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劫进入了睡眠之帜时候,许家宏和那大汉回到了车里。

  大汉一言不发,脸上还有一个巴掌印。

  许家宏浑身似乎在发抖,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害怕。

  “阿鼎,这杏到底是谁?你的格斗水平已经是...........”许家宏勉强道。

  “厉害。”阿鼎摸了摸脸:“想不到我居然在这里遇到了这么一个高手,很难想象。”

  许家宏知道这“阿鼎”的格斗水平绝对是全国都顶尖,而且所学的不是那种擂台格斗,而是真正的保镖搏杀技术。他是大型跨国安保集团“蜜獾”公司的一级保镖,曾经在以色列训练营待过很长一段时间,融合了很多种武术。

  尤其是以色列格斗术非常擅长。

  许家宏亲眼看见“阿鼎”在国外保护自己老爹不被人袭击的时候,一人窜出去把七八个歹徒全部打断了手脚。

  一个职业自由搏击运动员在他的面前,连三秒钟不到就被放倒。

  “这个杏在蜜獾之中是什么水平?难道还比得上那些超级保镖?”许家宏说话的时候吞咽了口水。

  “蜜獾”是国外的一家大型安保公司,非常神秘,里面出来的个个都是高手,全部军事化训练,专门为富豪甚至国外的政府服务,在很多战乱地区也有他们的身影,比起“黑水”公司还要神秘。

  “他的技术和手法都比较幼稚,没有经过多少生死搏杀,但气势十足,初生牛犊不怕虎。”阿鼎双目之中出现了凌厉光芒:“如果不是这里动手不方便,我可以用很多手段杀了他。我们蜜獾里面最强的超级保镖,远远不是他所能够比的。”

  被苏劫一把“锄镢头”打趴下,阿鼎心中很是不服气。

  “下次如果再遇到这杏,你尽管出手!”许家宏恶狠狠的道:“不要有所顾忌。”

  “这个我知道,毕竟我是蜜獾的人。”阿鼎眯着眼睛:“只要不死,就谈不上胜负。”

  许家宏知道这个“蜜獾”安保公司为什么叫这个名字,是因为在非洲草原上,最凶猛、最好斗、最肆无忌惮、最无所畏惧的动物,不是狮子,不是猎豹,也不是鬣狗,而是蜜獾。

  曾经有一只蜜獾在动物园里面,只因为对面的狮子吼了它一声,就挖了几天地道穿过铁丝网,跑到狮子住的地方和对方打了一架,还把狮子赶跑了。

  也有一只蜜獾闯入六只狮群之中一番大战全身而退。

  蜜獾把非洲最毒的黑曼巴蛇当做辣条一样,没事就吃几根。

  许家宏还知道,“蜜獾”安保公司出来的保镖,绝对狠辣,不但对雇主绝对忠诚,还有其它的技能,帮雇主做很多不能做的事情。

  “当然,我这次主要任务是保护你,辅助你在S市开拓市场,顺便拿回遗产。”阿鼎道:“等这件

  本章未完,请翻页)

  事情完成之后,我就去找这个杏把今天的场面给找回来。”

  “我家那老爷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立遗嘱,把那多年就弃家私奔、败坏家风的贱人也写了进去,还给她公司股份。前段时间我老爹终于找到了她,让她放弃遗嘱继承签字,这贱人居然不同意!”许家宏想起这件事情,眼神之中都出现了杀机。

  阿鼎沉默不语,他心中清楚,这是大家族之中财产之争。

  许家在南方有很庞大家业,遍布制造、金融、地产、网络、基建等等,不过是典型的家族企业,多儿多女。现在家族掌舵人老爷子生病,立下遗嘱,把财产进行分割,给了离家出走多年的女儿一部分。

  这样一来,现在家族之帜主要继承人自然不愿意,可老爷子的遗嘱又无法违背,只能够找到当事人希望她签署放弃协议。

  “阿鼎,你说这次我来S市和昊宇合作,到底要怎么才能够成功在这里打下根基开拓市场。”许家宏问:“现在我们年轻谢辈之中竞争也很激烈,老爷子在遗嘱之中并没有给我们财产。只有靠我们自己的竞争,该死的!”

  “风宇轩看中了这点,所以才会对你不冷不热,对你的合作不是很感兴趣。”阿鼎想了想:“你接近了李墟,可这肖怕不是那么简单。”

  “这也是个贱人,我在她身上花了很多钱和精力,她也答应和我相处,可连门都不让我进,说是自己有心理阴影,很忌讳别人进入她的私密空间。每天都跟我说在加班,不知道在办公室里面和风宇轩干什么。我实在是忍了她好久了才打了她一耳光,没料到她居然去喝酒还喝醉了让别的男人送她回去。”许家宏说起这个,眼神之中火焰燃烧着。

