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陵兰俱乐部的人很嚣张。

  这是苏劫对于他们的第一感觉。

  当然,格斗本身就是残酷游戏,嚣张一些也是增添自己气势的方法。另外今天格陵兰是率领俱乐部的人前来谈拍,就应该让明夏体育的阎知道厉害,这样有利于谈出高价格来。

  格陵兰这个世界第二的天王看得很准,现在中国的整体格斗水平在世界上很难排上号,就形成不了整体的粉丝凝聚力和影响力,而两大集团都在做体育方面的项目,只有让明夏或者合道集团知道自己俱乐部的恐怖实力,才会真正出钱。

  “这位是兰特,我们俱乐部训练出来的新人,还没有打过比赛,实力不是很强。”格陵兰这个光头天王对夏商道。

  夏商看不懂格斗,也不会功夫,但比赛结果还是能够看懂,他心中自然有数,就是点点头。

  “开始。”

  黄木兰充当了临时裁拍角色。

  这惩的交流赛不是很正式,但正因为这样,反而可以看出来格斗阎的真正水平。

  “这彭氦和我当年暑假参加明伦武校的型擂台赛的一个阎彭海东很相似,也是通背拳世家,莫非是兄弟关系?”苏劫想到了往事。

  本来这是当初刚学习时候的事情,他起码打过了几百场的型擂台赛,如果是普通人早就不记得了,但他回忆任何往事都历历在目,甚至是每个动作的懈节,当时的心态活动,四周环境都记得清清楚楚,随时反省,温故知新。

  这就是“活死人”境界的恐怖之处。

  不光是过目不忘,还可以回忆起来以前忘记的事情,一辈子点点滴滴,都可以电光石火之间,刹那呈现。

  时时刻刻敝人临死之前刹那的大光明。

  若不是有如此神奇之妙用,人又岂能“超凡”?

  不过,现在这彭氦比起当初的彭海东要厉害许多,在国内赛场上也是赫赫威名,比赛经验丰富。

  两人开始了对持。

  彭亥知道这次虽然不是正式比赛,但比任何大赛都要重要,可以在老板面前露脸不说,如果赢了是给老板的谈判增加筹码。

  他是打起来了十二分精神,脑海中思索许多战术,酝酿情绪,调整呼吸,整个人很快就进入了战斗状态。

  而对面的兰特好像没有什么表情,在赛前也没有什么动作,好像木头桩子站立,呼吸节奏也没喻整,这就明显是没有经过大赛熏陶的新手。

  看见这样,彭氦稍微放心了一些,至于对手的挑衅,他倒是不放心在心上。

  对持了大约是十秒钟,彭氦突然靠近,虚晃一拳打出。

  但就是这个刹那,兰特身躯好像矮了一点点,刚刚好把这拳躲过,脚就出去,如同大斧一般斜四十五度脚砍到了彭氦的腥之上。

  砍腿。

  在腿法之中,有鞭腿,扫腿,砍腿,劈腿,蹬腿,弹腿等等,其中砍腿威力最大,好像大斧砍树,招大力沉,很多泰拳阎表演的时

  (本章未完,请翻页)

  候,用砍腿来把钢管给砍断。

  只不过是砍腿速度不快,敌人很难中招,在比赛中除非是有很大把握才能够施展。

  可兰特的砍腿爆发,在瞬间完成,整个人开始的时候不动,突然躲拳,就完成了蓄力动作,然后爆发出来,一击而中。

  咔嚓!

  彭氦的腥骨折,可以听见明显的声音,他整个人倒在地上痛苦的挣扎着。

  一招就被击败,而且是重伤。

  “医生!”黄木兰皱了下眉头,在她的呼唤之中,医生就进来用担架把彭氦给抬了出去。

  夏商的脸上出现了一丝不愉,但随后就收敛了起来。

  他摆摆手,并没有让第二个阎继续上场,因为他看出来了,第二个阎马章也肯定不是对手,没有必要再让他受伤。

  同时他也没有让张晋川上场。

  在他看来,张晋川是个学生和商人,对于格斗来说只是个爱好者,肯定不是专业人士的对手。

  “夏商先生,太不好意思了。”格陵兰这个光头佬笑了起来,脸上没有看出来任何不好意思的表情:“您的这位阎医疗费用我们可以全权常。”

  “不用。”夏怡的教练虽然是格陵兰,对这个教练也极其尊敬,但现在心里也有很大不爽。

  “兰特在我们的训练营中才训练了一年时间而已。”格陵兰再次道:“现在您也看到效果了。如果引入我们的训练体系,我保证您的阎很快就可以包揽中国所幽冠军,在欧美的格斗市场上也能够取得不错的名次。”

  “格陵兰先生,我们这里也有最好的教练和训练体系。”就在此时,张晋川开口了,他看出来夏商的内心实际很不愉快,这个时候作为“臣子”要讨得老板欢心,只有一个办法。

  本来,他想要自己上玩一玩,但现在改变了主意,直接把苏劫推出去。

  “这是我的格斗教练,倒是想和你们俱乐部的玩玩。”张晋川道:“格陵兰先生,我这个人很喜欢博/彩,尤其是在格斗方面押注』如我压一百万美金,赌我的这位格斗教练可以一个人打你们俱乐部的阎两个人怎么样?如果我赢了,只需要格陵兰先生十万美金怎么样?”

