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没有这么容易分裂,张曼曼之所能够弄出动静来,实际上还是因为她是大龙头张洪青的女儿,她仗着张洪青的威势,就拉拢了不少兄辈旁支弟子,如果张洪青不同意,那她也就岌岌可危。现在她闹得太过分了,张洪青只要一句话,就可以剥夺她的所有。”茅文雄曳:“看下去吧,这次事情对于张家来说,就是几个小辈在闹腾,翻不起大浪来,差不多就是个花絮。”

  茅心点点头:“那个苏劫倒是有些厉寒处,我想和他较量一二,据说他的境界已经可以和张洪青媲美,练到了‘神而明之’的境界。”

  “看此人的气势和面相,看不出来什么端倪,不过他是张曼曼布局下来的一枚棋子,等下可能有好戏看。”张文雄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局面:“等下你可以适当插手一下张家的事情,看看张洪青的反应,据说张洪青被人击伤,不知道现在恢复了没有。”

  “我已经有了计划,爸你放心好了。”茅心脸上出现笑容。

  此时此刻,张曼曼的质问的话,让张家元老,还有张洪源脸色极不好看。

  张洪青并没有说话,他就是坐在大龙头的位置上,看不出来脸色是好是坏。

  “妹妹,你怎么也跟着胡闹,跟我走。”张开太看了看局面,知道如果再让张曼曼闹下去,很难善后,而且还会让外人看笑话,也只有自己出手最为合适。

  当下,他疾走而出,几步就到达了张曼曼面前,伸出手来,要把张曼曼擒拿住,带离这里。

  只有把张曼曼拿住,群龙无首,这些兄辈旁支也闹不起来。

  而且,张曼曼的实力虽然也很强,可在他的眼里,根本就算不了什么,毕竟他获得的训练资源比张曼曼多出太多。

  他几乎从小到大泡在蜜獾训练营中长大的,什么没有见过?

  甚至,他觉得自己的条件比风恒益还要好,毕竟风恒益的爹没有张洪青厉害。

  张曼曼看见张开太过来,也立刻离开了桌子,严阵以待。

  张开太笑了:“妹妹,你今天胡闹够了吧,别惹事,不然没有你的好果子吃,平常咱爸把你惯坏了,斜候我们什么都让着你,弄得你现在已经不知道好歹。”

  他语气带着笑意,可下手却极其狠辣,突然一抓,擒拿向了张曼曼的肩膀,手臂,脖子和一些极其要害的地方,想要一招制敌。

  这招擒拿手法有些传统武术的东西在里面,好像是猩猿捉鸟,又似苍鹰捕狐,更如长鲸吞虾。

  他五指张开,罩下,晃动,一招多式,从上到下,全部逃不脱他的抓捕。

  而且他脚下如影随形,紧紧吸附,好像有个吸盘,能够把敌人吸住不使其逃脱。

  张曼曼一眼就看出来,这是张家的家传擒拿手法“铁字勾十八手”,是张洪青从各国的军队战法中吸收来的,通过无数次的实践和设计,弄出来这么一套动作,连环擒拿,招招锁骨。

  她也非常熟悉,可速度根本不如张开太,在一招之间,就落入了下风。

  噗嗤!

  就在张开太擒拿下来的时候,眼看张曼曼无法躲闪,只见眼前一暗,竟多出来了一个人挡在她的面前。

  张开太如钢勾的爪子抓到了这个人的手臂,突然一个旋转,就要把眼前这个人的手直接畔。

  这是本能动作。

  但是,张开太的这一女间,好像拧到了一根铁柱上面,那人手臂纹丝不动。

  他大吼一声,猛的放开,身躯后退,就看见苏劫站立在他的面前。

  “我是张曼曼的朋友,谁要对付她,就要过我这一关。”苏劫看着张开太,面带微笑。

  “怎么?你是拉里奇的保镖,也要插手这件事情?”张开太目光猛的凌厉起来:“这是我们张家内部的事情,我是她哥哥,你算什么人?”

  “我是她朋友,也是她保镖,既保护拉里奇先生,也保护她。”苏劫脸上的笑容收敛了,变得没有表情:“对了,你刚才不是说我这个保镖不合格,还要和我较量下么?现在你机会来了。我放开手脚,让你施展,你用兵器也好,用暗器也好,甚至用枪也好,可以用一切手段来对付我,我就赤手空拳,你如果战胜了我,那拉里奇先生保镖的任务就给你,如果你输了,也不用当什么蜜獾安保的董事会成员了,直接退出吧,让张曼曼来当。怎么样?”

  苏劫在刚才张开太出言挑衅的时候没有说话,因为那个时候,和张开太较真根本没有任何意思,现在则是抓滓族大会,在众目睽睽之下,直接要和张开太比试,甚至还说出来了让他持武器的话来。

  如果这种情况之下,张开太还退缩,那就没有任何威信可言了,以后更是没有脸去当什么蜜獾安保的高管。

  在场的张家人个个都是练家子,哪怕是孝都知道,持械和赤手空拳差别有多大。

  就算是个普通人,如果手里有一把刀,那就算是职业格斗家都要心虚,搞不好还要被砍死。因为职业格斗家练习的就是赤手空拳,没有练习过擒拿空手夺白刃。

  如果是专门练习兵器的,那更恐怖。

  比如在军队里面训练匕首的,类似于沈刀这样的人物,在擂台上远远不是柳龙的对手,但让他拿匕首对付赤手空拳的柳龙,两三个都可以杀了。

  现在苏劫让张开太拿兵器,他自己赤手空拳,可谓是一种羞辱,已经把张开太看成了还在蹒跚学步的孝子。

  唰!

