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还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居然就这么死在了苏劫面前。

  苏劫基本上没见过死人,哪怕是到了这战乱之地,也就是遭遇到流弹、枪击、手雷爆炸,可并没有死人。总体来说,这里开始渐渐的恢复秩序。

  可达鲁的死亡,让他感觉到了丝丝寒意,死亡阴影会随时笼罩下来。

  他揭开了白布,发现达鲁全身没有一处完整的地方,就如一个被人击打了千百次的沙袋,尤其是额头的一大块头骨直接塌陷下去,有明显的拳头印,是被人用拳头生生砸裂的。

  那个人的拳头到底有多大力量,才能够做到这一地步?

  看着那拳印,突然苏劫想起来了一个人。

  “风恒益?”

  他和风恒益交过手,虽然对方戴着拳套,两拳就把自己秒杀,可事后对方摘下拳套之后拳头手掌大小,苏劫记忆犹新,和眼前的这些伤痕都可以对上号。

  “难道达鲁是被风恒益打死的?”

  苏劫也知道,达鲁生死搏杀比起自己还要强一些,能够杀他全身而退的,绝对是顶尖高手。

  这只有风恒益可以做到。

  这种人打娘胎里面就开始用最高的训练方法胎教,出生后是最高尖端的训练方法,一直训练到十七八岁,那该有多恐怖?

  想想苏劫不过是被提丰训练营的最强教官欧得利训练了一个月,加上自己的摸索和自律勤奋学习,才用不到一年时间到了现在这地步。

  如果苏劫有风恒益那个条件,娘胎里面就开始胎教训练的话,现在是什么地步他自己都无法想象。

  苏劫和麻大师、罗大师对于胎儿的研究十分充分。

  经过了种种数据表明,胎儿在母体的时候,如果对母亲加强营养,还有各种针对性的养胎,保胎,强胎,壮胎的训练,就可以为胎儿打下最好的身体素质基础。

  这就是所谓的“先天基础”。

  如何使得宝宝在出生就降强壮,在母亲怀孕时候要怎么做,这都是一系聊学问。

  而且根据很多科学研究数据表明,经过胎教训练的宝宝一生下来就强壮,和同龄人比起来,身体素质上的优势非侈大。只是一般的科学机构都没有详细研究。

  可提丰训练营就有。

  苏劫其实知道自己先天体格不是很强壮,第一错过了母体的训练,第二错过了七岁换牙期的训练,在第三个阶段十六岁长身体的时候正好遇到了欧得利,可谓是刚刚坐上末班车。

  风恒益是全部都完成了。

  哪怕是现在,苏劫感觉对上风恒益,都绝对不是对手。

  “你似乎看出来了什么?”张曼曼凑过来说悄悄话。

  “有可能是风恒益。”苏劫点头。

  “将军,我们又有几个军官遇害。”就在这时,远处再次来了几辆车,下来几个情报人员上来汇报,同时拿出来了一台平板电脑,上面出现了视频。

  几个军官带着属下在一处乡下序巡查。

  这乡下序还没有经过战火,非常繁荣,到处都是人流摆摊,不过这几个军官有士兵阻隔,没有人可以碰到他们。

  就在这时,突然其中有个军官状似发病 ,慢慢倒下,随后就不动了。

  没有任何人接触到他,也没有任何枪响,他身上也没有血痕什么的。

  就这样直接死了!

  接下来,几个军官同样如此。

  现迟时一片混乱。

  视频始终就这样一个嘲。

  苏劫等人也看到了,他凭借直觉,这几个军官是被人杀死的,可究竟怎么死的,他也没有看出来。

  “应该是吹针上面有神经性毒素,据说这种毒素只要一点点,刺入皮肤,接触到组织液,就立刻可以使得人全身神经开始麻痹,几秒之后扩散到达全身,不能说话,随后心脏停止跳动。”张晋川道:“如果我没有看错,杀人者就是那个蟹老头。此人是化妆的,本身应该是个青年,装作老态龙钟的模样,朝这边捂嘴咳嗽的时候,刹那之间喷出了吹针。”

  果然,在视频中有个毫不起眼的老头,在摆个携,弓着背,是这里非常平常的居民,在不经意之间,他手捂嘴咳嗽了一声,远处的军官就愣住,慢慢倒地。

  他咳嗽了几声之后,立刻离开。

  这下苏劫也看清楚了。

  只是没有看出来对方是化妆的。

  现代的化妆易容极其神奇,完全可以变成另外一个人,甚至有高分子材料做皮套在身体上,就如古代的聊斋“画皮”♀在一些大型电影替身里面有运用,只是制作成本太高。

  “吹针杀人的确是防不胜防。”苏劫暗暗警惕,他曾经听黄定一说过,提丰训练营出来的人,可以在远处秘密杀人,甚至是法医都坚定不出来,多数就是利用吹针。

  这种东西无声无息,只要经过特殊制作,气息十足,射程也还可以。

  以苏劫这种肺活量,在密封性好的吹针筒之下,一口气喷出,气流推动之下,可以射出很远,而且速度极快,根本不可能被人反应过来,上面涂抹了毒液的话,更是防不胜防。

  当然,这是暗杀手段,不是功夫,普通人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也可以做到杀人于无形。

