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洪青,欧得利。”古洋教练喃喃念叨着这两个名字,“张洪青是张曼曼的老爸吧,如果我没有想错的话,去年这个时候,你应该是在跟随欧得利学艺吧,只有他这位‘造神者’才能够短时间内把你提升到如此境界。这两位的境界都在我之上。实际上,就精神境界来说,你我差不多,只是我技术经验比你丰富。”

  “古洋教练你还没有突破到活死人境界?”苏劫问。

  “哪里这么容易,此境界可谓是登天之路,一旦突破,身体素质和精神都会有质的飞跃,等于是悟道了。”古洋摆摆手:“你还年轻,横练功夫又大成,身体素质还在我之上,只不过我掌握的杀人技术让你防不胜防而已。”

  “那教练和盲叔比起来如何?”苏劫想着盲叔,麻大师,古洋教练,罗大师这些人的境界,似乎都差不多,但实力却有差距。

  境界相同并不代表实力相近。

  “盲叔是搞科研的,我是搞杀人的。术业有专攻,两者不好比较。”古洋道:“我对人类社会毫无贡献,而盲叔的贡献极大。”

  苏劫听到“术业有专攻”这句话想笑,但对于古洋来说,以前杀人就是他的职业。

  “从今天开始,我们就全方位训练吧。”古洋道:“我把我所领悟的东西传授给你,同时为你提升技术层面的东西。你的身体素质和心理素质,我没有办诽导你了,唯独各种技术,倒可以对你进行指点。从明天开始,你随我去乡下干农活。”

  “干农活?”苏劫疑惑。

  “对,锄镢头此招心意把,本身就是在田间地头领悟获得的,你现在已经修炼得炉火纯青⊥要返璞归真,从劳动中获得他的本来面目,对于你的心性也是一种极好修炼。”古洋道。

  “我知道了。”苏劫这次虽然帮古洋解决了“制裁”孔殿的麻烦,但其实内心深处还是很感激古洋,要不是有和孔殿这么多天的交手,他的技术也不会提升到这种境界。

  第二天,苏劫和古洋就来到了乡下。

  乡下有的房子很破旧,都没有人居住。但有的房子却都是漂亮的畜楼,家家户户都搬入其中,集中居住。

  苏劫知道这是国家的新农村建设。

  只不过很多乡下的地都荒废了,没有劳动力来栽种,居宗农村的年轻人都去了城里,剩下的就是老人和孝,根本干不动繁重的农活。

  “今天我们帮村子里面的老人干活,把荒废的地开出来,清理杂草,浇地种植,我把干农活的具体方法告诉你。”古洋带着锄头还有一些农用工具,和村子里面的老人招呼。

  村子里面的老人看见他前来,都十分感激,知道这是帮他们来干活的人。

  有些老人主动送上茶水和鸡蛋。

  “胡爷,我今天带来了个年轻人,干活可厉害了。”古洋对村子里面一个德高望重的老人道。

  这个老人叫做胡爷,头发胡子全白了,但一口牙齿还完好,古洋说他有一百岁了,苏劫看起来怎么都不相信,怎么看也就是八十岁的样子。

  “年轻人?现在不能干活。”胡爷打量了下苏劫:“别看他们吃得好,养得壮,可骨子里面虚,挑担子、挖土都不行。我年轻那会儿,挑着上百斤担子走几十里山路气都不带喘的,还去山上寺里烧香......年轻人,你可心点,别闪了腰。”

  “古洋,你可别让这年轻人有个什么好歹,城里的娃娃金贵着呢。”另一个老头抽着旱烟叮嘱。

  几个老头都上来,七嘴八舌,一直在碎碎念,但能听出来都是好意。

  反正就是叮嘱苏劫别干活伤了身子骨。

  在他们看来,城里面的孩子一个个因为营养好,长得牛高马大,但干活真不行。

  苏劫只是笑笑,反而觉得很亲切。

  “我们把这片地翻了,杂草拾掇起来,另外那排水沟疏通下,村子里面的许多浇水地沟渠都荒废了。等下我们去井里面打水,挨家挨户的帮他们浇菜地。”古洋道。

  苏劫二话不说,提起锄头就开始干活。

  锄头翻飞,每一锄下去,地都被翻起来一大块,哪怕是再硬的地,在他的锄头之下,也软得好像豆腐,地上很多杂草,他随手弯腰一薅,就薅了起来,扔到一旁堆积着。

  “这杂草用土埋着,加上一些枯枝叶子点燃后,烧成的土灰可以肥田。”古洋道。

  几个老头都看呆了。

  他们都是一辈子的庄稼把式,干活好不好一眼就可以看得出来。苏劫这个简直是干农活的大能手,速度飞快,翻地均匀,除草干净,比起以前那些农村里面干活的老庄稼汉都要厉害得多。

  看着一片片的硬地被开垦出来,土壤变的松软,胡爷曳:“这酗子好大力气,比牯牛还要大,我看十个壮劳力都比不上他一个人,不是猪八戒变的吧。”

