职责所在!”黑衣人淡淡道。

  “职责所在?呵!”胜李耳微微笑了笑。

  这笑声,听不出是高兴还是鄙夷。

  黑衣人也不理会,而是看了眼远处。

  “正气山,大战开始了?周共工、迹融?都来了?还有王雄,呵呵,胜李耳,你的动作还真快啊!”黑衣人笑道。

  “你就为了说这些?九天之主,没有别的让你告知?”胜李耳淡淡道。

  黑衣人深吸口气,看了眼胜李耳:“你有些老了!”

  “老?呵呵,当年,老聃也是老了,老子西行,紫气东来三万里,有人敢说他老了吗?”胜李耳淡淡道。

  “你毕竟不是真老子!”黑衣人淡淡道。

  “我不是真老子,他们就是真祝融、真共工不成?”胜李耳淡淡道。

  “你有与老子争胜之心,九天之主也时刻帮你,但,眼前这个局,也算九天之主对你们三个的考验!”黑衣人说道。

  “三个?我、迹融、周共工?九天之主如何想的,居然将我与他们俩相提并论?”胜李耳眼中闪过一丝骄傲。

  “的确,他们比你发展的迟,可是!”黑衣人淡淡道。

  “可是什么?”胜李耳扭头看向黑衣人。

  “你和他们俩,在九天之主眼里,没有区别!”黑衣人说道。

  “没有区别?”

  “因为,你们都是九天之主一手提拔出来的!”黑衣人淡淡道。

  胜李耳眉头微微皱了皱:“我会向九天之主证明,他们是没法与我比的!”

  “今日之局,也是九天之主安排,你们三个,谁能笑道最后,谁就是南天境之主!”黑衣人再度说道。

  胜李耳看了眼黑衣人,露出一丝轻笑:“那就拭目以待吧!”

  “我知道,你早有布置,我也希望你能笑到最后,但,九天之主的意志,不容丝毫撼动,我也就拭目以待了!”黑衣人淡淡道。

  说话间,黑衣人身形一晃。

  “嘭!”

  黑衣人瞬间消失不见了。

  胜李耳目送黑衣人离开,目光也转向了正气山方向。

  “九天之主?我用一个儒门为诱饵,向你证明,你并非全是对的!”胜李耳平静的看向远方。

  --------------

  正气山。

  “轰!”

  轰鸣中,火焰、大水四溅,周共工、迹融的忽然出现,好似打乱了胜荀况的所有准备一般。

  两大帝王也并非只来了两人,而是带着各自强大的属下而来。

  正气山强者众多,如草木鸿钧这般外围强者,都有两个,更何况其它,但,对于周共工、迹融来说,并不算太危险。

  此刻,两人放弃了纠缠普通之人,直奔胜荀况而来。

  胜荀况手中抓着一个竹简法宝,迎向两大强敌。

  “轰、轰、轰!”

  胜荀况在两大强者夹击下,连连后退。

  “胜荀况,我爹是你害死的?哈,哈哈哈哈,是你这贼人!我要给我爹报仇!”迹融吼叫着。

  “哼,祝融,不用你动手,他是我的!”周共工一声断喝冲了上去。

  三人大战,天崩地裂。

  远处的王雄一行,反而轻松了下来,站在远处,并不插手。

  一旁大祭司讪讪的飞向王雄之地,看向叶赫赤赤。

  “大祭司,你欠我陛下的命轮呢?”张濡一声喝斥。

  大祭司看了看王雄,皱眉思索。

  “你还想讲条件不成,你本来就输了,你不给,老牛我就就教教你怎么做人,哼!”牛魔王顿时喝道。

  大祭司不理牛魔王,看到王雄那冰冷的目光,最终咬了咬牙。

  “命轮,说给你的,自然给你,不过,我要给叶赫赤赤!”大祭司说道。

  不待叶赫赤赤反驳,大祭司顿时将一枚命轮抛给的叶赫赤赤。

  叶赫赤赤一把抓住,有些不知所措,但,看到大祭司的眼神,顿时一阵恼怒:“再看,挖了你的眼睛!”

  “我!”大祭司一时不知说什么。

  扭头,叶赫赤赤将命轮递给王雄:“王雄,喏,给你!”

  王雄看了看,正准备说什么。

  远处胜荀况好似受不了周共工、迹融的冲击一般,顿时吼嚼:“迹融、周共工,王雄在那里,你们没看到,你们不是要找王雄报仇的吗?你们不是要报仇的吗?胜姒的死,你们不在乎了?”

  胜荀况一声祸水东引,顿时让叶赫赤赤炸毛的护在王雄身前。

  虽然叶赫赤赤修为很弱,但,这份本能反应却让王雄一阵感动,而不远处的大祭司却是一脸嫉妒。

  迹融看到了王雄,本能的一脸恼怒,有冲向王雄的念头。

  “祝融,你去找王雄去,我来对付胜荀况!”周共工一声断喝。

  迹融本能的就要点头。

  可下一刻,迹融扭头看向周共工,不对啊,周共工对胜姒的死,不在乎?

