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老把这么珍贵的功夫传给我,我就欠了您的人情,也等于是欠了张家一个人情。洪青叔如果再次来杀我,我就算是拼命也不好意思,那岂不是就死定了?”苏劫笑了,还是拒绝学习。

  他的理由很正当,暂时不想欠张家的人情。

  张年泉的来意他心中已经明白,是先结个善缘,另外也是给张曼曼增加实力。不过张年泉是张年泉,张洪青是张洪青。

  哪怕张年泉是张家老祖宗,也不可能影响张洪青的意志。

  心灵修行到了张洪青这种地步,是不会被任何行为所影响的。

  “原来你这么想?”张年泉曳:“洪青是洪青,我是我,张家是张家,我的确是想结交你,给张家多一个朋友。洪青要杀你,你反抗就是了。你如果学习了这门功夫,对付他的机会就大很多。”

  “其实什么功夫,哪怕再神奇,也是一门科学技术,绝对没有学会之后就实力大增的现象出现,这不是械。我要经过很长时间的研究,才会练习。”苏劫知道,哪怕是九宫大禹雷部正法是什么古老传说修道的结晶,但终究是一门运动学、心理学、环境学的结合体而已,现在张年泉就算是传给自己,自己也不会马上去练习,而是把其当做一门资料来研究,反反复复的在实验中利用计算机数据来模拟,然后改进,最后疡性的练习和尝试。

  这才是最科学的方法。

  “酗,我很喜欢你的这个态度,治学严谨。”听见这话,张年泉并没有生气,而是越发欣赏:“功夫是没有止境的,人体也是没有极限的,我就是要你的这种研究精神。你如果一上来就练习,那是糟蹋好东西。再说,我也是个半截身子入土的老头子了,没有经历去做研究,我倒是希望你通过尖端研究,把这门修行之法更进一步。”

  “我认识一个年轻人,也值得学习你的这门功夫。”苏劫道。

  “是张晋川吧。”张年泉似乎知道苏劫要说什么:“他学了刘光烈那杏的明伦导引术,的确有大才,可和你比起来就差远了,现在成就摆在这里。而且我的这套九宫大禹雷部正法复杂程度,远远超过了明伦导引术』有到达活死人的境界,是不可能理解其中秘密的,张晋川的祖上其实和龙虎山也有一些渊源,但他没有到达活死人的境界,无法神而明之,是学不会的。”

  “既然如此,我是非学不可了?”苏劫问:“老爷子有什么要求?”

  “要求还是很简单的,帮助好曼曼,让她在外面好好发展。这对你也有好处,因为她的相貌和性格都极其旺夫,其实你所获得的一些成就,在因果上也和她不无关系。另外,如果遇到了张家兄辈挑衅,不要下毒手,能饶就饶。实在饶不了那就算了☆后,就是我们张家如果出现危机,你要帮助一次如何?”张年泉提出来了要求。

  “可以。”苏劫点头,实际上这是老爷子张年泉的善意,对双方都有好处。

  老爷子想把自己的东西传下去,想留下个火种,二来化解一些恩怨。他已经看出来,苏劫不是个翻脸不认人的性格,而且性情平和,有仁者之风,说话算话,这种人如果种下善缘,将来必有丰硕果实。

  “事不宜迟,你找个地方,我把这门学问传给你,这套功夫普通人一年都记不住,但你只要三天三夜。你有底子,其实我看得出来,你修炼的是一门硬气功,有禅门的龙虎金刚运气方法在其中,和我的这门功夫倒是有异曲同工之妙。”张年泉道。

  “明白。”苏劫心中已经很清楚了,这门“九宫大禹雷部正法”最精华的地方,用是“观天”“察地”“布景”这三个方面,可以给自己启发。

  其它的地方倒还好。

  什么冥想之类配合肢体运动,对于苏劫已经没有了什么秘密可言。

  两人很快就来到了苏劫平时训练的地方。

  这是一处巨大的训练场,外面就是巷战的地方,很多保安也在其中练习各种搜索,反侦察,还有专门的退役教官在教授和训练。

  拉里奇对于安保工作极其重视,每年花费的钱不在少数。

  “这地方练功可以练出凶煞之气来,气场刚烈,勇猛无俦,你看这训练室之中的器材也都是用来进行力量,散打,格斗练习,在这里适合年轻人把所有的力量都释放出来,但不适合养气修心。气场不和,天人不通,长久修炼,难以进入状态。”张年泉打量了下这里的环境。

  “那这里面呢?”苏劫带着张年泉穿过这里,进入了另外旁边的院子。

  这里面是纯木结构,日式枯山水禅院类似,是拉里奇的灵修之处。

  拉里奇喜欢日式的极简风格,这禅院也修成了这个样子。

  “这里好一些,但太过简单空旷,导致人很容易进入极空的情绪之中,觉得自己的身体都是多余的,从而走火入魔,产生厌世情绪,不能够发人奋进,而且这个地方的整体位置不是很高,和天空星象没有对接起来。”

