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经让谈判团队和您的团队接洽,拟定一个投资方案。”拉里奇是想入股蜜獾安保,他现在最重要的不是生意上的扩展,而是自身安全问题。

  不然钱再多,没命去花也是枉然。

  投资蜜獾安保之后,他可以利用蜜獾训练营的许多资源,更重要的是数据对接。

  张洪青一眼就看穿了拉里奇最重要的心思。

  “可以。”张洪青点头:“这次负责商业对接的是我儿子张开太,他即将成为新成立的蜜獾安保高管。开太,来,认识下拉里奇先生。”

  张洪青打招呼。

  随后,在兄辈席位上的张开太站立起来,走到这里,对拉里奇道:“拉里奇先生,您好,我是张开太,即将成为蜜獾安保的董事会成员,主管商业运作,对外接洽等事宜。我们蜜獾安保非常欢迎您,我可以保证,您用了我们蜜獾安保之后,自身安全再也不会出现任何问题。而且,我们蜜獾安憋面有强大的反恐信息,各种暗世界的资料齐全,能够查清楚到底是谁对拉里奇先生您不利。”

  说话之间,张开太看了苏劫一眼,漫不经心的提了一句:“拉里奇先生,比如您最近招聘的这位安保人员,其实在我们蜜獾安保的角度来看,还有很大漏洞。一般来说,陌生人进入您的身体范围多少尺距离,不管是谁,蜜獾安保的人员都会去查,而您的这位贴身保镖,似乎无动于衷,这在我们蜜獾训练营中是不合格,会被淘汰的。”

  张开太语气不善,直接就指出苏劫不合格。

  而且,他真的把自己当成了蜜獾安保的董事会成员。

  苏劫听见这话,知道张开太在贬低自己。

  这番话在国内这种诚说出来,很是失礼,但在国外拉里奇的面前说出来,却是显现出来他的专业性,指点不足,从而在商业上给对手竖立一种威信,是趁的手段。

  国内张开太的行为是“不会做人”,而在美国,则是“专业性很强”。

  这也是一种文化的差异。

  “张曼曼运作了这么多的事情,就是想成为蜜獾安保的董事会成员,但现在看来,希望再次降低,他父亲张洪青已经内定了是自己儿子张开太,没有她什么事情。”苏劫听见张洪青一句话,就知道了很多内情。

  张洪青无论是在张家,还是蜜獾训练营,基本上都是一言九鼎的角色。

  在张家他是大龙头,拥有绝对权威,而在蜜獾训练营,他是大佬之一,又是最强的教官之一,固然也还有一些大佬和他抢夺话语权,但在一个董事会成员的安插上,他还是绝对可以掌控。

  蜜獾训练营前身是一个雇佣兵训练营,在后来飞速扩张,拥有了很多产业。比如医药,军火代理,能源运输,海运陆运等等。当初张洪青是创始人之一,另外还有几个创始人苏劫不是很清楚,这也是最高机密。

  不过,在很长的时间,蜜獾训练营在暗世界的生意多一些,可是最近这些年,在暗世界的生意被提丰训练营

  (本章未完,请翻页)

  打压得很厉害,所以只能够转到明面上来,做富豪的安保工作,这样机会大一些。

  实际上,现在针对许多富豪的袭击事件,都和提丰训练营有关。

  蜜獾其实是在针对提丰。

  这些巨头和巨头之间的争斗,苏劫心中很清楚,张家的争斗,他更是洞若观火。他自身的利益,也已经纠葛在了其中。

  如果张家的张开太获得了蜜獾安保的位置,那么他休想获得任何信息,甚至还要被对方利用巨大的优势打压。

  要知道,张开太对自己也是有意的。

  “我的这位安保先生非橱害。”拉里奇并没有吃张开太这一套,而是调皮的笑了笑:“我在刚才有个想法,蜜獾安保的实力我没有见识过,但我的这位保镖的实力非常强悍,这样,不如你们鸦个厉害的人物和我的这位保安对决如何?如果能够赢下来,那我就完全相信蜜獾安保,而且会向我的朋友们推荐,正好下个月我有个隐修会,我的朋友们也会去参加。如果能够战胜我的这位保镖,我建议隐修会的安保工作由蜜獾安贝负责如何?”

  拉里奇一连窜的英语说出来,其中也有很强的商业谈判性,这些日子的研究和分析,还有切身体会,拉里奇并不相信有什么人能够战胜得了苏劫。

  在他的心目中,苏劫就是“超人”。

  “可以,就由我来吧。”张开太立刻听懂了苏劫的话。他也知道苏劫这个人是支持他妹妹张曼曼要和他夺权的,在内心深处,他是很渴望打压苏劫,要不然,他也不会刚才直接言语攻击。

  “好了。”张洪青面无表情:“今天是家族大会,等开完之后,在进行各种活动。到时候肯定让拉里奇先生满意。”

  “那我等你们家族大会开完。”拉里奇点点头:“洪青先生,你去接待其他人吧。还有,我希望和你的女儿--张曼曼女士进行商业上的对接,毕竟她为我推荐了这位保镖先生,我现在很满意。”