  这个暗杀者的动作,苏劫一开始都没有看出来,由此可见是多么的善于伪装和出神入化。

  自始至终,苏劫也没有看见他的吹针筒在哪里,他似乎也会一些魔术的手段。

  苏劫功夫还算不错,可面对这些暗杀强者来说,其实很脆弱。横练功夫可抵挡不住神经性毒素,抗击打也只是用在拳脚之上,连锋利的匕首也扛不住,更别说细微的针刺了。

  “事情解决了,我们得眷离开这里。”张曼曼道:“很明显,这个神秘的邪恶势力在报复性杀人,我们防不胜防,毕竟是血肉之躯。”

  “我也赞同。”张晋川道:“以我们的实力,根本无法对抗这股庞大的邪恶势力,越是动乱的地方,他们力量越是强大,回国之后他们还是无法渗透。”

  国内的安防大家都很放心,有国家力量在替他们负重前行。

  现在苏劫感觉到了,国内就好像游戏帜安全区,怎么都无法被伤害。

  如果在这种战乱之地,他得罪了风家这种庞然大物,怕是直接就人间蒸发了。

  可在国内,风家想要从**上消灭自己,也极其困难。

  而且,到了这战乱之地,其实苏劫也知道,自己并没有想象帜那么强大,三五个士兵,一阵扫射,就可以把自己打成蜂窝。

  “回去。”阿瓦西将军脸色非常难看,直接带着军队回去了。

  苏劫他们则是和盖尔道别。

  虽然盖尔舍不得,但也没有强留。

  “等有时间,我去中国学习。”盖尔这个青年很爽快利落:“不过你们要走,我还是派人送你们比较好。现在局势很乱,我怀疑那帮人也会对你们进行报复性袭击。”

  “这些事情我们自己解决,你也要心一些。”苏劫盖尔的肩膀:“这些日子不要外出,这些人暗杀的手段防不胜防。”

  “我知道了。”盖尔点头,驱车赶紧离开。

  他和阿瓦西回去都要针对内部进行整顿,严加防备,同时派人抓捕刺杀者,已经无法顾及苏劫三人。

  三人开着面包车回到了自己的园区。

  “我们明天就离开这里。”张曼曼对喜叔等人道:“你们留在这里做接应,许家那边的事情如何了?”

  “这是我刚刚得到的新闻。”喜叔拿出来手机,虽然很卡,可还是能够得到不少新闻,他把那部分新闻都拷贝下来做成资料,给三人观看。

  苏劫看到一系聊国内新闻报道。

  “许家货物经过调查,没有发现违禁物品,海关放行,能够按时交货。同时与当地政府签约合同,打通渠道,估计每年外贸盈利率大幅度提升,控股的公司股价开始上升。”

  “许氏联合多家集团,向有关部门举报昊宇集团恶意收购,涉嫌垄断。”

  “有关部门针对举报,对昊宇集团展开一系流查,昊宇声明,只是普通资本市场入股,并无恶意收购,愿意共同发展。”

  “有关部门经过调查,昊宇涉嫌恶意收购,垄断市场,对其重罚,主要负责人禁入证券市场三年......”

  苏劫看这一系聊新闻很仔细。

  果然,许乔木虽然风烛残年,但缓过气来之后,反击手段也相当凌厉。

  “昊宇这个亏吃得不小。”张晋川琢磨着这些新闻:“有意思,许乔木不愧是老枭雄,哪怕是昊宇也一口吃不下他。”

  “哪里这么简单。”张曼曼点头:“如果我是风寿成,绝对等许乔木死了之后再动手。哪怕是许家志接班,也绝对没有那么大的能量联合那么多的大佬一起举报。那些大佬和许乔木有交情是不错,而许家志是谁?他们根本不认识。”

  “其实这盘棋的关键点在我们。”张晋川道:“我们算是下好了这一子,立刻满盘皆活。”

  “话是这样说也不错。”苏劫道:“还是国家强大,阿瓦西才对我们讲道理,不敢乱来。另外那风恒益杀了达鲁,又暗杀军官示威,我们得想出来个办法才是』然下一个就是我们。”
  
网站地图 盈丰国际网站 金沙网站 九卅娱乐手机版app 天天娱乐大厅下载安装
尊宝娱乐平台App 大润发e路发 齐发娱乐官网app 足球竞猜推荐
齐发娱乐官网 盈丰国际 a8娱乐 利澳娱乐
尊宝娱乐平台 App 宝运莱娱乐 亚博国际网上赌博 乐8娱乐帐户注册
日日博娱乐城 永利皇宫个人登录系统 明发娱乐app 凯发sport.k8
彩票网站大全 盛源彩票注册 诺亚娱乐代理 华人2娱乐平台注册 华人娱乐彩票官方登陆
汇丰在线如何 永盛彩票 江苏快3走势图 拉菲平台官网 天下彩票资料大全
彩都会 五星彩票 富博娱乐时时彩平台 众购彩票网现金 腾讯分分彩计划
众购彩票网登录网址 速8娱乐 银豹娱乐 丰尚娱乐彩票 华人娱乐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