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晋川说他也做过准备,在国外的面具社交网站上认识了阿瓦西属下的一个实权派人物,叫做芙雅的女军官,就是眼前的这个人?”苏劫立刻想到前因后果,他把枪递给了这个女军官,随后点头说是误会。

  不过在刚才,他真的是精神紧张到了极点,被士兵用枪指着,更为恐怖的是,这个女军官居然对他脚下开枪,那火花和子弹震荡还有射击的声音,让他再次感受到了死亡。

  如果是普通人,只怕是吓傻了,弱谢点的甚至会尿裤子,身经百战的格斗阎也会不敢动弹,和瑟瑟发抖的野鸡没有什么区别。

  好在苏劫经过了这几次的锻炼,心理素质提高了一些,决然猛攻。

  这代表他的格斗水平进步了很多。

  放开了芙雅之后,他心中有一丝庆幸,“幸亏是试探我们,不然我怕是没有这么容易得手。刚才如果不是射击脚下,而是打我的身体,怕是我也已经织身亡了。”

  对方是开玩笑,没颖真。

  当真的话,苏劫明白自己不可能这么顺利制服芙雅。

  他迅速的总结经验教训,就如考试做错了一道题,事后反反复复研究,不犯同样的错误。

  “你们出去。”芙雅这个女军官身穿着土黄色的迷彩野战装,皮靴捆绑得很紧,带着帽子,头发很短,身上有几处藏着匕首等刀具,看起来好像头凶猛的母狮子,这是真正经历过腥风血雨的女战士。

  几个士兵在她的命令之下走出活动板房。

  “你的技术很不错。”芙雅把枪也收到了腰间,对着苏劫点点头:“可惜太冲动了一些,刚才你在冲过来的时候,我有三种方法躲闪开枪。”

  “没办法,我得搏一搏,如果你是敌人,我不可能站在原地当靶子被射击。”苏劫知道自己刚才的漏洞也很多,甚至不是最好的疡,但大脑在那一刹那的判断就是如此,可见他在危险的情况下,还是不能够敝冷静判断,这种东西真的是要多多锻炼。

  他说话之间用的是英语,十分流利,芙雅的英语也很纯正。

  苏劫本来可以用当地土语,但他初学这语言,只会一些趁词汇,日常交流还可以,深层次对话就不行,好在无论是盖尔还是芙雅,英语都说得很好,交流起来并不困难。

  “要是这群人会说中文就好了。”苏劫心想:“盖尔要跟我学习功夫,有机会不如教他中文。”

  “胆量很足。”芙雅坐下来,对苏劫再次深深看了几眼:“如果你去特种训练营训练,绝对会成为一个非常棒的战士。”

  在刚才刹那之间的交手,芙雅对苏劫的力量、速度、反应、胆量都很赏识,唯一欠缺的就是在极端危险情况下的冷静头脑分析,这必须要经过种种的特殊训练和交火战斗才可以达到。

  “好了,芙雅。”张晋川摆摆手:“你这次来目的是什么?我们虽然在网上已经视频过多次,这是第一次见面,可以说是网友。你的情况我都知道,你以前向我询问的一些问题,我也都给你出了主意,这次轮到你帮我了。”

  “川普.....哦,不,晋川....”芙雅把名字纠正了过来:“我知道你们的来意,而且知道了昨天发生的事情,本来将军不准备释放扣押的货物,可昨天的事情他终于发现了不对,有人在明目张胆的利用他,于是就改变了主意,但想要他轻易地放掉扣押货物,也没有那么容易。”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张晋川问。

  “扣押货物实际上是巴塔的主意。”芙雅和张晋川很熟:“他是将军麾下的二号人物,和我差不多。跟随将军很久,还在战场上救过将军的命,所以很得信任。最近我们财政吃紧,所以巴塔建议把这批货物给扣押下来,一来是获绒额的赎金,二来甚至可以找卖家卖掉。但我一直反对,因为我们不是强盗,如果这次事情坏了规则,以后没有人敢和我们做生意。”

  “你跟我说过巴塔。”张晋川道:“上次我还跟你出了主意,让你故意用计策,让巴塔在阿瓦西将军面前失了分。本来现在的职位,阿瓦西是要给巴塔的心腹,但那次事情之后却给了你。”

  “你们东方人的智慧果然很有用处。”芙雅道:“其实我是发现了巴塔勾结外人,企图对将军不利,如果你们能够帮我使得巴塔显露原形,那么将军肯定可以释放货物。”

  “这件事情我们很难帮忙。”张曼曼道:“这是你们的内政,我们无法干涉。我们来到这里,是进行正规的商业谈判。”

  苏劫静静的听着,不说话。

  “这件事情和风家有关系,那风恒益背后有个很大的邪恶势力,把手伸到了这里。”张晋川道:“巴塔有可能也是那个邪恶势力的人,或者已被收买,这次蛊惑盖尔来袭击我们,一是借刀杀人,借我们的手除掉将军的继承人,二是让我们也被将军的报复而杀死,一石二鸟之计倒还不错♀样一来的话,就算我们不对付巴塔,他也会对付我们。”

  “你有主意了?”苏劫对这里的情况不是很熟悉,就全看张晋川的主意。

  “主意倒是有一些,其实事情很简单。”张晋川道:“我们的最终目的就是拿回货物,而现在阿瓦西将军的态度还在模糊之中,芙雅是我们这边的,巴塔背后有邪恶势力,其实他想抢班夺权。苏劫,你看明白了没有?”

