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年轻人叫做丘田有,他是跟着工程队来这里进行重建工作的。偶然发现了一些商机,开始经营,居然在这里弄得人气火爆,有声有色。

  “我在这里开了饭店,同时在饭店旁边摆了几架老式放映机,放一些以前的老片子,让人来看电影,就一年时间,赚了好几百万。”丘田有和苏劫、张曼曼、张晋川三人聊上了‰此同时,他指着不远处的一片临时搭建的工棚座,都是那种活动板房,在板房旁边支起来了许多锅和炤,有一些厨师在热火朝天的炒菜,前来吃饭的士兵、还有一些平民是络绎不绝。

  有些军用装甲车,甚至还有坦克都停在旁边,上面不断下来士兵吃饭。

  幽是两方面明显不对付的士兵,也乖乖的排队。

  除此之外,在吃饭的旁边,有一块空地,空地上面挂着一片幕布,幕布远葱老式的电影放映机,正在放映一部影片,是“黄飞鸿”系列。

  随着里面威武雄壮的音乐响起来,黄飞鸿出场,无影脚和各种动作,围观的人都发出来阵阵喝彩声音。

  “功夫片在这里最流行,几乎是场场爆满。”丘田永:“每次放映的时候,甚至都有外地城誓士兵开着军用车赶几百里路来观看,他们的文娱实在是太缺乏了。上次还有好多士兵抓着我,要向我学习中国功夫,可我压根儿不会,但他们就是不相信。”

  聊了一会儿,远葱人打招呼,丘田有连忙告别:“我得去招呼生意了,你们心点,有什么事情可以联系我,也许能够帮忙说道说道。”

  看着丘田有离开的背影,苏劫心有所感。

  一个饭馆,一个幕布,加上一台老式的放映机,就可以让不同种族、不同文化、敌对关系的人暂时蹿融洽。功夫,似乎成了一种纽带,连接着文明和文明的沟通。

  自己学习功夫,也许可以用来做格斗之外的很多事情。

  “走吧。”张曼曼道:“中国功夫,在全世界各地的确是很流行,尤其是在战乱之地,人人都想学习,因为大家都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扣押这批货物的武装分子头目也是个功夫迷,这也是我叫上你们两位的原因。”

  “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张晋川道:“风家的商团和这武装分子头目非常要好,甚至还做过这武装分子的教练≥我所知,风家老三,那个叫做风恒益的杏,和我们年纪差不多,但帮助过这批武装分子训练过士兵。在他训练过后的士兵,个个强悍,都能够独当一面↓此之外,这个头目还和风恒益有某些交易,所以这次才敢悍然出手,扣押货物。”

  “似乎风恒益的生意,不止于风家昊宇集团那一块?”苏劫心中越来越清晰了。

  张晋川掌握了不少资料,可他并没有一一说出来,只是偶尔说出一部分来表明他的价值。

  “风恒益从型在最神秘的提丰训练营训练,等于是打娘胎里面就开始练功。”张曼曼道:“这也是风寿成花费了极大代价布局的棋子,现在风恒益的背后,的确是有某个巨大的势力在运作,他是那个势聊一员。”

  面包车很快驶入了废墟一般的城市里面,根本没有红绿灯,也没有人来维护秩序,左右穿插之间,突然在一片好像工业厂房的地方停留下来。

  这个厂房四周都是高高的围墙,上面还拉着铁丝网,大门口还有巡逻的雇佣兵。

  看见面包车过来,雇佣兵立刻示意偷,同时把黑洞洞的枪口瞄准了车里。

  张曼曼下来,拿出证件给两个雇佣兵看。

  翻看了很久,雇佣兵才放行。

  车子开入厂区中,到达了一片平房面前停留下来。

  “曼曼,你来了?”平房前面有不少人,大约是十多个,为首的是个中年人,样子依贤张曼曼有些相似,貌似也是张家的人。

  “喜叔,现在情况怎么样?”张曼曼下来之后,直接进入了房屋中♀房屋很简单,普通桌子,茶几,还有一些钢丝床,比起普通的工地来说并没有什么两样,只是非常干净整洁,连异味都没有。

  “情况不容乐观。”喜叔看了苏劫和张晋川一眼,欲言又止。

  “没事,这两个是我请过来的高手,我想最终解决还是要靠这里的规矩,有两个高手很好办事情。”张曼曼道:“这个是苏劫,这个是张晋川,具体的情况我已经发信息告诉你了。我爸说了,这里的事情都由我做主,喜叔你只要配合我就行了,无论成与不成,责任都是我的。”

  “那好。”喜叔点头:“阿瓦西约我们三天后去他那边当面谈事,本来我以为龙头说一句话,那边就会给面子,可现在事情起了变化,他连龙头的面子都不给了。”

  苏劫不插话,他听出来了,那个阿瓦西可能就是扣押货物的武装分子头目,而“龙头”就是张曼曼的父亲张洪青。

  张曼曼的老爸张洪青似乎很有影响力,在很多地方,往往一句话就可以摆平很多问题,连一些武装分子都要给面子。

  但现在,这个面子似乎有些不管用了。

  “不管怎么样,三天之后,我们去当面见一见他。”张曼曼道:“晋川,这个时候,你要发挥作用了。你不是有很多情报么?”