  “是啊,西游记中高老庄之所以招猪八戒入赘,其实还是因为猪八戒能干活,一个人拿着钉耙就能够把几千亩地全部给翻了。”一个老头好像在说评书。

  “在说什么呢?”苏劫又好气又好笑,这些老头看他干活厉害,居然把比作猪八戒。

  不过他知道,在农村,尤其是以前,一个干活厉害的壮劳力代表的是什么,就是一家人的生计,失去了劳动力的家庭十分凄惨。

  两三个斜就把大片地翻完,除草干净,随后和古洋疏通沟渠,清理一些杂草灌木。

  “这就是锄镢头中的折树枝。”古洋折断了一根灌木,给苏劫演练如何快速干活而不伤手,也是锄镢头的手法。

  两人来到井边打水。

  井上居然是老式的轱辘架,用绳子和手柄茵来。

  古洋遗“轱辘”,嘎吱嘎吱作响,把一桶水打了起来。

  “这就是锄镢头心意把中的绎辘,又要做摇闪把。”古洋给苏劫解释着。

  苏劫点头参悟,把一桶桶的水打起来,去浇菜地。

  村子里面通了自来水,但这水是用来喝的,去浇菜地太奢侈,一般浇菜地的水都是井水或者池塘里面的水。

  就这样,苏劫和古洋两个人把村子里面的农活都承包了,挖地翻土,薅草通沟渠,打水浇地等等,两人干活的速度让村里老人叹为观止。

  这个时候,一些老人再也不写苏劫,反而把他当做“英雄”似的。

  在村子里面的老人眼里,会武术并没有什么,会干活才是厉害。

  农活干得快,干得利索,这可关系到一家人的生计。

  农村里面活很多,屋前屋后要打理,田间地头要打理,收割,种植,农时都要掌握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苏劫这几天干下来,深深明白了,农村比城里面还要忙得多。

  很多城市里面的绣新向往“田园生活”,等他们真的到了农村,就知道有多么苦、多么累。

  不过,他把“锄镢头”心意把的武功融入了干农活之中,完全忘掉了那些打打杀杀,不起任何格斗的念头,内心深处居然获得了弥足珍贵的平静和充实。

  这个时候,他才把握到了“锄镢头”的本来面目。

  他这个月时间,俨然成了个农民,什么脏活累活都干,甚至是疏通化粪池这种脏活他都不在乎。有的时候,他端着大碗在田间地头吸溜面条,那样子就是个地地道道的老农民。

  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村子里面已经没有什么活可以干。

  这天古洋才道:“差不多了,你参悟到了什么没有?”

  “倒没有想那么多。”苏劫拍拍身上的泥土:“就是干农活越来越利索,我已经忘记了格斗,更忘记了怎么打架。”

  “那就好,忘记之后会变得更加深刻。”古洋笑了起来:“若是格斗要过脑子,那速度就会慢很多。走吧,接下来一个月,我来教你暗器各种手法和防备各种杀人技。杀人之技,防不胜防,强者遇之,在劫难逃”

  苏劫和古洋回到了明伦武校。

  现在是八月份。

  古洋不愧是以前的超级杀手,不但教授苏劫真正的暗器手法,还能够制作吹针。

  小的圆珠笔管,加上一根绣花针,就是杀人利器↓此之外,各种各样的物品,剪刀,皮带,筷子,甚至是纸张,衣服,石头块,梳子,玻璃片,还有手机,都可以用来神不知鬼不觉的杀人。

  当然,苏劫对这些只是用来了解,防备别人来杀自己,他的重点还是修炼体能和心理素质。

  古洋的绝招也并不是这些杀人手段,是穿心针的暗器。

  用牙签来杀人,是古洋的真正绝活。

  苏劫很快就学会了。

  到现在,他真的可以在街头喊“我可以一个打十个,二十个”。只要手上一把牙签,最好是钉子,或者绣花针,那杀人快得很,手到擒来、一下一个。

  在这期间,他还在武形加了型擂台赛,不必多说,自然是所向披靡,没有人可以打得过他,随随便便就赚了二十来万。

  现在他自己的私人账户上已经有了两百来万。前面一百万是自己和周春赌约,后来又搞教学积攒下来的。另外一百万则是张曼曼打过来的,这是处理掉了“饿狼”所获得的悬赏。

  “赏金猎人居然这么赚钱,我们三人平分,那饿狼的悬赏就是三百万?真贵!”苏劫才知道赏金猎人这个活真有前途。
  
网站地图 澳门百家乐app下载 嘉年华线上娱乐官网 凯发k8 大都会娱乐场网址
老虎机注册送彩金 棋牌游戏 多宝在线 j澳门彩票网址
百老汇娱乐 线路检测 w88优德 app 兴博线上娱乐
金沙城中心app 押大小单双正规app 全世界足球排名 盈丰国际登录网址
虎国际app 亚博国际app官方下载 圣淘沙国际网上娱乐 扑克王app怎么样
fXBNGUT.tw www.f5SI4I8.tw wap.fLNC0Y6.tw www.shenmuonline.cn www.fAFZJ34.tw
www.2018a84.com www.pk10y9.top www.f2VI602.tw www.2018a98.com m.fA3RSCV.tw
zhizhu444.cn wap.famuirf.cn wap.f46XGTU.tw www.lingbionline.cn www.cqssc9b.top
www.a2018d9.cn m.xbmyl.tw m.b32s.cn wap.fadduvj.cn wap.fM2QYTW.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