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刚才你说要我哥杀一儆百,我是不是也在这个一之中?”张曼曼知道,自己想要获得的东西在老爸这边已经没有希望。

  其实平时张洪青对待她也很好,家族资源比起一些嫡系男子都要多。

  可她的雄心不止于此。

  在她看来,现在家族腐朽,需要进行大改革、大换血,才能够适应全新的时代。

  但现在看来,张洪青和她的理念完全不同。

  “那就看你哥的想法了,我既然把他培养成家族继承人,那就让他放手去做,如果他做得好,那就是真正的继承人。如果做的不好,我自然要考虑换人。”张洪青道。

  “那只要爸你不出手,我哥斗不赢我的。”张曼曼道:“况且,你已经出手了。”

  说话之间,张曼曼走了出去。

  张洪青看着她的背影,曳,脸上有一丝无奈。他并没有出手,毕竟这是她的女儿。

  张曼曼走后,张开太走了进来:“爸,我妹来见你了?说些什么?据我得到的请报,妹妹要把那些家族中的旁支都分离出去,她拉到了投资,成立了新的安保公司,要把这些旁支都带走,还给了一笔不小的现金。那些旁支如果全部走了,我们家族很多地方的生意恐怕会陷入瘫痪。”

  在张开太看来,这些家族的旁支弟子,就如一个城市的清洁工,地位低下,但没有他们却万万不行,可给他们涨工资,也是万万不能。

  “这就要看你的手段了,若是这点新都处理不好,那也就别干了。”张洪青道:“公司员工因为工资少罢工,这种事情经常发生。怎么处理好这件事,家族元老都看着呢。”

  “我是怕妹妹在其中,难免误伤。如果是别人主导这件事情,我三下五除二就干了,但嵌到了曼曼,我会投鼠忌器。”张开太试探性的询问:“爸,你能不能够给我交个底?”

  “很简单,那毕竟是你妹妹。”张洪青道:“人身安全方面不能够出任何差错,不然你就是不悌。治理家族,首先是孝为主,其次为悌。孝为孝顺长辈,悌为团结兄弟姐妹,扣租两点去做。”

  “知道了。”张开太道。

  “那你去吧。”张洪青摆摆手,等张开太转身要离开的时候,突然道:“还有,你不要去对付那个苏劫,你不是他的对手。”

  “双拳难敌四手,我不信他可以天下无敌。”张开太还是不服气。

  “如果只是他一个人,那就算是再强也不怕,现在他成为了拉里奇的保镖,甚至还是科研团队的一部分,拉里奇需要他的数据和保护。”张洪青看得很准,“他对于拉里奇的价值很大,不可能轻易被放弃,如果惹到了这个巨头,你知道后果是什么。”

  “曼曼还真是给我出了一个难题。”张开太苦笑道。

  “如果这是一盘棋的话,实际上你已经输了,你妹妹拉了苏劫这个外援,利用苏劫的功夫,搭上拉里奇这条线。再在这一年多的时间内,她在国内把我的老朋友都走访了一圈,获得他们的资金支持,而且她手底下有人,连审判者古洋、罗未济、麻丰年都为她站台。前些日子,麻丰年给我来信,说她相貌龙颈凤瞳,将来必可成大事。你看看,这些都是你没有能够利用上的。如果她是个男子,也没有你什么事了。”

  张洪青道:“你的功夫是还可以,但运营比起你妹妹差远了。早在一年多前,你妹妹就猜测出来蜜獾要成立安保的时间,我们张家肯定要派一个人去,这个人就是家族继承人。那时候她就开始布局,拉外援,对内鼓动人心,棋越下越大,关键是运气还好。你怎么和她斗?我昨天已经出手,但被苏劫那杏逃走了,他能够在我的手底下逃走,固然有运气的成分在其中,可实力也的确不容酗。”

  “什么?”这下轮到张开太大吃一惊,眼睛都瞪得好像铜铃:“您居然去找那杏了,那杏可以在您的手底下逃走,这......那他到底有多强?”

  “你们爷俩在说什么呢?”就在这时,门口多了个人,这个人身材高大,满头白发,胡须很长,也是银白色,手里拿着一根龙头拐杖,居然是纯钢的,在地面上稍微滑动,就有铿锵之声。

  “祖爷爷,您怎么来了?”张开太更加吃惊,张洪青也站立起来,连忙去扶这个老头。

  这个老头就是现在张家辈分最高的人,张年泉。

  张家辈分为万年汉士洪,开卷德有光。

  张洪青的父亲是“士”字辈,爷爷是“汉”字辈,老太爷才是“年”字辈。

  眼下这个张年泉已经有了115岁往上走,还差几个月就满116。

  “不用扶,我还走得动。”张年泉道:“早上走了一趟梅花桩,练了一趟九宫大禹雷部正法,身子骨没有落下,还能够活个十年八年不成问题。”

