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劫等茅量离开之后,并没有在屋子之中待着,而是直接出门。

  他感觉到这里并不是很安全,时时刻刻蹿危险之中,自己已经被人盯上了。

  这次他跟着张曼曼来到国外,就是为了帮助她获得关键性职位之后,借助她的能力和张家情报,获得姐姐苏沐晨的种种资料,然后想办法去营救⊥算营救不出来,也要知道她究竟在哪里,不然两眼一抹黑,人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顺便,苏劫还可以历练自己。

  他倒是接触了不少东西,比如暗世界的几位赏金猎人,还有拉里奇应聘保镖的经历也让他受益匪浅。

  只是现在看来,张家比他想象的还要复杂,居然和茅家有嵌。

  茅家是什么情况,苏劫完全不知道。

  “目标出门。茅量试探失败......”

  在不远处的房间中,有一架高倍望远镜对准了这里,时时刻刻注意动静。在苏劫出门之后,那个用望远镜观看的人立刻进行汇报。

  此时此刻,在市中心,一处办公楼的茶室中,两个青年正在下围棋,黑白交错,而旁边一个青年正在观看。

  两个下棋的青年,一个大约是二十三的样子,另外一个大些,二十五岁。

  而看他们下棋的青年,则是秦辉。

  二十三岁的青年,身穿灰色紧身衣,服装没有任何多余,也没有戴任何首饰,给人一种随时都准备和人动手的样子,没有任何累赘,随时都可以轻装上阵。

  而二十五岁的青年,则是穿着比较宽松的棉麻衣服,有一些胡渣,带着翡翠戒指,好像个搞艺术的。

  “紧气,我要吃你这片大龙了。茅心,我看你如何应付这个杀招?”二十三岁的青年啪的一声落子。

  他执黑,落子惊雷,杀气四溢,仿佛要穿透棋盘。

  “我这片可以送你。”二十五岁的青年丝毫不管,剑走偏锋,在另外的地方走了一招闲棋,居然放弃了这条大龙,但就是这一字闲棋落下,却开辟了一片全新的战场:“有些时候,这里到了绝境,你就放弃,去寻找别的天地,回头再看,风景就不同。开太,你觉得如何呢?”

  “闪转腾挪,避实就虚,这太极拳打得不错。”二十三岁的青年正是张曼曼的亲哥哥,张开太。

  而这个二十五岁的青年,就是茅心。

  茅家最为杰出的青年。

  无论是张开太还是茅心,代表的都是两家年轻一辈之翘楚。

  “两位,关于那苏劫的情况我已经汇报完毕。”秦辉在一旁不动声色的说着:“他很有可能被拉里奇看上,从而获得贴身保镖的位置,这对两位的计划可是个巨大的阻碍。”

  “这枚棋子使我们两人都失算了。”张开太突然点在了棋盘上:“我要杀你这条大龙,你居然打劫数?茅心,你觉得如何?”

  (本章未完,请翻页)

  他一语双关。

  “这个劫对于我来说,是个无忧劫,打赢打输都没有关系,而对于你来说,却是个生死劫,一旦打输,就满盘皆输,为什么我不能够打呢?”茅心笑着道。

  “这个劫对于你来说也未必是无忧劫。”张开太道:“此劫也关系到你茅风两家的气数,一旦失败,可谓是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好一个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茅心大笑起来:“那我们就把这个劫消掉如何?和气生财。”

  “正合我意。”张开点头:“人生在世,还是要以消劫为主,否则陷入劫中,在劫难逃,怕也难免陨灭。”

  “两位,这个劫纠缠很深,怕是不好消吧。”秦辉问。

  “其实也无所谓。”茅心一抹棋盘,把所幽棋子都拂散,一局棋就这样中断了:“这个劫来源于我们的争斗,如果我们不争斗,劫自不来,你说呢?”

  “这个可以。”张开太也大笑起来。

  “棋劫已消,可那个苏劫怎么消?”秦辉想听具体的方案。

  “秦辉,你和那苏劫无冤无仇,为什么现在这么恨他?”茅心问。

  “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秦辉丝毫不在意:“我这样的回答,您能够满意么?”

  “很满意,很直接,我很喜欢。”茅心点头:“不过好像是你在考核之中失败,就算是没有苏劫,你考核不通过,也根本不可能当得了拉里奇的贴身保镖…里奇是什么人,身价数百亿美金的超级大富豪,掌握的公司更是世界排名前十,你想获得他的青睐,凭借现在的实力远远不够。”

  “我从熊过严酷训练,这些年一直没有懈怠,还经过了许多实战,但那苏劫听说才去武校学习一年,就远远超过了我,我绝对不甘心这样的结果。”秦辉语气虽然平静,但是骨子里面是强烈不平造成了心态的波动。

  “你觉得不甘,我也觉得不甘。”茅心笑着:“这的确是个奇迹,连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风恒益更是觉得匪夷所思。他在娘胎里面就开始训练,但居然在擂台比武之中,没有能够杀死这个苏劫。他比你更委屈。”

