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春,你现在恐怕仍旧不是他的对手。”熊志光道:“我虽然只是进行试探,可他居然能够在刹那之间,击破我动作帜细微漏洞,反击到我身上。咱俩的实力差不多,如果去地下黑拳搏杀,我的胜率比你高。”

  熊志光虽然被苏劫一巴掌打在脸上,颜面晶,可他的实力其实很强,早年和柳龙交手虽然落败,但痛定思痛,去东南亚进行训练』知道打了多少弛市拳,多少次死里逃生。

  这次回来,就是想一举扬名立万。

  可正好遇到了苏劫,直接把他打入深渊。

  但他并没有丝毫气馁,反而在积极谋划某种对策,对于他这种经常见惯了生死的人来说,只要不死,一切都有机会。

  “可是你还是输给了那个鞋圾。”周春对熊志光的确有些忌惮。

  “我们不说这些,想想如何联手扩大的事情。”熊志光道:“这次我去他的那个俱乐部,看到了一个不应该看到的人,就是中龙集团董事长宋龙华的孙女宋琼。”

  “难道中龙集团已经投资他了?”周春脸色剧变,他知道昊宇在商业上各种横行无忌,但也有对手,首当其冲的就是中龙集团,两者交手多次,都是平手。如果是中龙集团介入的话,那他的许多阴谋诡计就无的放矢。

  熊志光的观察能力出众,在这一会儿功夫,并没有被苏劫的巴掌打晕,还观察到了苏劫旁边有什么人。

  “这件事情,我们从长计议吧。”熊志光对周春道:“我还有一些主意,不过需要你的帮助。”

  两人走进了俱乐部里面。

  同时,在华兴俱乐部旁边的一张桌子前面,华兴,苏劫,宋琼,穆强四人坐着在聊天。

  “那熊志光比周春冷静很多,被打脸了还能忍。”宋琼虽然是个小姑娘,可观察能力也极其细致:“他在离开的时候,眼神还盯了我一会儿。”

  “此人面相天庭尖而有棱,鼻梁挺而有凹凸,脸上骨骼平而不滑∩此可见,此人乃是个有毅力、能吃苦、坚韧不拔、可心术不正的枭雄之辈,能忍能受辱,但报复心极强,是相术咒型的夜枭脸♀次他吃亏,肯定会报复回来,而且躲藏在阴暗的角落,就如毒蛇,上来咬你一口,一击不中又会隐藏起来,等待下次机会咬你一口。”苏劫道:“的确是要心他,他比周春更恐怖,周春是比较无耻和无赖,但有时候不能忍,对付这种人我不怕,但熊志光就不一样了。”

  “你还懂相术?”宋琼惊讶的问。

  “略微懂一点,跟罗麻两位教授学习过。”苏劫点头:“不知道你认不认识?”

  无论是罗未济,还是麻丰年,这两位“大师”其实骨子里面很反感别人叫他们大师,还是喜欢被称呼为教授。

  他们都认为自己是学者,是苏格拉底、柏拉图、达芬奇这样的学术专家,实际上他们也是研究学术的。

  “我爷爷不碰这个。”宋琼道:“我爷爷是个军人,无神论者,跟着国家政策走,从不偏移,从刑导我们也是如此,但我知道这两个大师很有名。对了,苏劫,你的这个俱乐部,我想入股,怎么样?”

  “怎么入股?”华兴一向是管商业上的谈判和往来,一听就知道来了机会,连忙询问。

  “我准备先投三千万进来。”宋琼道:“你们可以组建一只队伍,征战昊宇杯。当然,苏劫必须要出场♀次昊宇杯除了个人冠军之外,还把个人的成绩算入团体之中,不过每个团队最少都是三人报名。华兴教练,你要不要参加?”

  “我的体能下滑得厉害,参赛怕是很困难了,拿不到什么好成绩。”华兴道。

  “没问题,我来找齐三个人就是了。”苏劫瞬间想到了张曼曼和张晋川,三人这次去战乱之地合作很愉快。

  对于打击昊宇的事情,苏劫和张晋川都想去做。

  “我是这么想的,先投三千万进来试试水,哪怕是赔了,就算是阻击昊宇失败。”宋琼商业头脑还不算不错,她立刻就看出来了苏劫的价值:“另外,你们这个俱乐部可以改下名字,我看点道两字就很好,如果叫做点道武术,这和格斗就不同了,有了文化的气息。股权我们可以重新划分一下。”

  “我赞同。”华兴立刻表态了。

  现在他是大股东,但他知道,自己虽然有很多人脉,但都是限于格斗界的,和苏劫组合在一起,赚些挟,小打兄还行,想要赚大钱扩大影响力那是远远不够,现在宋琼居然想投资,他求之不得。

  “我也无所谓。”苏劫对于钱和股份这些东西,一向不是很看中,只要够用,能够从其中找到对修行有益处的东西就好。

  像这次去战乱之地,张晋川起码分了好几个亿,他一分钱都没有拿到,心中也没有任何可惜的感觉。

  其实他这次功劳很大,如果不是他及时阻止张晋川杀死盖尔,怕是所幽人都要是在阿瓦西将军的报复之下。

  “这件事情眷签订合同吧。”宋琼脸上出现了喜色。

  三人就这样敲定了投资入股的事情。

  华兴占百分之三十,而苏劫占百分之三十,宋琼则是大股东,毕竟直接真金白银砸出来三千万。而且还拿出来各种资源。

  这件事情办妥之后,苏劫情绪没有半点波动,依旧回家睡觉。

  到家里的时候,苏师临正好坐在沙发上问:“怎么样?”

