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劫的功夫增长得很厉害,本来在和周春交手的时候就已经很强了,经过一系聊修炼,后来在麻大师罗大师的联手栽培之下,在“大摊尸法”其中融合了先天婴儿睡觉的功夫,体能更进一步。

  然后把各种文练、武练的基崔行变成了“十三太保横练金钟罩铁布衫龙虎金刚硬气功”的高级横练,内外一体,壮实神勇,力大无穷,几有古代百年难遇猛将之根基。

  他的“锄镢头”这把拳就更加的出神入化。

  如此一来,张闲自然不是对手。

  “我不服,再来。”张闲爬起来,曳,认为苏劫是突袭,在刚才乘人不备。

  “那好,这次你先出手。”苏劫很诚恳的说着。

  张闲双手抱头,向左前方猛的窜出,做了个假动作,又拉扯回来,朝着中间猛的一拳击了过去。

  啪!

  拳还没咏苏劫的身上,就被直接打开,然后张闲又看见巴掌到了脸上,轻轻一按,自己再次趴下来。

  “我就不信这个邪了。”他再次爬起来,疯狂进攻。

  可刚刚出手,巴掌又到了脸上,再次趴下。

  这下他是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功夫和苏劫相差天远地远,根本不是一个级别。

  认输之后,他奇怪的看着张曼曼,想问她是从哪里找来的这种高手。苏劫太强了,强得不像话,张闲在张家之中虽是旁支,没诱系那么多资源,但现在学习功夫其实还是要看谁能够吃苦,谁领悟量,虽然在张家嫡系子弟中有几个超过他的,可也绝对没有眼前的苏劫这么离谱。

  “这功夫,简直出神入化。”喜叔和一帮张家旁支心中都极其震惊。

  张家是个极其庞大的家族,比起许家还要大得多,只不过从清末就去了海外发展,他们以前是走镖的出身,而且生意做得极大,早在清朝晚期就做到了国外,见多识广,什么大风大浪都见过,一个个眼光也很独到。

  尤其是喜叔,本身就是家族帜中间力量,虽然不是嫡系,可也参与了管理,一下就看出来张曼曼带的苏劫和张晋川都是那种一等一的人才,有这两个人的帮忙,真是如虎添翼。

  “如果这两个少年是张曼曼的助手,怕是以后家族的事情有些变动。”喜叔目光闪烁了下,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好了,现在安排我们休息下,晚上再开一次会,你们详细说下这里的情况。”张曼曼拍拍手。

  吃过晚饭之后,天色黑了下来。

  张曼曼和家族的一帮人在里面开会,苏劫很识趣的没有进去旁听。他突然来了兴趣,想离开这工厂营地,去废墟一般的城里面走走,感受这异国他乡战火之地的风情。

  他现在艺高人胆大,又去掉了心帜畏惧,正想去感受下枪林弹雨的滋味。

  他觉得,这趟经历不管成功不成功,他功夫又会更进一步,心灵更加圆满起来。

  “怎么?想出去走走?”张晋川走了过来,“我们聊聊怎么样?”

  “好啊。”苏劫一屁股坐在套上,“其实我对你的功夫很感兴趣,你跟罗大师学习过,还去明伦武校学了一年,据说学到了明伦武校的不传之秘,明伦导引术,能不能让我见识见识?”

  “我学的东西太多了。”张晋川也坐在地上:“我可是知道你去明伦武校学习了两个月,功夫就到达这个程度,你可知道,我是从六岁开始练功,现在十八岁,足足练了十二年,日夜从不间断。你应该才练习一年不到吧。”

  “对,准确来说,应该是九个月时间。”苏劫算了算。

  “难怪罗大师和麻大师都把你当衣钵。”张晋川语气之中略有嫉妒:“我跟罗大师学相术和风水,学到一半的时候,他说我已经得到了他的真传,不用再学习了,其实我知道这相当于是把我逐出了师门。好了不说这些,有没有兴趣和我玩两手?咱们点到为止,不要浪费太多的体力。”

  “好。”苏劫来了兴趣,张晋川是个绝对的高手,和他交流,不管是输还是赢,对于自己都有巨大好处。

  “那来吧。”张晋川站起来。

  苏劫身躯弹起,主动进攻。

  他身躯似乎在冰面上滑翔,还是招牌动作“锄镢头”,劈面打下,五指微曲,掌心向内塌陷,似乎有某种吸引力,能够摄住人动弹不得。

  张晋川并没有说话,他的身躯如鬼魅,向外跳跃,然后突然一拧,居然躲过了这一把的笼罩,随后就是简简单单的直拳,轰向了苏劫的脑袋。

  拳还没咏,苏劫就感觉到了空气帜挤压和抖动。

  他身躯一缩,在毫厘之间,手臂再次抬起,要凭空拦截这拳,从中截断,又是一把“锄镢头”反击。

  “锄镢头”此招抬手是起手,但也是截手,可以用做枪法,也可以用做刀法,甚至可以用在各种兵器之中。

  嗡......