  秦辉不说话了。

  “真是条过江猛龙。”张开太道:“不过,到底还是嫩了一些,如果能够为我们所用,倒是一员冲锋陷阵的猛将,不亚于曹操得了许褚典韦。”

  “你想多了,这种人的境界,可不是猛将那么简单,能够修炼到达活死人之境界,那是心志坚定不可动摇,有了自己的路,不会听从任何人安排。在古代,这种人会开宗立派,成为一代宗师,一方教祖。你觉得这样的人可以收为麾下?”茅心曳:“我是没有这个痴心妄想。”

  “的确可怕。”张开太眯着眼睛,一粒粒把棋子整理好,放入棋罐之中:“他这次来帮我妹妹获得蜜獾安保那个高管的位置,如果让家族里面的元老知道了他是此等境界,怕很多人也会产生动摇·久以来,这个境界在我们张家

  (本章未完,请翻页)

  之中已经形成了盲目的崇拜,我觉得也实在是可笑。”

  “你也是这个境界的既得利益者。”茅心笑着:“你父亲如果不是踏入了这个境界,是不可能成为大龙头的。”

  “话虽如此,可这个境界说到底也不过是一种心理素质的状态而已,已经被神话了,是时候来打破这个神话。虽然是我妹妹,可蜜獾安保的那个位置我势在必得,谁都不能够和我竞争。”张开太把黑白两枚棋子捏在手中,猛一用力摩擦,两枚棋子居然碎裂了。

  这个细节看得秦辉眼神一麻。

  这种握力和手劲实在是恐怖。

  “你想在众目睽睽之下,打破这个神话?”茅心喝了口茶:“恐怕不是那么容易,风恒益都杀不了他,你能够翻转过局面?”

  “风恒益杀不了的人,你我就杀不了?”张开太笑了笑:“当然,用不着杀他,把他击败就好了,让他不要掺和我们张家的事情。但茅心你似乎还有另外的想法?”

  “那是当然。”茅心点点头:“我们茅家的想法你就不要管了,总而言之,我们合作只会给张家带来好处。”

  “别忘记了我们的计划。”张开太叮嘱:“这个苏劫不过是插曲而已,我们的真正计划可不要因为这插曲而耽搁了。”

  “这个你放心。”茅心点头,走了出去,在出门的时候,拍拍秦辉的肩膀:“兄弟,有时间也来我茅家坐坐,我看你面相最近煞气冲顶,诸事不顺,也许我可以帮你化解。”

  “那就多谢了,有时间我一定去拜访。”秦辉连忙站起来道谢。

  等茅心出门之后,张开太轻笑:“茅家的人就喜欢装神弄鬼,当然他们忽悠人的本事是有一些,很多茅山术的障眼法也能够把不懂心人骗得一愣一愣。你认为呢?”

  “我倒是想知道,风家是怎么崛起的。”秦辉深思:“到底是不是装神弄鬼其实并不重要,我是现实主义者,科学也好,玄学也好,只要能为我服务,我就可以拿来为用。”

  “看来你的确有雄心大志,根本没有把小的挫折放在心上。”张开太盯着秦辉看了好一阵:“你也算是和苏劫交过手了,现在就我的局面,你觉得应该如何是好?如果你能够出个主意,让我顺利获得那个职位,我保证可以让你得到你想要的东西。”

  “目前为止并没有什么好主意。”秦辉曳:“如果苏劫能够应聘上拉里奇的保镖,张曼曼基本上没有什么阻力。毕竟虽然张家是老家族,按照惯例女子不能够在高位,但蜜獾安保首先做的是生意,谁能够把生意做大,谁就会上位。二来既然在你们张家之中,活死人的境界被神话了,张曼曼得到苏劫这个活死人的辅助,更加有优势。你如果要得到那个职位,眼下唯一的办法就是让苏劫消失。”

  “你要借刀杀人♀个心思也还可以。”张开太眼神很怪异。

  秦辉没有在意他的眼神,理直气壮,脸皮也厚得吓人,似乎摆明了自己就是在借刀杀人。

  (本章完)
  
网站地图 新金豪棋牌 国足世界排名最新 世界足星排行榜 现金扎金花棋牌游戏
亚虎娱乐手机客户端 12博手机网址 下载百家乐app 澳彩娱乐彩票
ubbet优博 易胜博体育 金沙城中心app 曼哈顿娱乐城
世界足球队排名 天天娱乐手机登录平台 齐发国际娱乐城 拉斯维加斯国际赌场
大都会娱乐场网址 妻子的秘密谢文苏蓝 sunbetapp下载 奥门百汇乐
wap.fA0WB6A.tw wap.g89k.cn wap.j65p.cn www.7788web.cn www.c62z.cn
www.xinbo5t.cn www.fY9VQYF.tw www.2018e0.co xbtx0c4.cn m.fRYCWKL.tw
m.khbnz.cn m.fY7P5JV.tw f1UQNYH.tw wap.qbwcx.cn wap.fEFEIRU.tw
www.energlabel.cn www.f71l.cn www.365xbtx4z.cn m.xbcqb.cn m.d2z7.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