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劫也不知道自己姐姐在国外遇到了什么,不过他还是很放心的,老爸苏师临说了没事,那应该不会有什么漏洞。

  虽然不知道自己老爸以前是做什么的,可凭借一手暗器功夫,把自己的牙签反弹回来,那真可以做到杀人于无形。

  而且老爸的人脉很广,居然连中龙的董事长宋龙华都给面子。

  宋龙华是大企业家,出了名的一丝不苟,刚正不阿,而且深居简出,老老实实做企业,这种人想要他给面子,那身份地位该有多么特殊。

  虽然不明白其帜弯弯绕绕,可苏劫知道某些事情自己现在插手不上。

  他还是一心一意完成自己的计划,读书,学知识,强壮体魄,历练心灵,发展人脉,等财势力三相合一,必可蜕变。

  晚上回到宿舍,王顺在看书,谭大世在拿哑铃练力量,滚轮练腹肌,而林汤还在看股票期货等金融方面的信息,他一目十行,速度极快,那数据流如同瀑布,苏劫看了之后都反应不过来,但林汤看得津津有味。

  “苏劫,你如果有兴趣,我可以帮你做做投资。”林汤看着苏劫躺在床上似乎睡着了,但似乎又没有睡,不由得开口。

  “你搞股票,期货,这些东西风险太大吧,我看新闻,哪怕是做得好的操盘大师,一下失手,也倾家荡产。”苏劫是个务实的人,他知道林汤是操盘高手,但还是要先观察观察,另外,就算是观察好了,也要谨慎投入。

  这东西风云变化,就和天机一样难测,就算是全世界也有金融危机的时候,人力在这种滚滚大势面前,真的无能为力,还是安安稳稳的好。

  虽然苏劫现在也没有多少钱,身上就两百多万,但这些都是他一点点攒下来的。

  “也是,你有你的顾虑,这东西你不熟悉,我也不敢打包票。”林汤点头,又去看他的数据了。

  苏劫直接开始睡觉。

  宿舍里面不安静,周围也离的很近,有些新生叽叽喳喳聊天,很是热闹。一般人根本睡不着,但苏劫无所谓。

  在这里,更可以锻炼他心神宁静下来的功夫。

  哪怕是吵翻天,他依旧是可以进入自己世界,外面的一切,都充耳不闻。

  他心灵一动,突然想起来了一句脍炙人口的经文“无眼耳鼻舌身意”。

  他开始尝试,让自己失去听觉。

  不一会儿,四周的声音渐渐消失不见。

  在刚才,充耳不闻是听到了,不放在心上。而现在是断绝了听觉,似乎变成聋子,任凭外面吵得再厉害,在他这里都成了无声的画面。

  突然,他觉得变成了聋子似乎也很有意思,听不到外界的声音之后,有一种极其清静的感觉。

  随后,他尝试着断绝自己的各种感官触觉。

  口的感觉,眼的感觉,鼻子的嗅觉,身体皮肤的敏感。

  整个人就如植物和木头。

  唯独“意”,他不知道怎么断绝掉。

  也就是说现在的苏劫,能够操纵自己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

  思维,把感觉器官断掉,但内在的核心“意”,却无法彻底断掉。

  “无眼耳鼻舌身意”,他只能够做到“无眼耳鼻舌身”。

  就算是植物,也有生命,意就是生命,如何断掉?

  他终于摸索到了“活死人”境界真正门槛,只要断掉那个“意”,就可以踏入。在以前,他虽然可以进入“非想非非想”的那种境界,不过却是在睡眠之中,而现在,他觉得自己似乎可以在运动中进入。

  最近,他**上的运动锻炼得少了一些,萨代之的是心灵上的各种领悟和细细参修。

  每时每刻,他都在分析自己念头性格的变化,总结得失。

  思维控制情绪,情绪控制神经,神经控制大脑,大脑控制身体。

  这一套生命流程行为,到底是怎么萌发的,他在追溯本源。

  渐渐的,他似乎要勘破某些东西。

  这种东西就是心理素质上的变化,不比功夫和格斗,普通人想学都学不会,是要靠悟性的。

  苏劫现在这种心灵上的修行,已经和古代那种真正修禅高僧高道没有什么区别,甚至还要超过他们。

  欧得利要寻找的,也就是这种高人。

  苏劫明白,现在的格斗界,有些高手,哪怕是可以横扫拳坛,但他们的心理素质其实还不过关,在大战之间,会焦虑,会失眠,甚至连第一层“细想”都没咏达。

  他们之所以厉害,那是从朽练,各种训练体系跟上,一心一意,把这个当成了职业。

  苏劫现在的水平,应该是国家级,有可能和现在等级分第一的高手柳龙做对抗。

  柳龙从几岁时候就开始练习,底子比苏劫厚多了。

  苏劫之所以能够迎头赶上,是因为就在被盲叔“关汹屋”的情况下,踏入了“非想非非想”的境界。

  这放在古代,有可能就是突然顿悟“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的禅宗六祖那样的人物。

  “你们发现了没有?他好像没有呼吸了。”

  就在苏劫睡的时候,其它三个人还没有睡,最先发现的是谭大世。

  三人都看了过来。

  果然苏劫在睡觉的时候,几乎没有呼吸和心跳,只是偶尔感觉他动了。

  “别打扰,这是在练功。”林汤道:“他的确是厉害,我们宿舍有这样的人罩着,以后不是出门横着走了?”

