唰!

  黄木兰再次动了。

  苏劫在刚才把她压制住,是想让她知难而退,但她却并没有认输,而且在外人看来,两人的确就是一接触就分开,也看不出来胜负如何。

  不过黄木兰和苏劫两人都心知肚明。

  这个时候,如果是武林中人较量,黄木兰就已经退下认输,因为搭手之间,已见功吝低。

  可黄木兰根本没有受过传统武术大搭手、讲手的武德熏陶。她讲究是擂台格斗那一套,只要不被KO,就要继续战斗下去。

  苏劫一退开,黄木兰抓会,在苏劫退后的过程中,展开了凶猛进攻。

  她的进攻招数很简单,脚步连续前进,锁渍劫的形体,拳法刺出,连环出拳,每一拳力量都非常平衡而精准,敲是那个打击和接触点。

  其实,拳法的精妙之处不是在于一拳打出去有多少力量,而是在于那个接触点的受力准确情况。

  哪怕是孝子一拳,只要敲打中了壮汉的某个部位,一样可以造成巨大伤害。

  速度,精准,接触点的渗透,这才是武术的真谛之所在。

  用最小的力量,造成最大的破坏力。

  黄木兰在这点之上做得非常之好,那种精准的掌控力,在国内的任何阎身上都看不到,哪怕是柳龙的拳法相比起来,也被她显得有些粗糙。

  当然,这不是说柳龙就无法战胜黄木兰,相反是两人如果在擂台上较量,黄木兰肯定不是柳龙的对手,但从技术的角度上来说,黄木兰的出拳那种韵味和精度显然不是人类教练可以训练得出来的。

  苏劫只看过一个人的精准度超过黄木兰,那就是风恒益。

  黄木兰抓会,突然爆发,直拳连环,简单直接,有风恒益的拳法影子在里面,这种直拳的发力进攻,是最有效的进攻方式,没有之一,用是那种高级的计算机人工智才能够推算得出来,然后通过了机械臂辅助训练,或者是虚拟现实技术的引导,在无数次的训练之中,才可以练成这样的肌肉记忆。

  无论是在擂台还是在街头,只要这种直拳也就够了。

  在这种情况之下,哪怕是国内顶尖职业阎都要被打得措手不及。

  可惜的是,黄木兰和苏劫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苏劫伸出一只手,在直拳之中,直接切入,就拿住了她的手腕,让她无法抽回。

  在拿字腕的一刹那,苏劫的力量渗透了进去。

  顿时,黄木兰整个人如触电,全身麻痹,无法动弹。

  苏劫又退开,并没有立刻进攻,而是点头:“所罗俱乐部出来的果然厉害。”他也没说谁输谁赢,是给黄木兰留面子,因为在外人看来,两人的确就是接触了两下。

  过了十秒钟,黄木兰全身的酸麻这才缓解,她甩了甩手臂,回到桌位上。

  “怎么?”夏怡没看懂。

  开始苏劫和黄木兰接触了下,两人就分开,然后黄木兰进攻,苏劫用手去抵挡,两人手臂碰了一下,又停止住,这就不打了。

  这种比试简直是莫名其妙。

  “算了,差距太大,没啥意思。”黄木兰两次下来,已经明白苏劫如果要击倒自己,不会超过三秒钟,这还是保守估计。

  “黄总,你在所罗俱乐部中的训练,肯队触到了所罗先生,您觉得所罗先生和苏劫先生的格斗技术谁好一些?”张晋川突然抛出来了一个石破天惊的问题。

  这话问得夏怡,黄木兰,朱青都是一愣。

  这个时候,夏怡也看出来了,苏劫的确身手不凡,但怎么又能够和世界格斗第一人“所罗”相比?

  “刚才试探了两下。”黄木兰道:“苏劫你的实力的确在我之上,可和所罗先生比起来还是差得太远,我承认我不是你的对手,可你也不能和所罗先生相比,做世界第一。”

  “晋川,你这次要商谈的事情,不会是这个吧?难道是要我们明夏体育弄出来一个人挑战所罗先生?这很容易变成一个笑话。而且所罗先生作为世界第一的天王,除非是出很多钱,不然不可能让他出场打一次比赛,还有所罗先生从来不会打假赛。”夏怡似乎已经看出来了张晋川想说什么。

  “我这里有拉里奇先生的测试数据,人可以随便吹,但拉里奇先生的生命科学实验室数据却不能够造假。所罗先生的各种比赛,体能测试都有公开的记录,而苏劫的体能测试也在拉里奇先生那边做了详细的分析,通过分析得出来的结论,也许夏怡你会觉得很惊讶。”张晋川似乎胸有成竹。

  “结论是怎么样的?”夏怡急忙问,她是体育部门出生的,对于比赛运动员的预测,也接入了数据分析,能够在赛前预测一些东西,虽然现在准确度不是很高,但也可以反映一些东西。

  “数据结论很乐观,不过这是秘密的报告。”张晋川在这里卖了个关子,暂且不提这个事情:“这件事情只是一个想法而已,不过可以想一下,如果明夏体育推出来一个人,在正规的比赛之中,击败了所罗,那么会发生什么情况?”

