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门受过训练的枪手速度和反应极其惊人。

  张开谒能够在瞬间击中五个高速运动的物体,枪法已经出神入化。

  在场的所有人都对他的枪法非常有信心,曾经张开谒一个人单枪匹马,在城市中巷战,凭借枪法干掉了夺弱物的数十个武装分子。

  张佳甚至闭上了眼睛,等着枪响。

  但是枪并没有响。

  嗖嗖!

  一根筷子凭空出现,撞在了枪上面,巨大的力量好像攻城锤,直接就在千钧一发之际把枪击落。

  吼!

  张开谒的另外一只手上居然也多出来了一支枪。

  双枪将。

  但这枪刚刚到达手上,一根筷子横空飞来,如瞬间移动的魔术棒,巨大力量再次把他的枪撞飞在地。

  他身躯猛的匍匐,地面翻滚,想要把枪捡起来,再度射击。

  但又是一根筷子飞来,击中了他的后脑勺神经密集处。

  嗡......

  他双眼金星狂冒,整个人麻木,如泥一般瘫倒,在地上喘粗气,暂时蹿一种半晕厥的状态⊥好像人深度醉酒,勉强可以感受周围的一切,但身体动弹不了。

  苏劫慢条斯理的站起来,从地上把两支手枪捡起来,放在桌子上,等着他清醒。

  人的后脑脑干是调节心血管运动、呼吸等重要生理活动的反射中枢。而且没有坚硬的颅骨保护,一旦被击打,就会出现生命危险,所以在各种搏击比赛中,是禁止击打后脑的。

  但在很多杀人技中,后脑是必然进攻之处。

  但苏劫掌握力量已经到达了精确入微之地步,小的牙签也可以穿透皮肤,扎入肉里,更何况是一根吃饭的筷子。

  筷子很重,威力也比牙签大得多。

  苏劫如果用力的话,这筷子插入人体扎个透心凉,简直就是轻而易举。

  现场,鸦雀无声。

  张佳,张韵,孔观,袁回,四人都不说话,似乎呆住了。

  他们多少都会功夫,而且还不弱,可刚才好像看见刚才苏劫似乎动了,也似乎没有动,桌子上三根筷子就飞了出去,把两支枪给打飞,另外一只把张开谒击得半晕厥。

  只有张曼曼勉强看清楚了,苏劫手在桌子上一抹就收了回去。

  在抹的时候,用了暗器手法,打出筷子。

  他这抹的手法之巧妙,完全超过了古洋,似乎在他动手的刹那,给筷子注入了生命,使得筷子变成了三条飞蛇。

  “果然暗器比身法要快很多,我如果用拳脚功夫扑上去,那就太慢了。”苏劫心中感叹。

  哪怕是普通人扔石头的速度,也比最快的运动员要快得多。更何况苏劫专门的暗器手法,在瞬间弹射爆发力,射出的筷子,几乎和弓弩都差不多了。

  世界上最快的弩箭,射出箭的速度能够到达一百多米每秒,是人体极限奔跑的十倍。

  苏劫的身法哪怕是再快,也不可能真的快如箭。

  在真正的实战中,暗器的确是最为重要的杀伤武器。

  过了四五分钟,张开谒才清醒过来,他看着苏劫,又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看见桌子上的手枪,还有地面上的筷子,艰难的开口:“你的暗器比我的枪还快?”

  他语气之中有些干涩,仿佛在咀嚼一枚苦果。

  “子弹的速度和音速接近,我的筷子最多也就是40-50米每秒而已,不可能比你的子弹快。只是我的反应比你人快而已。”苏劫道,他边说话,边把筷子捡起来,在龙头上冲洗了一遍,用纸巾擦干净,重新放回了桌子上。

  “堂哥,苏劫要杀你,也就是弹指之间的事情,他随便拿个东西,就可以杀人。按照刚才的速度,就算是三五个你,拿着枪,他也能够在你出手之间,把你们全部杀死。”张曼曼道:“这下你服气了吧。”

  “暗器是暗器,不知道拳脚功夫如何?”张开谒并不是很服气。

  “也可以试试。”苏劫扫了张开谒一眼:“你的袖子里面藏着匕首,在靴子下面的缝合处也有匕首,全身藏了五把利器。这样,你拿匕首来攻击我,我不用暗器,就赤手空拳,你如果划破我一点皮,我就算输,张曼曼依旧支持你,如何?”

  “你说的可是真的?”张开谒来了精神。

  苏劫看见他这个模样,不禁心里笑了:“此人不大气,心存侥幸,不是大才,不过能够让张曼曼收服他也不错,志大才疏当个打手急先锋还是可以的。”

  “当然算话。”张曼曼表态了。

  话音刚落,张开谒的匕首就拔出来,到手上,然后朝着苏劫刺了过来

  这刺杀的角度很刁钻,找的是进攻盲点。

  啪!

