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嗤!

  风恒益再次失算。

  他没有料到苏劫居然可以预料到他的绳镖技术,而且还可以截断绳镖,反杀回来。

  这三棱军刺飞回来的刹那,他稍微躲闪失败,直接把他衣服刺破,但却没有能够伤到他的血肉。

  如果是在比武之中,他已经输了一招,但这是生死搏杀,他皮都没有破,倒也不算输。

  “这样都伤不了他?”苏劫都忍不啄中骂了一句:“此人变态!”

  他本来以为自己天衣无缝的反击,起码可以让风恒益挂彩,可对方就是衣服破了,还是活蹦乱跳。

  不过,这一下也给了苏劫信心。

  他在三分钟的激烈战斗中,一直没有找到风恒益的破绽之所在,哪怕是用尽了全力,对方就好像一个永远也无法失败的武道巨人,一尊战神。

  越打下去,苏劫越是感觉到了绝望。

  而且,他甚至没有看到风恒益的体列所消耗。

  哪怕是世界拳王,第一回合三分钟,体力也会消耗得非常之大,可风恒益的体内好像有什么能量炉、反应堆之类的东西,使得他好像个永动机。

  而且风恒益每一个动作,都快得出奇,力量也大得出奇。

  如果不是苏劫在拉里奇那边的生命科学实验室做过多次微创手术,把筋骨身体调理得绝佳,弥补了很多先天的不足,今天这一战怕是已经被风恒益杀死了。

  可是到刚才反击,刺破了风恒益的衣服,苏劫这才感觉到了原来对方也是人,也有失误的地方,可谓是打破了某种神话。

  压抑的信心恢复,苏劫调整呼吸,手握铁木尺,再度进攻。

  而此时此刻,风恒益的手上,再次多出来了一根三棱军刺,他整个人的气息变得更加凶残,刚才苏劫的反击刺破他的衣服,似乎真正激怒了他,他开始释放体内的魔性,展现出来真正可怕的一面。

  轰隆!?

  两人的兵器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碰撞!

  就在相互兵器碰撞的刹那,一枚石子好像子弹,砰的一声,也不知道从哪里打出来,瞄准了苏劫的额头。

  在石子到达面前的刹那,苏劫才感觉到了危机。

  “还有高手埋伏我!”几乎是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苏劫的脑袋向下一缩,居然把这枚石子躲避了过去,但风恒益顺势一落,三棱军刺把他的衣服也划出来了一条巨大的口子,里面显现出来了一件防弹衣。

  这是苏劫的习惯。

  他这防弹衣是特质的,很薄,但可以化解很大的冲击力,是拉里奇从一些秘密的军工实验室之中获得的,他穿上之后,可以保护自己,在危机时候抵挡子弹。

  苏劫也就是靠这件防弹衣,抵挡住了张洪青的暗器,要不然他已经死在了张洪青的手里。

  在一些关节重要的地方,比如膝盖,脚踝,苏劫也有同样的护具。

  他武功再高,也是血肉之躯,计算再精密,也有计算不到的地方。在很多危险诚,难免受伤,或者死亡。不得不做完全之策。

  就算中弹不死,也会造成不可能恢复的伤害,会把他的体能拉低很大一节。

  在体育运动中,都有很多运动员受到了不可逆转的伤害,不得不退役。更何况苏劫干的事比运动员危险百倍。

  “你居然还有帮手。”苏劫本来是想和风恒益好好打上一场,但现在怕是难以如愿,他陡然一闪,猛的冲刺,开始了百米短跑的速度,左右蛇行,拉开距离,走为上计。

  他专门练习过百米短跑,爆发力在跑步之间,可以随意而发。

  跑,是格斗的关键,在擂台上都可以跑,在街斗中更是可以跑。一个普通人,哪怕是遇到了十多人,数十个人,只要不缠斗,立刻逃走,也会有希望跑掉。

  看见苏劫说走就走,丝毫不拖泥带水,风恒益也没有去追,因为他知道,就算去追,也恐怕很难追上,而且追到有了摄像头的地方,留下来许多影像,反而会很麻烦,这里是国内,而不是国外。

  国外很多事情办起来很方便,在国内他束手束脚。

  站着不动,眼看苏劫离开了这里,他也没有发暗器,因为苏劫身上穿有防弹衣,已经避开了大部分的要害,只要防备几个关键性的地方,要防御的地方大大减少。

  苏劫消失得没有影子了,风恒益还是没有动,头也不回,对着身后道:“我要亲手杀了这个杏,不需要你动手。”

  在风恒益的背后,出现了一个人,戴着一张面具,这面具一片漆黑,什么都没有,黑得好像可以把一切都吸收进入其中。

  面具人发出来了低沉的声音:“现在不是时候,而且你也似乎杀不了他。我们完成我们的计划之后再动手不迟,这里杀人会引起大麻烦的。这次行动,我来负责这件事情,你必须要听我的命令。”

  “我迟早会挑战你。”风恒益道:“你地位比我高那么一点而已,但这不代表什么。等这件任务完成之后,我会向上面申请你我地位挑战比试。”

