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空荡的宿舍中安然入眠,苏劫倒是想起来了一首词。

  “睡神仙,睡神仙,高卧石根忘其年,三光沉沦性自圆.....”这是张三丰的一首词,叫做“蛰龙吟”。

  讲述的一种心理状态,玄之又玄,很少有人能够领会。

  但苏劫似乎和这位古代先贤通过阅读他的著作和文字有了神交。

  里面是阐述人在睡觉之时,那种放松的状态,观看龙虎交汇,铅汞成形练就内丹,是古老的道教人生修行,其实也和“大摊尸法”有异曲同工之妙。

  “大摊尸法”是瑜伽中的睡觉方法,而“蛰龙吟”是道教正宗的睡觉。

  吃饭睡觉,人生大事,不可忽视。

  苏劫随着晋升到达“活死人”境界后,对于这两件人生大事越发的仔细起来,有了更多参悟。

  “苏劫,在睡觉呢?”就在似睡非睡之间感悟精神状态之时,张曼曼大踏步的走了进来:“你让我查的事情我倒是有了一些眉目。”

  苏劫听见张曼曼的话,迤迤然从床上坐起来。

  在别人来看,他就是个喜欢睡觉懒洋洋的学生,根本看不出来什么奇特之处。放寒假了,很多学生都收拾东西回家,而他没有一点要动的迹象,还在宿舍里面睡觉。

  可在张曼曼看来,苏劫一举一动,都纯粹天然,带着潇洒出尘的味道。

  就这么坐在宿舍的床上,却有一种在山林中闲云野鹤的悠闲。

  稍微气质一变,又好像菩萨坐在莲台上,稳得连因果报应都无法侵入。

  反正在她的眼里,苏劫越来越高深莫测。

  “我们已经有一百天没见了,你的实力究竟提升到了什么程度?”张曼曼忍不住问。

  “还好,提高了一些。如果再遇到风恒益,我可以和他平分秋色,不过想要彻底战胜他,把他绳之以法还有一些难度。我感觉得出来,他的直拳如果配上军刺一类的武器,杀伤力起码要增强十倍都不止。”苏劫对于兵器也很有很多研究,这些日子他除了和柳龙练习擂台格斗之外,还在和他研究一些暗器兵器手法。

  柳龙退役之后,就不去研究擂台技,而是研究传统的一些东西。

  在苏劫“活死人”境界的支撑下,各种兵器、暗器手法都大有进步。

  苏劫也在探索,“锄镢头”这招如果运用于兵器之中,哪种兵器最好用。

  他最后发现,无论是“锄头”“武士刀”“匕首”“长枪”乃至于“棍棒”都很不错,但最好用的却是那种“刺客爪”或者叫做“金刚狼爪”。

  “锄镢头”这招其中的一些本质,就是老虎捕食,老虎有锋利爪牙,而人类则是没有,先天蹿劣势。

  如果弥补了爪的劣势,那此招的威力可以达到最大。

  当然,苏劫现在的五指力量极强,运足劲力,当空落下,如果扒到了人的脸上,也可以把人的脸一下抠得厦,更别说是用钢铁的“刺客爪”了。

  “废话我也就不多说了。”张曼曼随便坐了下来:“你上次拜托我查的事情我有了眉目,你姐姐究竟在哪里进行研究我们打探到了大概。”

  “在哪里?”苏劫脸色凝重了起来。

  唰!

  张曼曼打开了一张世界地图,手指逐渐移动,最后点了七八个地方:“我拿到了家族之中的许多秘密资料,经过研究,还有昊宇集团在国外的一些动向,差不多锁定了这八处地方,但如果想要有详细的资料,那可能只有我爸才知道。”

  “你爸?”苏劫知道,张曼曼的老爸张洪青是这个世界最为顶尖的强者,突破了“活死人”的境界,也不知道是“明”还是“悟”的境界。

  至于“空”,这个世界有可能有人已经到达,有可能没有。

  欧得利很有可能最接近这个境界,或者已经跨越了那道门槛。

  “有没有兴趣寒假去我家做客?”张曼曼道:“我爸虽然在外面,可每年过年都要回家一趟家族聚会。我想你们的修为都极其高深,不如相互交流交流,对你,还有对我爸也好处极大。”

  “你们家族聚会我一个外人前去不妥吧。”苏劫询问。

  “如果是普通外人肯定不妥。哪怕是麻大师,罗大师也不行。”张曼曼笑了:“可你是什么人?你是活死人。在古代就是重阳祖师这种开宗立派之祖,这种身份和修为,足可以镇压四方,皇帝都要给面子,当年明成祖朱棣还不是给张三丰大修武当山?丘处机见成吉思汗让他止杀,这些都是史实,不是械。”

  “活死人也没有什么神奇的,一颗子弹就解决掉了。”苏劫笑了笑:“你是要我帮你什么忙?”

