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刀的双臂连环,带着呼啸,压迫杀戮而来。

  他踩着苏劫的中线,如磁铁吸引,让苏劫跑不掉,甩不脱。

  苏劫气势高,他的气势更高,这个时候,就显现出来了此人的真正实力,前面都是闹着玩的,他不可能输给一个大学生。

  面对攻击,在别人的眼中,苏劫是形势逆转,岌岌可危。

  但在苏劫自己的心中,再危险的局面都遇到过,这根本不算什么。

  轰隆!

  苏劫双臂环抱,再次长啸,声音更大。

  啊!

  周硒着的彪形大汉个个脸色剧变,捂朵,连滚带爬,就算是于江也立刻逃离得远远的,苏劫的长啸声音超过了某种分贝,如果再这样下去,耳朵都会失聪。

  啪!

  苏劫的手臂在环抱过程之中,打了出去,正好打在了沈刀的腕关节处。

  沈刀手腕一沉,没有被打中,但进攻路线已经被破坏。

  手腕被苏劫稍微扫了下,火辣辣疼痛,对方好像刀片绞肉机,可以把人直接搅碎撕裂。

  苏劫的体能绝不止于此,一次次的锻炼,一次次的修行,早就让他看空了许多事情,风里来,雨里去,枪林弹雨之中,也让他养成了最为坚强的意志。

  当然,沈刀也是经过了枪林弹雨的人,但他的体能比起苏劫还是要差一些。

  这不是他的错,而是岁月不饶人。

  两人相差了十八岁之多。

  “又翻转过来了。”于江看得心惊肉跳,他本来认为苏劫会失败,因为沈刀开始绝地反击,而苏劫气势衰弱。

  但是现在,苏劫气势再次拔高了一层,速度变得更快,力量更大,动作更为凶猛,就如打了一针兴奋剂,全面调动了运动神经。

  他陡然升腾出来了一种感觉,就是苏劫似乎没有底,一次比一次爆发出来更强的力量和攻击。

  杀!

  沈刀也被激发了热血,他终于开始认真了。

  本来清澈的双眼,开始充满了血丝,他的动作之中,蕴含了一股血腥味,狠辣之中带着妖魔的味道。

  这种神态看起来就可怕,哪怕是高手看见了,都要退避三舍。

  这是全身进入状态,真正蹿搏杀之中,已经忘乎所以。

  唰唰唰!

  他连续三手刀甩出,刺爆了空气,如大枪点头,一点就回。

  他的攻击很奇怪,是从下而上的甩出,把自己的手当成鞭子。

  一甩就发出啪的声音。

  那手刀为尖,甩出去的刹那,点向苏劫身上关键性的穴位。

  这才是他的杀手锏,“绳镖手”。

  如同钢镖绑在绳索上,甩出,收回,再甩出。

  整个人配合步法,忽东忽西,忽左忽右,忽南忽北,忽前忽后,长远都能够打击。

  苏劫看见他真正的进入状态,也深深吸了口气,整个人陡然断掉了五识。

  眼耳鼻舌身的感官。

  唯独剩下一点意识没有断绝。

  也就是说,他已经不用皮肤的敏感来感受气流,也不用听觉来判断对方,更不用嗅觉和视觉来看对方。

  但这样一来,反而是对手在心中更加清楚了。

  此时此刻,他似乎进入了太极拳中只有拳谱才记载的一种心理状态“人不知我,我独知人,英雄所向无敌。”

  最近,他在研究断“眼耳鼻舌身意”的心理状态,渐渐有了一些成果,在睡觉的时候,五识可断,但第六识意难断。

  如果断掉了六识“意”,那就会进入活死人之境界。

  现在,在危险的战斗之中,苏劫居然也开始冒险做实验,断掉自己的五识,用来对抗沈刀,这是十分危险的行为,可他浑然不在乎。

  普通人在打架的时候,也会遭遇到突然一下,大脑发懵,整个人不知所谓,歇斯底里癫狂的乱打,根本不知道对手在哪里,也不知道自己在打什么,乱砍乱杀,听不到,看不到,闻不到,感受不到的状态。

  这种状态,和断五识差不多,只是毫无章法,白费力气。

  但在这种状态之下,力量是最大的,谁都不敢靠近。

  “不好!”

  就在苏劫自己断掉五识的刹那,巨大危险涌入了沈刀的心头,他身躯本能后退。

  轰隆!

  果然,苏劫的力量再次增加了,整个人的四肢似乎被注入了某种膨化药剂,肌肉凸起,把脂肪全部撑到了一边去。

  然后,苏劫的双臂抱而不圆,忽起忽落,朝他罩来。

  咔嚓!

  他猛的一手刀插在了苏劫的胸膛口,但对方好像没有一点事,反而把他的手震得差点骨折。

  苏劫又是一把“锄镢头”当空打下来,浑身坚硬,真正有些类似金刚不坏之身,只要是拳脚徒手打击,都不能对他造成任何破坏。

  这下的威力更加巨大,当空落下来的时候,好像不周山倾倒,一挖之间,大地都被翻转过来。

  沈刀硬接了一下,整个人好像被打入了地中,膝盖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双臂发麻。

  “此人的身体素质真是强大。”沈刀再次身躯缩小,加速了自己的身法躲闪。

  可这次苏劫并不让他如意,而是越来越快,紧紧摇。

  砰!

