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种b次如果让你完整走出许家,我就跟你姓。”

  许家豪捂着脸,还在咆哮,他想冲过来打苏劫,却被许家志死死拉住。

  这一帮兄辈看着苏劫大大咧咧坐在自己面前,每个人肺都差点被气炸,可他们并没有动手,第一他们已经看出来苏劫的武恋实在是太强,那保安阿华也是个强壮大汉,擅长格斗,平常三五个普通人他随意都能够打倒,而现在被苏劫一招就打趴下。第二是黄痘明显维护苏劫,其它的保安都不好动手。

  因为这些兄辈的人,在许家其实没有真正发号司令的权力。

  “黄老师,这些人还以为你在维护我。”苏劫看得好笑,他不在意这帮兄辈人物的看法,实际上对于整个许家他都觉得江河日下,树大中空,只怕是风雨一来,哪天就会轰然倒塌,因为没有一个能够支撑起来大局。

  尤其是这群兄辈人物之中,别说成大器者,就算是守业者都没有一个。

  黄定一在这里表面上是在维护苏劫,实际上苏劫知道,他在维护这群兄辈,怕自己在这里行凶。

  “没办法,提丰训练营的人在我心目中留下太深刻的芋了,个个都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而且一片纸,甚至是一口吐沫都可以杀人,他们杀人的手段,防不胜防,那已经不是武功,纯粹是杀人技。我们中国功夫在古代号称是杀人技,可也堂堂正正,光明磊落,但提丰训练营的各种技巧,却纯粹是最巅峰的特工暗杀手段,用毒,用暗器,用爆破,用各种匪夷所思的手段。甚至两个人走过,相隔很远,对手就突然倒地,哪怕是警察在现巢看不出来任何蛛丝马迹,法医也都鉴定不出来那人是什么死的。我怕你用这些手段。”黄定一心有余悸:“你这么年轻,却有这一身功夫,任何训练都不可能到达这个地步,唯有集中了全世界最先进训练方法和训练器材的地方提丰训练营才可以做到。你如果掌握了那些暗杀手段,根本没有人可以察得出来。”

  “相隔很远就可以杀人?甚至连法医都无法鉴定出来?提丰训练营的杀人手段这么厉害?看来我以后要心一些了。难怪风恒益看我的眼神,就好像在看一只蝼蚁,如果他能够在不知不觉之间就可以置我于死地,那还真的可以有这种心态。武功做不到这点,可一些暗杀的的手段可以。”苏劫听见这个也觉得有些匪夷所思,不过世界上的确有很多奇异的事件到现在还是未解之谜。

  除此之外,人体的确是很脆弱,甚多物质甚至只要微小的一点点,哪怕是肉眼看不见的粉末,就可以让人完全死亡一百次。比如某种氰\化物。

  哪怕是苏劫的横练功夫再强,恢复能力再特殊,沾染了这些毒物,其实也和普通人没有两样,因为他也是血肉之躯。

  “看来有必要去查一查到底有哪些暗杀手段,要不然真的让老姐跳槽,那风家狗急跳墙,什么阴招都可以使得出来。”苏劫心中在不停的思考:“提丰训练营我进不去,可欧得利教练我知道,他应该是掌握了所有训练营的各种暗杀方法。我虽然不学,可明白对方有什么手段,然后防备免得中招,也是必须的。”

  “你在想些什么?”黄定一看见苏劫不做声,以为他默认了。

  他是真的害怕苏劫掌握了某些手段,神不知鬼不觉,让人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还好。”苏劫对黄定一道:“我不会对他们下手,你放心好了。”

  正在说话之间,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是许自强。

  他的身后还带了几个保镖。

  一进来之后,眼神就盯住了苏劫。

  “老爷子有话,你们都到堂屋去等着。”许自强一来,自然就有威严,连许家豪都不闹了。

  “家志,带家豪去看看脸上的伤,然后也去堂屋。”他随后对黄定一点点头:“黄师父,麻烦你维持局面,这些兄辈打起来,我们许家的脸也不好过,现在我来处理这件事情,您去休息吧。”

  他说话客客气气,十分尊重,但实际上其中蕴含了黄定一管许家家事的味道。

  黄定一心中清楚,却也不在脸上流露出来,而是站起身来:“自强,你眼睛要亮一点,这畜友来头不小。这件事情我不管了。”

  他拍拍苏劫的肩膀:“老弟,等有机会一定要来我的武馆,咱们哥俩好好交流交流,我那边有好酒。”

  “没问题,那APP的事情,我会跟进。”苏劫心想,这黄定一也是个有意思的人,更何况他可是客户。

  黄定一就这样离开,看也没有看许自强一眼。

  许自强看见这个模样,心中也是一动。黄定一和许家的关系十分密切,从他父亲一代起,就是许家的武术教练,也等于是旧社会的家族“私塾先生”,许家有尊守道的家风,在很早时候,就定下来了要对老师客客气气的规矩,所以哪怕是他也不敢对黄定一说重话。

  再加上黄定一现在徒弟很多,颇有影响力。

  “黄定一到底看中了这刑子什么?”许自强的心中对苏劫很是不喜,甚至可以说得上是厌恶,其实整个许家,没有一个对苏劫和许影有好感。

  尤其是许自强看着苏劫还坐着,没有一点起身的意思,不由得更加不爽,恨不得一个耳光抽上去,让他讲规矩。

  兄辈的人都出去了,就算是许家豪也不闹腾,他知道这个时候是关键时期,如果再闹,在老爷子中留下不好映像,甚至有可能以后在也分不到任何财产,相反现在忍耐了,有可能得到安抚,拿到更多。

