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体壮如牛的保镖对苏劫武力压制。

  一个踢膝盖,两个擒拿手臂。

  哪怕是职业格斗者也有双拳难敌四手的时候,更何况现在是六个手。这种配合,对方也不是普通人,而是训练有素的职业保镖。

  可在苏劫的眼里,这些人速度太慢了,力量很小,和孩子差不多。

  他身躯动都不动,双手一抖,脚下同时反踢。

  吧嗒!

  两个按手臂的保镖只觉得好像按住了一头大象,强大力量一经甩出,他们手臂顿时脱臼,发出惨叫。

  而苏劫后发先至的一脚踢在了另外那个保镖的大腿肌上。

  刚才踢苏劫膝盖的保镖慢了一拍,脚还没有到苏劫膝盖上,整个大腿肌便被踢得痉挛,站立不稳,倒地不起。

  随后,苏劫又是两脚,分别打在其它两个保镖的腥肚子上。

  另外两个保镖也直接倒地,不断抖动哀嚎。

  苏劫这是手下留情,踢的是他们腿部肌肉,只会造成短时间的抽搐痉挛,事后最多是乌青疼痛一周,如果他是踢关节和骨头,几个保镖的腿都要全部残废。

  “走吧。”不到五秒钟,六个保镖全部都被苏劫干趴下。

  本来谭大世还在考虑要不要打架,转眼就没他什么事了。

  谭大世也有两把刷子,但看样子只是擂台训练,没有打过野架,遇到事情还会犹豫不决。这就是擂台阎的不足之处,当断不断,畏首畏尾。

  “老大就是狠。”谭大世打了个冷颤:“会不会有麻烦?这群保镖明显是大人物的马仔,前来清场,只是推了林汤一下,让我们靠边,并没有干什么事情,你把他们打成这样,万一背后的大佬有什么背景......”

  “怕了?”苏劫淡淡看了谭大世一眼:“如果不是我拉得及时,林汤牙齿都摔断了。你也太怕事,这些卸啰耀武扬威,给他们个教训也是应该的。”

  林汤脸色一直铁青,听见这话,总算是缓和了一些,心中出口恶气,同时他内心深处暗暗佩服苏劫敢于担当,做事果断。

  “这个朋友我交定你了。”林汤道,本来,他和苏劫虽说是大学同宿舍同学,刚才还行合作,但才认识一天,还是本着一码归一码的生意原则。但经此一事,在他心中立刻便上升到了朋友高度。

  “走吧。”苏劫看了看这些在地面上呻吟的保镖,全无所谓,经历了枪林弹雨的他,这都是比蚂蚁还小的事情。

  他和三人正要走出去。此时,门口又进来了四个人。

  为首的是个中年男子,穿着运动休闲服,跑鞋,带着高尔夫球帽,看起来是那种成功的经商老总,刚刚从球场上回来,还没有来得及换衣服。中年男子身后跟了个瘦瘦的保镖。

  而他的旁边,是个年轻女子,大约二十五岁。在女子的身边,有个穿着唐装的中年人,有胡须,看起来好像某位大师,又有些类似于管家和保镖。

  这些人,貌似是相互谈生意。

  “云总,我们九鼎安兵对可以做到万无一失,保护您的安全,尤其是在国外,您完全可以放心的在很多地区做生意,不用担心被当地黑帮威胁。”那个年轻女子对身边的老总介绍。

  刚刚说到这里,四人脚步同时停滞,他们都看到了院子中倒在地上呻吟的保镖。

  那个年轻女子说话声顿时卡在了嗓子眼儿里。

  “怎么回事?”身穿高尔夫球衣球帽的中年男子“云总”立刻皱眉。

  他的目光扫向了苏劫等四人。

  但怎么看,也不像是这四人干的。他们四人身上并没有拉扯和打斗的痕迹,而且这四人一看明显就是学生,甚至在王顺的胸口,还有刚刚领取的大学校徽。

  年轻女子明显是这群保镖的老总,之所以让保镖清场,也是为了在这“云总”面前展现实力。但谁知道却出现了这样的状况。

  她对身边的“大师”使了个眼色:“老彭,你去问问。”

  身穿唐装,留着胡须的老彭向苏劫等人走来,直接询问:“这是怎么回事?”

  老彭的气势极足,林汤本来要争辩什么,但看见了这老彭的眼神,不知道怎么就说不出话来』光是他,谭大世、王顺也缩了缩,有些怯场。

  苏劫眯着眼睛,摆摆手,就说了几个字:“请你让一让。”

  他是何等聪明,立刻看出了这些保镖的来历和女子的关系。

  这时候懒得和他们说什么。

  嗯?

  老彭眼神陡然凌厉起来,十分刺目,手臂一弹,如同剃刀,五指如钢勾,就抓到了苏劫的肩膀锁骨这一块,是“大擒拿”手法。

  武术擒拿之中有“熊拿”和“大擒拿”。

  熊拿是指拿手臂肘关节以下的部位,如手腕,手指。

  大擒拿则是拿全身每个部位。

  这老彭出手极快,手法毒辣,全部都是传统武术的韵味。

  因为现代格斗之中,是没有擒拿技的。带上拳套,还怎么擒拿?

