刹那之间,他看清楚了房间之帜人。

  有两人。

  一人是古洋,也拿着匕首。

  还有个男子身穿着普通的运动服,手里也有匕首♀个男子看样子四十岁左右,貌似饱经风霜,面容狭长,眉毛吊起,常年心狠手辣造成的残忍面相。

  相由心生,一个人长时间的心态潜移默化之下,就可以影响面容。

  幽人常年愁眉苦脸,那么外人看起来,就会觉得此人真的是一脸苦相,幽人常年做恶事,就会有凶神恶煞的面容钢出来。

  刚才拿匕首刺杀苏劫的就是这种人。

  “苏劫,是你?”古洋也看清楚了:“制裁,这件事情和他无关,你不要伤及无辜♀里是法治社会,你如果伤人了我保证你走不出去就被拘捕。”

  “审判,你跟不跟我走?”叫做“制裁”的男子冷笑了下:“这个朽年刚才居然躲过了我一击,身法熟练,是你的弟子吧,要不然他不会急着把门都撞开。也好,你既然不跟我走,那我就把你的徒弟给废了,看你听话还是不听话。”

  “他不是我徒弟。等等!”古洋将要阻止,但这个叫做“制裁”的男子突然一下窜了出来,再度朝着苏劫进行攻击。

  “好。”苏劫感受到了真正的杀意,他练成了“金身”,正要找高手一战。

  眼前的这个男子实量劲,正要作为他功夫大进的试金石!

  从战乱之地回来之后,他还没有遇到过像样的高手。

  那个熊志光是个高手,可和眼前这个代号“制裁”的男子比起来就差很多。

  在刚才两下匕首刺杀之下,苏劫竭尽全力才免遭毒手,可他心中没有丝毫畏惧,经历了枪林弹雨的他,已经不把匕首当回事了。

  在代号“制裁”的男子窜出房门的时候,苏劫反其道而行之,直接进入了屋中,到了古洋身边。

  “教练,匕首给我。”苏劫伸出手,拿到了古洋的匕首。

  敲,代号“制裁”的男子也返回,再次扑杀过来,此人就好像个影子,如跗骨之蛆,匕首划出寒芒,笼罩了苏劫身上许多要害。而这个时刻,苏劫获得了古洋的匕首,手臂晃动居然好像幻化出来了很多条,整个人如同大蜘蛛,要把“制裁”男子包裹在其中。

  噼里啪啦....

  匕首和匕首相互交错,火光四射。

  无论是“制裁”还是苏劫,都准确的拦截住了对方匕首,同时进行反制。

  几下交手之间,险象环生,可苏劫却越来越兴奋,好的对手太难得了。

  他清啸一声,匕首在手中跳跃起来,就如条银蛇,与此同时,他脚下的步法好像魔术,一动之间,时而出现在左边,但人却到了右边,前后进退,在欺骗人的眼球和大脑判断。

  这是他苦练的“魔术步”,欧得利研究出来的精华,被他在山中修炼得炉火纯青,只可惜还没有和人交手。

  “这是什么步法?”“制裁”男子脸上明显出现了诡异神色,也把自己的实力发挥出来,他手帜匕首在手腕晃动之间,几乎就是条毒蛇在吐着芯子。

  每一次刺杀之间,都隐隐约约发出来嘶嘶之声。

  而他的身体好像软体动物,又好像是磁铁,那种排斥对手的磁铁,苏劫的攻击到了他的身上还差一点点,他的身躯就被排斥开了。

  “这个身法厉害。”苏劫心中凛然,他的精神前所未有集中。

  自从功夫成就以后,他很难有这样厉害的对手能够把他逼迫到达这种地步,在战乱之地的达鲁都没有这种恐怖。当然,那次达鲁和他只是比试,而眼前的这个“制裁”则是要废掉他。

  当然,他在战乱之地还遇到了欧得利,只不过欧得利太强,他根本不是对手,战斗之中获得不了多少经验。

  匕首对拼异常凶险,比起拳脚险恶了十倍还不止,只要稍微不注意,就要血溅五步。

  不用多说,这种拼杀必然异常锻炼人。

  “苏劫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古洋身躯一动,已经窜到了门口,把守住门户。他已经看出来苏劫在拼杀的过程中并没有落入下风,身法比猴还敏捷,匕法精湛,尤其是脚下的步法,神乎其神,比玩魔术还精彩。

  哪怕是古洋见多识广,也没有看过这等神奇的步法。

  “这杏好难缠。”“制裁”也皱眉,在几个回合他就看出来,苏劫的匕首用得很灵活,经验虽然不是很丰富,可十分油滑,自己一时半会还收拾不下他,更何况还有古洋在旁边,如果两人一夹攻,自己非要交代在这里不可。

  “好了,制裁。”古洋道:“我是不会回去的,你找到这里来不容易,我们毕竟并肩作战过,曾经是兄弟。我今天就放你一次,你走吧,不要再回来了。而且我劝你一句,那条路没意思,不如找个地方安安心心过日子,反正你积攒的钱完全可以做个富豪。苏劫,字。”

  “我先砍了他,再来砍你。”“制裁”低吼一声,并没有听古洋的话,反而是对苏劫的进攻更加犀利了。

  “真是畅快,拼匕就是比拳头要来的刺激。”苏劫面对“制裁”哪怕是再凶猛的攻击,他也浑然不惧。

  在这个时候,他的心意完全融合,发出了虎啸龙吟的声音,在室内滚滚,风声呼啸,小的房间里面掀起了狂飙。

  他的手臂猛抬,匕首在掌中如螺旋,向上划弧,正好拦截住了“制裁”的进攻,两人匕首对撞在一起。

  当!

