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刘观商量了一阵,苏劫没有去合道集团的公司,而是回了学校宿舍。

  “你干脆搬出来住,公司给你安排一栋单独的别墅。”刘观道:“或者,我把你安排在温霆旁边的续?这样就可以方便你来监视他的一举一动。”

  “那不用,先确定下来,石头上的DNA有没有他的,我才能够做下一步的行动。其实当务之急,就是搞定你妹妹。投鼠忌器,如果她从中作梗,我倒是很难做人。”苏劫决定要把这件事情彻查到底,这是个大好机会,可以从温霆的身上获得姐姐下落也不一定。

  这件事情已经不是在帮刘石,而是在帮自己。

  而且事情比他的预期要更好一些。

  当初他只是想接触刘石,打压昊宇集团,看看对方有没有破绽,他就可以乘虚而入。

  而现在,风家昊宇和背后的势咙为厉害,居然开始渗透进入合道集团,甚至就快要成为刘石的女婿,还要经营成为接班人。

  这种布局环环相扣,如果没有苏劫出现,温霆通过各种手段,肯定可以脱颖而出,掌握合道集团的控制权,十年八年之中,合道集团有可能姓温。

  不过苏劫还在思考一件事情,温霆既然有这样的布局,那为什么还要派人在日本刺杀刘石?

  刘石死了对他没有任何好处,反而可能导致他被清洗出去。

  “难道,他还有更大的阴谋,只要刘石一死,乘着动乱,他可以快速掌权。或者说,他早就察觉到了刘石内心深处对他肯定不信任,所以要先下手为强?另外,要么就是那个组织之中,有温霆的对头,不希望温霆的势力做大,所以要破坏温霆的计划,只要刘石一死,温霆就会彻底失败。根本掌控不了合道集团。”苏劫心中在不停的思考。

  “不对。”他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如果是那个神秘组织的话,要破坏温霆的计划手段很多,何必要冒险刺杀刘石呢?这事情真是错综复杂,只能够慢慢把线索整理起来,最后才可以清晰展现,不管如何,温霆用是那个组织之中的高层,抓住了他,不愁找不到我姐姐的下落。”

  这几个月的布局,苏劫回忆起来,还是相当满意。

  虽然在张家那边没有占到丝毫便宜,也没有帮助张曼曼获得家族大权,可搭上了拉里奇这条线不说,回来又搭上了刘石这条线,还抓住了温霆这条大鱼,一切都值得。

  “那个神秘组织派温霆进入了合道集团,那和此齐名的明夏集团也用有布局才是。不然的话,不符合这个组织的风格,明夏集团的内部情况我不是很清楚,得问一问张晋川。”苏劫想起来了另外一件事情。

  张晋川在明夏集团极受重视,而且他善于钻营,知道明夏内部的不少秘密,在商业上的手段要远远胜过苏劫。

  遇到事情,苏劫觉得要先和他商量。

  回到了学校之后,苏劫先拨通了张晋川的电话,约他当面谈一谈。

  张晋川的公司就在B市,不过他人却并没有在B市,而是经常出差,全世界各地跑。他也在读大学,是和Q大齐名的B大。

  两人相隔不是很远,甚至可以说是几条街。

  但张晋川并没有祝,日子过得比苏劫潇洒多了,经常不上课也没什么事情。

  苏劫上大学之后,倒是请假不多,而张晋川几乎是常年请假经营生意,但在学酗面他还是风云人物,前不久还给学需款了一千万美金,作为人工智能基金。

  相比起来,苏劫就逊色多了,在学酗面没有什么名声,比起在高中时候差多了。

  在高中时代,他自从把钱峥的第一名夺到手之后,就是学校焦点,引起了无数的话题,而在Q大,人才藏龙卧虎,他也不积极参加活动,就自然无声无息。

  不过,这正合他意。

  他不想出名,而是默默赚钱研究,做自己的事情,如果太出名,到处参加活动处风头,反而浪费时间。

  现在时间对于他来说,每一秒都极其珍贵。

  回到学校之后,苏劫继续上课,学习,自己锻炼做研究,顺便训练三个室友。

  三天之后,张晋川从外面回来,第一时间就来到了Q大学校外面的咖啡厅中,和苏劫见面。

  “你牛,居然直接就成了刘石的贴身保镖,负责他的安保问题。刘石遇到了袭击的事情,夏商已经知道了,他也知道是你救了刘石,对你立刻就重视起来。”张晋川道:“他有些后悔,当初没有能够拉拢你。”

  “他并不看重功夫类的事,也不看重安保问题。”苏劫摆摆手:“不过以后大家有事情还是可以合作,像他这种富豪,随着时间的推移,安保问题会越来越重要。你也投资了曼曼的那个安保公司。如果搞得好,我们可以为国内的富豪提供安保方面的服务。”