  “阿瓦西的态度变化很正常,如果没有猜错,是风家的人到了。”张晋川道:“这一次扣押货物是风家的杀手锏,瞄准了机会,对许家进行致命一击,若是让我们轻易就解决了,那风家也太没用了』过,我觉得阿瓦西几个手下可以策反,其中有个女人叫芙雅,在面具网上有账号,我已经联系上了,这三天之中,可以给你们内部情报。”

  “厉害。”喜叔等人看着张晋川,本来不以为然,但现在肃然起敬。

  没有料到这个少年居然真有本事。

  苏劫不说话,他现在帮不到什么忙,比起张晋川的手段来说,他显得很幼稚,这个时候他才感觉到此人真正不凡,难怪能够在短时间内就创业做出那么大的公司。也不知道他功夫如何。

  苏劫和张晋川一起来到这里有几天几夜,但还真没有看出来此人的功夫。

  “按照这里的规矩,恐怕最后还是要在赌斗之中解决。”就在这时,一个年轻人开口说话了:“这样,我想看看你们的功夫怎么样?”

  “他是张闲,我们这一辈里功夫算是拔尖的。”张曼曼对苏劫小声道:“这里的武装分子很多,一般来说,经常发生冲突。后来大家都发现冲突就打仗划不来,一来浪费子弹,二来浪费人手,三来怕被别人捡便宜,于是就联手定下来一个规矩,仿照古罗马角斗,各自出人,谁能够赢下来,事情的解决就听谁的。我估计谈沤最后,还是要通过这件事情来解决。”

  苏劫也很明白,在很多势力盘根错节的地方,也都是用这种原始的方法来解决问题。

  他看过很多古老的港片,里面黑帮也的确是如此,要么通过赌博,要么就是单人打斗。

  如果双方发生矛盾都大规模火拼,损失太大,容易被人坐收渔翁之利,只有通过双方都能够认可,又可以下台的方法来解决。

  其实这也是古老流心西方式解决问题方法。

  在西方中世界时代,贵族之间十分流行决斗,拳击也就是这么来的。

  著名的诗人普希金,也是因为和人决斗而死亡。

  “张闲,我知道你不服气,你认为你可以把这件事情解决,我却请了外人来,还分走六成。但你知不知道,这件事情不能出岔子。我觉得你的功夫还是弱了一些,如果你不服气,苏劫,去和他试试手。”张曼曼道。

  刚才张晋川表现出来自己的价值,张曼曼自然会让苏劫展示下,免得被人看不起。

  看到这里,张晋川微微皱眉。他已经察觉出来了,张曼曼对苏劫十分维护,有些细微的地方,不知不觉就会偏向他。

  苏劫点头,站起来对张侠:“试试吧。”

  等他站好之后,张闲也走到他三步之外的地方,上下打量了下苏劫,微微点头:“你出手吧。”

  张闲还敝下风度。

  苏劫也没有客气:“那不好意思,我就先动手了。”

  他脚步一滑,整个人就如火车失控,到了张闲面前。在滑步的过程中,他手从下向上抬起,再从上向下罩压,好像渔夫撒网,要把人一网打尽。

  这一抬手画贿,落下来还是画贿,纯粹天然,不带着任何刀斧开凿雕琢的痕迹,也没有任何烟火之气,纯粹而浩大。

  张闲感觉到眼前一黑,天都塌下来了,他的脚步好像被定住,无法挪移,似乎苏劫的巴掌有魔力,能够切断他身体和思维的联系,导致他的大脑和身体脱节了。

  然后,这巴掌落下来,按在他的脸上,然后落下,轻轻一压。

  他的身躯就趴在了地上,都不知道怎么倒地的。

  “嗯?”张晋川算是看到了苏劫此招“锄镢头”的真实功力,连他都不得不动容。
  
网站地图 白金会娱乐网上注册 158nn.com 白金会娱乐网上注册 下载百家乐app
澳门彩票网站 ag博彩娱乐app平台下载 凯撒国际娱乐老虎机 易发棋牌app
尚博娱乐下载 扑克王APP下载 澳门赌场永利 金沙城中心APP
财神娱乐场 a8娱乐app 新天地棋牌app 博赢彩票
单双大小不输方法 天天娱乐平台下载 老虎机娱乐 世界杯下注网
众购彩票网会员注册 久赢在线 新世纪彩票 彩票注册 天易娱乐登录
幸运飞艇 拉菲娱乐官网 拉菲娱乐 如意娱乐 博天下娱乐
国际彩票平台 东森彩票平台下载app 新宝GG 拉菲娱乐正网 亿游娱乐
58彩票app 菜鸟娱乐 时时彩2018平台 博天下娱乐 重庆时时全天最准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