  在巨大的力量撞击之下,双方的匕首都飞了出去,变成赤手空拳。

  苏劫没有停留,再次长啸,最擅长的“锄镢头”已经打了出去。

  在战乱之地,他面对当初“熊猫面具人”的欧得利,认为张曼曼和张晋川遭到了毒手,就打出来最强一击。那种境界,每每回味起来,都觉得这是个功夫境界的真正突破点。

  现在,面对“制裁”,他再度回想起来这漳境界,不自觉就施展了出来。

  “不好。”“制裁”没有看到苏劫的动作,就感受到了来自内心深处的压抑,在潜意识之中,他察觉了一种铺天盖地的气势笼罩而来。

  在这最紧要关头,他手臂抬起,痹袋,猛烈向下一蹲,又向前一滑。

  砰!

  他硬接了苏劫这一巴掌,被打得连连后退,站立不稳。

  但总算是向前冲的那一刹那,没有让苏劫的“锄镢头”威力到达最大,这才避免了整个人被打断手脚的下场。

  可就算如此,他手臂也一下被打得皮开肉绽,流出鲜血来。

  苏劫的“锄镢头”,是拍上就挖,挖淄抠,抠入其中就撕扯,一气呵成。

  “制裁”这个男子手臂被打中之后,被苏劫一挖一撤,深入硷,差点把一块肉都给扯了下来。

  吼!

  “制裁”没有兴趣再和苏劫战斗下去,向外一撞,朝着门口的古洋拼命撞来。

  但古洋只是微微叹气,侧身让开,让“制裁”跑了出去。

  苏劫并没有去追赶,他看得出来,古洋是故意放走了“制裁”。

  “教练,这是怎么回事?我来看你,就遇到了这个高手,真是强悍。”苏劫把地上的两把匕首捡起来,看了看匕首上的缺口,才知道两人的力量是何等巨大。

  除此之外,苏劫还发现自己衣服很多地方也被匕首划破了,还好没有划破皮肤。

  他现在皮肤很敏感,遇到危险自动收缩,这是横练功夫见了成效。

  “你强。”古洋对苏劫竖了个大拇指:“他是我以前的同伴,代号制裁♀次来找我,让我归队而已。以前的事就不说了,你杏怎么练的?短短一年,就强到了这种程度?你离开的时候,分明还很弱的样子。你是不是去打仗了?怎么感觉你身上有战火味道,这可不是擂台搏击能炼得出来的。你的种种身法和动作,都感觉是在躲枪子。”

  “去过了一趟战乱之地,遭遇了几次袭击而已,历练还远远不够。”苏劫已经隐隐约约知道古洋来历并不简单,也经历过战火,他偶尔也听过张曼曼说过一些零零碎碎的事情。

  张曼曼想招揽古洋,但一直没能够成功。

  “教练,我看你的这同伴还会来纠缠。”苏劫道:“不如我们联手,把他抓起来,扭送警察局就万事大吉了,他一照面就持行凶,按照法律,起码要坐几年牢。”

  “把我带回去是他的任务,只要我还在这里,他就不会走,随时来对付我。”古洋盯着苏劫,突然道:“这样,我给你个任务,只要你单独把他抓住。我就答应帮你一件事件,还把所幽功夫都教给你怎么样?”

  “教练,以你的身手,应该可以对付这个‘制裁’吧。”苏劫看不出古洋的深浅来。

  “我不想对付往日的兄弟,但他也挺讨厌的。你如果能够抓,他就死心了。他认为你是我徒弟,我徒弟他都奈何不了,就会知难而退。”古洋坐下来给自己倒口水喝。
  
网站地图 site:mbc2008.com 盈丰国际登录 研发天天游戏平台 天天娱乐检测
亚虎娱乐手机版 扑克王app推广 太阳城申博最新网址 太子娱乐手机版
金沙城中心APP 12bet登录 龙虎赌博原理 亚虎国际App
老百汇娱乐城 优乐国际手机版下载 足球大赢家电子版 l全讯网
娱乐平台app 白金会娱乐官方网址 扎金花棋牌 澳门老百汇娱乐场
澳彩城 彩8注册 如意娱乐网 彩客电脑版 诺亚娱乐
天天好彩 幸运游艇开奖 速8娱乐 一号彩票手机 易购娱乐平台注册
马泰平台 如意娱乐网站 北京赛车至尊国际 盈彩网彩票 如意娱乐登陆
天游娱乐登陆 幸运飞艇2期计划 同创娱乐 银豹娱乐总代 丰尚娱乐招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