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劫居然站着,让两大搏击阎硬打,不闪不避也不还手,更不招架,你有狼牙棒,我有天灵盖的样子。

  这种状态简直让人怀疑他不是人,而是机器。

  在拳腿打到了他身上的时候,夏怡都忍不住闭眼,她知道格陵兰俱乐部阎的拳头和腿有多重,结结实实打在人的身上是什么感觉。

  普通人一拳就死,更别说那种如斧头的砍腿。

  骨折的声音传过来之后,夏怡都不忍想象苏劫被打的下场。

  但她还是睁开了眼睛,而后惊讶的发现,并不是苏劫骨折了,而是兰特、巴托两个阎骨折了。

  兰特的腿骨断裂,而巴托的手指全部折断。

  巴托的拳法是冲着苏劫的下巴去,这样很容易把人打晕,下颚连接着脑袋神经,是拳击之中打击的要点。

  所以在传统武术中,都讲究要下颚回收,不要凸出来,一是保护自己的颈椎,而来是守护喉咙。

  拳击更是把脑袋深深的藏在里面,双手抱头,如虎出洞的刹那,怕埋伏在洞口的野兽袭击自己。

  可苏劫不护头,也不护胸,任凭他们击打。

  但根本打他不动。

  兰特和巴托打在他身上,就好像是打在一块实铁之上,偏偏他们又没有戴拳套,用力过猛,把自己的手和腿都给震断了。

  苏劫修炼“十三太保横练金钟罩铁布衫龙虎金刚硬气功”在很早以前就已经大成,踏入活死人境界之后,更是到达了不可预测之境界,后来在拉里奇的生命科学实验室中进行数据分析,运动学,人体学的研究,他稍微做了一些细微的改变,这样一来身体就更加圆满。

  面对格斗的徒手进攻,很少有人可以破掉他的防御。

  除非是张洪青这种人物。

  “他们需要医疗。”苏劫看着两个骨折的人,已经失去的战斗力,但他们没有哀嚎,只是惊讶的看着苏劫,从他们的眼神中,苏劫看出来他们在怀疑自己不是人,而是钛合金的机器。

  黄木兰,朱青,甚至是夏商,都大吃一惊。

  另外,格陵兰这位世界第二的光头佬,更是猛的站立起来,他俱乐部的所有人员也全部震惊万分,跟随他一起站立,好像随时要扑出打人。

  张晋川心中万分满意。

  他就知道苏劫会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刚才兰特“砍”断了彭氦的腿,苏劫也让他来断腿以示公平。

  更为厉害的是,苏劫根本没有动手,就震断了他们的手脚,更显得神奇不可思议。

  这个时候,哪怕是不懂得格斗的夏商也觉得苏劫能够被拉里奇看中不是没有原因。

  “在刚才,苏劫其实是细微的动了一下,用自身受拳的那个部位,轻微抖动,化解了那个着力点,再猛烈反震,这种‘贴身消’的功夫,我根本运用不来。”张晋川心道:“这一个月我和他相互练习九宫大禹雷部正法,自我感觉实力提升了不少,但他提升得更多。”

  传统武术的理论,有一种极高境界,叫做“贴身消”。

  就是拳头打到了身上,再运用稍微的蠕动力量,在毫厘之间化解,这需要很强的计算力和对身体的掌控力,不过这种技术的运用很困难,而且一旦失手,就会挨揍。

  “格陵兰先生,您觉得我的这位保镖怎么样?实力可否足够?”张晋川带着笑意问格陵兰,他知道自己这次为夏商争回了面子,在他心中加分很多。

  “这位苏劫先生是从哪个训练营出来的?”格陵兰这个光头老外重新坐下来,看着医生把自己两个阎抬出去,“另外,十万美金我会打到您的账户上,我们的赌约承诺,我会遵守。”

  “这个赌约我来支付好了。”夏商脸色很舒展,明显心中快意:“格陵兰先生您远到是客,不可能让您破费,还有您俱乐部阎的医疗费用我们全程负责。接下来,我们可以谈一谈商业上的合作了。”

  “您的俱乐部中有这样厉害的阎,但阎是阎,训练体系是训练体系,您的那两位阎我看并没有得到良好的训练。”格陵兰道,他还在为自己增添谈判的筹码。

  “格陵兰先生,我这位保镖来自于世界最神秘的训练营中,他所接受的训练体系大约你也知道,您看身体的硬度,抗击打的强度,不知道您有没有兴趣和他玩一下呢?我可以出五百万美金再次赌约,如果您赢了,五百万美金拿走,如果您输了,什么损失都不会有,如何?”张晋川再次发出来挑战。

  他是下定决心要在夏商面前加强苏劫的芋,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夏商倒饶有兴趣的看着,张晋川把他的心理揣摩得很准,这次生意成不成,其实对于他来说也就是个战略方向而已,他不爽的是老外漫天要价。