  在刺到达苏劫身上的刹那,苏劫出手了,直接一拦,好像是“绎辘”,打在张开谒的手腕上。

  那匕首直接被打飞,插在了桌子上,不停的晃动着。

  然后苏劫并不给张开谒拔另外匕首的机会,直接就是进身一逼,肘如犁头,顶在对方胸口檀中穴的地方。

  张开谒直接叉气,这下是结结实实的晕了过去。

  这是心意把之中的“绎辘”和“推犁头”。

  “绎辘”是用绳索吊桶把井水茵来,而“推犁头”是用犁头把地耕开,都是干农活的基本把式,但在苏劫的手上,就是杀人招数。

  心意把的母把叫做“锄镢头”,随后可以演化出来“绎辘”“薅杂草”“折树枝”“推犁头”“割麦子”“转碾子”“搭耙子”等等。

  都是土得掉渣的招式,但却是中国功夫的最高境界。

  一秒都没有支撑住。

  张开谒又晕了。

  苏劫把他拉起来,在胸口揉按了两下,他哇的一声吐出来了一口痰,这才清醒。

  “好了。”张曼曼看见张开谒脸上挂不住:“堂哥,他是我爸那个级数的高手,你不是他对手很正常,遇到他真是你的奇遇,还摆出这个样子来,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什么?”张开谒瞪大眼睛:“不可能,他是和龙头一样级数?那不是......我们张家也就只有一个龙头。”

  “没错,我们张家的功夫,如果有人能够修炼到达那种神而明之的境界,就立刻可以成为龙头。在我们张家之中,已经有六十年没有人练成这种境界了。我爸一下练成,当之无愧就成了龙头。”张曼曼道:“堂哥,你也是个强悍人物,所有才有野心,但在这种高手面前,真的是不够看。”

  苏劫听到了“神而明之”四个字,毫无疑问就是活死人的境界。

  这种心理素质的境界其实很难说具体,麻大师分出来了粗想细想、非想非非想这些境界来,但是刘光烈老肖比他更进一步,用了七个字来概括。

  很显然,明伦七字的总结比起麻大师的要高明一些。

  在苏劫估算来,张曼曼老爸的境界应该比自己要高,因为欧得利上次在战乱之地去对付他,张洪青受伤了,但顺利逃脱。

  哪怕是现在,如果欧得利来追杀自己,苏劫还是难以逃脱。

  由此可见,张洪青在自己之上,但有可能比欧得利略微逊色。

  当然,这都是他自己的猜测,真正实战千变万化,谁也说不准。

  “如果真是龙头那样的境界,十个我一起上,也只有一字死。”张开谒道:“但我还是不相信,他才多少岁?哪怕是龙头,也是在三十岁之后才踏入了神而明之的境界。他连二十岁都不到,就踏入这个境界,那以后还得了?”

  “这些不谈,你守不守刚才的赌约?”苏劫坐下询问。

  “如果我不守呢?”张开谒有赖账的心思。

  “那我也不会为难你,就让你在床上躺个一两月而已。”苏劫用张开谒的话还回去。

  “你!”张开谒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我遵守承诺,在年会上推举你。”

  说着,他把枪和匕首收起来转身离开了这座房子。

  “堂哥还是不太心服。”张曼曼曳:“老是耍这些小聪明,有什么意思?苏劫,你说接下来该什么办?”

  “杀人容易诛心难。”苏劫笑着:“我虽然武力上让你堂哥表面服气,但他心不服,我也没有办法。”

  “其实我这个堂哥吃硬不吃软,如果你对他狠辣一些,他就服了⊥是你太手软,这个世界,大部分的人都是服威不服德。”张曼曼说出来了一句经典的话。

  “的确如此。”苏劫对于“服威不服德”这句话这是非常赞同,“不过他毕竟是你堂哥,而且我看他和你以前是一伙,没有必要下狠手吧。”

  “那倒是。这位堂哥还好,我们是个利益体。其它的堂哥就很恶劣。”张曼曼对着张佳道:“张佳,你说呢?”

  张佳这才回过神来,连连点头:“对对对,张开羽其实心思最毒辣,我听说他也回国了一趟,还暗中调查你,本来他们都不把你放在心上,但你在国外和许家的那单生意做得很好,现在都忌惮了起来,连刚才的开谒堂哥也都心理不舒服,我出去和他谈一谈也就好了。”
  
网站地图 下载百家乐app 下载百家乐 必博娱乐官方网站 宝龙棋牌
万博app安卓下载 单双大小不输方法技巧 亚虎娱乐客户端下载
a8娱乐官网 明发娱乐客户端下载 体育开户 金赞娱乐场
ag官网App下载 大发国际娱乐下载 盈丰国际登录网址 汇宝娱乐平台
利澳国际娱乐官网 扑克王app推广 亚虎娱乐手机客户端 利记娱乐网
一本道av不卡免费播放 天天穞日日穞夜夜穞 六月丁香?五月婷婷小说 色情五月亚洲中文字幕 亚洲 自拍 色综合图区
caopron 五月色人阁 成人五月天 光棍影院2o18 手机看片福利永久国产
五月婷婷四月丁香五月 自拍自偷拍自亚洲首页 亚洲 欧美 卡通 图区 香港成人电影 五月天黄色网站
五月色晴天 在线综合 亚洲 欧美 香蕉伊人影院在线观看 日韩伦理电影 一本道色综合手机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