  而且,他的手指长,硬,带着青色,好像铁,似乎练习过鹰爪等指功。

  这种也是属于横练,练习得到家的人,一爪抠上去,可以把墙里面的砖头都抠出来,更进一步,抓住人之后,连骨头都可以捏碎。

  这老彭出手擒拿,苏劫就感觉到了凌厉之风。

  他身躯微微一侧,闪身躲了过去。

  “嗯?”老彭再次惊讶了一声,他没有料到苏劫这个大学生居然可以躲过自己的擒拿。这一手擒拿他至少练了二十年,抓奏砖都可以捏成齑粉,出手之快,更是如疾风闪电。

  “这些保镖是你打的?”他停下来,盯着苏劫:“为什么要打他们?”

  “你们清倡嚣张太粗暴,差点摔倒了我同学。”谭大世指责。

  “既然你承认是你做的就好,好像也会一些功夫,孝子不知天高地厚。”老彭并没有理会谭大世说什么:“看来你们都是Q大的学生,我也不难为你们。你怎么打的这些保镖,我就原封不动还给你们。手臂脱臼、肌肉痉挛一样不少,算是给你点刑训。”

  老彭眼神锁定了苏劫。

  苏劫听见老彭的这话,曳,并没有开口。

  老彭又是一抓,拿向了苏劫的胸口衣服,同时脚下一催,腿如毒蛇,无声无息的踢来,甚至都没有看到任何他下半身动的痕迹,但脚突然出现,和魔术类似,肢体运动居然可以到达这种境界。

  这才是真正的“无影腿”。

  所谓“无影腿”,是南派拳法中的一种低腿,古时代高手穿着长衫,腿隐藏在长衫下面,对着人的脚趾,胫骨,腥肚踢,踩,踏。很阴险恶毒,往往有人脚趾断了,胫骨裂开,都没有看清楚对方是怎么出腿的,所以叫做无影腿。

  现在,老彭虽然没有穿长衫,但他的腿法极低,而且阴险,动作短续快,直奔苏劫的腥肌肉处,要把他踢得跪下。

  上手抓,下面踢。

  连环动手,快准狠三法齐备,这才显现出来了老彭的真功夫。

  苏劫看也不看,向前一挤,在毫厘之间就把老彭的抓踢给抗住。

  老彭的手抓他身上,似乎抓到了一块铁,踢在他的腿上,如同踢到了精钢之上,自己脚都疼得快要裂开。

  他觉得自己面对的不是个人,而是座铜铁之山。

  苏劫横练大成,练成了“金身”,除非是匕首利器,拳脚攻击根本对他没有效果。哪怕是老彭的拳脚有穿透力也没用。

  吧嗒!

  硬抗了对方一击的时候,苏劫巴掌扬起了。

  心意把,“锄镢头”。

  铺天盖地的打了下来。

  此把苏劫经过多次磨炼,最后和古洋又在村子里面干了一个月农活,已经把所有意境都练得随意切换,可刚可柔,可大可小,可狠可善,可佛可魔......

  此招真的是把所有武学意境都融入其中,气质千变万化,却又始终如一。

  “不好。”老彭看见苏劫起把,巴掌升空,他居然有一种太阳飞出地平线,悬挂中天,普照万物的感觉。

  阳光之下,无处可逃。

  苏劫这把,就是煌煌大日,升腾而起,光芒无穷。

  现在苏劫的这把意境,是自己在山顶观察日出而参悟出来的。

  起把抬手,就是日出云海。

  落把下盖,就是光照大千。

  起落之间,手掌已到了老彭的脸上。

  没有人可以逃得过这一把打脸。

  老彭也不能。

  啪!

  清脆一声响,老彭被打得眼冒金星,整个人好像喝醉酒似的转圈,一屁股坐在地上发呆。

  在他脸上出现了一个巴掌印,连指纹都清晰可见,似乎被人画上去似的。

  苏劫还是手下留情了。

  否则以他的掌力,老彭脑袋都会打烂打扁。

  “走吧。”打了老彭的脸,让他闷在地上回不过神,苏劫好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新,直接到门口,看着这女子和“云总”,就说了几个字:“不好意思,麻烦让一让。”

  他语气很客气,有礼貌。和刚才的行为完全不符,让人感觉到了寒意。

  女子和“云总”还有那个保镖被他气势所摄,居然主动让开,不敢阻拦。

  王顺、林汤、谭大世连忙跟上,完全以苏劫为主,有些马首是瞻的味道了。

  等苏劫四人快走出胡同,那跟在“云总”身边的瘦保镖似乎要追上去,但突然传来了老彭的声音:“万万不可。”

  老彭勉强站起来,醒了闷,立刻阻止。
  
网站地图 皇马娱乐场 乐8娱乐帐户注册 各国足球的星级 老虎机下载app送38彩金
大奖娱樂城 申慱澳门赌场 十六铺娱乐线路检测 龙8APP
嘉年华国际娱乐app 利澳国际彩票平台一 宝运莱路线2 万博体育平台
w88优德 财神娱乐场 齐发娱乐官网 下载5782APP
澳门百老汇游戏官网 天时娱乐平台app 安装程序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亚虎娱乐在线平台
极彩娱乐官网 亚洲彩票平台注册 万恒娱乐 诺亚娱乐 彩8娱乐
分分彩计划 拉菲娱乐 如意娱乐网站 博悦彩票网 汇丰在线注册
金沙彩票 j8彩票网 江苏快3走势图 彩9彩票 亚彩会登录
菜鸟娱乐APP 最权威的彩票网站 吉利彩票 多彩彩票 江苏快3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