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卖出这个破绽,他肯定要进行投掷.....那么我的机会就来了。”苏劫身躯突然后退。

  果然,这个时候,对手抓会,匕首一甩,正好顺着苏劫的退势扎了过来。

  但苏劫突然矮身,反而向前,贴着地面,一招“黑狗钻裆”,到了敌人的脚下,匕首划出,挑断了对方的大腿腥处的筋络。

  吧嗒!

  对手立刻倒地。

  苏劫上前一脚踢在他的太阳穴上,让其晕死过去,不能再作祟。

  “我这边搞定了。”他发出来信息,不一会儿张曼曼和张晋川都靠拢过来,从包里面拿出来了照明。

  被苏劫打晕的是个三十多岁的男子,面容阴冷,一看就是冷酷杀手类型的。

  “这是跑掉的饿狼,他实力最强,居然被你打晕了。”张曼曼看了苏劫一眼:“是风恒益麾下得利的干将,你到这种情况下,都不杀了他,果然是仁义无双。”

  苏劫也没有听出来是讽刺还是夸奖:“现在我们怎么办?这群人不过是小的伏击,我怕杀死达鲁的风恒益出手,我们绝对不是对手。真的要死在这里。”

  “你放心,我早就通知了我爸,我爸已经派人过来了。”张曼曼道:“或者,他会亲自出手,风恒益只要敢来,就让他死在这里,正好去掉一个祸害。”

  “有机会真的想见见你爸,看他功夫到底高到了什么程度。”在这些天的接触之中,苏劫已经知道张曼曼老爸在雇佣军,安保等领域非橱害,甚至很多军阀都卖他的面子,他在许多世界级的训练营中都充当了高级教官的角色,从麻大师罗大师的口中,他也知道了。张洪青这个名字和欧得利齐名。

  不过欧得利还偶尔出现在新闻媒体上,充当一些世界冠军的教练,而张洪青则是从来没有出现在媒体上。

  甚至是张家都没有什么公司,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的,就是很有钱而已。

  这已经属于地下势力的一部分了。

  “苏劫,你还是手软,这些人可是来杀我们的,如果不把他们杀死,将来还会一次次的来杀你,你不会觉得这个人会和那盖尔一样,被你感化吧。”张晋川道:“灰狼,饿狼,鬼狼,冥狼,魔狼,狡狼,恶狼。这七匹狼是风恒益麾下的真正打手,极其厉害,不知道做了多少恶事。杀一百次都不为过。”

  “我在想,有的时候,克制比杀戮更难。”苏劫很平静的道:“其实我在锻炼自己的心理素质,人有的时候,产生一个念头,比如杀人的冲动,付诸于行动,在有法律的监管下,这行动很难。可在无法无天的地方,他一下就释放出来了。比如在这里,我的确是完全可以杀死饿狼。而且的确是有必要杀死他,可以为我减少不少麻烦。”

  “你的心理很矛盾?”张晋川道:“这可不是好现象,练习功夫本就要意志坚定。”

  苏劫曳:“我又在想,功夫如果不追求杀戮,而追求别的,是不是也同样可以到达最高境界?新的时代,需要新的精神来替代功夫原有的精神。将来世界和平了,到处都没有杀戮,那功夫是不是就无法练到最高境界了?我觉得不是这样。功夫是永远存在的,可杀人技却不是。终究有一天,杀人技会消逝,而功夫会永恒』靠杀戮,功夫一样可以到达最高境界。”

  “原来你在追求如此。”张晋川长吁口气:“的确,自古以来,功夫就是杀人技,来源于战惩江湖斗殴,哪怕是在西方古代,最早的起源也是战惩角斗场,甚至人类和野兽的拼杀之中被发明了出来。实时证明了,如果专靠养生和表演,是不可能比实战派更强的』过你说的也是个问题,世界和平是大势所趋,那将来没有了战争?功夫就无法变强了么?包括是现在的你,虽然不杀人,可人家来杀你,让你时时刻刻都蹿危险之中,也可以提升你的功夫。将来大家都不相互打打杀杀,如何提升?”

  “这正是我所要思考的。”苏劫点头:“当然,很多人也可能在摸索,我在践行我的路。希望能够走出来的。”

  “可你有可能会死。”张晋川道:“你不怕?”

