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开始我是为了变强,解决某些事情。但后来,我发现哪怕是功夫再强,也无封决掉所有的事情,人的力量在这个社会上是很渺小的。功夫练得再好,也守护不了想守护的东西,随后我的心态就变了。我想探索学习更多的知识,也想帮助更多的人,另外还想让功夫能够传承下去,最重要的是,我希望从功夫之中,寻找到一种让人心真正安宁的精神,然后让所有人都能够从中获益。”

  苏劫从战乱之地回来之后,想了很多。

  而在帮助村子里面老人用功夫干农活之后,得到老人们的赞叹和感谢,他思考更深了。

  他在干农活的时候,看着一片片土地被翻好,杂草被清理出来,利用“锄镢头”心意把干成的事情,他心中所获得的成就,远远比用“锄镢头”打败一个高手来得踏实。

  现在,他的心里觉得,哪怕是用功夫打败世界第一,也不如用功夫来锄一亩地有意义。

  此时此刻,他的心态发生了翻天覆地之变化。

  “好了,不谈功夫,每个人学武都有自己的目的。”乔斯道:“苏劫,我要问你另外一个问题。”

  “你问吧。”苏劫点头。

  “什么是国家信用?”乔斯问:“世界上有的国家,盲目发行货币,导致通货膨胀。但是几乎是所有的国家,都有这个问题,那么国家还有信用么?我们为什么不能够脱离这个信用,建立一个不由人来控制,绝对中立的机制?”

  听见乔斯问这个问题,苏劫立刻就想到了风恒益和他背后的组织,还有暗网、虚拟货币等等。

  乔斯肯定被动接受了他们的理念。

  “乔斯,国家信用是千百年来文化凝聚的一种精神。”苏劫语气变得非常凝重:“我们国家在百年前,遭遇到了很多苦难,这其中的历史你也知道,但很多人都没有因此放弃希望,而是舍身忘死,最终完成了复兴。国家信用就是当它出现危险的时候,我们会毫不犹豫的为它去死。我知道你加入了某个组织,但你扪心自问,当那个组织出现危险的时候,你会为它去死吗?它值得你为它去死吗?”

  “它值得我为它去死吗?”乔斯听见这句话,似乎被雷击了一下,整个人呆住了。

  “一个不值得为它去死的东西,值得跟随吗?”乔斯自言自语的道。

  陡然之间,他目光坚定起来,猛的站起:“苏劫,谢谢你,我想明白了,某个东西,不值得我为它死。而功夫,我可以为它去死。”

  “你想明白了?”苏劫心中也极其高兴,他知道,自己的这句话打动了乔斯,使得乔斯下定决心,脱离风恒益,甚至他背后的某个庞大组织。

  “我想明白了。”乔斯点点头。

  “但你恐怕会有危险。”苏劫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

  “我知道了风恒益不少秘密,也知道那个邪恶组织上的一些事情,甚至接受了他们的训练,做下了不少罪恶的举动,我被他们洗脑了。不是你,我还沉醉于他们的梦想之中。”乔斯道:“在上帝眼里,我是个罪人,我背弃了光明,投身黑暗,现在该是我洗刷罪孽的时候了。”

  “和我一起吧。”苏劫伸出手来,“乔斯,我们是好朋友,有什么事情,一起担。”

  乔斯也伸出手来和苏劫握在了一起。

  “乔斯,我要组一个局。十月份,我的点道武术馆要参加昊宇杯,我是阎,但最少还要凑齐两个人才可以,当然四五个最好。”苏劫道:“我已经有了两个人选,你可以作为我的第四个同伴。”

  “你要参加昊宇杯?”乔斯一惊:“你可知道,昊宇为什么要举办这次比赛?”

  “愿闻其详。”苏劫多少知道一些,不过乔斯是风恒益身边的人,肯定知道某些他不知道的秘密。

  “昊宇集团成立了体育部门,这个体育部门的负责人是风恒益,他要一鸣惊人,就要弄出来声势≠办一次大的比赛,让无数高手都在上面搏击,构成巨大影响力,以高额奖金做为噱头,就是一次巨大的热点盛宴。”

  乔斯道:“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这场比赛,纯粹是为了风恒益自己而准备的,他会在这场比赛之上,一一击败所有的国内外高手,包括现在国内排名第一的柳龙。一旦他获胜,知名度会猛烈提升,他所在经营的体育部门也会爆发,他可以推行他的武术理念,把自己的武术变成全世界知名武术,甚至可以比肩空手道、柔道这些沉淀百年的格斗术。这其中的商业价值非侈大。

  乔斯叹气:“他要把这比赛一直办下去,办成全世界最大的赛事品牌,甚至是任何天下第一人,都要打他的这个比赛才能够得到认可〈参赛的人多了,自然就能借助比赛获得数据。目前,昊宇的短期目标是吞掉明伦。”

  “一场赛事又怎么能够吞掉明伦武校?”苏劫问。

  “很简单,明伦武校也会有团队参加这次比较,他会在比赛之上,打压这个团队,让团队的成员出丑,对明伦武校声望造成巨大打击。学校的全部都是靠名声支撑,一旦名声受损,学校也就基本上丢了魂。”乔斯道:“而且,风恒益还会在国际上的媒体动手脚,从而达到进一步低价入股掌控明伦武校的目的。你想想,这场比赛过后,明伦武校的参赛团队一无所获,被大肆炒作,是不是对武校声望有重大打击?”