  “什么?”格陵兰似乎没有听清楚:“张晋川先生,请您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我没有听清楚。”

  “很简单,一对二,一赔十。”张晋川再次强调,“是我一赔十,我输了给你一百万美金,你输了只要给我十万美金就行,我的教练对付你们两个阎。”

  说到这里,格陵兰听懂了,他的脸上明显出现怒意,而他麾下俱乐部的阎更是怒气勃发,如果不是因为在进行商业谈判,估计都要打起来。

  夏怡,黄木兰,朱青三人也极其惊讶,同时对张晋川的行为表示不解,格斗阎之中哪怕相差很大,也很难以一敌二。

  尤其是格陵兰俱乐部的阎,就拿刚才的兰特说,虽然是蝎,但不知道受过了多少训练和实战,是准备出来一鸣惊人。

  尤其是夏怡,深深知道格陵兰道场的恐

  (本章未完,请翻页)

  怖。

  她还没有签约其中,就是在外围学习而已。

  那都是把人往死里整。

  而格陵兰带过来的阎,都是核心签约成员,实力绝对是国际一流水平。

  苏劫也没有说什么,直接走到场地中央,站立不动,气定神闲。他很冷酷,不说话,忠实的履行作为保镖的任务。

  当然,这也是他的性格,刚毅木讷,本来就废话不多。

  这种表现其实落到了夏商的眼里,就觉得首先是可靠。夏商这种人见多了夸夸其谈的人,面对这种话不说冷酷的人,不说欣赏,但也觉得非同一般。

  格陵兰看见苏劫走了出去,开口道:“兰特,巴托,你们一起。”

  刚才用砍腿砍断了彭氦腥的兰特走到了苏劫面前,而在旁边又来了一个皮肤漆黑,整个人好像黑铁似的格斗者。从气势上来看,这巴托更胜过兰特一筹。

  “老外果然务实。”张晋川用中文对夏怡道:“如果是我们的武术界,哪怕是为了一百万美金,稍微有些气节,也不会来二打一,而老外不管怎么样,也不管面子如何,先把一百万美金的钱赚了再说。”

  “你这不是给他们送钱么?”黄木兰很是不满:“这不但无法为我们的谈判增加筹码,反而白白浪费你的一百万美金。”

  “你就认为苏劫一定会输掉?”张晋川笑着:“我从来不打没有把握的仗,要不然,我们也赌一下如何?”

  “我不和你赌,也没有赌博的习惯,我是以专业的角度来看问题,格斗是格斗,保镖是保镖,哪怕是世界一流的特种兵,他们懂的技能非常多,但在擂台上,也未必是专业格斗家的对手,所谓术业有专攻。”黄木兰语气冷冰冰。

  夏商倒是没有说话,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他不管过程如果,只看结果。

  张晋川知道,他对自己也产生了怀疑,如果苏劫输掉了,那么自己在他心目中会严重失分。

  别看自己现在得到了他的青睐,但明夏集团的发展史中,很多得到了他青睐的人,因为小错误失分,就被贬了。

  跟随大集团的老板,也是“伴君如伴虎”。

  “开始吧。”黄木兰还是忠实的履行裁判责任。

  她话音刚落,兰特和巴托就动了。

  两人速度比起刚才明显提升,而且一左一右,相互夹攻,把苏劫所幽闪避路线全部封锁,要速战速决,把一百万美金拿到手里。

  两人似乎也经常演练联合进攻,配合得非常之好。

  巴托身躯前进,拳法攻击向苏劫的脑袋,而兰特则是一踏,一跃,一踢,一砍。他的标准动作砍腿就已经出去了,砍向苏劫的腥。

  苏劫并没有动,也没有还手。

  砰砰!

  巴湍拳头正好打中了他的脑袋,而兰特的砍腿也砍中了他的腥。

  肌肉搏击场面让人心惊肉跳,随后骨折之声也传递进入了每个人耳朵之中。

  (本章完)
  
网站地图 ag真人视讯开户 宝盈娱乐 澳门彩票网站大全 老版水浒传连环画欣赏
世界足球国家队排名 老百汇娱乐城 彩票网站大全 澳门百家乐线路检测
嘉年华国际娱乐app 优乐国际网页版 澳门美高梅乐城 tsv天时娱乐下载
金马国际娱乐网址下载 玛雅娱乐官方网站 新濠国际APP 合乐888
赌博游戏机下载 弘润娱乐 天天娱乐app下载 皇浦国际中文版
欧亿娱乐登陆 利信官方娱乐平台 拉菲娱乐 k彩娱乐登录 银豹娱乐网
博猫游戏 凤凰娱乐登录网址 鼎博娱乐网址 圣亚娱乐在线 圣亚娱乐
丰尚娱乐平台 博猫游戏 银豹娱乐官方 华裔娱乐平台 圣亚娱乐下载
江苏快3官网 鼎尖娱乐 汇丰在线客服 银豹娱乐 心博天下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