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洪青和拉里奇接触的一会儿功夫,张洪青并没有对苏劫看上一眼,也没有说上一句话,可苏劫知道,此人的注意力时时刻刻都在自己身上,没有丝毫放松。

  整个场地之中,只有两个真正的高手,就是张洪青和自己。

  哪怕是张洪青去招待别人,苏劫也感觉此人在自己身上放了很大部分的心思。

  他多次听说张洪青是绝顶强者,在暗世界尤其声名显赫,现在看来,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见面胜过闻名。

  此人气息混芒,来势如乌云盖顶,遮天蔽日,其中蕴含电闪雷鸣,一动就是狂风暴雨,永不停歇,有天公震怒之势。

  从来没有一个人可以给苏劫这种感觉。

  苏劫遇到过的高手有欧得利,有刘光烈,有风恒益。

  欧得利给他的感觉是普通,和蔼,神秘,纯粹,似乎这个人的诞生,就是为了追求真理和知识,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的杂质。而刘光烈是古老的传统释道儒三家综合在一起。风恒益那是毫无感情的野兽流派,非人类。

  至于张洪青,那就是绝对的江湖霸主,给苏劫一种“水陆两道总瓢把子”的感觉。

  张曼曼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脸色铁青。

  因为她看见自己老爸张洪青让张开太去见拉里奇,而且谨慎介绍,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在张洪青的心目中,已经内定了张开太。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基本上她已经没有了任何胜算。

  可她很不甘心,谋划了这么多,就被直接排除在外。

  苏劫知道,这件事的关键点就在张洪青的态度上,如果张洪青铁了心不把位置交给张曼曼,那做什么都难以挽回局面。

  他也在积极开动脑筋,思考如何让张曼曼上位。

  但现在他的责任是保护拉里奇,两人也不好进行交谈。

  陆陆续续的客人也进入了祠堂,苏劫还看到不少大人物,不难看出张家在这里经营了百多年,底蕴丰厚,人脉极广,已然成了大地头蛇,不&该是说是地头龙。

  轰隆!

  一声炮响。

  接下来的是舞狮。

  都是张家外围弟子来完成,在舞狮的过程中,锣鼓喧天,狮子相互争斗,抢夺彩球,十分精彩。

  “嗯?”苏劫注意到,在这外围弟子之中,有一个拿狮头的弟子十分出色,动作敏捷,移动之间稍微一挤,就把其它的狮子弄得人仰马翻,这是桩功到了极大的火候。

  突然,这个弟子直接上了木凳,一个漂亮的空翻,连续上爬,到了旗杆之上,把彩球给抢夺下来,引起满堂喝彩。

  就连拉里奇也都连连点头,感觉很有意思。

  “张猎,不错不错,你夺得了彩头,功夫练得很不错。”张洪源上去嘉奖。

  这张猎虽然是外围弟子,不是嫡系,但功夫还是不错,苏劫看见这张猎的神态,就知道此子内心深葱很大的野

  (本章未完,请翻页)

  望,很不甘心在张家做个外围。

  可惜的是,他很难出头。

  别说他,就算是张曼曼为大龙头的女儿,也都很难获得自己想要的位置。

  苏劫环绕了一眼,发现张家这样的年轻人不在少数,更别说那些不姓张的更外一层了。

  比如,如果张曼曼和别人结婚之后,生下来的儿子不姓张,但和张家也有联系,这样的人是没有资格来参加家族年会的。

  相对于来说,许家的规矩居然比张家还要好一些,苏劫老妈许影还有资格参与家族事情管理,甚至许乔木还有意让许影去管理大权。

  这在张家来说是无法想象的。

  张家给苏劫的感觉,倒好像是皇族。一代代争夺大龙头的位置,争夺上了,就是嫡系※夺不上,慢慢就变成了旁支。

  苏劫这次亲眼看到了张家的规矩和嘲,他就觉得,张家几乎把封建时代大家族甚至皇族的规矩都保留了下来。

  相反许家已经产生了断层,许乔木也建立了家族祠堂,可文化底蕴就远远不如了。

  舞狮过后,就是家族讲话,由张洪源来负责。

  随后,张洪源在讲话上面宣布了张家和蜜獾训练营联手成立蜜獾安保公司的事情,家族之中,选出来一个年轻人,进入董事会。

  “源叔!”

  就在这时,突然不和谐的声音响了起来:“我听说这次家族砚个年轻人是从嫡系里面选取,我们都很失望,也应该给我们这些旁支一些机会。”

  顿时,整个家族大会上一片鸦雀无声。

  谁也没有料到,家族之帜人居然敢提出来异议!

