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APP评分怎么这么低,我登录进去立刻闪退,技术员的维护不行啊。”

  苏劫也拿出手机下载这款软件,发现刚刚登录进入就闪退,弄了几次勉强进去之后,卡顿得不行,不由得放弃了。

  看见这样的情况,教拳师傅黄定一脸上也有些尴尬,“这是我徒弟帮我弄的,技术是有些不行。”

  “我帮你推荐一个团队重新做下APP吧,保证以后流畅,再也没有卡顿的可能。维护费比市场上的都便宜。”苏劫立刻做出来推荐。

  “真的?”黄定一大喜道:“我也是苦于教学推广,玩功夫我在行,可玩这些科技产品我真是一窍不通,为了做这款APP是花了不少冤枉钱,前前后后一共花了五十多万,还做成这个鬼样子。”

  “五十万?”苏劫一听就知道被坑了:“这样,我帮你联系,做好了,你满意之后再付款如何?”

  “真的?”黄定一似乎被骗了多次,心有余悸:“那你帮我重新做个?如果做好了,我还可以拉更多的生意给你,我有十多个老朋友,也想做这种。以后网络维护也找你们。”

  “没问题。”苏劫立刻就给老姐发了个信息。

  老姐以前和姐妹一起开公司,最初就是帮人开发维护软件,生意开始很好,信誉也不错,蒸蒸日上。

  苏劫知道,那个时候,市面上开发一个APP时间周期很长,动不动就要几个月,甚至半年,价格也很贵,稍微复杂点的需要几十万∠姐和她的团队不知道运用了什么技术,时间周期大大缩短,效率极高。

  可是后来接了个大定单之后一落千丈,陪了很多钱,信誉也破产。

  苏劫当时不明白什么原因,现在看来,可能是昊宇集团发现了老姐公司的技术潜力,于是暗中下套,最终使得公司破产,然后再出来做好人。

  这是苏劫当初听见风宇轩亲口说的,录制下来之后被抢夺走。

  现在他懂得越多,就越想越觉得老姐那个公司可惜了,对于昊宇集团风宇轩这一帮人的憎恨就更加强烈。

  老姐她们团队的技术非常之好,虽然现在是给昊宇集团打工,可在工作之余,她和团队也接一些私活来补贴。

  苏劫虽然不懂这方面的行欣道,可看起来黄定一的这款APP极其简单,老姐几乎可以不费吹灰之力。

  给老姐拉个客户单子多少是点钱,而且以后的维护费用也是细水长流的收入。

  看见苏劫和教拳师傅黄定一居然聊起来了手机软件的事情,几个练功的年轻人都目瞪口呆,觉得画风不对,但他们都不敢松懈,因为黄定一教学风格非常严厉,动不动就用棍子抽,有时候会打得他们鼻青脸肿,还没迂方去告状。

  “吃饭了。”

  就在苏劫和黄定一相谈甚欢的时候,老妈许影隔着院子交换。

  “不好意思,我先去吃饭。”苏劫连忙道别。

  “没事没事。”黄定一和苏劫加了联系方式:“有时间多来交流。”

  就在刚才的聊天之中,黄定一觉得苏劫这个年轻人很有意思。

  此时此刻。

  在这片庄园的中心位置,有个宽敞的房屋中,足足七八个年轻男女聚集在一起似乎是商量什么。其中赫然就有许家宏。

  “老爷子真的在准备后事,请了罗大师过来帮他看墓地。”有个青年一身贵气,带着名贵手表,把玩着一辆跑车钥匙,和这里古老院落是格格不入,他是许家的兄辈人物。

  “据说风水命理相术国内有三大高人,北罗,南茅,中麻。也知道是不是真的。”另外有个青年问:“我听传闻,好像昊宇集团的风寿成就是把南茅养着,才造就了现在昊宇集团风头一时无两♀次老爷子花了好多钱,才请到罗大师,还再三叮嘱我们,不能对罗大市丝毫不敬,现在长辈们都去陪同了。我们甚至连上去陪客都不可能。”

  “风水这东西老爷子怎么这么相信?”有个女子撇撇嘴:“祭祖,吃饭我们女人都不能够上桌,这都什么年代了,真想去网上吐槽。”

  “知足吧。”另外手拿奢侈品包包的女生涂着艳丽的口红:“现在这个时候你想闹出动静来,老爷子一怒,你家那一支都得不到财产了。还有,你这话要是让罗大师听见,万一不高兴,别说是老爷子,就算是你爸都会把你逐出家门,一分钱都不给你。”

  那个说话的女生赶紧闭嘴,生怕别人去告状。

  “罗大师是得罪不得的。你们说话心点,封建迷信之类的话万万不能说,不然我们都要倒霉∠一辈相信的很,尤其是人越老越相信这个,一旦在这方面触怒了他们,立刻大祸临头,就算是汉武帝之雄才大略,晚年也是巫蛊之祸杀了太子,兴大狱,死了几万人。”年长的青年提醒。

  “家宏,你家可真没意思。”那个把玩跑车钥匙的青年带着流里流气的口吻:“我可是听说你爸居然单独去找许影那贱人,想把老爷子给她的那份遗产独吞了,那可是十亿以上的资产,你也真敢下口,不怕噎死么?”

  “各凭本事。”许家宏冷笑着:“家豪,你上次泡了两个网红,花了几百万,还被人拍了视频传到网上,老爷子气得不行,是不是想等下我再把你的一些事情说出来?”