  张年泉指指点点:“这个地方,用摆一盆鲜花。所谓是禅房花木深,还有这个地方不要用石头的枯山水,直接用清泉活水,水天一色,气场融合,人在其中灵修,才会得到滋润,久而久之,心生大喜悦,不愿离去。”

  苏劫似有所悟,指着那屋檐处:“如果我没有猜错,那屋檐下用挂个风铃,微风一来,风铃清响,更显得万籁俱静,所谓是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一味求静,反而不得静。有的时候,有声音才是静。”

  “了不起。”张年泉连连点头,欣慰喜悦之色更盛:“可别写这些东西,是修行的最重要法门,人和天地相互融合,气郴融,甚至不需要多久,人就可以脱胎换骨。这门学问老外不懂,但我们懂。修行四要素,财,侣,法,地。财不用说,没有钱谈不上修行,侣为同伴,一个人闭门造车是不可能练出什么东西来的,必须要许多人一起研究。法为锻炼之技术。地就是环境。”

  说话之间,张年泉就开始告诉苏劫各种动作,冥想,另外就是和周围气场的关系。

  “一根木头,一个角落,一张桌子,一面墙壁,都有自己的气场,可以影响人的情绪不说,这种气彻能够影响人的身体,人如果能够调整气场,和四周环境相互融合,时时刻刻融为一体,震荡之间,洗涤气场,那就是真正的天人合一。”张年泉再次解说着。

  苏劫早就参悟到了这层,但具体的事情他没有细节去操作。

  现在张年泉把这些细节都告诉了他,是百年经验,加上无数古人的研究,虽然未必准确,但给了苏劫可以研究的资料。

  整整三天三夜时间。

  张年泉把“九宫大禹雷部正法”这门功夫都传给了苏劫。

  苏劫消化得很快,对于这些知识,他还没有去验证,可其中很多知识对于他现在的修炼很有启发性。

  传授完毕之后,张年泉直接离开了。

  留下苏劫在这里独自研究。

  而寒假就已经结束了,苏劫也要回国继续学业。

  去年寒假他去了许家,今年寒假来到张家,明年还不知在何方。

  今年过年都没有回家过,苏劫还是很想念每次过年家里人一起团圆吃饭的日子。

  明天就要回去了,苏劫向拉里奇辞行之后,一个人再次逛街,好好的熟悉下这座城市,他并不怕张洪青再来杀他。

  一来是因为对方第一次出手没有成功,再来二次就很是丢面子。二来苏劫倒想张洪青再来,他又做了很详细的准备,战胜对方估计没有希望,但逃走第二次还是可以的。

  如果二次逃走,那对张洪青也是个打击,起码代表对方杀不死自己。

  比我强又如何?我还是可以跑掉。

  苏劫在大街酗中转悠,看风土人情,同时体会那种自身气惩环境融合的味道。

  他已经隐隐约约明白,所谓的天人合一境界,其实就是“悟和空”。

  悟空。

  这种境界,已经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用语言,视频,都无法来演示,甚至是言传身教都没用,只能够靠自己突然灵感。

  这个和佛祖的拈花微笑,心心相有些类似。

  突然,苏劫再次穿过了一条酗子的时候,在巷子痉又站了一个人。

  这个人也带着面具,面具是张洪青那的红绿油彩面具,而是一个龙面具。这龙头很威严,胡须犄角清晰,栩栩如生,似乎要飞出来一般。

  面具后面的人,身穿运动服,似乎是个玩嘻哈和角色扮演的少年,很是年轻。

  苏劫感觉到了这副身体和自己差不多大年纪,绝对没有超过二十岁。

  但此人的气息,气场,呼吸,等种种特征表明,此人的实力不在自己之下,甚至自己都有些看不透。

  苏劫还没有看过比自己年轻的“活死人”,但现在似乎出现了一位。
  
网站地图 优乐国际娱乐手机版 九州城娱乐 世界杯投注 未知
12博手机网址 万博体育安卓 利来app 扎金花棋牌游戏平台
玛雅娱乐平台创始人 澳门赌盘 iis7站群排名查询 撲克王APP
沙巴外围下载 天天娱乐官方网站 玛雅平台 下载国际利来app
大发国际娱乐下载 皇浦国际 天天娱乐软件 齐发娱乐官网
新宝娱乐 天游娱乐网站 汇丰在线首页 华人娱乐官网登录 丰尚娱乐登陆
如意娱乐下载 天游娱乐 天游娱乐下载 亿宝在线 拉菲平台大不
京城会娱乐 如意娱乐靠谱 哪些彩票有彩金送 圣亚娱乐平台 天游娱乐在线
拉菲娱乐正网 彩票导航网址 合盛娱乐时时彩 鼎博网址 五洲彩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