  说话之间,他走到了椅子上桌下,从口袋里面掏出一把蚕豆,拿了一粒丢在口里,牙齿整体,还嚼得咯嘣咯嘣响。

  这看得张开太心中发麻,怕老太爷爷咯嘣掉牙齿。

  “老太爷,您的看家本领,这九宫大禹雷部正法的肢体动作,我已经通过蜜獾训练营的人工智能还有各种人体采集数据推算了,现在模拟出来最平衡的动作,有了很多改进,不知道您看过了没有?”张洪青道。

  “看过了。”张年泉从口袋中居然拿出来了一台大屏幕的人工智能手机,熟练的操作着。

  谁也想不到,他一个115岁的老头,玩起智能手机还要超过许多年轻人,他一边玩手机,一边道:“蜜獾的人工智能技术只能够算一般般,最好的在提丰里面…里奇的公司也还算不错,比蜜獾要高级,但计算出来的东西也未必准确。我这一套雷部正法,可谓是道家修行最高秘诀,我当年不知道废了多少事才获得,凭借这套功夫,我才能够活到现在。我们张家的祖先,有一支是来自于龙虎山。你应该知道,茅家是茅山,我们也都是道脉。”

  “老太爷,您这次来找我,不是为了拉这些家常吧。”张洪青问。

  “前些日子那小茅老头找我,聊了一些事情。他茅山术的相人,推测倒有一些本事,虽然年纪比我小三十岁,为人也狡诈,但有些地方还是可以借助他的力量来办事的。”张年泉道:“他说了,我们张家会有一劫,必须要处理好这个劫。否则就会化为乌有,我在参悟这件事情。”

  “茅家那老家伙,整天就是神神叨叨,倒是帮风家在国内获得了巨大市场。”张洪青已经理解了老太爷的意思:“你说的那个劫,恐怕包含了苏劫那杏的意思。”

  “苏劫是谁?”张年泉问。

  张洪青把昨天的事情说了下。

  张年泉眼神一亮,嘴巴啧啧赞叹:“现在年轻人真是了不得,十八岁,十八岁就神而明之。了不起,我在这么大年纪的时候,还在跑江湖做个汹头,武艺没啥进展。洪青,我这觉得这件事情,多个朋友总比多个敌人好,曼曼要去外面做事,你就让她去做。等年纪大了,她还是会回来的。其实我看出来了,茅老头想把曼曼给茅心,让我们两家联手,但茅家阴谋气息太重,伤天和太多,我个人不想和他有任何瓜葛。”

  “老太爷的话我记住了。”张洪青点头。

  “反正你是大龙头,家里的事情你来做主。”张年泉拄着钢铁拐杖向外走:“我也没有几年活的了,希望在死之前看着张家更上一层楼,每年祭祀的时候,我香火旺盛,地下有钱花,那也就没有什么遗憾了。千万别让我死后连香火都没有。”

  张开太笑了:“祖爷爷,您还相信这东西?”

  “你还年轻,什么都不懂,什么时候懂得家族祭祀的重要性,就有当家长的资格了。国之大事,唯祭与戎,无论是家还是国,祭为第一。你们这些小辈,如果在我死后不祭我,我绝对和你们没完。”张年泉吹胡子瞪眼。

  张家内部发生的事情,苏劫并不知道,但他现在时时刻刻防备张洪青。

  昨天的一战,他记忆深刻,对于他的触动也很大,给他了太多的经验,其中的收获可以说已经超过了风恒益的那一战。

  张洪青的力量速度技巧,都让他叹为观止,把他的所有潜力都逼迫了出来,终于抓住地形,死里逃生,也给了他很大的信心。

  他还真没有和顶尖高手战斗的经验。

  拉里奇那边已经传递过来了他和张洪青的高清视频,让他自己研究,这让苏劫知道拉里奇的公司真不是浪得虚名,连街景的时况都可以监控到。

  据说,拉里奇公司的卫星连火柴盒上的图案都可以看得清楚,尤其是在这座城市,安防系统更是趋近完美。这里是拉里奇发家的地方,也是全世界计算机产业最高水平的硅谷。

  就在苏劫研究的时候,凯丝又发来一条信息:“拉里奇先生办公室即将接待重要客人,让你过去负责他的安保问题。”
  
网站地图 宝运莱娱乐 龙城国际线路检测 僵尸工坊狗腿官网 下载百家乐
亚博官网app下载 龙8app下载 利澳国际娱乐官网 188金宝搏app
必兆娱乐 如意坊app 集美国际娱乐网址 天时娱乐下载
凯发k8官网 世界杯星级排名 博天堂博天彩 美国足球排名
亚虎娱乐在线平台 大发国际软件下载 龙8手机app下载地址 单双大小不输方法技巧
华人娱乐官网登录 118彩票 鸿运彩票注册 大洋在线娱乐 星辉彩票
云鼎时时彩 北京赛车至尊国际 如意娱乐平台 澳彩城 爱赢娱乐
亚上彩 9号彩票网址 鑫乐网 金砖娱乐手机 彩票网投注册
如意娱乐 圣亚娱乐 博天下娱乐 菜鸟娱乐 久赢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