  “你找打是吧。”玩跑车钥匙的青年叫做许家豪,也是许家第三代的兄辈:“你干的那些事情别以为我不知道,拿公司的钱去放贷款,收不回来,又把另外业务的利润吞了弥补这个损失,这才是大窟窿,老爷子知道了怕是要杀鸡儆猴。”

  “你有什么证据?”许家宏似乎一点也不在乎。

  “你是真的要我拿出来么?”许家豪也不是释的灯。

  “够了。”这时候,有个年龄大约是三十五岁的男子开口了,就是刚才用汉武帝巫蛊之祸的例子提醒这些人的年长青年:“你们这么拆台,是嫌家里不够乱么?我们许家现在是家大业大,可实际上所做的产业都是夕阳产业,要衰败起来快的很,红楼梦中贾府比我们怎么样?说败就败∠爷子如果不在了,他的人脉我们可都用不上,到时候生意起码要减个四五成。你们还能够大手大脚花钱么?”

  “许家仁,你别因为年纪比我们大两岁就教训我们,你天天这么大义凛然,还不是背地里往自己口袋里面掏钱,你前些天在美国买了一套庄园,以公司的名义,但后来不知道怎么运作,就变成了私人财产,手笔比我们大多了。”许家宏根本不吃这一套:“你外面养的那个小明星,都帮你生了两儿子了吧。”

  “你最近出息了。”年长的许家仁稍微吃了一惊,在他看来,这些弟弟都是纨绔,很好对付,却没有料到私下里也是个角色,把他的事情调查得这么清清楚楚:“好了,我们现在是一致对外的时候。”许家仁道:“许影已经私奔多少年了?老爷子为什么还给她遗产,甚至想让她回来管理家族企业里面的许多事情?其实就是借她的刀来砍我们,其实分给她十亿说多不说,说少也不少。最重要的是想让她进入董事会监控我们。要知道以前她可是帮助老爷子做了很多事情,在国外的许多市臣是她开拓出来的。”

  “说到底,老爷子还是想让她干活,不过多少也给了她一些甜头。可我们就遭殃了。”许家宏道:“当务之急,我们得想个办法,不能让这贱人给我们造成麻烦。”

  “上一辈早就有了主意,只要我们抱团,老爷子又走了,她来了也是白来,一个女人能够干什么?”许家豪随意的道:“我们还是做我们的大少,随意挥霍就行了。你们也是太杞人忧天,许家至少在我们这代是垮不了,我们一辈子舒舒服服,想那么多干什么?”

  “胸无大志。”此时,有个青年冷眼旁观,并不说话,心中却不以为然。

  “家志,你怎么不说话?有什么主意也拿出来。”这个时候,年纪大的许家仁看到了角落里面的许家志。

  许家志虽然内心深处不以为然,但却不表现出来,而是老老实实的道:“过年后我就要出国做一单生意,还是听你们的,我就是一做事的,你们有钱分我一些就可以了。”

  “家志,你这样藏拙可不好,我可听说你去年把公司的生意做到了一些战乱地方,倒卖物资,赚了不少钱,胆大得不得了。你是在闷声发大财啊。”许家仁眼神锐利:“老弟,你一声不吭,在积蓄实力,是不是想学雍正?雍正当年可是最不起眼的,但心机深沉,最后夺位成功,对兄弟大砍大杀。”

  “大哥,你别吓我。”许家志赶紧低下头。

  “我知道你足智多谋,赶紧想个办法。”许家仁似乎并不愿意放过他。

  “我的确想不出来什么办法。”许家志下定决心藏拙。

  就在这时候,有个身穿迷彩服的大汉快步走了进来,在许家仁的耳边说了一些什么。

  “知道了,去吧。”许家仁脸上出现了一丝残忍的笑容,啪啪手:“我告诉大家一个消息,就在刚才,许影偷偷摸摸的回来了,还带着她的儿子,吴妈带她进来的,在外房给她母子两人做饭吃。似乎等下就要见老爷子,你们说应该如何是好?”

  “妈的。”许家豪吐了口吐沫:“这贱人回来就算了,还带着个杏种,莫非是想让老爷子也分这杏种财产?岂有此理。”

  “还真有可能。”许家宏煽风点火:“人老了就会犯糊涂,老爷子的想法我清楚,认为我们都不靠谱,只有许影管理才可以上个套,他难道忘记了,不是当初许影逃婚,我们和张家联手,现在市澄止这么大?我们许家在全世界都可以排上号了。”
  
网站地图 凯发k8官网下载 娱乐电玩城注册送分 ag官方下载地址 金沙城APP
澳门彩票网站下载 澳门开奖结果 永利皇宫登录 利来娱乐app
尊宝娱乐城 亚虎娱乐客户端下载 大奖娱乐城 扎金花的棋牌游戏
博亿发娱乐城 太阳娱乐集团 大都会娱乐线路检测 英雄联盟电子娱乐
澳门赌场app下载 新天地棋牌游戏 永利皇宫个人登录系统 大都会娱乐场网址
久久彩票 678彩票正规吗 亚洲会彩票网站 如意娱乐 欧亿娱乐招商
同创娱乐地址 华人娱乐彩票登录地址 久赢在线 大众彩票平台 9号彩票平台登录
新宝娱乐 亚上彩娱乐平台 彩678彩票 如意娱乐 重庆时时精准计划网站
天游娱乐佣金 云顶娱乐app 久赢娱乐 华人娱乐彩票登录网址 银丰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