  “你太冲动了,谁都知道风宇轩好色,绯闻不断,他亲自挑选的女秘书绝对不是很干净。我调查过,这李墟是风宇轩的得龙手,商业上很有一套。谈过几个男朋友,都因为怀疑和风宇轩有关系而告吹了。实际上,她和风宇轩恐怕还真没有关系。因为李墟的父亲是风寿成的好友。风宇轩是有心思的,可并没有逼迫,一来是怕李墟离职失去个助手,二来怕被他的兄弟在风寿成面前告状。”阿鼎道:“所以我觉得你还是去修复下关系,不管怎么样,这个女人值得拉拢,很多昊宇集团的商业计划书都是出自她手。”

  “既然如此,我就给李墟打个电话道歉。”许家宏也是能屈能伸的人物,他开始拨打手机。

  房间里面,手机声音响起来。

  李墟正在吃醒酒药,看着乱糟糟的屋子,说不出的心烦♀个时候手机响起来,她看了看电话号码,骂了句脏话,随后直接加入黑名单。

  “本来以为这许家宏不在乎外面的风言风语,就试着和他接触接触,没料到和其它的男人没有什么区别。”李墟自言自语:“我这个老板太好色了,害得我老是被人误会。奇怪,刚才这个行生在我家里,我怎么一点抵触的心理都没有?还愿意让他收拾屋子?”

  本章未完,请翻页)

  李墟的确是有严重的心理疾病,非常恐惧别人进她的家里,但她自己又不爱收拾,导致家里堆积得好像垃圾场,偏偏那些垃圾都是世界名牌奢侈品。

  可苏劫进入她的房间,她心里居然一点都不抵触。

  本来以为是醉酒的原因,现在想来,苏劫身上似乎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气质让她很安静。

  她不知道,这是苏劫通过修行,精神内外已经浑然一体,渐渐的“内圣而外王”,举手投足之间有了一些气场。毕竟他的大摊尸法修行已经到达了高深之境界,单纯是心理素质精神上的修行,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是佼佼者,固然比不上欧得利这些麒麟龙凤,可也相差不远,随时都有可能突破这层境界。

  “不行了,实在是太脏太乱,我还是收拾一下,不然真成狗窝了。”李墟勉强把垃圾收集起来,扔了一趟之后,困意上来,干脆就破罐子破摔,把被子一裹,明天再说。

  在沉沉睡去之时,李墟自言自语:“少年,我一定要把你抓到手里给我搞卫生。”

  路虎车里面。

  许家宏把手机一摔:“这贱人不接电话!把我拉黑了。”

  “找机会当面说清楚,低声下气一点,以大局为重。”阿鼎给许家宏出谋划策:“其实只要拿到那部分遗产,你手上的筹码就足够让风宇轩重视你,合作的机会就会大很多,现在整个商界昊宇集团可是出尽了风头。”

  “老爷子如果一去,我们许家各自都有心思,乘着这个机会,必须要抓总到手的东西』然被我的那群兄弟抢占了先机,以后绝对没有我什么好。”许家宏心中很清楚:“对了,我觉得刚才这个杏应该和李墟没有什么关系,应该是她临时拉过来当枪的,否则这杏绝对不会从她家里出来,并且还是坐地铁。”

  “观察得很仔细。”阿鼎不但是许家宏的保镖,还充当了教官的角色。

  “如果许影那贱人不配合,那我也只有硬来了,虽然她比我大一辈,可早就已经脱离了许家。弄得现在张家那边跟我们已经不再往来,让我们许家在海外市场迟迟打不开局面。”许家宏道:“我听说张家的个芯头,叫什么张曼曼的也来了S市,我找个机会去认识下。”

  “可以去认识。”阿鼎道:“而且一定要结交,张家在海外势力很大,可惜了,要不是当年你姑姑许影逃婚,现在许家和张家联手,怕又是一片全新天地。现在张家明面上掌管财权是张洪源,就是当年你姑姑许影的未婚夫吧』过其实张家真正的主心骨是张曼曼的父亲,叫做张洪青,你也许不知道此人,可我知道此人多么恐怖,他就是我们‘蜜獾’训练营的两大外聘总教官之一。我的洪拳就是他教的。”

  “张洪青?我倒是没有听说过这个人。比起你的实力如何?”许家宏问。

  “我?”阿鼎自嘲的笑了笑:“他要杀我,我眼睛都来不及眨一下。”

  本章完)
  
网站地图 海王星娱乐登录网址 钱柜娱乐官网下载 龙8手机app 亚美娱乐官方网站
钱柜777官网唯一 永利皇宫 亚搏app 天天娱乐注册
亚虎娱乐手机下版下载 龙8娱乐老虎机APP 扑克王app推广 竞彩足球彩票比分直播
白金信誉娱乐网 大神棋牌官网下载 优乐2 神途1.90
大都会娱乐场网址 澳门赌场在线 新濠天地娱乐平台 白金信誉娱乐网
m.fGZN4XE.tw jaisvp.cn m.zuzpq.tw m.f89I8CT.tw m.fV3J1EA.tw
fBGRB2X.tw wap.nx9vbp9.cn wap.c98x.cn wap.fFQF555.tw www.krmhp.cn
www.f2CJ0V6.tw www.2018a6.co 2018a87.com m.fJB8AHE.tw fU96E8V.tw
wap.muvsht.cn wap.j52g.cn www.vjjuksv.tw xinbo8t.cn m.f9OGHRQ.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