  “张猎,是你。”张洪源脸色微变,看着提出来声音的人,居然是刚才那个舞狮最出色的旁支弟子张猎。

  “张猎,你这是干什么?这里哪里有你说话的份,立刻给我出去。”这个时候,元老席位上,张士意训斥起来。

  “我们是想获得上升的机会而已。”张猎没有理会张士意,而是直接对张洪青喊话:“大龙头,这是我们旁支弟子的意愿。现在已经是人才时代,我们张家也应该按照集团化的管理来做事情,谁有贡献,谁就可以上位,家族可以成立KPI考核制度。要不然,人才永远无法出头。”

  “没错。”就在这时,又有个年轻的旁支弟子站起来支持:“大龙头,我们是希望公平竞争,也并不想分什么旁支和嫡系。”

  苏劫目光一闪,发现这个人自己还认识,叫做张闲,当初在战乱之地的时候,是个蟹目,还和自己比试过功夫,虽然败在自己手里,但实际上不弱,而且经历过战火,非承能力。

  “我们要公平!”

  一共三四十个比较出色的旁支弟子也都叫了起来。

  这些旁支弟子其实个个都出色优秀,当然他们是从诸多旁支弟子选出来的,如果不出色,也没有资格参加这次家族大会。

  这也是张家家族给旁

  (本章未完,请翻页)

  支弟子的一个耕。

  但是现在,这些旁支弟子居然联合起来发出反对的声音。

  如此一闹,张洪源脸色顿时变得不好看了,他咳嗽一声:“这件事情,我们家族会议会进行商量,现在请你们先到另外一件屋子休息,等大会开完再说。”

  说话之间,他挥了挥手。

  立刻,就有一群身穿黑西装的人进来,想要把这三十四个旁支弟子给请出去。

  “等等。”就在这时,张曼曼居然站起来说话了:“源叔,现在不正是在召开家族大会么?正好就把规矩定下来,我觉得咱们也不管什么旁支嫡系,只要有能力,就可以获得位置,不然一个尸位素餐的人管理张家职位,那反而对家族发展不利。”

  “拉里奇先生,张家在发生内讧,我们是不是先离开?”就在这时,泽井武二对拉里奇建议。

  “这是内讧么?”拉里奇曳:“这是正常的业务公司管理争吵,我在公司的时候,技术部门的主管开会和我吵得天昏地暗,最后我还是同意了他对产品的理解。我觉得一个公司要发展,这样的争吵是免不了的。”

  “张曼曼看来是孤注一掷了。”苏劫看着张家大会上的这一幕,立刻就知道,那些旁支弟子就是已经被张曼曼拉拢了,组成一个利益团体,在这次家族大会的众目睽睽之下,一举发难。

  张曼曼事先都没有告诉苏劫。

  不过苏劫猜也算是猜测到了,如果张曼曼一点手段都没有,那根本没有资格去做蜜獾安保的高管,这才是张曼曼。

  “曼曼,你想干什么?这些人是你组织的么?”张开太一拍前面的桌子站立起来,“你好大的胆子。”他也看出来了这次主使人是谁。

  茅家的人静静看着这场变化,面带微笑。

  “张洪青的这个女儿倒是个角色,居然敢当众发难,不说实力如何,这种胆量就已经把那群嫡系都甩了。”茅文雄微微赞叹。

  “以卵击石而已。”茅心道:“张家如果被这个芯头片子联合几十个旁支就可以逼宫成功,那也就不是张家了,我看这次张曼曼似乎要脱离家族,自立门户了,也不知道她的靠山是谁?”

  “阿心,此女我用茅山相术看了下,她有不可忽视的潜力,身有凤骨,极为旺夫,如果谁娶了她,事业上是巨大助力不说,甚至在修行上都能够得到很大的好处。”茅文雄道:“所以,无论如何,你一定要把她弄到手,知道了么?”

  “有这么邪乎么?”茅心问:“爸,我的成就都是自己获得的,靠女人也不是我的本意。”

  “你还年轻,没咏知天命的年纪,很多事情都看不懂,我像你这样大的年纪,也是认为我命由我不由天。”茅文雄笑道。

  茅心点头:“爸,我知道了。我们茅家的功夫是全部都练会了,但相术倒真不是很精深,不过也看出来这张曼曼有些旺夫,比如那个苏劫,如果不是张曼曼,哪里有可能接近拉里奇这样的大人物?今天这件事情说明张家也不是铁板一块,有很多可以值得我们利用的地方。”

  (本章完)
  
网站地图 大发国际软件下载 美国足球排名 欧洲足球国家队排名 新天地棋牌官方注册
亚博体育怎么注册 天天娱乐电 亚博怎么注册 至尊娱乐下载
亚博体育怎么注册 国足世界排名最新 亚搏app pp真人开户
亚博体育国际 l全讯网 国内赌博机APP下载 12bet登录
足球国家队排名 天天娱乐官方网站 12bet登录 白金会娱乐官方网址
合盛娱乐时时彩 重庆幸运农场柱形走势图 平安彩票官网 678开奖网 银豹娱乐
万博国际娱乐 澳彩城 无极娱乐注册 如意娱乐登陆 彩九彩票手机客户端
丰尚娱乐合法 彩8彩票 彩票代理平台 幸运飞艇五码二期计划 黄金集团彩票
满堂彩平台 幸运飞艇官方直播网址 拉菲平台登录 天游娱乐玩法 同创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