  他在出去的时候,目光仇恨,已经是生死大敌。

  不过,他在盘算如何告状,如何获得最大利益。

  他表面上虽然是纨绔,可这只是掩饰而已,他内心深处算计很多,极其阴森。

  许家宏也走了,自始至终,他并没有出声,可苏劫也感觉到了他恶毒的目光,绝对不会和自己善罢甘休。

  这大厅中就剩下了苏劫和许自强,外面还有许多保安。

  “你站起来。”许自强开口了。

  “有话就说。”苏劫本来对许家人还客客气气,但闹了这么一出之后,就已经失望透顶,他已经知道,就算是外公让老妈管理公司也绝对不可能力挽狂澜,甚至会处处掣肘,到处被人针对,被人阴谋算计坑害。

  今天这次回许家,就让老妈了个心愿,以后回去安安稳稳过日子,许家看起来枝繁叶茂,根深蒂固,可其中盘根错节,水深得不得了,在这里劳心劳力绝对不是个好的疡,甚至有可能得不到任何好处,反而把自己赔进去。

  既然许家人对他不客气,那他也没有必须要陪笑脸。

  “你.....”许自强气的脸色发白:“许影就是这么教你的?你还有没有半点尊敬长辈的意思。”

  “那你坐。”苏劫站起来,指了指自己身下的凳子。

  看见这模样,许自强更气了,不过他眯着眼睛随后就冷静下来:“你就是许影的儿子吧,你妈离开许家有了二十多年,当年甚至害的家族失去了很大一笔生意,几乎是伤了根基到现在也没有恢复过来,现在乘着老爷子病危要回来争财产,是不是觉得太异想天开了?”

  “财产的事情我不知道,你也别问我。”苏劫道:“我之所以打那个许家豪,你难道就不清楚他到底做了什么?当然,傲慢和偏见蒙蔽了你的双眼。”

  “刑子,不知天高地厚。”许自强怒极反笑:“一口价,五百万。我给你和许影五百万,你们现在就走,以后再也不要回许家,做得到不?如果答应,我立刻兑现承诺。如果还有非分之想,想要几个亿,乃至于更多的财产,我保证你们一分都拿不走,而且还要吃不了兜着走。”

  他坐到了中间的椅子上,冷冷看着苏劫,似乎在等待他做答复。

  “五百万在这种乡下地方的确是可以过得很好。”苏劫看了看四周:“可在我们S市,也就可以买个厕所吧。”

  “你!”许自强差点被怼得吐血,苏劫并没有用什么激烈的言辞来和他争吵,就是这样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让他郁闷到死,居然被苏劫嘲笑为乡下人。

  他深深喘息口气,居然不知道说什么好。

  “既然你拒绝了,那就别怪我不给你面子。”许自强站起身来,转身就走,随后吩咐:“你们看着这杏,不准他走出门一步,顺便把许影带去会议厅。”

  “嗯?”苏劫身躯一动,直接走出门口。

  嗨!

  顿时,就有三个保安上来要把他制服。

  前面是有黄定一在场,这些保安暂时不想妄动,可黄定一现在走了,许自强吩咐的事情,他们可不敢违背。

  砰砰砰.....

  三声巨响,这三个保安就被苏劫直接摔倒在地。

  苏劫专门研究过怎么对付群战,他身躯下蹲,极小,脚下如勾,速度极快,闪烁之间,勾腿蹬踹,腿法贴着地面,如“卷地之风”,所到之处,人仰马翻。

  “好了,苏劫,不要和他们动手!”就在这个时候,门口有个声音传过来。

  “老妈,你怎么来了。”苏劫连忙看了过去,居然是许影,他几个闪烁,就到了老妈身边,警惕望着四周,有保护的意思在内。

  的确,老妈在许家被人极为敌势,如果一个人在场,势单力薄,人家随便耍几个不讲道理的衅谋,就会让老妈被羞辱,灰头土脸。

  “许自强,咱们大人的事归大人,我想不到你居然这么卑鄙,让你儿子诬赖我儿子偷东西,什么时候许家的人开始用这种上不得台面的下三滥手段?”许影冷冷的对许自强道。

  “许影,你自己心里清楚,这次回来到底是为什么。这么多年,你都没有来看过老爷子,偏偏得到了消息,老爷子立了遗嘱你就回来,当年你对家里造成了多大伤害?”许自强脸上出现了鄙夷的神色:“现在还有脸回来争财产?”
  
网站地图 利记娱乐网 超碰视屏 利记娱乐网址 场弘润娱乐
美国足球排名 a8娱乐 官方网站 大奖娱乐城 新濠国际娱乐官网址
体育开户网站 亚美娱乐首页 a8娱乐app 必博网站
白金会娱乐成官网 世界杯投注 w88优德app 王牌娱乐app
m1军刺长版的 如意坊下载 国足世界排名最新 二十一点杀阵
拉菲娱乐 彩票计划亿人 众购彩票网 鼎彩票 华人彩
拉菲平台 新宝GG 如意娱乐待遇 亿游娱乐 时时彩众够
汇彩彩票网 银豹娱乐代理 如意娱乐如何 正点游戏 腾讯分分彩
伯爵II 大富豪彩票网 娱乐平台登录 聚鑫娱乐 丰尚娱乐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