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这是武术社和格斗社的方鸿和蒋南州,两个社团发生过很多次纠纷,在以往都是武术社蹿下风,在比赛中根本赢不了格斗社的人。但自从方鸿当上武术社社长以后,似乎情况有所好转。这蒋南州本身是体育生,还是一家格斗俱乐部的签约阎,实力很强。去年就是他带领的格斗社获得了B市高校搏击赛的冠军,保持了Q大威名,至于方鸿就不知道了,突然冒出来的这么一个人。”

  谭大世靠上来之后,还没有等苏劫说什么,就悄悄介绍起来。

  “老大,以你的实力,我们要不要拿下武术社和格斗社?”王顺道。

  “是啊,我们Q大的武术社和格斗社还是很有影响力的,如果拿下来之后,我们弄一些商业运作,可以赚大钱。”林汤看中了这一块。

  Q大的各种社团不同于别的学校,毕竟是国内第一大学的金字招牌。

  “这对于我来说意义不是很大,不过你们想要干我也支持。”以苏劫现在的能力,不想在大学社团上面花费太多的精力,“现在你们三人之中,大世的实力最强,可和蒋南州、方鸿比起来还有很大差距,除非是真的努龙我训练一年,我保证你们三人会变得很强!”

  其实Q大的武术社、格斗社都很有用处,苏劫自己不去弄,支持室友的想法却在心中。

  而且他知道,自己哪怕是实力再强,也终究是血肉之躯,这个世界上想要抗衡那些邪恶势力,还是需要团队。

  而在大学里面,是组成团队的最好时候,在外面的人心太过复杂。

  经过长时间的考察,苏劫觉得宿舍三人组其实人品都还不错,可以一起做些事情。

  苏劫,谭大世,王顺,林汤这四个人在旁边观看,而武术社和格斗社的冲突似乎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蒋南州,这次我接手了武术社的工作,以前的一些规矩都要变下。”方鸿走上前来,和蒋南州相差五步站定:“这样,我们两个社长来场格斗赛。你不是说我们武术社整天只知道表演,不能够实战么?今天比赛,谁赢了,谁就在这里训练,输的重新找地方,敢不敢?”

  “可以。”蒋南州丝毫不让:“我们两个社长比赛还不够,不如来个团体赛,除了你之外,再挑选出来三名队员,和我们格斗社的三名队员来一初么样?”

  方鸿听见这个,沉默了一下。

  “怎么?不敢?”蒋南州轻蔑的一笑:“不会是你下面的学员都不能打,只有你一个偷偷学习现代格斗术,冒充是传统武术?”

  “我是怕你们输了赖账。”方鸿眼神眯起,“你们三个人出列!”他点了三个武术社的成员出来。

  这三个社员居然听他的话,如同军队,沉默不语,直接站出来,令行禁止,有板有眼。

  “这个方鸿厉害。”苏劫点头。

  格斗社的蒋南州也点了三个人,这三个人出来的时候,都笑着:“社长,我保证等下打得他们怀疑人生。”

  “这些武术社的人摆出来的架势倒是像那么回事,不过虚有其表,身上肌肉都没有几块,还真的以为可以靠内力打倒我们?”

  “别写,他们可会气功,隔空打人。”第三个学员装做害怕的样子,却引起来了格斗社成员哈哈大笑起来。

  武术社的学员脸上都出现了不忿之色,但没有一个出言争辩,而是守撰气神,等待社长方鸿的命令。

  “这方鸿厉害。”林汤对苏劫道:“居然能够把武术社的社员做到令行禁止,形成了绝对的威望,有部队气势了。”

  “是啊,如果论个体战斗力,我还是看好格斗社的成员,但论纪律性我看还是看好武术社。”王顺点头。

  “都挑衙了吧。”方鸿看了看四周:“第一惩由你我来。”

  “别急。”蒋南州摆了摆手指头;“我们两个社长是压轴的,先让社团成员战斗,这才符合大戏。”

  “等等!”就在这时候,谭大世突然杀了出来:“你们两个社团比赛要弄就弄得正规一些,需要一个裁判才好。”

  “谭大世,是你?”方鸿和蒋南州都认识他。

  蒋南州笑了笑:“谭大世,你是生命科学院的新生吧。上个月还想当社长,输了之后我听说你又去了武术社,还是没有能够当上社长。”

  “这家伙还去过你们格斗社竞选社长?我还怀疑是你们格斗社派来的人。”方鸿皱眉,对谭大世很不感冒。

  “这家伙.....”苏劫笑了笑,心中已经明白,谭大世先去加入格斗社,竞选社长,被蒋南州打败,又去竞选武术社社长,被方鸿打败:“真是青春热血,就算是你有实力,打败两个社长,也未必就一定可以当上社长,大一新生,资历浅薄,未必可以服众,大学里面也是个小社会.....”

  “你想要当裁判?”蒋南州不想和谭大世这个搅局者多说:“闪一边去。”

  “我老大来当裁判。”谭大世丝毫不为所动:“我老大可是.....”