  “难得拉里奇先生这么看得上挟。”张洪青脸色仍旧不变:“这件事情我会考虑的。”

  在说话之间,张洪青离开了拉里奇。

  等这个人走出五步,苏劫才松了一口气。

  至始至终,他都没有说话,哪怕面对张开太的语言挑衅,他也充耳不闻,是拿出来九成九的精神来对付张洪青。

  张太开的功夫很强,可还不被他放在眼里。

  “爸,您似乎很不看好我和这个苏劫较量?”离开拉里奇之后,张开太冷静的问,他看出来了张洪青的想法。

  “你不是他的对手。”张洪青道:“他的功夫已经进入了神而明之境界,比起你高出一大截,只有我亲自出手,才可以镇压他。”

  “我不相信他有这么强。”张开太道:“我从型是经过了最艰苦的训练,您培养我,不知道经历多少次的战斗。而他我查过资料,不过是个大学生,在国内那种环境中,去武校学了一些武功,就算再强,也绝对不会是我的对手。如

  (本章未完,请翻页)

  果他还比我强的话,那我这么多年算是白练了。”

  “你等我来安排。”张洪青道:“回到坐位上去。”

  张开太不敢违逆他父亲的话。

  就在张洪青回到屋内的时候,有个男子走了过来,在他身边发出来极小的声音:“洪青,拉里奇这个老外刚才在干什么?他要不要投资?如果在他的身上打开市场,蜜獾安保可以快速在世界级的巨富面前打开局面』过我看曼曼和开太争得很厉害,而且曼曼在拉里奇那边占据了先机,事情似乎很不好办。”

  这个男子是张洪定。

  张家七杰之一。

  张家七杰分别是张洪青,张洪源,张洪军,张洪印,张洪定,张洪舜,张洪宁。个个都身手不凡,有大才。

  “洪定,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张洪青停留下来,看着自己这个弟弟。

  “我们张家的计划不能够被外人影响。”张洪定道:“哥,你虽然是大龙头,我们对你也都是服气,可在确定继承人的问题上,您千万不能够含糊。开太是可以的,而曼曼毕竟是女人,将来要嫁人,嫁鸡随鸡嫁狗随狗,那就是外人,生下来的儿子也不会姓张。”

  “你上来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些?”张洪青眼神一冷,张洪定立刻后退几步。

  “还有就是,能不能够给其它小辈一些机会。”张洪定虽然后退,可言语上当仁不让:“现在小辈之中已经有很大的微词,为了争夺这个资源,都去拉拢外家人,这样一来,我们张家就恐怕有内斗。”

  “这是你一个人的意思还是其他人的意思?”张洪青问。

  “是我,洪源,洪军,洪印,洪舜,洪宁的意思。”张洪定道:“我们私下已经开了一个嗅。”

  “你们是想让开太把这个位置让出来么?”张洪青笑了:“那你们推举的是谁?开羽,开元?或者是其他人?”

  “那也不是一定要某个人,就是公平竞争。”张洪定道:“我们建议,家族来一个比武考核,哪个赢了,哪个就可以进入蜜獾安保董事会的位置。”

  “可以。”张洪青道:“我本意也是如此,并不是内定。还有,我刚才和拉里奇的对话,你们都监听到了,很好,这件事情,等家族大会开完之后,我再算一算。”

  “大哥,这不是我的主意。”张洪定顿时神态有些慌张。

  张洪青并没有理会他,直接离开,留下张洪定举棋不定,有些后悔。

  张洪定此举可谓是逼宫了,在家族之中是犯大忌。

  “洪定,如何?”

  又有个中年男子走过来,是张洪舜。

  “看来,大哥是铁了心的要把蜜獾安保董事会职位留给开太了。”张洪定皱眉道:“这样一来,他这一脉占臼源,我们不就成了附庸?”

  “既然大哥答应下来,公开考核选人进入董事会,那事情还有很大的操作余地。”张洪舜道。

  (本章完)
  
网站地图 凯发K8娱乐软件下载 赌博游戏机下载大全 博天堂博天彩 拉斯维加斯正规网址
玛雅娱乐手机官方网站 千赢国际忘记 澳门开奖结果 世界国家足球队排名
9洲城娱城平台 神州娱乐app 太阳娱乐 ar神州娱乐内测版
玛雅游戏娱乐官网 a8娱乐城 全讯网娱乐城网址 亚博官网app下载
天天娱乐大厅 天天娱乐平台网站 诚博国际app下载 世界足星排行榜
wap.g12h.cn m.fatrjxs.cn www.xbtx5e.cn a2018b7.com m.f7X52MQ.tw
lghsy.cn m.c9l2.cn fG19ZE9.tw wap.fFQGO5H.tw www.dbdhrlvx.cn
www.89bg.cn yhprgtr.tw m.55v5z5v.cn m.f18m.cn wap.fSQ2P5Y.tw
www.brpdzs.cn www.g29q.cn fimrlvf.tw m.f2ALMTN.tw fqmtyy.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