  “乐意奉陪。”漆黑面具人道:“不过你要想好了,挑战我的人一个都没有活下来过。”

  “希望你能够活下来。”风恒益手一动,三棱军刺就消失不见,他似乎发出来了某些信息,在十多分钟之后,一辆车飞驰而来,他上车之后就离开了这里。

  漆黑面具人似乎要把面具摘下来回到续之中去,但他居然猛的警觉,手指一动,两枚石头就飞了出去,把路边草丛里面的两个毫不起眼的窃听器打得粉碎。

  这两个窃听器,就是苏劫留下来的。

  在刚才和风恒益的战斗中,苏劫神不知鬼不觉的遗留下来了窃听器。

  “我还是低估了这杏的手段。”漆黑面具蒙面人自言自语的道。

  “可惜!”

  在很远的地方,苏劫已经坐上了一辆车。他打开了一个连接窃听设备的,里面就传递出来了刚才的对话。

  开车的居然是刘观。

  “怎么样?你和温霆谈的如何?”刘观问。

  “没有遇到此人,在续外人被人堵了,是风恒益。”苏劫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我被偷袭,那个发出来石子的人是真正高手,险些把我脑袋都打穿。不过,我也掌握了一些情报,你听这里面的对话,是风恒益和那个高手的,这个声音用变声器处理过,也无法分辨出来是不是温霆。”

  “如果是温霆的话,那就可以证明他和风家是一伙,而且还来自于那个神秘组织,地位果然还在风家之上。”刘观听着里面的对话,脸色逐渐凝重了起来:“可惜,你没有能够拍摄到视频,如果让我看到那人的身材和长相,就可以确定了,单单凭借声音,那人还用了变声器,的确很难判断。”

  “还有一件事可以判断。”苏劫手掌一翻,拿出来了一枚石头:“你把这枚石头拿去鉴定分析,如果是温霆打出来的,上面就有他残留的DNA信息,这样就可以**不离十判断了。”

  原来苏劫在刚才离开的时候,还把石头捡了起来。

  这一系列的手段,就已经不是一位武者了,而是超级特工才可以干成的事情。

  “真有你的。”刘观道:“如果这石头上真的有温霆残留的DNA,那么我拼死也要妹妹离开他,坚决不能够让她跟着这样危险的人。”

  “那是当然,风恒益修的是无人性之道。如果温霆是那一系的话,肯定也是毫无人性,你妹妹极其危险。”苏劫道:“看来今天是和温霆谈不成了,明天他来公司上班,我和他聊一聊,就可以发现他的破绽之所在。”

  “我马上去鉴定。”刘观已经迫不及待了:“对了,这温霆在公司做了三年,在表面上看,他是懂得一些格斗术的,而且他在大学里面还是橄榄球阎,体魄很强,但他从来没有和人动过手,只是健身而已。”

  “他是个真正的高手,境界不在我之下。”苏劫是何等人物,在看到温霆的第三眼,就知道此人如深渊一样不可测量。

  如果此人和风恒益联手对付自己,自己怕是难逃一死。

  更为厉害的是,此人实廉强,有可能还在自己之上。

  直追张洪青。

  这都是从那一石头上面判断出来的。

  这暗器石头破空而来,差点把苏劫打死。

  不过,如果有这样的对手,苏劫还是感觉很高兴,刚才和风恒益一战,他再次感悟良多,似乎激活了他的一些思维,让他的大脑皮层更加活跃,超过了平时。

  他从来没有过这么激烈的战斗,每次出手都是生和死的转换。

  的确,和他风恒益交手,只要一个稍微失手,立刻死亡。风恒益心中可没有什么法律规矩,他的三棱军刺不知道夺走过多少人的生命,手上肯定是血债累累。

  和真正的高手生死搏杀,能够在外力的作用下,使得精神高度集中,突破临界点。风恒益给他的压力,也是他的动廉所在。

  就如那个时候,他和制裁者孔殿对砍一样,使得他在那半个月的时间突飞猛进。

  “看来,是要找风恒益多交手,哪怕是他不找我,我也要去找他。”苏劫心想。
  
网站地图 万事博娱乐成 宝龙琪牌网址 金赞娱乐网址 财神娱乐场登陆
万博体育 极端武力 精仿 诚博国际-APP下载 世界杯分析什么app
游戏扎金花平台 凯发k8官网下载 888真人注册 天时娱乐平台APP
新天地棋牌在线下载 澳门百家樂网站下载 天时娱乐城 澳门百老汇游戏网址
国足世界排名最新 天天娱乐电 现金扎金花 澳门永利赌场app
幸运飞艇团队在线计划 诺亚娱乐 亚上彩娱乐 云谷彩票注册 如意娱乐网
天游娱乐用户 博猫游戏平台 秒秒彩娱乐彩票 银豹娱乐总代 j8彩票网
时时彩众够 大星彩票 新娱乐在线 预告 丰尚娱乐开户 大众彩票网址
幸运飞艇路珠走势 凤凰彩票版权所有 丰尚娱乐官 幸运彩票 东森综合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