  就在苏劫第二把“锄镢头”要截着晋川手臂的时候,突然他手臂一个弯曲,化为了肘,当胸顶了过来♀一招变拳为肘,从长击变为短打,这是八极拳帜“顶心肘”,极其凶猛,基本上都是奔着要人性命而去的杀招。

  苏劫身躯好像水波似的蠕动了下,在“顶心肘”近身的刹那,化解了这个力量,然后他双手向下一落,就把肘劲按住,乃是“锄镢头”帜“鹰捉劲”。

  果然,他就如一头老鹰,爪子死死按住了一条大蟒蛇。

  向下一按,苏劫借势弹起,再次劈出一把“锄镢头”。

  张晋川肘回手,绕步一弹,手臂好像标枪扎向了苏劫的脖子。

  这又是一招“太白舞剑”。

  唰唰唰......

  才不到一分钟时间,张晋川和苏劫两人一进一退,相互对拆了几十招之多。

  张晋川用的所有动作都绝不重复,是各门各派的武功,甚至还有现代格斗的许多招式,空手道,泰拳,踢拳都有,除此之外,一些秘密军事训练的杀招也用上了,让人目不暇接,根本无法抵挡。

  而苏劫则不同,并没有任何招数,反反复复就是“锄镢头”这一招。

  无论张晋川用什么攻击,他都是闪避,拦截,反击,攻守兼备。

  在外人看来,他似乎落入了被动的防守之中,只能够被动挨打,偶尔的反击,也根本打不中张晋川。

  但张晋川却知道,自己根本无法破解苏劫这招,无论用什么招式,都会被拦截住。苏劫就好像个乌龟壳,不但打不破,还要防备头突然伸出来以己一口。

  王八这东西摇人之后基本上是不会松口的。

  突然,张晋川猛的后退,脱离了苏劫的攻击范围,足足有七八步远,这个时候别说是拳腿,就算是刀枪都无法企及。

  苏劫不知道张晋川为什么会退这么远,但他感觉到了对方似乎并没有停止战斗的想法,这是一种直觉。

  他如影随形的猛扑上去。

  突然,张晋川手一扬,几点银光飞了过来。

  居然是几枚钢珠。

  苏劫在猛扑的时候,已经无法调头,只能够鼓起全部的力量,任凭钢珠打在自己身上。

  啪啪啪啪....

  这钢珠打在身上,穿透力极强,更有几粒打中了神经穴位,使得他全身一麻,哪怕是他横练功夫极强,随后就恢复过来,但毕竟失了先机。

  就是这个刹那,张晋川反扑回来,拳头砸在了苏劫的胸膛上,然后进步顶肘,脚下一踢,让苏劫上中下三路全部中招,不由自主的倒在地上。

  苏劫倒地,一个翻滚,身上全部都是泥土,这才爬起来,摆摆手:“你刚才这是暗器?”

  “古代功夫,行走江湖,暗器第一,这你应该知道吧。”张晋川停下来,慢条斯理的道。

  “我输了,的确如此。”苏劫拍拍身上的泥土,他感觉到在刚才的交手之中,张晋川并没有用全力,还有很多杀手锏没有施展出来。当然两人就是比试下,相互摸底,用不着打生打死,纯粹是技术上的交流,苏劫也没有催动全部精气神。

  不过他感觉,自己比起张晋川来,恐怕还是有所不如。

  如果全力交手,自己输的机会高达八成。

  在刚才张晋川用了小钢珠的暗器,立刻打乱他的节奏,也是苏劫自己没有料到。本来行走江湖,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在古代的江湖人物,的确暗器杀伤力排第一位,什么飞刀、袖箭、暗青子、弹弓等等。

  在很多里面,用暗器的都是下三滥手段,不入流,都是星色,可实际上练一年暗器,比起练功几十年的人都要厉害。

  和人交手,一飞刀过来,谁都得死。

  苏劫在最初学功夫的时候,就被欧得利告诫,对方用匕首的时候,最要防备的是投掷。

  不过张晋川的暗器手法很巧妙,而且是小钢珠,一下打出来大把,让他防不胜防。

  “幸亏是小钢珠,如果是枪,我当惩死了⌒些专门练习枪法的特工,在零点几秒的时间拔枪,射击,让人根本来不及反应。”苏劫并没有输掉而懊悔,相反他在进行反思。

  这次输掉价值太大了,让他深刻的感受到了自己功夫渺小,打打擂讨斗还可以,遇到专门练习杀人术、不讲究规矩的特工士兵,基本上必死无疑。
  
网站地图 天天互娱乐平台 bodog备用网址 新版天天娱乐 诚博国际-APP下载
ebet娱乐 龙虎和的规律技巧 威利斯娱乐城 钱柜777
齐发国际娱乐城 永利皇宫大厅 ag平台app 澳门赌场永利
优乐国际娱乐手机版 天天娱乐在线 老虎机开户手机验证送 pt老虎机送彩金38
全讯网娱乐城网址 新天地棋牌官方下载 亚虎娱乐手机下版下载 九州城娱乐
俺去也影院 五月天色情 成人色吧 亚洲 欧美 日韩av 七月丁香五月婷婷首页
97超碰免费人妻中文 开心四播 三级片 成人色五月 成人导航网站
老司机在线网站 色狼影院 情色五月天 亚洲图片 色五月 婷婷 私库av
绿岛电影院 重口味小说 五月天色情网战视频 色播五 性欧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