  “风恒益的阴招很多。”苏劫点头。

  “其它还有许多手段。”乔斯道:“不过你想拿到冠军,最后肯定要战胜风恒益才可以,不战胜他的话根本没有任何意义。以你的功夫,我也拿不准。但我的直觉告诉我,他更加可怕一些。”

  “你的直觉很准。”苏劫道:“我的修炼虽行成就,但要对付他肯定不是对手。他的底子太厚了,我虽然努力追赶,可时间太短,难以突破。”

  “但你才短短一年,就远超过我。”乔斯想从苏劫这里获得经验,在他看来,这就是奇迹。

  奇迹既然可以发生在苏劫身上,那也可以发生在自己身上。

  因为所有的奇迹,背后都是科学,只要剖析了其中的道理,谁都可以达成。

  “我会把我的经历都告诉你。”苏劫站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我们一起把功夫的精神传递出去。现代社会,功夫没有必要私藏,用公开大家一起研究。不过我倒是好奇,你在风恒益手下是怎么训练的?进步居然也这么快?”

  “首先是体能训练,那里每天给我服用各种提丰训练营出产的保椒,再就是机械臂按摩放松,另外是一整套的智能机械诊断来恢复体力,使得训练量大大提升。除此之外,每天进行对战练习,在东南亚的地下拳厨行生死搏杀,模仿古罗马的角斗训练。我们有一批同样的训练学员,但在角斗场的一次乱杀中,都没了,只有我一个人活了下来。”乔斯寥寥几句话,就让苏劫感觉到了提丰训练营的残酷。

  在这个训练营的训练之中,有大量的学员会被死亡淘汰,存活下来的都是精英。

  这里训练的死亡率比起各国训练超级特工还要高得多。

  乔斯居然能够活下来,也是个奇迹。难怪可以提升如此之多。

  “你有没有修炼固定的功夫?”苏劫问。

  “有,是一套关节操、呼吸法和冥想,是用来锻炼体能修养身心的。另外就是一套专门的格杀术。除此之外,匕首,吹针等暗杀手段也都专门上过课程。我们的课程基本上有体能课,实战课,心理课,暗杀课,窃听课,观察推理课。”乔斯细数着。

  “观察推理课是什么?”苏劫问。

  “就是从人的相貌举止言谈推测这个人的生活习惯,以往经历,还有他的性格和喜好,同时预测他未来发展的趋势。”乔斯道。

  “这不是风水相术么?”苏劫明白了’校的学生恐怕也会有这门课程,用来发现犯罪分子,或者是人心理深葱没有潜伏的犯罪因子。

  麻大市时候也被刑警那边请过去讲解从人的面相判断罪犯的经验学科。古老的相术在破案方面也有帮助。

  “我先回国一趟,回家里安顿各种事情。”乔斯道:“风恒益现在还不知道我已经背叛了他,我要虚与委蛇一阵,在最后关头,把他绳之以法。不过他为人十分精明,没有留下来什么证据。如果我要抓的证据,怕还要潜伏一阵子。”

  “这太危险了。”苏劫很想扳倒风家,可绝对不会让乔斯去干什么“潜伏”冒险。

  “风恒益给了我任务,就是接近你,取得你的信任,掌握你的动静,然后在最关键时候,给你致命一击。”乔斯道:“所以我今天来的目的,也是如此。可我内心深处还是在犹豫,直到你说的那句话,我便明白了,他不值得我为他做事情。但我背叛了他,他绝对不会放过我,此人的手段非常残忍,而且背后势力极大,我必须心。”
  
网站地图 比基尼娱线上乐城 兴发娱乐 豪博娱乐网站 齐发国际娱乐城
娱乐平台 易胜博体育 凯发k8官网下载 菲彩网址
平台 线路检测 利澳娱乐 永利皇宫会员注册登录 赌博游戏机平台
宝运莱国际娱乐城 亚虎官网pt 比基尼娱线上乐城
足球星级怎么排名 国家足球星级排名 远博娱乐下载 七乐app下载
菜鸟娱乐平台q 欧亿娱乐代理 拉菲II娱乐 幸运飞艇最新公式 娱乐平台登录
CC娱乐 如意娱乐彩票 多盈娱乐 多盈彩票 久久彩
幸运飞艇计划 鼎博网址 凤凰国际彩票吧 注册彩票网站 東森娱乐
天游娱乐玩法 速彩娱乐用户登录 如意娱乐网址 天游娱乐介绍 满堂彩时时彩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