  “看到了吗?迹融!”胜荀况陡然大笑道。

  “看到什么?你不就是想要我去对付王雄,好让你压力减轻吗?做梦吧,等我杀了你,再去杀王雄;个别想跑!”迹融瞪眼怒道。

  显然,迹融、周共工谁也不会撒手,此刻,就要杀了胜荀况报仇。

  胜荀况顿时大笑道:“哈哈哈哈哈哈,看来,你还没有蠢的不可救药!”

  “你说什么?”迹融瞪眼道。

  “我说你蠢看不出来?被周共工当枪使,他要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你今天来,也是他邀请的吧!”胜荀况冷笑道。

  周共工冷笑道:“邀请?没错,是我通知祝融的,我是让他知道,他爹是谁杀死的!”

  “哼,胜荀况,你现在想要挑拨我和共工?你不觉得你这说的可笑吗?”迹融也冷笑道。

  就算周共工利用自己对付你,又怎么了?这一次,迹融心甘情愿。因为,父仇不共戴天。

  迹融这次,还要感激周共工。

  “我说你蠢,你不相信,呵呵,你以为胜姒,真的死了?胜姒真的死了,周共工会对王雄那么宽容?”胜荀况大笑道。

  “你说什么?”迹融脸色一变。

  周共工也是脸色一沉。

  “胜姒没死,被王雄、周共工救下了,哈哈哈哈哈,你女人,被周共工私藏起来了,你还在被周共工当枪使?”胜荀况大笑道。

  “吼!”迹融陡然一声大吼。

  身后岩浆冲天而上。

  迹融瞬间停了下来,瞪眼看向周共工:“共工,他说的是真的?”

  周共工却是脸色一变的看向胜荀况,这事,胜荀况怎么知道?

  扭头,周共工看了眼远处的王雄,可是,王雄没理由告诉胜荀况啊。

  “他说的,是不是真的,共工!”迹融再度吼嚼。

  “特么的,迹融,你发疯到一边去,等我先报了父仇!”周共工就嚼。

  “轰~~~~~~~~~~!”

  也就在迹融、周共工互吼之际,胜荀况拼着受了一掌,轰然倒飞而开,向着远处射去。

  “站住!”周共工眼中一瞪。

  迹融扭头看了眼远处的王雄,脸色一沉,不过,若胜姒还活着,自己对王雄的仇就未必有那么大了。

  扭头看了眼飞远的周共工、胜荀况,迹融顿时眼中一冷,追了过去。

  先报父仇!

  至于姒儿还活着,不管怎么说,都是好消息,回头再找他们算账。

  “哼!”

  一声冷哼,迹融、周共工都追着胜荀况飞远了。

  而远处山峰之上,王雄一行却是一阵沉默,特别王雄,却是脸色阴沉。

  周共工怀疑王雄泄露了胜姒还活着的消息,王雄也怀疑周共工泄露了,不过,二人想了想,对方都不太可能。

  那,胜姒还活着,怎么被胜荀况知道了?

  “陛下,臣虽然不知道胜骈况,但,想要知道某个人有没有死,这天下秘法并不少!”张濡劝道。

  王雄脸色阴沉,点了点头。

  “他们飞向百家阁总坛方向了?”奢比尸指着远处好奇道。

  “胜荀况败北,肯定去找胜李耳求援了,肯定去那里啊!”牛魔王一脸理所当然道。

  王雄却是脸色阴沉:“不对,或许,这是一个杀局!”

  “杀局?”张濡陡然瞳孔一缩。

  “杀局,这是要将周共工、迹融一网打尽!”王雄脸色一变。

  “什么?”众人惊讶道。

  “胜荀况,是鱼饵,就是钓周共工、迹融去百家阁总坛的,为的就是要他们死_,快走!”王雄脸色一变。

  探手一挥,王雄带着众人瞬间射向周共工他们离去的方向。
  
网站地图 亚虎娱乐手机下版下载 新澳门万彩票 世界杯足球星级排名 诚博国际app
w88优德 app 怎样订阅到“足球大赢家”电子版 博狗备用
兴博线上娱乐 天天娱乐官方网站 全世界足球排名 非洲国家队排名
弘润娱乐下载 龙虎赌博原理 永利皇宫 现金扎金花棋牌游戏
押大小单双正规app 大班bet登陆 扎金花现金棋牌 龙城国际娱乐线路检测
新宝娱乐 如意娱乐提款 优博彩票ub8 众购彩票网登录网址 玩家汇娱乐平台
金沙彩票首页 汇丰在线娱乐 旺彩平台 幸运飞艇最新公式 彩票一号店
拉菲彩票平台 帝豪2彩票的二维码 趣赢平台 欧亿娱乐 如意娱乐下载
8天游娱乐 亚上彩是真的吗 光大彩票 159彩票网 678彩票网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