  现在如果有人能够打压老外的嚣张气焰,他非持意,另外如果苏劫真的是个好教练,他当然是愿意用苏劫来训练自己体育部门的人,在世界上拿好成绩。

  与此同时,他的内心深处也很好奇,格陵兰和苏劫到底谁强。

  他虽然不懂格斗,但也知道格陵兰是世界上排名第二的顶尖人物,这是拳头打出来的,而且是尖端的训练,他从来不相信民间冒出来的高手能够打败专业人物。

  专业人干专业事。

  可似乎这苏劫也是专业人员,在拉里奇的生命科学研究室中进行人体运动学的研究。

  他看张晋川的样子胸有成竹,认为苏劫一定可以打败格陵兰,越发就觉得这苏劫极其神秘。

  “要和我格斗?”格陵兰摸了摸自己的光头:“五百万美金?可以,不过无论胜败,我都要这五百万美金,不是赌约,而是出逞。”

  “难道您对自己没有信心么?”张晋川用激将法。

  “不不不......”格陵兰伸出手指头摆了摆:“您不用激起我情绪,出逞是出逞,我的每一场比赛,都需要出逞,绝对不会因为情绪和人格斗,这是商业,张晋川先生,我希望你能够明白。”

  “这个老外不简单。”苏劫听见他们的对话,就已经看出来格陵兰心中很清楚自己要什么,就是要钱.除此之外,用什么激将对于他都没有什么用,这种人也的确是很可怕,格斗起来会真正忘我,苏劫看过他的比赛,和平时完全是判若两人,好像体内封印了一头野兽,在比赛的时候会把封逾开。

  “五百万美金出逞有点高,您平时的商业比赛出逞大约就是两百万美金左右。”张晋川居然开始讨价还价。

  “可以,两百万美金出逞。”格陵兰道:“另外三百万当做奖金,我如果赢了这位苏劫先生,那就可以全部获得,如果赢不了,我只拿两百万美金。”

  在外人看来,他丝毫没有武者的尊严。

  武者用是为了自己的荣誉而战,丝毫不谈钱。

  可他率先考虑的就是钱,没有钱就不打,而且也不把输赢放在心上,先保证自己的利益,输了之后也有钱拿。

  “好。”张晋川考虑了下答应下来。

  但这个时候,苏劫却回到原位,并不打算进行格斗。

  “怎么?”张晋川问。

  “没啥意义,两百万美金不是个旋目。”苏劫自己为拉里奇出生入死,搞研究,卖自己的身体数据,弄了一个寒假,才获得一百五十万美金,格陵兰就和自己打一场,拿走两百万,他当然不愿意。虽然这钱是张晋川出,可他觉得这是冤枉钱,就算对方换成所罗,他也一样不会出这个钱。

  曾经有国外的大企业家拍卖自己的午餐,最后居然也拍卖出来了两百万美金,在苏劫看来,他自己起码不会去做这种事。

  “不好意思,我的保镖不愿意。”张晋川道,他其实过了几秒钟也明白苏劫的心思。

  “那就很遗憾了。”格陵兰表现出很无奈的样子,为自己失去了两百万美金而痛心:“那就希望将来在比赛之中,这位苏劫先生能够击败我了。但要和我比赛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而且那个时候,我的出逞更贵。”

  “格陵兰先生,我们有机会交手的。”苏劫点头。

  “今天真是精彩。”夏商始终没有说话,拍拍手:“格陵兰先生,我还有事情,合作的事情就和我女儿谈吧,您曾经是他的教练,彼此熟悉。晋川,跟我来,我有话和你说,单独。”

  “你在这里等一下。”张晋川对苏劫低声说了一句,眨眨眼,知道这次做得很满意,起身和夏商离开这里,到办公室去秘密商谈。

  到了夏商的办公室,装饰很简单,面前是大屏幕,随时随地会有智能软件弹出来重要事情。

  按照风水来说,这办公室并不好,可夏商就是镇得住,从来不会出任何事情。

  张晋川知道,这是人的能力,一个人能量,可以改善四周环境,而不是让环境来改善自己。所谓是山不在高,有仙则明。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网站地图 世界杯分析什么app 扑克王棋牌 百合娱乐国际 僵尸工坊狗腿官网
优乐国际手机版下载 ag平台下载 体育开户 亿鼎博app下载
足彩大赢家手机版 澳门老百汇娱乐 天时娱乐登录 亚博怎么注册
大发国际娱乐app 现金网排名平台 dafa网络博彩 亚博体育二维码
明发娱乐 皇马娱乐场 博亿发手机网页版 易胜搏体育
www.7px7tzf.cn m.cengzhui.cn www.2018oxcp.cn www.xbtx1e2.cn xbtx0q7.cn
m.fEVBT6N.tw 111p1bv.cn tuulr.cn wap.pttls.tw wap.fKLX8EC.tw
www.xingbinmedia.cn www.b16f.cn yqmmtsf.tw m.f04D75M.tw 9r99xfb.cn
wap.fZBEUL1.tw www.cad666app.cn www.cjsrckt.tw xinbo0f.cn m.f59LIX5.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