  “我们也可以成为功夫高手!”王顺道:“学他,也开始睡觉吧,不要熬夜,从今天做起。”

  “外面这么吵,怎么睡得着?”林汤皱眉:“我有些神经衰弱。”

  “你是用脑过度,分析股市这是烧脑子的事情,像我就睡得好,要锻炼才行。”谭大世笑了,“我除了高考前夕没有睡好之外,其它时间都睡得香。高考失眠,差点没有考上Q大,还好过线了。”

  “还是早点睡吧,明天军训,不然没精神。”王顺也躺下了。

  四人关灯,睡觉。

  本章未完,请翻页)

  就连林汤也不看国际隔夜期货行情了。

  第二天一大早,苏劫首先醒来,五点钟,本来大学宿舍是早上6点开门,不过有一些要考涯学生很早就会起来,和宿管去说,让他们早点开门,好去图书馆或者教室学习,所以在五点也能够开门。

  不过按照苏劫以前的做法,凌晨三点就起床锻炼,宿舍大门肯定不会开放。

  “老大起来了?”在苏劫起来的时候,其他人都醒来了,期待苏劫教他们功夫。

  几人飞速的洗漱完毕,来到了操场上♀个时候操场上已经有一些人在锻炼了,大多是大学老师,还有体育生。

  “我教你们站桩找根吧。”苏劫是个好教练,毕竟他在点道武术之中也教过很多人,自从上次在柔道高手穆强那边获得了“根”的概念,他回去仔细琢磨,凭借自己的风水相术等知识,觉得这的确是武术之中重要理论。

  “根”不光是武术帜平衡性,更重要的是立身中正,气沉丹田之本。

  苏劫双手环抱,让这几个人站了个“混元桩”的姿势。

  这站桩姿势很简单,就是如虚抱个水缸,整个人敝平衡。

  在几人站好之后,苏劫稍微看了下,发现就算是谭大世其实也没有找到自己的“根”之所在,精气神散乱,一举一动,没有行如风,疾如电,动如雷,静如山的那种感觉。

  用传统武术的话来说,谭大世就是外家,还没有掌握到真正的内家真谛。

  苏劫先让他们通过站桩,固本培元,找到自己的“根”,这样一来,再通过套路练习,在运动之中,也敝“根”不椅,就如一株大树,哪怕是狂风乱吹,树干椅,但是大地深处的根是很难移动的。

  等套路练习好了,在运动中也可以敝“根”不丢失,慢慢壮大,再和人进行对抗性的实战练习。

  这就是传统武术的练习方法。

  苏劫发现,现在教这几个宿舍成员,也只能够用这种方法来进行,其它方法都不合适。

  欧得利上来就教自己横练的那种方法肯定不妥。

  站了一会儿的桩,苏劫把基本要点告诉三人,帮他们调整姿势。

  “不要东倒西歪,最重要是拿撰气神,竖立旗杆。”苏劫道,“向下扎根,如一池浑浊的泥水,经过长时间沉淀,泥沙沉入了塘底,整个人就变得清楚了。”

  谭大世虽然无法领会,但还是很努力的站着,如果不是他看到了苏劫的厉寒处,绝对以为这种东西都是骗人的。

  “嗯?”苏劫发现,在站桩方面,王顺这个来自农村的学霸酗天分最高,一会儿就进入了状态,而林汤也不差,身躯在他的调整下,心态和气息都开始向下沉降,唯独谭大世,还是不得要领。

  按照道理,谭大世的实力可以打几个林汤和王顺,但就是无法把桩站好。

  “这应该是格斗的习惯,久了改不过来。现代格斗一上手就是猛打猛击,见效快。但久而久之,心很难静下来。”苏劫在教人的过程中,也是在研究和推敲,他渐渐体会到了欧得利的那种感觉。

  本章完)
  
网站地图 万博体育网 易胜搏体育 弘润国际娱乐 世界杯足球星级
a8娱乐官网地址 太子娱乐下载 丰亿娱乐登陆 158nn.com
必兆娱乐 大奖娱乐城网站 全职魔法第三季吉吉影音 如意坊app
ebet娱乐 亚博注册 噢利国际娱乐 扎金花游戏平台
明升娱乐平台 财神娱乐靠谱平台 亚博体育平台注册 扑克王棋牌
拉菲平台 678彩票网 万博娱乐平台 天游娱乐挂机 东升国际彩票
北京赛车至尊国际 拉菲II娱乐 名人娱乐 盛源彩票 拉菲娱平台
圣亚娱乐 1号庄注册 大通彩票 亚上彩是真的吗 万博国际娱乐
银豹娱乐 七彩平台 678彩票网代理 秒速赛车全天计划 至尊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