  “相互帮助而已。”张曼曼丝毫不以为意:“我们张家是个大家族,清末以来在海外开枝散叶,现在五世同堂,每年开会旁支嫡系都有几百人之多,各种生意产业也极其复杂,每年开会都要重新分配财产。你也看得出来,我获得的并不是很多。你如果能够帮我巩固地位,获得关键性的一些位置,我就可以利用我们张家的势力,获得很多权柄,查到你姐姐的下落,甚至是把你姐姐解救出来。”

  “如此,便说定了。”苏劫知道,自己老爸和张家有深仇大恨,具体是什么仇恨,他并不知道。

  现在看来,张曼曼也未必知道当年的一些事情。

  本来,他不想去张家,因为怕引起更大麻烦。但现在也只有借助张家的庞大势力,才可能了解现在老姐在国外到底是什么状况。

  老爸苏师临信誓旦旦的说没事,可苏劫心里还是没底。

  这关系到老姐的性命安全,还是来个双保险比较好。

  也不是对老爸苏师临没信心,而是人命关天。再说了,苏劫现在已经有自己的想法,放到古代都可以开宗立派,到了现在,他已经不会被任何人的思想左右自己。

  “你同意了?那我帮你去办签证。这些都没有什么问题。”张曼曼道。

  苏劫上次去过国外,但和张曼曼家族不是同一个国家,还需要重新进行申请。

  “好,如果有机会,我的确想见见你父亲,如果能够进行交流,对我的功夫大有裨益。”苏劫心中还有一些向往。

  本来,老爸苏师临也是高手,苏劫这次回去想要和他交流。但有个麻烦事就是老爸很不愿意和苏劫谈论功夫,每次说起来都顾左言右,把话题岔开。

  这让苏劫根本无辐行交流。

  苏劫的修为到达现在,可谓是曲高和寡,能够和他进行交流相互提高的人少之又少。

  哪怕是国内格斗第一人柳龙对他的帮助也是微乎其微。

  也许只有欧得利,苏师临,张洪青,刘光烈这样的人物和他一起交流才能够起到相互婴的作用。

  “就这么说好了。”张曼曼把苏劫的一些资料要走,开始去通过某些特殊渠道办理。

  签证很快就办理好了,苏劫收拾了下东西,直接跟随张曼曼坐着飞机,前往了大洋彼岸。

  经过了十多个斜的飞行,飞机顺利落地,异国他乡气息扑面而来,到处都是老外抄着英语交流,和国内的气氛完全不同。

  “这次比较顺利。”苏劫没有什么奔波劳累的感觉,“比起上次简单了很多。”

  上次出国前往战乱之地,苏劫还记忆犹新,开始坐飞机,又坐船,开车,足足弄了三四天才到达目的地,有些地方交通不便利,还要自己步行,或者是弄辆摩托车骑,随时都要被袭击吃枪子。

  现在张曼曼家族所在的国家是超级大国,虽然也出过一些很严重的恐怖事件,但总体来说还是很安全,交通也还算可以。

  “我们先在这个城市里面谆晚,明天再去我家所在地。”张曼曼道:“我已经订好了酒店,今天还有几个朋友要来见我,都是一起的赏金猎人,完成过几次任务,也拿过一些赏金,你要不要见一下?”

  “可以。”苏劫点点头,他对赏金猎人这个职业也很好奇。

  这个职业起源于西部判时代,那时候局面混乱,到处都强盗,政府就发布一些赏金命令,让那行去抓捕罪犯,获得赏金。

  到现在依旧流行。

  张曼曼最初加入赏金猎人团队是为了磨炼自己的实战能力,加上赚然些外快,后来就是想在其中寻找伙伴,建立自己的势力。

  两人从机场出来,打上出租车,很快就来到了一家郊外的酒店。

  这酒店很是老旧,下面有酒吧吵吵闹闹,隔三差五还能看到许多醉酒大汉黑人在发酒疯,一些身材粗壮的洋妞在酒吧里面疯狂的扭动着,酒精混合霓虹灯显现出来了资本主义的糜烂和**。

  看见张曼曼和苏劫进来,有几个喝醉酒的大汉凑过来,眼神色眯眯不怀好意,满口酒气,突然有个大汉直接扑过来,要把张曼曼拦腰抱起。

  张曼曼看也不看,猛的一肘打在这大汉胸口。

  这大汉直接倒地,痛苦的挣扎。

  唰唰唰!?

  然后,她手中的匕首闪现,直接架在另外一个大汉的脖子上,用纯正的美式英语道:“如果你动一下,我保证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网站地图 龙8手机app网站 嘉年华线上娱乐官网 tsv天时娱乐下载 澳门百家樂app
大型网投现金网 ag真人视讯 万博平台app 乐虎国际游戏官网
白金会娱乐电脑版 扑克王下载 丰禾娱乐平台 扑克王棋牌app
大佬娱乐网址 a8娱乐官网 非利滨国际ag真人视讯 尊宝娱乐平台App
亚博体育无法注册 老虎机注册送38 ag博彩娱乐app平台下载 2018世界杯投注网站
亚洲彩票 全天重庆彩计划数据 丰尚娱乐网 如意娱乐真假 彩九娱乐
博猫游戏软件 彩票全讯网 98彩票网会员登录 广州万博娱乐 优游彩票
拉菲娱乐官网 亿皇娱乐官网 彩票信誉担保网 国际彩票平台 圣亚娱乐合法
同创娱乐登录 华人娱乐彩票平台官网注册 盛大彩票 丰尚娱乐 网上彩票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