  “当然怕,不过面对了这些枪击之后,我怕得少了一些。”苏劫回答很老实。

  “哈哈哈哈.....”张晋川大笑起来。

  “走吧。我的那车还能开,帮忙抬起来。”张曼曼走上前去:“这饿狼那就带着,他活人更值钱。知道不少风恒益的秘密不说,在国际赏金市场上,价值更是不菲。既然苏劫你不杀他,那我也就带活的回去。”

  说话之间,她从背后的背包中取出来了注射器,一针打在饿狼脖子上的血管里面。

  “这是一种强烈安眠药物,足足可以让他昏睡三天,体质弱的会身体大损,不过这就不管我事了。”张曼曼解释着。

  三人齐心合力把这个面包车弄了起来,虽然里面多处损坏,外面玻璃破裂,可照样能开。

  “这面包车太厉害了,我国产的就是厉害,质量无敌。”连张晋川都感叹起来。

  三人开车继续上路,后面还多了一个饿狼。

  此时此刻,在离这里大约是几十公里之外,有个废旧工厂。

  这工厂到处都是被轰炸的痕迹,现在已经荒无人烟。

  在工厂的中央,风恒益端坐着,他果然出现在这里,全身也是土黄色的迷彩服,装备齐全,并没有耍帅什么的。在这战乱之地,他的功夫虽然超级强悍,可也是血肉之躯,被人瞄准多了射击也会死。

  只要被子弹击中,他强横的身体和普通人没有任何分别。

  所以他也老老实实穿上防弹衣带上头盔,甚至还带了手套,脖子上也带了一层护颈,防止弹片溅射。

  他的头盔可以拉下来形成面罩。

  总而言之,他的防护差不多把要害都包裹进去,安全性大大增加。

  “老板,饿狼的行动开始了,不知道能不能杀死张晋川那三个人。”这时候,有个士兵匆匆进来,身材和“灰狼”差不多,乃是风恒益手下的“魔狼”,真名不知道叫什么,这只是个代号而已。

  “你觉得威胁最大的是张晋川?他多次和我们风家作对,我那哥哥吃了好多亏,被他耍得团团转,可他实际上也无法对我们进行实质性的威胁,倒是那个苏劫.....想不到一个小人物,居然还算不错了,早知道在明伦武校,我就彻底废掉他。”风恒益站立起来。

  “老板,我们什么时候出动?”“魔狼”带着面罩,看不出来真实相貌,声音很低沉,阴森森的,似乎真的好像魔鬼。

  “再等等消息。”风恒益道:“阿瓦西那边的情报给我一下,我杀了他们的第一战士达鲁,多少也应该有点表示。他靠着达鲁可是赢了不少钱。现在没有了这个人,在和周围的军阀解决事情的角斗惩没有了底气。”

  “我让鬼狼进来,他掌握情报。”“魔狼”走出去,但过了一会儿,他陡然进来,声音都散发寒气:“老板....老板.....”

  “怎么?”风恒益猛的站立起来。

  “鬼狼他们都晕了过去,我们周围巡逻的人,全部都晕了。在鬼狼的旁边,还写有字。”“魔狼”道:“我并没有敢动,您还是过去看看吧。”

  风恒益面色不变,直接走了出去,在工厂的一个防守点,果然看见“鬼狼”倒在地上,身上并没有任何枪伤,也没有任何的刀伤痕迹,似乎就是被人打晕了过去,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在“鬼狼”的身边地上,写着几个字。

  “敢动我女儿,我就杀你!”

  就这么一句话,字体很优美,但每一笔都好像是剑,杀气腾腾,锋芒毕露。

  “张洪青。”风恒益嘴里吐出来几个字,朝着四周观看,他猛的跳跃,沿着工厂猛烈奔跑,发现自己的属下果然每个都晕死过去,而且还不知道怎么变成了这样。

  “张洪青,你出来。”风恒益长啸一声:“来,出来和我打一场,鬼鬼祟祟算什么本事?”

  但工厂空空荡荡,没有人回答他。

  他到达了“鬼狼”身边,风恒益按摩了几个穴位,但“鬼狼”根本没有醒过来。

  风恒益脸色剧变,再次仔细检查,杀意从身上猛的冒了出来,这是暴怒的前奏,连“魔狼”都后退了好几步。

  “老板,鬼狼如何了?”他心翼翼的询问。

  “脑部受到了重击,已经变成永久性损伤,成了植物人,没用。废了。”风恒益道:“我们走。”

  “那他们怎么办?”“魔狼”心中发冷,自己的这些同伴居然无声无息,就被人打成了植物人,连叫喊声都没有,那张洪青到底是人是鬼?

  是怎么做到的?

  “把他们补上一刀。”风恒益吩咐一句,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
  
网站地图 龙虎赌博原理 民办招生网 大奖娱乐城官网 金鹰娱乐登陆
188金宝搏靠谱吗 宝龙琪牌网址
龙8app 官网 金沙城app下载 天天娱乐客户端 天天娱乐游戏平台
日日博娱乐城 真人888 app 吉祥坊网址 app 白金会娱乐网站
澳门彩票网站大全 大发bet网页版 扑克王棋牌app下载 优乐国际app
日本写真 五月色情网 插插 五月天色情电影 久久99re8在线视频精品
色五月色小姐 做爰小说 自拍亚洲偷丁香五月 狠狠在线插口日日干 亚洲最大的成人色情网
一个色综合 欧美性色黄视频在线s o 五月色影音先锋av 欧美色图片 成人视频网
色五月最新网址 就去色 婷婷情色五月天 视频在线观看 成人视频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