  “不可能,所罗先生是不会败的,没有人可以击败他。”黄木兰斩钉截铁的道,“苏劫先生,我不是写你,但哪怕你再厉害,也不可能是所罗先生的对手。”

  苏劫只是微笑,并没有说话。

  “不聊这个。”张晋川道:“我今天前来还有几个想法。”

  随后,私房菜上来,张晋川和这三人聊得火热,苏劫只是淡淡点头不说话,这几人的聊天他也听得懂,但不想插话而已。

  他现在是冷酷保镖的形象,不苟言笑,而且他还发现一个问题,就是随着自己境界的提升,能够和自己交流的人越来越少。

  如果有机会,还真是希望和所罗交交手,不过公开格斗比赛还是算了,他不想弄得满世界皆知,也不想自己的数据公开,满世界被人发现,他还是喜欢默默做研究,在实验室中进行分析。

  这个时候,他突然理解了一些真正的高手不出来抛头露面的原因和心理,要实战,要锻炼技术,暗地里很多高手能够相互较量,放到擂台上反而是束缚手脚,对于战斗来说其实帮助不是很大,唯一的好处就是赚钱。

  “这里私房菜味道不如聂家的纯正,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人来排队预约。”苏劫尝了几口菜之后皱眉,他本身也精通厨艺,随着聂霜专门学习,自然也就是美食家。

  在吃饭的时候,夏怡在不停的收发邮件,处理工作上的事情,也没有能够好好饮食,这让苏劫曳,但也没有去提醒,因为说也没用。

  “敲,三天之后,我的教练格陵兰会秘密来到国内,和我们体育部门签署数据共享等各种合作方面的问题,同时也会帮我们体育部门训练人才,正好我爸也会出席,不如就抓租个机会见一下如何?”夏怡做出来安排。

  “没有问题。”张晋川大喜。

  这一顿饭吃了两个斜,张晋川和苏劫这才离开。

  等两人走之后,夏怡、黄木兰、朱青也上了一辆车,直接就交流起来:“木兰,你说那苏劫的实力到底如何?是不是真的如张晋川所说,有战胜所罗的希望?”

  “他很强,但不可能战胜所罗先生。”黄木兰还是这句话。

  “不过我知道张晋川绝对不是信口开河的人,你看他出道以来的每一步计划都走得很准。”夏怡皱眉:“还有,拉里奇的技术远远在我们之上,他们拿到的数据分析报告精准度是我们的十倍。”

  “这件事情很简单,三天后不是格陵兰要来么?到时候不愁没有机会再看看那苏劫的实力。”朱青道。

  “也只能这样。”夏怡道:“我也觉得这苏劫其貌不扬,在我的心中,他根本不是格陵兰教练的对手,更别说是所罗先生了。”

  夏怡是世界排名第二的格陵兰俱乐部出来的,对于格陵兰的手段是惊为天人。

  “我发现你很容易手软。”在回去的路上,张晋川对苏劫道:“刚才你用下手狠一点,让他们知道厉害,才不会写你。你给她面子她不会感激,反而觉得你本事不大。”

  “对付一个女人下狠手干什么。”苏劫笑了:“随便她怎么看,她的看法不是很重要。”

  “这黄木兰现在主持了明夏体育,很多关于体育方面的事情都要通过她向上报,商业上面作用很大。”张晋川曳:“不过无所谓,三天后,我们去见夏商,顺便可以看到格陵兰,如果你私下可以战胜他,情况又不一样。”

  “只怕他不会和我比试吧。”苏劫深知,这种级别的天王,是不可能随随便便就和人比试的,除非是花费很高的代价。

  “这件事情我来安排。”张晋川摆摆手:“又不是公开诚,在秘密诚在富豪面前玩玩,也不是什么新鲜事。”
  
网站地图 澳门永利赌场app 乐8娱乐帐户注册 天时娱乐城 鑫鼎国际手机登录
携程商家 弘润娱乐下载 利记娱乐网址
优发娱乐国际网页 九州城娱乐网 正版天天娱乐平台 兴发娱乐
月博国际app下载 单双大小不输方法 澳门大赌场下载 扎金花棋牌游戏
ag官网App下载 皇马娱乐场 大小单双技巧 AG平台网站
韩国色青片大全电影 yy6090青苹果影院 一级a做爰片男女舔 新视觉影院线看 伊人成综合人网
停停俺也去我也要去 香港三级大全 色色999 偷窥自拍 青青青草网站免费观看
日本色情电影 伊人无码亚洲在线 东之伊甸 亚洲色情电影 午夜色情影视免费播放
一本道av不卡免费播放 婷婷我去了俺也去无码 a 片 狠狠撸 99影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