  一把打来,如水库泄洪,震耳欲聋。

  又一把打来,如雷电下击,劈山开石。

  再一把打来,如山崩海啸,泯灭陆地。

  第四把打来,如天神开物,慑服群魔。

  第五把,却又回归平凡,如老农锄地,春播秋收。

  苏劫连续五把“锄镢头”,每一把招式相同,动作相同,但意境却截然不同,有时锋利,有时沉重,有时平和,绵里藏针。

  但把把都让人难以逃脱。

  沈刀怎么躲闪,都无法逃脱苏劫的锄镢头,只能够硬接硬挡,连续五次下来,他也全身发麻,牙齿发酸,骨子里面都有一种仆渗透出来,有些地方原来的伤口隐隐作痛。

  “不好,这是体力不支了。”沈刀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既然如此,那就.....”

  他正要想办法,但突然之间,苏劫停手了,反而退开几步:“这次就算了,我很难打过你。”

  “如此也好。”沈刀沉默了一下,他知道苏劫如果继续逼迫下来,他恐怕要落败,但他也有拼命的方法,只是拿出来不值得,两人今天是一瞅单比试而已,弄得你死我活,根本划不来。

  “居然和教官打了平手。”许多彪形大汉再次议论起来。

  他们知道沈刀的厉害,而且在沈刀接二连三的爆发之中,已经用了全力,居然硬是拿不下这个大学生。

  “好杏。”沈刀调整了心态:“于江,你带来的这个兄弟真是厉害,没有让我失望。”

  “我说得不错吧。”于江其实心中也十分吃惊,他的功夫不差,看得出来如果再打下去,苏劫可能会胜利,不过在紧要关头及时收手了。

  正是因为苏劫的及时收手,显现出来了他的收发自如。

  “你们都继续训练!”沈刀对所有的保镖发出命令,随后对苏劫和于江招招手:“我们去那边说。”

  三人来到了训练吃边的一间茶室中。

  这茶室里面并没有茶水,只有白开水、牛奶等饮用品。

  苏劫知道,哪怕是茶对于普通人有好处,但对于修行者也会产生某种刺激,会影响精神方面的一些东西,导致激素分泌紊乱。

  真正的修行者,很少喝茶。

  “你是怎么练的?”沈刀坐下,给苏劫丢了一瓶白开水过来,立刻就问。

  “主要是心理素质训练方面有独到之处。”苏劫道:“刚才我感觉到你最后有杀招,不知道是什么?是暗器么?你的皮带之中,有铁器,如果我继续进攻,你怕是会用这东西吧。”

  “这你都可以感觉得到?”沈刀随意一摸,从皮带里面抽出来了一把邪首,很薄,颜色灰褐,没有反光。

  匕首在他手上稍微一闪,飞了出去,插在桌子上。

  随后,又有一只匕首飞出,把那匕首打得飞了出去。

  “这暗器手法厉害。”苏劫心中凛然,如果在刚才的打斗之中,沈刀丢暗器,胜负恐怕还不好说。

  这种暗器手法和古洋的牙签各有千秋。

  在街头搏斗之中,如果他用飞刀,那柳龙肯定不是对手。

  无论是古洋,还是沈刀,都是搏杀派,以杀人为主,不是胜利为主,自然就可以无所不用其极。

  “老弟,上次你让九鼎安保丢了面子,上面震怒。”沈刀收起匕首。

  “九鼎的保镖素质比较低下,将来迟早要出大问题。”苏劫道。

  “那就不管我的事了,我也只是他们聘请的教官,给我钱,我把这些人训练得能打而已。”沈刀道:“不过九鼎的老板倒是个会做事的奇人,他托我给你说,有没有想做教官的意思?”

  “暂时没有,以后再说吧。”苏劫对这兴趣不是很大,他只想安安心心的学习,进步,在十月份挫败昊宇针对明伦武校的阴谋。

  “你办了个俱乐部,叫做点道武术是不是?”沈刀问:“十月份要去明伦武形加个比赛?那个比赛柳龙也会去,冠军奖金有一千万。但是,如果在擂台上,你现在的身手,恐怕赢不了柳龙。”
  
网站地图 2017世界杯足球星排名 京东客 王牌娱乐app下载 扑克王app推广
AG贵宾厅澳门开户 丰亿娱乐官网 AG平台网站 亚洲色色男
梦幻岛pt老虎机彩金 体育开户网 明发app 天天娱乐大厅
都是玛雅的平台 嘉年华娱乐平台 拉斯维加斯国际赌场 新天地下载app
澳门百家樂网站下载 股民微信资源 玛雅娱乐三角魔阵 王牌娱乐app
华人娱乐彩票平台官网 四季彩票 幸运快艇开奖记录 帝豪时时彩平台登录 诺亚娱乐注册
时时彩众够 九号彩票注册 如意娱乐登录 同创娱乐 时时彩注册平台
678彩票平台 东森投注aPP 彩九彩票 A彩娱乐 华人娱乐彩票官网登录
满堂彩官网 名人娱乐 CC娱乐 无极娱乐登录 彩票注册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