  听见这话,张开太的内心深处在瞬间就杀意沸腾,本身他就对苏劫没有什么好感,甚至有很大的敌意,现在更是恨不得就杀了苏劫,不过他是个城府极深的人,并不在脸上表达出来,只是放慢了语速:“那好,我就答应你了,不过兵器无眼,如果你被伤了,可不要怪我。”

  “伤了就伤了,没什么大不了的⊥算是死了也不赖你。”苏劫说话之间,看了张洪青一眼,发现这个人在看着自己,双目深邃,不知道在想一些什么。

  其实就算是张洪青的心思再复杂,苏劫也知道,如果他不让自己儿子上阵,那就代表示弱,传了出去,极大削弱张家威严,以后生意也不是很好做。

  就算是他不让儿子出手,自己亲自出手,苏劫也不怕,正好想要借助这种高手来磨炼自己,也许能够激发出来更多的潜能。

  自己能够在半年前顺利突破到达活死人境界,还是靠风恒益的生死逼迫。

  当然,苏劫知道,这次张洪青绝对不会亲自下场,毕竟他是有身份的人。

  其实苏劫内心深处渴望和张洪青战斗。

  踏入“活死人”境界他已经有了半年时间,积蓄渐渐的雄浑起来,尤其是最近这半个月,借用拉里奇先生的资源,把力量再次推到了另外一个境界。

  虽然他觉得对上张洪青胜算几乎没有,但正是因为如此,才值得出手,毕竟他还年轻,有很大的晋升空间。

  “开太,你过来。”张洪青说话了。

  张开太连忙跑过去,到了张洪青的身边,压低了声音:“爸,我知道这苏劫实力很强,他还想激怒我,但我就将计就计,用兵器废了他。他也是太托大了,认为赤手空拳可以对付我的兵器,不知道是他狂妄还是真有这个本事。”

  “他练习的招数是心意把锄镢头,以上抬下劈跟进为主,一打一揭,追风赶月。”张洪青似乎是把苏劫的所有功夫都看穿了,“而且他还练习了金钟罩铁布衫一类的功夫,很是全面。他的境界比你高出很多,但赤手空拳对你兵器,其实他的胜算不是很大,这对于你来说是一次磨炼。”

  张洪青停顿了一下,再次开口:“不要把胜败放在心上,你也不要觉得这出斗是耻辱,活着,胜利才是最重要的。你如果不突破这个耻辱心,就很难进步。若是没有个对手激励你,你也无法突破到达更高层的境界去,放手一搏。”

  “好的。”张开太脸上出现了一丝狰狞。

  在他的内心深处,其实还是有一丝耻辱的,因为从小出生以来,他就眼高于顶,远远把同龄人甩开,现在居然被一个被他小的人高高在上压制他,让他动用兵器,他内心深处十分不甘心。

  他想抛开兵器,和苏劫痛痛快快打一场,但又有些犹豫,因为他还是相信张洪青的眼光,另外在刚才的擒拿之中,他已经察觉到了苏劫是个硬茬子。

  “爸,这苏劫居然想赤手空拳对付张开太的兵器,难道他真的到达了‘神而明之’的境界?”茅心皱眉。

  “‘神而明之’的境界,又叫‘活死人’,此境界我们茅家数据不多,我也不是很清楚。”茅文雄道:“不过我也不相信他赤手空拳就可以对付张开太的兵器,张开太的夜鹰军刀技术据说已经出神入化,经过了千锤百炼的搏杀,你不是和他交过手么?感觉如何?”

  “神出鬼没,他的两把夜鹰军刀杀伤力比他的徒手格斗要厉害十倍。”茅心道:“我不觉得苏劫能赢,哪怕是他练成了什么‘活死人’的境界。”
  
网站地图 玛雅娱乐官方网站 凯发k8官网下载 亚博体育 a8娱乐官网地址
凯发sport.k8 万博体育安卓 电玩城打鱼游戏下载 皇蒲国际
亚博体育账号注册 金马国际app 天天平台下载 龙虎赌博
亚博国际登录 必兆娱乐平台 天天娱乐注册 弘润娱乐下载
世界杯足球星级 有扎金花游戏的平台 拉斯维加斯国际赌场 最新国际足球排名
yrcf0i.com m.fNY91V9.tw f65x.cn eozedq.cn g38z.cn
wap.fJDI4DL.tw wap.j65g.cn www.fTA5PJA.tw ztmrley.tw m.hfhtdpzt.cn
farelfk.cn wap.fVBF9P2.tw www.17comvip.cn www.f76f.cn zcdijbd.tw
m.cjjyg.cn nbxvl.tw wap.kljdr.tw wap.f4N75CS.tw www.fQ55X8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