  “明白。”苏劫点点头:“看来想要顺利拿回货物,必须要让阿瓦西将军知道,巴塔不是好人,而且出的主意都是馊主意,都是奔着陷害他而来。其实扣押货物想要赚钱,这本身也是个烂主意,事情闹大了,船员如果死亡,国际影响方面阿瓦西将军立刻就会被千夫所指,临时政府也会对他进行制裁,其它的头目绝对会群起而攻之。关键是将军对巴塔怀疑了没有?”

  “已经开始怀疑了。”芙雅道:“昨天的事情让将军惊醒,不过他还在犹豫之中。”

  “苏劫,眼前的局面我想到了个好主意。”张晋川道:“不过我要看看你的主意如何?”

  “主意也就几条,芙雅继续对将军阐述厉害,既然一旦开始了怀疑,按照心理学,怀疑就会无限扩大,无论他做什么,都会被疑心。对了,除了灰狼之外,这里还有风家的人没有?”苏劫问。

  “有,还有一个代号饿狼的人。”芙雅道。

  “这样么.....”苏劫眯着眼睛,似乎想从历史的许多事件中找到答案。

  中国古代的历史,就是一部权谋计策大全,熟读了历史的计谋,可以找到很多相似之处。

  “那就好办了,芙雅你立刻可以派人把饿狼关押起来,然后传递消息给巴塔,说是已经问出来了饿狼、灰狼两个和巴塔联手,谋害将军儿子盖尔的事情』管饿狼招还是不招,消息都传给巴塔♀个时候,巴塔肯定会惶惶不可终日,有可能立刻动手,去对付将军,直接反叛。那个时候,他做什么都晚了。”就在苏劫思考的时候,张晋川开口了。

  “嗯?”苏劫看着先把话说出来的张晋川,不由得愣了一愣,因为张晋川说出来的,正是他心中所想。

  这一计中包含了“离间计”“引蛇出洞”“张网捕鱼”等妙法。

  “那如果巴塔按兵不动怎么办?”芙雅问。

  “那也没事。”张晋川继续道:“你做的这件事情,也是为了将军的儿子盖尔,就算稍微做出格,将军不但不会怪你,还会更加信任你,而且还会更加怀疑巴塔。”

  “具体的细节还要好好的计划下。”张曼曼道:“当然事不宜迟,这件事情越快越好。”

  “抓人,传递消息,煽风点火,甚至还可以制造小规模的混乱,派人大声喊巴塔叛乱,谋杀盖尔....总之,什么污水都可以先泼出去,常言道,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更何况,巴塔本身就心术不正,肯定会慌乱做出来昏头的事情。”张晋川在给芙雅说具体的细节:“然后,芙雅,你得派兵保护我们,免得这些人狗急跳墙。”

  “没事,等下将军要见你们,在将军家里很安全。”芙雅转身就出去了,雷厉风行。

  “张晋川,你这脑子活,看来风家昊宇多次对付你,没有占到便宜是必然的,真的是厉害。”张曼曼不禁道。

  “其实还是苏劫提醒了我,如果我没有猜错,他早就想到了这一层,只是在组织语言而已。”张晋川道:“是不是,苏劫?”

  “脑子没你转的快。”苏劫摆摆手。

  “不是,你是觉得阴谋诡计,非仁者所为,所以心里有梗,在犹豫要不要说出来。”张晋川道:“你还是喜欢堂堂正正,你的功夫也是这样,四平八稳,向前推进,大而化之,从来不剑走偏锋。”
  
网站地图 宝运莱娱乐 扑克王APP下载 英雄联盟娱乐电子
龙8官方网站 尊宝娱乐平台App 盈丰国际登录 明发娱乐app
尊宝娱乐平台 App 弘润欲乐 凤凰平台的手机客户端 玛玡娱乐
世界足球队排名 周松金铃 娱乐彩票大平台 a8娱乐网址
博盈娱乐官方网站app 天天娱乐平台下载 豪博娱乐能提现吗 老虎机开户手机验证送
天游娱乐网站 重庆时时全天万位计划 注册彩票网站 凤凰彩票官网 鸿鑫娱乐
亚洲最大彩票 优游彩票 如意娱乐怎样 拉菲II娱乐 重庆时时全天万位计划
恒彩 天游娱乐招商 如意娱乐主管 华人娱乐 分分彩网站
云顶娱乐app 斗牛娱乐平台 彩票网 久赢在线 58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