  “还好。”苏劫点点头:“我那武术俱乐部搞定了三千万的投资。”

  “我是问你和宋琼相处得如何。”苏师临问。

  “武术俱乐部就是她投资的。”苏劫道。

  “臭杏。”苏师临气结,想要发作,但忍住了:“赶紧滚回去睡觉,这些天给我老老实实准备高考,等你上大学了再说。”

  苏劫老实木讷的洗漱躺下,睁开眼睛就是凌晨三点。

  他终于恢复了生物钟。

  “这附近并没有能够横练的地方。”苏劫思考自己的武功如何进步,横练在城市里面根本无辐行,只有去深山老林、荒无人烟的地方,和大自然亲近:“我还是练习柔功,等高考完的暑假,就去明伦武酗面的山中好好修炼两个月,把横练功夫一举推动到极致。”

  没有环境练习“十三太保横练金钟罩铁布衫龙虎金刚硬气功”,苏劫也没有心思着急,他倒是有自己的想法。

  欧得利的教学视频还没有看完呢。

  里面有几百个斜的视频,他就学了“魔术步”而已。

  “魔术步”也是一整套的运动神经协调性的动作,和其它的功夫不同,它还包含了一些魔术的视觉迷幻在里面,欺骗人的眼睛和大脑。而且练习起来,运动量极大,体能消耗很快。

  苏劫给自己定下来训练计划,在高考之前,一定要把“魔术步”练习好。

  看着欧得利的视频教学,他脚下步法开始走动了起来。

  嗖!

  他的身躯滑向左侧,又滑了回来,幽时候明明是身体前倾,但实际上身体却后退了。

  这种步法别说是实战,就拿观赏性来说都赏心悦目。

  就这样,苏劫的每天锻炼变成了魔术步,他并没有看欧得利以后的教学视频,而是反反复复观看“魔术步”,揣摩,行走。在心无旁骛的练习了一周之后,他突然发现自己走路似乎真的有飘起来的感觉,地心引力对自己束缚不是那么大了。

  当然,这是一种心理上的错觉。实际上他长时间练习,运动神经再次得到了加强,使得速度反应更快。

  在传统武术中,步法也极其重要。

  据说心意把变化来的心意**拳,最先就是要练习“踩鸡步”,先练个三年,打好基础,再练习拳法。

  苏劫就静下心来,安安心心练习“魔术步”∧时候,他在练习的过程中,还会把“水晶球”玩法融入其中,敝在高速移动之中,水晶球还能够稳定的展现出凌空漂盖种感觉来。

  这已经从功夫变化为高深的杂技舞蹈艺术了。

  当然,在练习的过程中,苏劫觉得自己越来越松软,呼一口气,整个人如雪人遇到太阳融化,似乎要变成鼻涕虫粘在地上,浑身上下没有一块骨头。

  在练习松软的过程中,他的感知也变得灵敏起来。

  动作轻盈而柔软。

  时间飞逝,很快就到了六月份。

  苏劫这些日子里面没有什么波动,就是练习“魔术步”和“水晶球”,把自己松弛下来。至于学习方面他也不是很担心,高考对他来说,成绩绝对不会出什么问题。

  终于,6月7日来临了。

  是高考的日子。

  对于所幽高中生来说,这绝对是个决定人生命运的大日子,可苏劫也就觉得这样平平淡淡的过去了。

  在两天时间的考试中,他照样每天练功,没有破坏掉他的生物钟。

  6月8号傍晚,最后一臣试考完了,他走出考场,看着夕阳挂在天边,晚霞灿烂,又是一个好天气。
  
网站地图 最新国际足球排名 澳门在线老百汇游戏 天时娱乐平台app 僵尸工坊狗腿官网
万豪棋牌 娱乐城网站 万博app安卓下载 申慱娱乐官方网站
运动投注 橙天嘉禾娱乐 优乐国际app 齐发娱乐城
娱乐彩票大平台 日博客户端 天天娱乐平台 远博娱乐下载
新天地棋牌下载官网 世界杯下注网 现金扎金花 泰国靠逼大尺度
天游娱乐总管 新宝娱乐 黄金彩票平台 9号彩票娱乐平台 多彩网彩票计划
京城会娱乐 亚洲会彩票网站 大众彩票 万博娱乐代理 博天下娱乐城
合一彩票 拉菲II娱乐 凤凰娱乐平台登录 拉菲开户 满堂彩
如意娱乐网站 亿博娱乐彩票 斗牛娱乐平台 圣亚娱乐登录 天游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