  “我也是这个想法。”张晋川道:“这不是赚钱方面的问题,更重要的是人脉,你看你刚刚成为了拉里奇的保镖,立刻为你的身价增添了无穷光环,哪怕是刘石也要高看你一眼,否则的话,刘石也只是把你当成一个功夫好的年轻人而已。”

  “人就是这样,相互借势。”苏劫点头:“空有功夫也是无用,会借势才是王道。不过我们不说这些,在合道里面有温霆这个人,具体的资料,我已经发给你了,我一来是想看看你的主意,二来,在明夏之中也恐怕有这样的人。想请你查一查。”

  “这件事的确要好好查查,我并没有发现在明夏里面出现什么厉害人物,也没有人接近夏商的女儿。”张晋川思考了下:“这样,我把明夏所有潜吝管的资料全部发给你,你也来排查排查。”

  “我突然发现,你和夏怡走得很近。”苏劫开玩笑似的说着。

  “你不会是怀疑我吧。”张晋川吃了一惊:“你这么一说,我的确是和温霆有点类似,在明夏中的地位,得到了夏商的青睐,又和夏怡关系还算不错,要算起来,嫌疑很大。”

  “开个玩笑而已。”苏劫知道张晋川身上有某些秘密,但看他整个人的精神气质,用不会对自己造成什么威胁,而且和自己是一伙的:“话说回来,你倒是隐藏很深,刘石说他和你父亲是好友。”

  “是有交情,不过交情是交情,生意是生意,我不疡和刘石合作,这样一来,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反而会更高。”张晋川道:“而且,我爸给刘石断过一次命格,他青年和中年行大运,几乎是所向无敌,求一败而不得,但在晚年,会遭遇很大的劫数,而且极其凄惨,晚景凄凉,甚至连身边的人都会被波及,还有牢狱之灾。”

  “是吗?”苏劫对于命理相术也研究深刻,但他从来不信命,也不喜欢给人家批命,“我看刘石此人,面向清奇,处处破相,凡人占了一点,那就是一辈子碌碌无为,可许多破相组合在一起,就成了绝佳的面向,这就是物极必反。但他性格多疑,善于猜忌,计算深刻,这种性格在企业发展的时候是最佳,但合道集团到了这么大,还用这个性格去经营企业,怕是有些不妥。这时候用要大气一些,所谓是圣天子垂拱而治。”苏劫道:“其实他现在放开手脚,自己去修行,养气调性,深藏不露,如果能够修炼到达活死人之境界,那一切劫数都可以迎刃而解。”

  “这是不错的,可就怕他舍不得。”张晋川道:“其实我爸说刘石这辈子见多了商海沉浮,这其实就是修道的资粮。如果他来修道,用很快。”

  “这就是疡了。”苏劫道:“比如你也是如此,不过你的修为似乎又进步了一些。”

  “我一直在探索,怎么在复杂的商界中找到一个修行点。我们还年轻,如果放弃一切去修炼,怕是也不妥,没有资粮,没有感悟红尘中的一切,就如没有肥沃的土壤,肯定无丰出来果实。”张晋川道。

  “我希望你赶紧晋升到活死人的境界,不然我同时对付温霆和风恒益有些力不从心。”苏劫道。

  “你当我不想啊,境界这东西只能够突然一下参悟。”张晋川也无可奈何:“不过合道集团之中有这么一个厉害人物潜伏,对于我们来说也是好事,可以从其中抓到不少好处。”

  就在两人说话之间,苏劫的手机上再次接收到了一条信息。

  “确定了,那块石头上的DNA检测,和温霆的符合。”这是刘观检查出来的。

  “抓住了狐狸尾巴,基本上可以确定了。”苏劫心中已经把猜测证实。

  当然,这块石头也不能够当成证据,甚至苏劫的窃听器也不能够当成证据,唯一的作用就是确定温霆就是窃听器中那个和风恒益对话的人。

  这样一来,就可以根据这个猜测查下去,免得走弯路。
  
网站地图 最新国际足球排名 明尼苏达足球世界排名 博嬴彩票app 凯发k8官网
太阳城官网申博 名仕网上娱乐 新世纪捕鱼 英雄联盟电子娱乐官网
必兆娱乐平台 158nn.com 亚博国际网上赌博 天时娱乐登录
扑克王app官网 扎金花棋牌游戏平台 真人百家乐app 玛雅娱乐平台
豪博娱乐app 澳门百汇网站 澳门百家乐app下载
伯爵2登录 欧亿娱乐总代 欧亿娱乐 万恒娱乐平台 博天下娱乐
拉菲娱乐在线 幸运飞艇人工网页计划 稳定的彩票网 网上彩票投注 圣亚娱乐合法
易购娱乐 银豹娱乐登入 欧亿娱乐 天游娱乐怎样 k彩娱乐
新世纪博彩 九州娱乐网 银豹娱乐 菲彩彩票网 下载银豹娱乐