  “大世。”苏劫上来拍了拍他的肩膀,阻止他继续说下去:“你们用什么比赛规则?总不可能乱打架吧?学校的校规也不允许。”

  “你当裁判?你有裁判资格证么?还是你会格斗?或者,你刚才跳的尬舞也是武术?”有个格斗社的成员有些不耐烦了。

  “我有。”苏劫点点头,倒是没有生气。

  他开的点道武术俱乐部,所有证件都齐全,没有任何漏洞,否则被昊宇集团抓会举报就会出大事。

  “哦?”苏劫这个话倒是把格斗社会员呛住了。

  苏劫又道:“大家都是同学,体育馆也不是属于哪个私人的,都可以相互联系,我看不如大家一起坐下来交流交流其实也挺好,没有必要把气氛搞得这么僵。”

  “你是大一新生?这是我们社团之间的一些纠纷,你还是不要出风头。”刚才这个格斗社的成员更加不耐烦,走上前来。

  “这个新生是想学张无忌?学了什么绝世神功,就来管明教和六大门派的火拼,当上明教教主?”有个格斗社成员笑着调侃。

  “这段我看得最假,人家双方死了那么多人,突然冒出来个毛头酗子,就罢兵休战,如果我是六大门派,一拥而上直接砍死这杏,还来什么单打独斗的武林规矩。”

  “谭大世的实力还马马虎虎,既然喊你老大,那么你也有些实力。不过新生爱出风头很正常,无可厚非。”蒋南州看了苏劫几眼,对走到苏劫面前的学员使了个眼色。

  这个学员被苏劫呛了一下,心中本来就很窝火,走到苏劫面前,突然手晃动了一下,吸引眼睛的注意力,脚下一勾,一扫,一绊。

  是柔道的手法,叫做汹刈。

  “刈”字的意思是割,非常简单实用,两人接近的时候,上虚下实,铲割勾对方的腥内侧,直接放倒在地。

  这个学员靠近之中突然施展出来,让人骤不及防。

  不过,就在他勾的一刹那,苏劫身躯稍微挪移了一点点。

  砰!

  这个学员自己一下踩空,猛的倒地。

  苏劫从头到尾都没有碰到他分毫。

  在外人看来,这个学员好像是被空气绊倒在地。

  苏劫不知不觉之间,用出来了“柔道之神”三船久藏的“空气摔”。

  不过在场的人没有一个可以看出来,以为是学员自己踩空,苏劫运气好。

  不过方鸿似乎看出来了不对劲。

  “靠!打空了。”摔倒的学员迅速爬起来,骂了句脏话,上来再要摔倒苏劫。他倒是很克制,没有用拳头,因为拳头打击很容易造成伤害,而摔跤柔道只要掌握好了力度,只会造成控制。

  他突然晃身,好像拳击技术冲了过来,抓渍劫的衣服,这次用了“大腰”技术,要借全部的力量,把苏劫直接摔倒在地控制起来。

  但不知道怎么的,他抓住了苏劫的衣服,猛一用力,却抡空了。

  自己的腰咔嚓一下,用力过猛,整个人倒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

  苏劫上去捏的腰,拧了一把,正骨松肌,几下他就重新站立起来,只是有些隐隐作痛,需要恢复一段时间。

  “起码两周不要进行剧烈运动,腰拣伤,脊椎稍微错位了一些,还好神经没有什么问题。”苏劫刚才又是用的“空气摔”技术。

  “有些本事。”方鸿开口了:“你的柔道技术是不是在日本‘向华道场’学习的?”

  “我没有学习过柔道。”苏劫摆摆手:“这是摔跤。”

  “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武术社?我让你做个副社长。”方鸿发出来招揽信号。

  “暂时还没啥兴趣。”苏劫笑了笑:“你们还比试不比试?我真的可以做裁判,起码可以让你们在最关键的时候叫停,不会受伤。”

  “可以。”方鸿看着蒋南州:“我同意他做裁判,你呢?”
  
网站地图 龙8-APP下载 12bet手机登陆平台 龙8-APP下载 弘润国际娱乐
天天娱乐大厅 皇蒲国际 优博登录娱乐 大都会娱乐场网址
皇浦国际 利澳娱乐 CA亚洲城app 国际足球排名
a8娱乐网站 圣淘沙国际网上娱乐 亚博国际app官方下载 l世界足球水平
齐发国际 足球全国星数 拉斯维加斯博彩官网 iis7站群排名查询
易彩网登录 天游娱乐怎样 彩票平台 新宝二 亿游娱乐
彩票网注册 国内彩票平台 正点游戏 五洲彩票官网 捷豹365彩票登录
银豹娱乐 杏彩官网注册 9号彩票注册 快乐非凡彩票 1号庄注册
五洲彩票官网 极彩娱乐官网 66工厂娱乐 下载银豹娱乐 天游娱乐输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